在人们印象中,格格作为皇亲贵胄,必定养在巍峨深宫里,吃穿用度极其讲究,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然而作为清朝末年的格格,不仅无福消受荣华富贵,还极有可能成为皇权下的傀儡,背负没落皇室的悲惨命运。

在清末民初,就有这样一位格格。她与皇室格格不入,出身王府却厌倦繁文缛节;她为了躲避没落皇室的命运,改名换姓做中国最早一批职业女性。

哪怕后来她锒铛入狱,她始终保持豁达乐观的态度,直到临终前才含泪说出一件皇室丑闻。

她就是满清末代最后的格格——金默玉,原名爱新觉罗·显琦。

中国,清朝,日本,第1张

王朝覆灭下的末代格格

1917年,第一次世界大战接近尾声,大清王朝崩溃七年,皇室没落贵族纷纷搬离北京城,走的走散的散。

只有看不清形势的肃亲王爱新觉罗·善耆始终妄图复辟清朝,但彼时中国经过八国联军的耻辱踩踏,废除封建帝制已经成为历史趋势,肃亲王善耆想以一己之力挽回岌岌可危的王朝,堪比痴人说梦。

中国,清朝,日本,第2张

善耆为了复辟清朝,不惜勾结日本人组织“勤王军”,将秘密购买的大量军火伪装成农具,协助日本人建立“伪满洲国”。

此时的善耆贪恋清朝旧梦,愚忠皇权。1914年元旦,日本新天皇即位,他率领家属冒着刺骨寒风登上旅顺白玉山,敬拜日本侵华将士的亡灵。

为了拉近与日本的关系,善耆每逢川岛浪速来访时,不仅要带领全家老小到门口等候,还会亲自拥抱迎接,并让自己最美最年轻的侧妃陪川岛浪速喝酒。

中国,清朝,日本,第3张

善耆所做的一切,只为了实现一个目的,那就是恢复大清王朝的昔日荣光。

然而,历史的车轮始终向前滚进,社会的更迭永远拒绝后退。

1918年,政治眼光不够敏锐的善耆发现张勋复辟失败。心灰意冷之下,他只能带领着全家老小逃亡到东北旅顺,过起了落魄王孙贵族的闲散日子。

就在这样黯淡无光的背景下,肃亲王善耆的第17个孩子——爱新觉罗·显琦出生了。

中国,清朝,日本,第4张

身处皇室却与众不同

爱新觉罗·显琦身份尊贵,母亲是肃亲王善耆的第四侧福晋。由于她是王府里最小的女儿,大家都让着她。再加上皇室虽然没落但财力雄厚,所以显琦的童年不仅无忧无虑,还相当叛逆。

在民国改革的环境下,显琦从小接触新文化运动,深受五四爱国精神的影响。这一切的潜移默化,都让这位出生在皇室却接受新教育的末代格格,逐渐明白“民主共和”才是大势所趋。

当显琦和其他格格一起看电影时,所有人保持着王公贵族的“体面”,即使看喜剧大师卓别林的作品都紧绷着一张冷脸,只有显琦嘎嘎直笑。这惹得其他格格下次陪同她看电影时,主动离她几个座位之远,以免有失皇室尊严。

中国,清朝,日本,第5张

王府里的臭规矩更多。逢年过节的宴会上,显琦和姐姐们吃饭还要遵守繁文缛节。作为格格不可以自己夹菜,一切由奶妈代劳,而且一次只能夹一点,吃不饱也不能表露出来,好好一顿饭非要吃得味同嚼蜡。

这让显琦每一次宴会聚餐之前都要让奶妈开小灶,狠狠的吃一顿,再去宴会上装一两个小时的名门闺秀。

由于显琦受过新式教育,对待仆人也没有明显的尊卑界限。在所有格格心安理得的接受仆人下跪磕头服务时,只有显琦每一次看见仆人要下跪,连忙说:“免了,免了。”可仆人见到格格哪敢不跪。

