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泾河,穿街经过,注入湘江,汇至海洋……但是它漪澜之场所散发出的这股川香,犹如飘扬在五千年历史之间芳芬,沁人肺腑,使我久久不能反省。

爱伦,上官云珠,张开,第1张

上官云珠

运势多精巧

在距我出生地点很远的江阴长泾镇上的泾河岸头,有两位绝代美女,她们都是17岁离开,随后都曾经到上海市,又都是在成长的道路上寻找着自己爱的人。其中一位留在上海滩,独行天下,荧荧星河,变成万人瞩目的“天香国色”,最终又香散玉碎——她是大上海上以前名噪一时的影片超级巨星上官云珠,在小镇上她本名叫韦均荦。

一个则随夫从上海来到镇上长泾,第五年其恋人悲剧被对手所杀,从此开始在异国他乡的江南水乡上渡过孤单、孤独又很坎坷、充实的悠长一生,他叫司爱伦,比利时人。

精巧是指,这两位命运多舛的美丽女子,居然嫁给本地师兄弟一家的大财主张氏兄弟俩:上官云珠的老公叫张开炎,司爱伦的老公叫张开烈。李家是名门望族,大炎与大烈是师兄弟同祖的堂亲,均可称之为青少年得意的俊秀才俊,并且都是学美术的。做为李家的两个媳妇,上官云珠与司爱伦似乎是同一个时长步入张家门,这会对小姑子之后一个从这里向外走了,另一个则始终留到张家大院。不一样的选择留下异样的运势,令人扼腕与哀叹!

爱伦,上官云珠,张开,第2张

上官云珠

上官云珠故事人们都比较了解:17岁了,容貌的他嫁给了河对岸的李家大财主的少爷张开炎。1937年日本侵略中国,为避乱世,张开炎全家老小赶到上海市。那一天在他们老郑家照像馆开税票的上官云珠,被老板一眼看中,相片通过允许给店内进行了广告牌。谁也没想到,相片这一挂,大家老郑家里的照像馆爆火不用说,上官云珠此后人生命运出现了彻底地转变,大上海上“第一美女”的美名瞬间在各类书报刊上被散播下去。

过去了接近八九十年的我们今天再来看当初上官云珠的黑白照,那你也不得不说她确实美得让人艳羡。她的那一种美,便是江南美女水灵灵的娇艳欲滴自然之美。

此后大上海的影业公司起先邀上官云珠云演话剧《雷雨》里的婢女四凤,一夜间,她红爆了上海黄浦江岸,书报刊上相关描述她的美大部分都是“美若天仙”四个字,其品牌效应显而易见;之后她逐渐演电影,且演一部,红一部,基本上可以狂扫上海滩整个的文艺界:从最开始的《天堂春梦》,到《一江春水向东流》《万家灯火》《丽人行》《乌鸦与麻雀》《香飘万里》《枯木逢春》《早春二月》,再从《舞台姐妹》……可以这么说,只需上官云珠参演,大上海里的影片便会震惊。特别是在她参演的那一类社交名媛、富家太太品牌形象,被诠释的淋漓尽致,栩栩如生,又栩栩如生讨人喜欢,深受观众喜爱。

那时候红极一时的上官云珠,起先与已有一子的李家二少张开炎分开,又和演艺圈人员二婚……建国后虽一个人在演艺生涯和成绩上达到顶点,但最终在1968年备受“四人帮”残害的他,无可奈何选了跳楼自尽的绝境……一代巨星,便那样殒落,变成上海市影迷们抹不去的缺憾。数十年来,只有养育她长泾镇上还行追寻其绝不消散的遗香……

忠贞的爱情

但是她师兄弟小姑子、的美丽芬兰丽人却和她走了一条截然相反的路,并成为我家乡一段广为流传在老百姓口头上的永恒感情诗文——

才华横益的张开烈,相比堂兄(上官云珠第一任老公)对待感情难题,实际上更为金色年华,但是没想到的是他和跨国恋人司爱伦的爱情和婚姻居然到天荒地老不变心的程度,那绝对是谁都不曾想到的。

1936年10月,其实就是17岁上官云珠被河对岸的李家抬轿新手入门类似时长,李家的另一位身穿西装的温文儒雅携着一位金色头发洋性感女郎也进到张家大院。这一下长泾镇上好不热闹下去:乡里人家们好奇心关心、低声细语着。那便是张开烈与他的异域恋爱自由的白种人老婆司爱伦。

爱伦,上官云珠,张开,第3张

司爱伦

“哟,阿烈,侬讨了一外国媳妇回来啊,我就是喊她嫂呢,或是喊她弟媳?”上官云珠的老公张开炎与张大烈实际上同年出生的,仅仅张开炎的出生月份变大几个月的。堂兄张开炎娶的韦家女(上官云珠)则比他小9岁,而司爱伦又同张开烈、张开炎同是1911年出世,因此张开烈落落大方地回击自已的堂亲:“侬理应要我妻子为嫂子……”讲完,张开烈把司爱伦喊到身旁,美滋滋地听起来张开炎叫自己的妻子“嫂子”。再讲这边李家二位少爷张开炎和张大烈借着给亲朋好友敬酒之时,悄悄溜到长泾小河边闲谈下去。两人都是学画画谋生,张开炎便问张大烈:那一年你离开长泾到上海市读美术专科学校后,为什么一声不响跑到国外来到,并且带回一个外国媳妇?

