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敢向蒋现任主席汇报这事,那么我们就会让你敬酒不吃吃罚酒,不相信等着瞧”!

周总理看见手里的信,及其随信而成的一颗子弹,毫无畏惧,而且马上将信完好无损地发布到《新华日报》,让大家看看国民政府中某些人的真正丑恶嘴脸。

一位中统特务看见手里的《新华日报》,急得把餐桌掀了,这个人就是郑蕴侠,那一封信与炮弹都是源于他手。

重庆市解放以后,郑蕴侠也好像消失了一般,周总理曾一声令下:“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1957年,外逃了8年有余的郑蕴侠早已结婚了拥有好的工作,但是却因一个成语,暴露出身份,变成中国大陆最后一个被抓抓捕归案的国民党中统大将。

郑蕴侠因何给周总理寄炮弹?他又是怎样在内地外逃8年?为什么说他是因为一个成语曝露真实身份呢?

中国,我国,日本,第1张

后排座正中间为郑蕴侠

周恩来寄炮弹

郑蕴侠为什么会给周总理寄炮弹与恐吓信,还得从前几天的那场血案谈起。

1946年1月,政治协商会议在重庆举办,介石表面一副“一切为人民国民政府能够吃点亏”的样子,但私下里却时刻准备撕烂协议书,挑动内部战争。

为庆祝政治协商会议成功的,社会各界准备在2月10日早上9点30分举办一场庆祝交流会。

在交流会召开的前几天,郑蕴侠忽然接到领导下达的指令:不惜一切代价,搞砸了庆祝交流会。

交流会当日,郑蕴侠带上一众手底下提早赶到主会场,刚一坐着便开始持续找茬儿,哪些现场布置不过关,并没有国民党党旗啦,总而言之尽挑一些琐碎小事挑毛病。

中国,我国,日本,第2张

到9点30分,重庆较场口城市广场人头攒动,社会各界所有集聚在这儿,20多的人分成1组,一共分了30所组。

交流会正式启动后,交流会现任主席都是知名学者李公朴刚即将开始讲话,郑蕴侠便开始搞事情了,立即给了个行为逐渐信号。

他手底下特工们一拥而上,向着年过半百的李公朴就是一顿暴打。

台上台下一片混乱,李公朴的外衣被特工们扯烂,胡须被活生生拽掉许多,头顶不知道是磕到了或是被打的,鲜血直流。

郭沬若也到场,他张开双臂立在李公朴眼前,大喊道:“切勿打架!

但这一群特工可不会听,啥也不说了立即连续郭沬若一块打,近视眼镜都给他打烂了。

以后,这一群特工手执各种各样作案工具见人就打,施复亮逃往主会场边上的杂货铺依然未能躲避暴打,最后被打进轻微脑震荡,七十多岁的沈钧儒还是没能躲过一劫,遭受特工们群殴。

中国,我国,日本,第3张

等一共意味着周总理等去现场,看着眼前的惨象,他大声呵斥道:“这是什么国家?这也是踩踏民主化!