中国,清朝,日本,第6张

即使显琦与整个王府格格不入,但是她孩子王的个性居然让其他格格们反而更喜欢她,还亲切地叫她“小不点”。

1933年,深感复辟无望的善耆把所有希望寄托在子女身上,他把38个子女陆续送到国外,这其中就包括年仅15岁的显琦,她被送往日本留学。

显琦到哪儿都人缘好。在日本,即使全校就她和姐姐是外国女孩儿,她也能和日本校友们打成一片。显琦甚至和当时的日本大财阀三菱公司家的女儿混成了好朋友,还合伙偷拔校园里孔雀的羽毛,虽然被老师抓到后免不了一顿教训。

从这可以看出,显琦豁达又假小子的性格注定她和普通皇室格格不一样。

中国,清朝,日本,第7张

尤其是父亲善耆为了恢复帝制和日本人打交道,希望借助日本力量的时候。显琦虽然和日本校友交好,但是第一个跳出来反对。她始终觉得日本人心术不正,并且一个国家想要强大,必须自立自强。

直到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日本人的狼子野心终是暴露,年仅19岁的显琦果断放弃大学学业,选择投入祖国的怀抱。

中国,清朝,日本,第8张

为求生存,改名换姓

然而,回国后的显琦很快发现,家族里的姐姐们都遵循安排结婚了。

在女性没有话语权的时代,即使是格格也免不了两种命运:命运好的受尽宠爱,可以自己挑选一位丈夫做驸马爷,换一种形式当家做主;命运差的格格那就是政治联姻,往往会嫁给偏远地区的匈奴,最后一生吃尽苦头,郁郁寡欢。

即使是大清覆灭后的民国初期,女性依然逃脱不了被摆布的命运,何况还是落寞皇室的格格,更是成为民国新贵们满足面子之后,就一脚踢开的工具。

因此,金默玉的姐姐们过得并不幸福,甚至遭受欺凌和冷落。

显琦也被肃王府家族安排结婚了——远嫁到蒙古联姻。然而显琦不接受命运的安排——她发誓要摆脱腐朽王朝带来的命运。

一开始显琦立志要做记者或者歌唱家,谁想她这个念头还没有来得及试试,就被家族长辈们扼杀在萌芽之中。

中国,清朝,日本,第9张

长辈们被显琦吓坏了,一个皇室出身的格格,最好的归宿是嫁给名门贵族,一生深闺,怎么能抛头露面去工作呢?

但长辈们并不能压制显琦,她心中出门工作的想法反而越来越强烈。于是显琦立即想到了一个大胆的念头——逃婚!

为了逃婚,显琦改名换姓,把皇室贵女之名改为简简单单的汉族名字——金默玉。她还伪造假了出生证明,连夜托人购买了去北京的火车票。

当一切准备就绪,显琦毅然决然从东北旅顺跑到北京求职,以“金默玉”的名字做起了民国初代第一批职业女性。

中国,清朝,日本,第10张

当时北京动荡不安,战乱四起,一个未婚的女性想要像男人一样谋生,简直难上加难。但是她并没有放弃,最终在一家日本公司当起了顾问翻译,这一份工作不用坐班,薪水还高。

那是金默玉人生中最轻松自在的时光,她已经初步展露出职业女性的美丽,把长发剪短,烫成最时髦的美人卷,眉毛描绘成日历画报上的柳叶眉,一身婀娜多姿的修身旗袍配合一双高跟鞋。这样美丽动人的翻译顾问,像极了大城市的精致白领。

然而这种日子持续不长,特别是在瞬息万变的战乱年代,当她的工作无法维持时,她不得不改造自己,过上了一段极为艰难的时光。

1949年,肃王府的家产要么被不成器的哥哥抽大烟败光了,要么被早有心机的亲眷转移到日本去了。

经过几轮瓜分之后,留给金默玉的,除了仅剩的100块钱,还有九位好吃懒做的肃王府闲散亲戚。

好在金默玉面对生活从容乐观,她并没有因此而一蹶不振,而是独自挑起家庭的重担,依靠自己的头脑学会了织毛衣,每天晚上就借着一点昏暗的油灯,整夜整夜的织毛衣。

中国,清朝,日本,第11张

1952年,金默玉远在日本的亲属为她送来了一笔钱,她就借着这笔钱开了她人生中的第一家洗衣店。

后来,她不断地尝试,开过西餐馆和川菜馆。由于当时的北京有40多万四川人,金默玉的这家四川菜馆逐渐火爆了起来。甚至吸引来北京大剧院最有名的戏班子,他们演完戏之后半夜三点钟狂敲餐馆的门求金默玉出摊。

