赢政二十二年,秦朝兵分两路,各自攻击魏国和燕国。其国防目地再清晰但是,就是冲着亡国一起去的。

先讲灭魏之战,秦兵主教练为王贲,一路直捣黄龙,讯速攻到三国魏国都城大梁城

下。无可奈何主梁封地牢固,城里也是粮草充足,秦兵数次强功,皆无功而返。

但是,大梁城在地貌上先天发育不足。主梁即今日的河南,位于黄河之滨,大河惊涛骇浪就在那离城数中的地方轰隆隆经过。而大梁城的地形远远低于大河的河道相对高度,从大梁城凝望大河,还真能给人带来“黄河之水天上来”的错觉。

王贲因此命士兵于大梁城大西北开渠,引黄河之水,筑坝壅其龌龊。正值早春,恰好是春汛季节,秦兵顶风冒雨兴工,王贲亲身催督。渠成,雨一连十日不仅,水势愈发庞大。伴随着王贲一声令下,溃堤通沟,水灾泛溢,大梁城顿成泽国。古城墙久浸于水里,免不了颓坏,秦军趁势而入,主梁因此侦破。见气数已尽,魏王假只能请降。王贲尽取魏地,为三川郡。三国魏国从此亡国,六国已六去其三。

大梁城破之际,尽得三国魏国皇室,唯有消失了魏王假的儿子。王贲传令下来,道:“有得少爷者,赐金千斤顶;匿者,罪至十族。"

隐匿少爷者,实少爷之乳妈也。有些人劝乳妈道:“得少爷者赏甚重,乳妈当知少爷处而言之。”乳妈回答:“我不知其处,虽知之,死则死,不能言也。为人正直义子,不可以隐而言之,是叛上畏死。吾闻:忠不叛上,勇不惧死。凡以养子者,生之,非务杀之也,岂能见利畏诛之故,废义而行诈哉!吾不能生进而少爷独死矣。”因此悄悄带少爷逃入沼泽地当中。后为秦兵发现,围而射之。乳妈了解已经是无处躲藏,伊只是把小少爷牢牢地搂在怀里,用自己身体为小少爷遮挡锐利的箭镞。乳妈身负十二箭,晕倒在地面,犹不忘将小少爷压在身下,以防为他箭伤及。亲眼看到在此情景,弓手也皆心里惨然,不忍心再射。赢政听到这事,都是大幅感叹,因此饶恕乳妈之罪,飨以太牢,又爵其兄为医生,满足了一段千古佳话。

魏国之灭,几不费功夫。但是,灭楚但不很有可能一样随便。环顾四周那时候残存的燕、代、齐、楚四国,燕国就是其中唯一也有强悍战斗力的强国。只需攻破燕国,基本上就可以这么说统一天下无法挽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