后又与邓颖超、廖承志等朋友一起到医院门诊探望在骚乱中受伤60多的人。

这时肯定不可以从此罢手,周总理与董必武等11人联名上书介石,跟他讨一个公平。

但是,介石早就在事儿刚发生的时候,便闻风而逃,不理不睬周总理。

郑蕴侠见周总理她们得理不饶人,就以“冠英”的名号给周总理寄过去了一封信和一颗子弹。

本来是想让他“闭上嘴”,千万别抓着这事没放,没想到他竟不怕,也将这事抖了出来,这时造成社会各界的谴责,强烈建议处理滋事的恐怖分子。

但郑蕴侠原本就是国民政府人,当然不受严厉的惩罚,后也该晋升升官该发家致富发财,直至重庆解放,他的好日子总算到头了。

中国,我国,日本,第4张

惊弓之鸟逃跑路

1949年初秋,人民解放军狂扫东北地区、华北地区、华东地区,逐渐向西南袭来,重庆市即将步入释放。

面临趾高气扬的人民解放军,驻守重庆的国民党军队难以招架,迫不得已介石只有一声令下撤离。

但走之前,他一声令下执行“焦土政策”,将重庆市每一个军工厂、电厂、飞机场等各大设施所有摧毁或是损坏,决不交给人民解放军,一些带不走的机要文件所有就近焚烧处理。

郑蕴侠领命损坏每一个文档,此时此刻国民党军队中人人自危,每个人心里都只有一个字“逃”。

但重庆的二座飞机场早已被摧毁,郑蕴侠多年来一直为中统军统卖身,了解许多中统军统的真相信息内容,因而赢得了一张前去台湾的批准有效证件。

中国,我国,日本,第5张

他把妈妈及其妻子和女儿安置在姐姐家,便带着守护及其跟随他十多年的驾驶员赵增荣启航前去成都市,赶最后一班飞到中国台湾的航班。

郑蕴侠自认为带的都是亲信手底下,其实赵增荣是埋伏了多年来的地下党员。

因为守护诸多,赵增荣找不着机遇对郑蕴侠着手,便使了些合计俩让越野吉普车歇火,使他错过去台湾的最后一班飞机场。

为了能自保,郑蕴侠化身为一名为何文安的小商人,匆匆忙忙赶到成都市一名朋友家,却获知亲朋好友早已造反添加人民解放军。

他害怕自己被出售,宛如惊弓鸟般不辞而别,赶到安宁寺,提前准备换取缠头。

没想到,就在提前准备交易过程中,突遭人民解放军查验,作为中统军统的将领,郑蕴侠心理状态十分强大,拿出提前准备好的“何文安”的有效证件,假称自己是一个木料生意人,就这样被他混过去了 。

中国,我国,日本,第6张

被放了以后,郑蕴侠马上离开成都市,看见一路上“清匪反霸”“除奸肃特”等宣传标语,提心吊胆,害怕被人民解放军捉到。

提心吊胆,流落他乡

在逃亡路上,郑蕴侠买了很多的切菜刀剪子等东西,为此做掩藏,想通过云南省逃往海外。

趁着铁制品商贩身份,郑蕴侠一路畅通无阻地来到赤水河畔川黔交界处的叙永县。

郑蕴侠暗自高兴:过去了美酒河便是贵州毕节, 之后就可以经威宁去云南省,逃向海外,那时候就没事了!

但没想到,全部毕节城里全是人民解放军,通向境外的路也都被严格把关。

他本以为行迹暴露出,但按照他的真实身份,中国共产党也不太可能派那么多人民解放军来。

向客栈探听过之后才知道,居然是这儿的国民政府残军出现了暴乱,人民解放军是去执行前去镇压任务。

中国,我国,日本,第7张

郑蕴侠才以心会心放入肚里,一路遮遮掩掩再次回到隆昌。

在一个小客栈中,郑蕴侠意外发现共住的那位顾客居然悄悄用“萝卜章”伪造身份,而且发觉他还是国民政府人。

郑蕴侠长了个心眼儿,把自己装扮成一位打败战的营长,这位顾客瞬间心生怜悯,送了二张仿冒好一点的有效证件。

看着眼前足够真假难辨的有效证件,郑蕴侠心里暗暗惊讶,并且在空白的名字栏内附上“刘正刚”三个大字。

以后,郑蕴侠运用手上“刘正刚”的有效证件躲过了多次严实查夜,后又藏在各界小贩中赶到在赤水河和长江交汇处凉塘乡的一个私人小工厂“洪安制服厂”当上个临时性杂工。

郑蕴侠在这里表现的十分积极主动,做起活来也十分拼命,在厂里面人品好不用说,还被选为入党积极分子。

中国,我国,日本,第8张

有一天,人民解放军赶到厂子里宣传策划前去镇压国民政府特工,车间主任在讲话时忽然提及了当时“较场口命案”,郑蕴侠吓了一大跳,想着:“当初是我亲身在现场指挥的,今儿这一出弄不好是就是冲着我的。

厂子里的许多工人师傅被车间主任所勾勒的画面惹恼,陆续大声喊道:“果断前去镇压国民政府狗特工”

郑蕴侠精力不集中,在心间整体规划着逃跑路线,忽然台上的车间主任喊到:“刘正刚”!