生活在渐渐变好,金默玉的餐馆变成了公司合营餐馆,这也让她攒下来一笔不菲的资金。不久之后她还有了编制,成为中央编译局的一员,甚至遇到了自己的丈夫,北京著名的花鸟画家——马万里。

中国,清朝,日本,第12张

1954年,金默玉与马万里喜结连理。两人的婚礼极为低调,大红喜袍是借来的,就连领结婚证那一天,由于书写结婚证毛笔字的师傅没来,还是马万里一屁股坐下来提笔写的的毛笔字,两个人这才拥有了合法的结婚证。

此时金默玉突然心生感慨,没想到自己也有嫁人的一天。当年,王府的格格们都是政治联姻的工具。而她自己面对家族的逼婚,则抗拒地大喊:“我的事,你们谁都不要管!”

曾经那个被皇室束缚的末代格格也靠着自己的双手,逐渐活出自己的新生。

可就在金默玉以为生活就此幸福美满时,灾难再次降临,一件突如其来的噩耗打破了她刚刚转变成功的人生,命运始终没有放过她。

中国,清朝,日本,第13张

锒铛入狱,浮沉人生

1958年2月份,金默玉突然被公安机关的人从家中带走,开启了她长达十五年的牢狱生涯。如果问她的罪名是什么,表层原因是她出身皇室,属于清朝腐朽余孽,曾经和日本人交联密切有卖国的嫌疑。

但是真正原因除了上层领导,也只有她自己知道。对于这件事她谁也没告诉,而是选择打碎牙咽进肚子里,无怨无悔的接受审判。

当她从三年的看守所生涯正式转投进监狱的时候,她知道未来将会有更漫长的牢狱之灾等待着自己。

中国,清朝,日本,第14张

可是面对监狱外痴痴等待的丈夫马万里,她始终于心不忍。为了让丈夫不再苦等,也为了让丈夫晚年有一个更好的归宿,她做出了一个决定,立即和丈夫办理离婚手续,继而在监狱里进行漫长的服刑。

直到1979年,金默玉才获得了刑满释放。这时她又遇到了第二任丈夫,一位上海交大的教授。这一年金默玉终于彻底摆脱没落皇室的阴霾,过上了普通人平静又简单的生活。

1992年初,改革开放风气盛行,金默玉与丈夫共同卖掉所有家产,四处奔走游说,最终在河北建立起了“爱心日语班”,一度成为当时国内办学水准最高,设施最齐全的日语学校。

中国,清朝,日本,第15张

这一年金默玉已经72岁高龄,一生漂泊的她终于靠自己赚到的钱,有了一套完全属于自己的房子。现在的金默玉不再是末代格格,而是一名学校校长,她完全摆脱了爱新觉罗家族没落的命运,活出了属于金默玉的人生。

晚年的金默玉,因为罹患心脏病而卧病在床。或许有感自己的时光不多了,她在临终前也终于含泪说出了一件不为人知的秘密,这个秘密是她遭受牢狱之灾原因,更是皇室不能言说的辛秘丑闻。

