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5年8月,我国军警民通过14年艰难曲折的冲锋陷阵,总算获得了抗日战争革命胜利。

此外,介石却已经在按耐不住,为了能一己私利,妄图在夺得胜利果实的前提下,启动全面内战。

但奸诈的介石考虑到世界各国舆论的压力,要把挑动战端义务陷害于共产党,因而持续三次传出“真挚”报文,邀约毛泽东主席赶赴重庆市开展“和平谈判”。

中国,我国,日本,第1张

毛泽东主席

毛泽东主席审时度势,提前准备“鸿门赴约”,可就在出发之际,前线的应急战况却如雪花般向延安发过来,中国军队局势生死未卜。

经过慎重考虑,毛泽东主席在出发赴渝以前下发了一道机密指令,摆脱一步险棋。

在接着开始重庆谈判期内,自信心“倒屣相迎”的介石得知详细信息,诧异当中,大喊:“哎哟!”

那样,中国军队在那个年代遇到了什么紧急状况?

毛泽东主席下发了一道怎么样的机密指令,摆脱怎么样的险棋?

为何介石在一个月后会如此诧异呢?

观察组

在抗日战事期内,介石国民党政府一直是对外宣传官方网品牌形象。

而毛泽东主席领导的众多日军警民尽管在极为艰难的情况下去了艰难曲折对日抗争,但国民党政府的施压和封禁下,在很长时间内都处在十分独立状态。国际性主流社会对共产党、中国军队了解很少。

特别是国外,对共产党的掌握仅限重庆市醒面公布的信息,也有美国记者斯诺所著的《西行漫记》。这使得国外获得了一个很矛盾得到的结果,一方面是国民政府政府宣传的“灰黑色延安市”,一个是诺斯等西方记者所报道的“红色延安”。

中国,我国,日本,第2张

诺斯

一边是落伍和暴虐,一边是发展与希望,究竟哪一个才是共产党?

为了能对中国抗日竞技场局势与中国未来国内局势开展最准确地剖析分析判断,美国方面形成了与共产党开展直接沟通的意愿。

而共产党这时也非常需要让外部客观的认识自己,便于可以更有效的破碎介石古已有之的“反政府”诡计。

因而,通过共产党和左翼进步人士的不断努力,美国在1944年确定派遣观察组到延安市去进行参观考察。

中国,我国,日本,第3张

美军观察组

想要迎来国外观察组,毛泽东主席呼吁延军警民对延安市的废弃机场展开了临时性整平,即便如此,飞机场依然看起来破烂不堪。

1944年7月22日下午11点30上下,第一批国外观察组的飞机在飞机场缓缓着陆,但悲剧发生了。

中国军队在那个时候对修运动场没有工作经验,觉得整平一下就可以了,都没有画一切标志线。美国飞行员只有大致指向运动场地区着陆,结论,在滑动时,C47运输飞机的左前胎卡在了一个没有清除走旧坟里,导致飞机场摇晃和左倾,幸亏飞机上的人都没事。

中国,我国,日本,第4张

美国军队C47运输飞机

在心惊胆寒的分析组长包瑞特走出飞机场后,前去迎来的周恩来握住他的手风趣地安慰道:“我觉得您这架受伤飞机场不是英雄!非常幸运,另一位英雄,其实就是您并没有负伤,我代表毛泽东主席向大家的安全抵达亲切慰问。”

包瑞特在我国停留了很长一段时间,是一个中国通,马上列举了孟子在《论语》中的一句话笑答:“致伤乎?不谈马。”

一场猝不及防的出现意外就在这种机敏而幽默对话中云淡风轻。

中国,我国,日本,第5张

周恩来与包瑞特

在热烈的欢迎典礼后,观察组第一批组员被迎入土窑洞歇息。

可是,由于观察组第二批组员很快就要到达,因此飞机跑道务必再次整平。

当天下午,观查组员在土窑洞休息后,带上疑惑的情绪出去赏析延安市的风情,但进入她们眼前是指大量军警民在飞机场中如火如荼的工作震颠情景。

当他踏入工作人群中时,更令他们惊讶的是:她们认出随同周恩来一同机场接机的八路军参谋长叶剑英朋友!这时的叶剑英朋友一脸的汗,满身的土,显而易见早已工作了很长一段时间。

中国,我国,日本,第6张

叶剑英朋友机场接机时的画面

观查组员大喊出现意外,由于他们当中很多人都在我国上班了很长一段时间,在她们以往接触到的国民党军队中,就没见过军人,即便是个排长,参加了劳动的。国民党军官一般都是拿着杯子在一旁吆五喝六地坐下来现场监工,更不用说细皮嫩肉的总参谋长干活儿了。

深深感动的分析组员立刻也参与其中,与延安市军警民一起工作。

8月7日,观察组第二批成员的飞机场成功着陆。

中国,我国,日本,第7张

观查组员帮助整平飞机场

在整平完飞机场的第二天,延安市层面摆宴为美国观察组设宴,因此观查组员也有了惊奇的发现。

和他们在重庆奢华的宴客厅中享受美味佳肴不一样,延安市的酒会是建在一处室外大院里,没有什么场面,坐位都没有主位差别,十分随便。而主餐是鸡蛋和一些肉类的农家饭,这也是那时候延安市能拿出来的比较好的食材。

当毛泽东主席、周恩来、朱总司令司令员彭德怀副总司令与和叶剑英参谋长赶到时,身旁根本就没有警卫人员!并且大家都非常随意地在每个餐桌找了一个一把椅子就坐着了。

中国,我国,日本,第8张

毛泽东主席在宴席中

宴席的氛围十分轻松自在,彼此的沟通十分以诚相待和睦,观察组惊奇地了解到了共产党领导干部军队有120万,基干民兵有260万!