他本是一个士兵,习惯性相悖使他立定大喊了一声“到”

台子上有不少人民解放军,一下子就察觉出了出现异常,便叫他来公司办公室一趟,要想问个清晰是什么原因。

郑蕴侠马上就明白自身暴露出,去办公室里的道路上便趁机逃跑了。

埋伏八年总算抓捕归案

1950年,郑蕴侠再度踏上逃亡之旅,此次的他假装寻找亲人未遇,赢得本地老百姓的同情,随后借此机会留了下来。

中国,我国,日本,第9张

因为郑蕴侠放得太像,本地人都会认为他就是个平民小摊贩,不仅为他分了地,也对他关爱有加。

在这样一个偏僻贫困的小村子,他活得游刃有余好不自在,单从外观看,肯定没有人能认出他曾经是国民党中统大将身份。

1951年,国内各地“清匪反霸”的的浪潮一波又一波,郑蕴侠担心得要死,经常梦到自己被抓。

为了能放得更像是,郑蕴侠拖隔壁邻居给自己说了门婚事,娶了一位名字叫做邵惠兰的姑娘为妻,他终于能松一口气。

之后,国内各地更新改造“私营企业”公司,郑蕴侠也选择放弃当名小摊贩,赶到城内一家公私合营的店铺当会计。

为了能避人耳目,他假装十分愚钝的模样,不仅不认字,就连最基本的九九乘法表都装腔作势地理学了好长时间。

中国,我国,日本,第10张

可是,有一次他到店里找签字笔时,如何也找不到,便小声嘟囔了一句:“为什么就洗劫一空了?

听者有心说者无意,一旁同事开口说:“成语用得不错啊,但是你并不是不认字吗?

这件事情不知怎么传到了领导的耳朵里面中,他认真思考一番,总觉得这个叫刘正刚的不太对,普通百姓都希望自身认字念书,那样就业机会就更多一些,但刘正刚却好像在刻意隐瞒自身认字,他肯定有什么问题!

领导干部将这件事情悄悄的汇报给本地派出所,郑蕴侠被警察暗地里监控起来了。

1957年5月19日早晨,刚出门的郑蕴侠却被警察控制住,他就清楚的知道他已经暴露出。

中国,我国,日本,第11张

本来,郑蕴侠被判处死刑,他知道自己罪孽深重,没选择起诉,但最终审判的时候却判刑为刑期15年。

这一切都是由于毛泽东主席当时的一句话:“可灭并不杀的不杀。”

郑蕴侠便是“可灭并不杀”的人,毕竟他当初在抗日战争时期爷曾经有过贡献。

以前一心抗战

“入侵耻,犹未雪,中华民族恨,什么时候灭!驾长车踏遍日本富士山缺。壮志饥餐倭奴肉,笑侃渴饮东方血。待从头开始,扬在我国族威,新中国成立!"

这也是郑蕴侠在炮火纷飞的竞技场上改变的戚继光的《满江红》,足以见得他爱国之心及其文化程度。

郑蕴侠1907年出世,爸爸曾经是追随孙中山先生南征北战的安全保卫之一。

中国,我国,日本,第12张

长大以后他起先进到上海市法学系学习历史,之后社会现实使他意识到了学法用法救不了我们中国人,便弃笔从戎考入了黄埔军官学校,变成四期生。

之后,国民政府建立了中统军统单位,郑蕴侠在陈立夫的亲身邀约下,挑选添加中统军统变成骨干成员。

郑蕴侠曾参与了有名的台儿庄大战,并修改了戚继光的《满江红》,但抗战结束后,郑蕴侠就开始助纣为虐,大张旗鼓残害共产党员,“反政府”变成了他最主要的工作中,创造了“沧白堂事情”和“较场口命案”。

以至于在逃往的8年之内,周总理一声令下:“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1975年12月,在监狱中用心劳教的郑蕴侠赢得了从轻处理,被提早释放出来。

中国,我国,日本,第13张

从监狱出来他出任高中老师,专家教授语文学科和世界地理两科,1984年应邀具体指导《草莽英雄》这一部以“袍哥”为基本人物的影片,这时还没名气的张国立也在这样一个摄制组,二人还演了很多的对戏。

晚年时期郑蕴侠还勤奋创作,发布了很多具备历史价值文章内容与书籍。

2009年7月10日,郑蕴侠过世,寿终102岁。

在去世前,他曾说: 我这一生坎坎坷坷, 看尽人间沧桑。晚年时期多谢政府部门无微不至的关怀, 愿与一共同甘共苦、患难与共, 为我国两岸统一、抵制‘台独分子’尽把气力。我100岁的人, 虽精神疲惫, 却也有‘老骥伏枥、壮心不已’之志, 是‘无需扬鞭自奋蹄’啊! ”

中国,我国,日本,第14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