中国,清朝,日本,第16张

透漏皇室的隐秘丑闻

原来,金默玉饱受服刑之苦的真正原因是她还有一个胞姐,这位胞姐就是肃亲王善耆的第十四个女儿,满文名叫爱新觉罗·显玗,她还有一个臭名昭著的日本名——川岛芳子。

爱新觉罗·显玗作为父亲复辟大清的工具,一生实在是可耻可恨又可悲。

1912年,善耆为了与日本勾结,亲手把自己的女儿爱新觉罗·显玗送给日本人川岛浪速,并正式改名为川岛芳子。

中国,清朝,日本,第17张

六岁的川岛芳子从小没有父母关爱,不允许儿女情长,反而在日本被当做特务豢养,接受十分严格的军国主义教育,甚至还有军事、情报等多方面的训练。

幼年数不尽的严苛和军事化教育,在扭曲川岛芳子心灵的同时,也日复一日雕琢着她逐渐娇媚的容貌。就在这时,意想不到的噩梦向川岛芳子悄然袭来……

1924年,川岛芳子正值17岁青春年华,却被养父川岛浪速连夜强暴,提前结束了她的少女生涯。

也正是这件事扭曲了她的人格,让一位本该如花似玉的格格今后此生一直剪男士分头,穿军装,与自己的女性身份彻底诀别。

中国,清朝,日本,第18张

1927年,川岛芳子回到中国,改名金壁辉。她化身日本间谍,把少女时代的畸形压抑叛变到两国交战当中。

川岛芳子外交手腕强悍,利用自己雌雄莫辨的美貌,在各种社交场合上男女通吃。她为了秘密暗杀张作霖,以前清格格的身份接近张学良身边的郑姓副官。

郑副官是一个战场上厮杀的粗人,哪里见过如此美丽的女人,而且还是个身份高贵的格格。他立即被川岛芳子迷得神魂颠倒,还主动交出了张作霖退回关外的列车时刻表。

于是在1928年6月4日,皇姑屯一声巨响,奉系军阀首领张作霖魂归西天。

中国,清朝,日本,第19张

一时间风头无两的川岛芳子,之后又做了三件更加让日本人啧啧称赞的事。

第一,川岛芳子通过自己出色的外貌,征服了张学良手下的东北军官,摸清了张学良所有家底。也正是因为川岛芳子的秘密情报,1931年爆发了九一八事变,东北地区正式沦陷。

第二,川岛芳子以男装色诱溥仪的皇后婉容,哄骗婉容躺进棺材里,然后偷偷运出天津,促成伪满洲国的“帝后团圆”。

第三,川岛芳子与田中吉隆一手策划“日本僧人案件”,挑起日本和尚与上海三友实业社工人的冲突,激化事态,一手引爆“上海一二八淞沪抗战”。

中国,清朝,日本,第20张

在1937年七七事变后,川岛芳子又来到了天津,开了一家饭店“东兴楼”,在当时名噪一时。

这家饭店表面上看是为了躲避战事,实际上是日军在中国最大的“情报收集处”。川岛芳子也充分发挥了女性的外交手段,在“东兴楼”里与三教九流周旋,套取各个军阀党派的情报,始终为日本人卖命。

川岛芳子手上沾满了国人的鲜血,被国人骂成“东方女魔”、“男装女谍”;却被日本将军称赞为“可以抵挡一整个装甲师团的精锐特工”。

1948年,41岁的川岛芳子在北平第一监狱执行枪决,终于结束了一女间谍可悲的一生。

中国,清朝,日本,第21张

原来,金默玉就是川岛芳子的亲妹妹,金默玉之所以到临终前才说出这个秘密,也算是为姐姐的滔天罪行赎罪。

2014年,金默玉在北京因心脏病逝世,享年95岁。

中国,清朝,日本,第22张

小结

金默玉作为满清末代的格格,即使隐姓埋名,一生都笼罩在没落皇室的阴影之下。但是金默玉并没有像姐姐川岛芳子那样走向毁灭之路,而是凭借自己豁达洒脱的精神走出了属于自己的人生。

中国,清朝,日本,第23张

参考文献

[1]CCTV10《探索发现》 20160817 川岛芳子死亡调查(一)

[2]最后的格格金默玉去世,曾在秦城服刑15年,澎湃新闻人物专访

[3]金宝山.我的姐姐川岛芳子——中国最后一位格格金默玉讲述姐姐的一生[J].名人传记(上半月),2008(01):64-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