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太祖赵匡胤当上君主后,有一天,他对于丞相薛居正说:“古之为君,鲜能正行自致没有的地方。朕尝夙夜惧怕,防非窒欲,庶几以德化人之意。如李世民备受谏疏,抵进其失,曾不愧为耻,岂若不以之而使下无间言哉!”

皇帝,河山,唐太宗,第1张

什么意思呢?宋太宗就是说,自古以来君主非常少可以摆正自己内心,以至不犯过错的。他以前一早一晚地惧怕躁动不安,不遗余力抵制内心的欲望,避免犯错误,从而达到以品行忠恕之道人目地。李世民遭受大臣们指责它的不正确的谏书,虽然没有因而觉得丑愧屈辱,愿意接受纠正,但为何不想做这些蠢事,让大臣们无话可说呢?

猛一听,宋太宗讲得还挺有大道理,事实上,压根不是那么回事。

皇帝做的蠢事,也分几种情况。一种是想做好,可是由于自己能力限制难以干好一点的,比如一些重要的决策,即便普遍征询重臣建议,也难以干得好的。一种是分不清楚好坏的,这便更应该认真听取重臣的建议了。一种是明知道错误,但是为了要满足自己某类冲动,听不进重臣劝说坚持需要做的。

皇帝,河山,唐太宗,第2张

第一状况不太好预防,但如果倾情征求重臣建议,作出比较好的管理决策,降低出错概率,总是会尽量少很多。

第二种状况,只需多多的征求重臣的建议,不正确也会降低很多。

难就难在第三种状况,皇帝明知道自身做得不对,不符合仁义,不符合人的内心,但是为了满足自己欲念,一意坚守自己的建议,听不进去重臣的指责劝导,才不好办呢?

——宋太宗所讲的,正是这一层含意。因此,他说道要端正自己内心,抵制内心的欲望,他以为这样就基本能避免犯错误了。

但是总起来说,对于一个想要做为的贤君,最终一种情况作下去不会太难。如果一个一味惦记着休闲娱乐的暴君那是没办法的啦。

难就难在前两者状况,皇帝自身分辨不清,又喜欢人云亦云时,那就容易犯错了。这时候,在犯了错误以后,有重臣勇于对皇帝坦言上谏,就非常重要了。假如皇帝自身不护短,可以听进大臣们的建议,或者把不正确开展改正,或是防止之后重犯,都是非常有必要的。

但是有些皇帝避讳他人强调自己的问题,大臣们的苦谏听不进,甚至将坦言的大臣贬官、杀死,那大臣们后就没有人敢直言进谏了。

李世民做为贤君,明就明在知道她会做错事,而且可以听得进大臣们的直言进谏,有错就改,所以能够变成一代名君。

而宋太宗讲的,仿佛自己做事全是出自于公平的心,觉得自己防止了不正确,做的事情都是对的,重臣有什么意见,当然都是错的了,当然也就听不进重臣的建议。那结论一定是,即然皇帝觉得自己做的都是对的,那就别再发表意见了,皇帝要干什么,立即讲好就完事儿了。

皇帝,河山,唐太宗,第3张

但没有不犯错的人,皇帝也是一样。在一些事情的观点上,所以人们的看的英语角度不同、眼界不一样、工作经验不一样这些,都是会存在一定的区别,而处置问题的念头和结果自然会有差异。因此,皇帝办事都不会诸事都会做得那么健全。因而,做为一个精明的皇帝多听听大臣们建议没弊端,重点在于他能否明断是非。

我们都知道,宋太宗指责李世民都是没有道理的。

而且,他做的好事多,赵普等也都曾竭力劝谏过,有基本都是遵从了。而且,他自以为得计的“杯酒释兵权”一事,尽管临时稳住了它的影响力,可是,又为终宋代之世,武臣不会受到器重,有功功率将军受猜疑,宋代一直处于软弱无能状态,这个不是他作为开国帝王留下的祸患吗?

假如拿宋太宗和唐太宗对比,那他还是差得远了。不论是智谋、战斗,或是掌控臣子,宋太宗都难以和唐太宗对比。

皇帝,河山,唐太宗,第4张

李世民的河山是与强势敌人对战打下来的,宋太宗的河山关键是以后周的无依无靠手上夺下来的。说起他比雄才伟略的唐太宗高的地区,那便是他多了一点自以为是和玩弄权术而已。

因此,他妄自尊大地和唐太宗对比,都是没有资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