“说说你的浪漫史吧!”张开炎让张大烈挑明。

张开烈想起他怎样在老师刘海粟的推荐下,到法国巴黎,并当上了朗多斯基学生们的。“怎么讲?这段时光的确令人难忘……”张开烈的心绪好像一下从家乡小镇的长泾河拉到了巴黎的塞纳河——在异国他乡的日子大多是孤独与寂寞的。张开烈也一样,但是作为艺术家,他的生活或是多姿多彩的。领略到巴黎风情、找寻风景和女模特就是他技术专业优点,而便是那一次在百货商店中的咖啡座上和波兰美女司爱伦的偶遇,造就了她和他一生忠贞的爱情。

“嘿嘿,真的是非常烂漫!”听后这一段异域情恋史,张开炎大幅感慨,说:“恐怕现在这个农村镇上,她不知道能否习惯性……”

张开烈肯定地:“只需我喜欢的地方,她都会喜欢!”

过去了没多久,张开炎和上官云珠离开长泾镇,到上海市,而张开烈与洋妻子司爱伦则把性命永远地留在泾河岸头……

上官云珠到上海滩后运势我们已述。张开烈带上外国媳妇到家乡后挑选让人有些难以置信:起先有很多大城市著名大学前去邀约张开烈去她们那个地方的美术系当专家教授,甚至还有盛邀其担任工艺美术教务长的,毕竟是刘海粟和朗多斯基中弟子,但张开烈却选择了留到故乡。

一生的名称

1937年,日本侵略军巨资攻占江南一带,四处横行无忌,使我江河断壁残垣。上官云珠与老公便是在这时候离去镇上长泾的。

“我觉得留下建校……家可破,地必无,小朋友们不能没有院校上。你怎么想的,我亲爱的?”张开烈问恋人司爱伦。

司爱伦向前给老公一个深深地吻,就说:“我去我国的那一刻开始,就选随老公的全部确定!” 张开烈兴奋地伸出双手,将恋人抱住,欢悦地旋转起来:“谢谢我的爱伦!”

“爱伦”二字在英语译义是“高雅”和“忠诚”的意味。但是连司爱伦都不曾想起,这居然变成之后她在我国一生的名称。

有关张开烈如何变成江阴市“革命先烈”的一个过程,就是我本次到长泾授课后参观考察它的故居时候了解的:日本侵略军攻占江阴市一带后,四处滥杀无辜。张开烈迫不得已带上妻子漂泊了一段时间后又回到家乡,一看当地院校教学楼也被日寇摧毁,便心存重新修院校的想法。经过一番辛勤,院校复建以后,他亲身担任校领导,大量居无定所的小孩再次回到了课堂教学。但是当时江南一带日寇及抗日团队常常对战,局势十分风险。日寇统治区的校领导并不是那么好当。但是张开烈一身中华民族志气,不会被劫匪霸气所挟。可能就在这时候,共产党领导干部江南地区抗日的斗争谭震林朋友听闻张开烈后,积极找上门来,此后两个人结成朋友添加好友之间的关系,互相配合从业抗日抗争。张开烈是重庆的大人物,它的抗日行为,却让叛徒团队的“忠义救国军”妒恨下去,因此有一天好多个穿着便装的“忠义救国军”火枪手,寻找已经长泾镇一家茶楼聚友的张开烈,随后现场掏枪杀死了这名年仅29岁天才画家和革命志士。

爱伦,上官云珠,张开,第4张

张开烈

张开烈的忽然遇害,惊呆了当年的江阴市一带。谭震林亲身向其举办告别仪式,并派团队下葬了张开烈。

“英烈的外国媳妇怎么办呀?”队伍里的诸多朋友和村里人都是在那样讨论。这肯定也是谭震林所顾忌和担忧的。“立刻念头给他的老婆带去200块银圆,以表问慰。再看一下她需要什么帮助,甚至包括送她归国……”谭震林立即指令属下。

“大家江抗战士职业赤足露营打日本侵略军,我怎么能狠心收你的钱呢?存着打日寇吧!”司爱伦婉言拒绝接收。但是她又说:“大家放心,我哪里都不去,我留独守老公,她在长泾,我便始终在这儿。顺带转达大家长官,从现在起,我只有一个名字叫司爱伦……”