解放区面积从10万公顷发展成100万公顷,人口数量1多亿。在抗日战场上,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部队战斗频次高于12千次,击溃日军超出50万,伪军接近120万。

中国,我国,日本,第9张

周恩来在宴席中

这一切和观察组以往从国名党层面了解的完全不一样,在国民政府嘴里的那支几乎没有任何存在感的杂牌军,在实际上宛然成为了难以被所有人能忽略的红色巨人。

在延安,国外观察组发现了一个与重庆市完全不同她们未曾知道的“全新世界”。

在这儿,领导干部没有架子,行走纯靠两腿,不用带岗哨,唯一的一辆破车辆都是作为急救车应用。

在这儿,士兵公平,并没有国民政府那类用绳子拴住一串抓壮丁的现象,也没有军人责骂士兵的现象。

在这儿,军民一家,一律平等,人民群众质朴,所有人都奋发向上,一片欣欣向荣景象。

中国,我国,日本,第10张

毛泽东主席、彭老总和观查组员在一起

国外观察组在延安一直停留到1947年3月。停留期内,工作中十分成功,延安市层面尽可能的带来了各种各样便捷和相互配合,因而深化合作得相当开心,观查组员与共产党、中国军队的各级领导都设立了较好的人脉关系,同时向美国军队总公司和美国国务院推送了大批观察报告,在他的眼里“中国共产党才算是中国的希望。”

1944年秋,因为一个特殊事情,观察组向延安层面给出了一个特殊规定

恩人

1944年秋,“飞虎队”大队长陈纳德依照美国军队标示从我国的产业基地组织了60架B29战略轰炸机空袭日本,其中还有一架在归航时被日军战机打中,趔趔趄趄地无法再返回基地,发电机组9名组员只有高空跳伞。

航空员们晃晃荡荡地着陆在山西地段,大概是八路军太行军区的防区周边。

迅速,军区参谋长李达就接到超大飞机失事,八路军四分区发觉2名美国飞行员报告。李达朋友马上指令通信队队长何雨农携带一个骑兵队排和医务兵当晚考虑,一定抢在日本兵发觉以前解救美国飞行员。然后出现了非常有趣的一幕。

中国,我国,日本,第11张

李达上把

何雨农马上就遇见了2名航空员,可是彼此谁也听不懂谁,因此还把英汉对照表找出来,“你还好吗?”“我非常好!”地沟通交流上。

还好彼此临危不乱,何雨农迅速弄明白了也有7个航空员。接着,何雨农带上分队在本地基干民兵的支持下,1天内就把剩下的人全都寻找,并安全性送到了军区司令部。

那时候,中国美国或是友军关联,并且美国飞行员是去空袭日本,因此李达朋友十分周全地分配这种飞行员的吃住,还举行了欢迎晚会。由于司令部自身有一个大农场,因此菜肴非常丰厚,并且还有无盐黄油、吐司面包、苹果酱和番茄酿酒这种西餐厅。

中国,我国,日本,第12张

李达与美军飞行员合照

美国飞行员们颇感出现意外,向八路军朋友叹道:“听闻八路军革命老区太穷,怎么还能有这样丰盛的西餐厅,真的是革命老区创造出来的惊喜!”

没过多久,这种航空员还得到了小平同志的激情见面和接待。并且,为了更好地美国军队派遣飞机场接这种航空员走,小平同志在飞行员的意见下,机构本地军警民在黎城县的长宁区川空旷地修建了一个简单飞机场。

尽管,飞机场顺利的话地也把飞机轮子给陷入了泥潭,但是好在随顺,9名航空员带上李达朋友送的日本军刺高高兴兴的被安全性接回并送到成都市。

中国,我国,日本,第13张

李达与美军飞行员的合照

1979年小平同志访美时,这种航空员中在世的人还专程去探望他,并一起回忆了从前的此次救命恩情。

千里迢迢延安市的美国观察组了解航空员得救后,在深表感谢的前提下,也向毛泽东主席提出一个特别要求:在太行军区也设置一个观察组,顺带还可以融洽援救航空员。毛泽东主席批准了这事。

在太行山区的李达朋友负责招待观察组,对美国人员的日常生活十分照料,分配后勤人员尽可能的给予肉、蛋、奶。

有一次,观察组的一位军人去找李达朋友,发现他吃的都是清茶淡饭,和观察组的膳食相差很远,非常惊讶,也非常大受打动,回家就把这个事和别的成员讲了,大家都觉得应该做些什么事情表达自己对八路军的感激。

因此,共产党和八路军党员干部来回太行山区和延安市时,常常能够乘坐美国的“顺丰机”。

1945年6、7月间,李达朋友指引对日军的安阳市战争,国外观察组还专门通话了西安机场的美军轰炸机前去协战,把日本日本鬼子炸得直迷惑不解:以往全是拿飞机炸八路军,这次如何八轮军也可以炸我们了?!

