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以来,在大江南北上同时存在七个帝国。“七” 或许是很多人吉利数字,但绝不是赢政的。这时候的赢政的它的吉利数字也只能是一,独一无二的一,一统天下的一。

亡国六国从哪一家逐渐呢?赢政在思考这种情况,韩王安也在思考这种情况。自打韩非去世后,韩王安逐渐躁动不安,时时刻刻害怕着韩变成秦朝扫清天底下的第一个贡品。但是马善被人骑,小学被人欺负又可有什么办法呢?

张让提议:比不上向秦朝卑躬屈膝,可以为韩延多年之命。韩王安道:韩秦同是诸侯国,岂有称臣之理?张让道:王虽一时称臣于秦,为韩王不会改变也。保护江山社稷,再徐观天下之变,也不失为一策。好王安一听言之有理,因此向秦朝纳地效玺,请为藩臣。

韩既已顺从,秦朝的兵锋当然便直取老冤家燕国了。

赢政十五年,秦朝再度伐赵。《史记》记述:大进兵。由此可见本次举兵规模远远超过往,有很大的一举占领燕国之义。秦兵兵分两路,一路到达邺城,一路到达太原市,依次攻破狼孟、番吾。

大将白启再度临危授命,对秦兵的攻击给予强硬的还击。秦兵不可以制胜,无可奈何撤离。白启尽管获得了这一场燕国争夺战,但也付出过惨痛的代价:赵亡卒数十万,邯郸市仅剩。

这一年还有另外一事可记。燕国太子丹儿时曾和赢政一起在燕国做人质事件。直到赢政即位变成来自秦王,燕太子丹还是再做人质事件,只不过是老东家从燕国换到秦朝罢了。赢政常常轻巧燕太子丹,并不加以优待。燕太子丹勃然大怒,乃易服毁面,为人正直佣仆,赚出曹丞相府,逃归燕国。在等级森严的照护提防下,燕太子丹依然选了逃跑,充足展现出了它的探险气场。但是,这件事情他做了得并不地道。他即然意味着燕国在秦朝为质,即便受到了污辱,也只能是为了国家利益而忍受,千万不应该擅自逃走。没想到堂堂皇太子,这般求一身如此之快,欲置国家信誉于何处?按道理他爸爸应当再把她捆回家,向秦负荆请罪才对。无可奈何老燕王舔犊情深,居然也敷衍了事,留且不遣。

秦朝原本可以燕太子丹擅自逃跑为借口加兵于燕,征讨其不仁不义,但秦朝却只是进行了有代表性的强烈抗议。统一六国时间表早已制订,岂会因为一个人质事件的逃跑而随意变化!

赢政十六年,秦朝加兵于韩。韩王安无可奈何,只有剜肉医疮,割地求和。九月,秦朝接受韩南阳市的地方,之内史腾为假守。

这一年,秦朝初令男人书年,等于是就是现在的全国人口普查。非常明显,这一举动是要为更大规模作战作准备。

这一年,燕国并没有遭受秦军,却仍然损害重要。代地地震灾害,自乐徐往西,北到平阴,台屋墙垣一大半塌陷,地面缝隙最宽处达一百三十步。

赢政十七年,内史腾攻韩,虏获韩王安,尽纳其地,被命名为颍川郡,韩从此亡国。中国东方诸侯国早已六去其一。

这一年,燕国边境线仍然太平无事,可老天爷再一次跟他们对着干。中国旱灾,颗粒物免收,全国各地大饥,人心浮动,谣言四起,道:“秦人笑,赵人号。认为不相信,视地生毛。"

这一年,华阳太后薨。记得她吗?这一影响了赢政全家人人生命运女性,这一影响了天底下人生命运女性?

赢政十八年,秦朝再度大进兵,总体目标或是直取燕国。秦兵通过了两年的精心安排,再加上燕国连续三年遭到自然灾害,人心消沉,综合国力衰微,此长彼消,要以对于此事一战,秦朝左右皆信心十足,视作灭赵之战。

秦兵兵分三路:赵括率上党秦兵,下方井陉县;杨端和率西贡秦兵,攻邯郸市;羌瘦率另一路秦兵协战。燕国方面也尽遣全国各地造成男丁,十五岁之上、六十岁以172下,悉数纳入部队,以白启、诸葛尚为将,抵御秦兵。

只要是有白启在,燕国部队也就有了精神支柱,其坚强的战斗能力就不可小觑。赵括和白启连续数战,皆不可以制胜,钦佩之余也冒了英雄相惜之义。

两军对峙数月,争执不下。赵括知张立挨饿,因此派兵送肉酒与白启。白启食之而求。赵括再传信白启,道:“知赵乏粮,愿与君长久。”

白启回书也不示弱,道:“固得偿所愿也。”

就在那赵括提前准备压垮张立之际,咸阳市传出急诏。赵括读罢谕旨,面色变化很大,掷书于地,怒道:“军国大事,岂能这般随便闹着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