热血传奇新的篇章

司爱伦传奇的便从此开始了新篇章。那一年这名波兰美女、江阴长泾媳妇儿才29岁,而这时比她年龄小的小姑子上官云珠即在上海市现在开始一炮而红,前途无法估量。

“高阁客竟去,小园花乱窜。”没了老公的司爱伦不仅仅是悲伤的,也是孤独寂寞的。最难的是战事所产生的可变性,日寇对大连的空袭和滥杀无辜经常发生。包含自身大家族大多数人等在内的邻里乡亲早就逃出镇上,留下的都是些老弱病残者。年轻漂亮的司爱伦留下本来就是风险,四周明的暗的“烽烟”四起,孤孤单单的她需要千倍毅力和信念。多少个夜晚,几回威吓,她只好依靠紧紧抱住老公留下来的一根扁担做为防身武器,苦度慢慢长夜……

最开始,她不是从来没有想过根据上海市区的老公的朋友们与芬兰家乡建立联系,不过后来知道自己的家乡已经被德国纳粹的法西斯主义部队攻占,以往的家园早已摧毁,家人去向不明。换句话说,在这个世界,她司爱伦除开有机会去坟地和自己埋在土里的老公诉苦一两句外,没有人能够能听懂她说些什么、想干什么——那时候司爱伦并不能说江阴长泾话,可以用手笔画作简单的沟通交流。

可是司爱伦毅然决然地选了留到泾河边老公出世和生活过的地区,都是她与他渡过五年多夫妻生活的那一个“李家”。挽住老公留下来的竹筐去街边卖蔬菜、卖烟草和护肤品……她靠这个维持自身生存的。

这全过程,她艰辛又很渐渐地懂得了一口正宗的“长泾话”。她就开始乐了,能够和旁边的老太太、老爷爷交流了,还可以同镇上的卖中秋月饼、大饼得人做生意了——“我现在是长泾了人!”她自豪地用“方言”跟人说。本来远远躲着她的人逐渐贴近她,和她讲话,教她补衣纳鞋编织毛衣。而她则给隔壁邻居泡咖啡、调红葡萄酒。

建国后,在谭震林等关爱下,张开烈被选为英烈,其墓也搬到了本地革命烈士陵园,司爱伦做为烈属而获得了基本生活确保。

“山成千上万,梦事泪如雨下。不计来时路。”时光便这般一年又一年的在消逝。

司爱伦从风姿绰约、风彩照人的年轻美少妇,到韵味袅娜的李家儿媳妇每一次在街上、每一次到革命烈士陵园去祭扫身影,要看街房邻里在眼里、记在心上,叨唠在嘴上:这一洋女性真的不容易啊!尽管她可以说长泾话,但大多时候司爱伦是孤单无援的,大多时候她只好孤守在回忆和想念老公的无垠优思中……她渐渐地懂得了独自一人立在泾河边看潮起潮落,及其到老公当初修建的大学去听小朋友的琅琅读书声——她讲欢迎来到她最温暖又充实的生活。

司爱伦的美称先是在泾边海峡两岸传出,一直传入大家渐渐地忘了她有一个洋名字,而习惯性喊她“李家夫人”,而她也好像喜爱大伙儿那样叫法她。

20个世纪80时代,她变成江阴市人大代表,此后也彻底拥有“长泾人”的光荣真实身份,后重新搬到张家大院内那个当初她和丈夫一起住的宅子,并且拥有自己的一个小书房。

1991年,司爱伦因患肺部疾病,在李家自已的公寓去世,享年80岁。这一年就是她随老公张开烈赶到长泾李家整55年,也是他们在丈夫放弃后孤守泾河边第51年了……

花落许久,遗香犹在。那一天站在泾河里的那一条石桥中间,涤心着默默地流淌的泾河水,面前时常闪过这泾河边的两名绝代美女年轻时候品牌形象,一直在作这般一个构想:倘若当初韦家女留在小镇上最终会是一个怎样的人呢?是一个容貌的贤妻良母,或是勤奋的良母?而司爱伦不跟随夫到国内,或是他也浪迹演艺圈、或者在二战结束后返回芬兰,其一生命运又会是怎样呢?

但是谁可以料得和预料自己的生活呢?生活就是如此:落花有情、落花有意……

但,我相信,在长泾,从我故乡人心目中,上官云珠与司爱伦这会对容貌与才能皆出色的小姑子,他们尽管在长泾镇上选了彻底不一样的人生泾渭,可在她们的身上散发出的宝贵遗香,永远会像长流不息的泾河水一样,潺潺流动在大家的心田,然后让镇上更增添几分诱人的风采……(何建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