中国,我国,日本,第14张

B29战略轰炸机

我们都知道,观察组中的一员对太行山区八路军革命老区和长宁区飞机场拥有与对延安市一样的特殊感情。

1945年8月15日,日本缴械投降,介石马上在美军飞机和舰艇的支持下,四处运兵,疯抢胜利果实,一场灾难在悄悄地靠近共产党和中国军队。

绝密飞行

介石在抗战胜利后,玩出阴一手和阳一手。

阳表面,他迫不得已环境压力,持续向毛泽东主席发出3次“真挚”之邀,期待毛泽东主席到重庆市开展“和平谈判”。

而背阴中,可是他大张旗鼓撤兵,靠近共产党的各种革命老区,导致大兵压境之态。

假如毛泽东主席没去重庆市,则介石能把挑动内部战争的职责陷害给共产党,而毛泽东主席去重庆市,又可以借助军事优势令我党在商谈中很被动。

从1943年后半年逐渐,由于抗日战事的局势大为改观,中国军队各种革命老区的名将纷纷开始领命返回延安市参与“延安整风运动”和我党“七大”。

中国,我国,日本,第15张

一共“七大”主会场

1945年8月,国民政府对各种革命老区进逼之际,中国军队许多将领都还没有返回他们各自革命老区,局势已经十分急迫。

尤其是在山西省地段,阎锡山早已激发军队对我解放区按耐不住,李达同志的加急电报早已发至延安市,期待刘伯承和毛泽东二位朋友尽早回到指引职位。与此同时,别的革命老区的战情急电纷纷而起。

中国,我国,日本,第16张

刘伯承与毛泽东合照

从延安市回到太行山区的1500里路,路程艰险不用说,还要经过许多沦陷区,以八路军当时的标准,需要至少走2月。但从延安市回到山东的解放区,怎么都要大半年。

假如诸多将领仍按照传统方法回家,一定会让美国扶持中的介石在各战区抢得先机,应对即将来临内部战争,中国军队将优点尽丧,大局意识危矣!

毛泽东主席经过慎重考虑,勇敢地确定根据观察组用美军战机把诸位名将送回去!

但是,那时候国外现在开始大力支持介石,观察组会帮这一忙吗?

因此,毛泽东主席把承担与观察组日常联系的叶剑英朋友找来,希望他能能做出全面安排。

中国,我国,日本,第17张

叶剑英

叶剑英朋友并没直接找观察组表明这事,反而是建立了一次气氛活跃的聚会活动,在和美军观察组成员的欢谈中,叶剑英朋友很敷衍地打听道:“太行军区附近日军仍在负隅顽抗,因此需要几个名将赶紧回家指引,能否分配飞机场送一下。”

这类适用,观察组早已给予了很多次,因此几个责任人连谁要乘飞机也没问,立即就答应了。

毛泽东主席知道后,亲身标示此次航行归属于绝密任务,尽量做好保密工作,防止国民政府等方面的毁坏。连刘伯承、毛泽东、陈毅陈赓、滕代远等20位各革命老区名将都是直至起降前夕才得到通告。

中国,我国,日本,第18张

毛泽东主席

1945年8月25日早上9点,20位名将依照毛泽东主席的亲身标示,所有背好滑翔衣乘机。这多架承载着中国军队的“江山半壁”,宛如一步险棋,万一发生宦情,后果很严重。

通过4个多小时的晃动,名将们顺利抵达长宁区飞机场,李达朋友早就分配好安保和机场接机工作中。在飞机场稍作休息后,名将们马上出发赶赴他们各自指引职位。

尽管事先已经做了周密的布署,但飞机着陆以前,毛泽东主席一直待在手机边上,焦急地等候名将们安全抵达消息。

此次航行便是有名的“八二五长宁区国际空运”

中国,我国,日本,第19张

刘伯承和邓小平朋友在回到129师司令部后,马上撤兵强中,在9月至10月间,获得了上党战役胜利,这个是中国军队在抗战结束后,对国民党军队获得的第一次完胜,有效地相互配合了毛泽东主席在重庆的洽谈工作任务。

此外,东北地区、华东地区各种革命老区的名将都实现了解决国民党军队攻击的各种前期准备工作,为日后中国解放战争胜利奠定坚实基础。

由于“得道者多助”,因此在危急时刻,国外观察组给我党与中国军队带来了关键性的协助。

由于“有勇有谋”,在毛泽东的亲身指挥下,承载着中国军队“江山半壁”的“长宁区国际空运”才最终万无一失地圆满完成。

这也难怪在介石获知是美军飞机协助中国军队运输如此之多的将领后,会高呼“哎哟!”他千算万算都没算入历史时间永远会立在正义一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