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主席一生共有10个孩子,在戎马倥偬的战争岁月,夭折了2个,失踪了4个。

可怜天下父母心,当孩子失踪后,这种丧子之痛是难以忍受的,革命胜利后,毛泽东多次派人去打探丢失孩子的下落。

最为关心的莫过于“小毛毛”,不光是毛泽东,贺子珍也为此投入了大量的心血。

中国,这个,毛泽,第1张

图|毛主席和贺子珍

那么,在当年那个寻找孩子极其艰难的情况下,贺子珍为什么非要努力寻找“小毛毛”呢?

和贺子珍关系较好的曾志、陶铸、刘英等战友,在日后也回忆了当年的事情。

毛泽东:这孩子以后肯定比我有出息

1928年,贺子珍在井冈山和毛泽东结婚,一年后生下一个女儿这个女儿就是毛金花

毛金花生下后,毛泽东和贺子珍因为革命需要,辗转跟着红军奔走,无奈之下把孩子交给当地老乡抚养。

这是贺子珍第一次当妈妈,居然也无奈面临这样的苦果。

在中央苏区,贺子珍和毛泽东生下了一个男孩,这便是小毛毛。

中国,这个,毛泽,第2张

图|剧照

当时为贺子珍接生的是长汀福音医院著名的医师傅连璋,从傅连璋的记忆中,可以知道毛泽东对这个孩子特别喜爱。

1932年冬的一天,毛泽东在前线指挥部得到警卫员通知说:“主席,贺大姐生了。”

毛泽东在大会上十分激动,把烟头扔在脚底下,马上高兴地朝家里赶去。

当时贺子珍身体不好,患上了疟疾,傅连璋担心孩子的健康,不让贺子珍喂奶,托人找了个奶妈,这个奶妈是江西人,江西人习惯把小孩子叫做“毛毛”。

当毛泽东回到家,便听到了这个称呼。

当天贺子珍坐在床边,毛泽东进门后就关心贺子珍的状况,看着贺子珍满头大汗,便赶紧去找湿毛巾,又让警卫员给傅连璋沏茶。

傅连璋笑着说:“主席啊,你当爹了,还不赶紧看看你的孩子。”

中国,这个,毛泽,第3张

图|右为傅连璋

毛泽东这才闲出手来,从贺子珍身边抱起来孩子,这孩子长得十分俏皮,从襁褓里露出一个小脑袋。

毛泽东问:“子珍,你给孩子起名了没?”

贺子珍说没有,他们都叫孩子小毛毛。

“小毛毛?”毛泽东盯着孩子看了很久,笑着说:“小毛毛好啊,比我毛泽东还多一个毛呢,以后肯定比我有出息。”

屋子里的人都笑了起来,傅连璋看着毛泽东一家三口幸福的样子也心生羡慕。

得知毛泽东家里有了孩子,很多干部都给毛泽东送来鸡蛋,但是在苏区缺衣少粮,鸡蛋也是极其珍贵。

毛泽东强调:“任何人不准给送东西,这是违反纪律的,如果我们吃了,必须给钱。”

此后,小毛毛就在贺子珍和毛泽东精心照料下茁壮成长,这给事业上极其不顺的毛泽东增添了无限的快乐。

中国,这个,毛泽,第4张

图|贺子珍剧照

那么1932年到底发生了什么呢?在毛泽东几十年的革命生涯中,可以这样抽出空来陪孩子的时间并不多。

1931年冬,毛泽东在中华苏维埃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上,被选为临时中央政府主席,可以说位高权重。

当时毛泽东在党内的威望很高,在前几次反“围剿”中带领红军打了不少胜仗,但上海的博古等人,强烈反对毛泽东。

一味强调毛泽东是“狭隘经验论”,实际上是在排斥毛泽东,最后撤销了毛泽东的职务,“主席”的职位也变成了徒有虚名。

刚刚来到苏区的周恩来虽然也支持毛泽东,但毕竟中央的很多权利都在博古等人手中,毛泽东不得不到后方休养,周恩来说:请润之必要时来前方。

实际上周恩来还比较依赖毛泽东的正确主张。

中国,这个,毛泽,第5张

图 | 毛泽东在苏区时的留影:顾作霖,任弼时,朱德,邓发,项英,毛泽东,王稼祥

当时贺子珍心中极其不满,决定和毛泽东去东华山休养,也就是在这里,毛泽东度过了比较安静的几个月。

1932年2月,中央电令红军进攻中心城市,毛泽东得知后当场拒绝,他回答的非常干脆:“不行,一打准输。”

但这是中央下的命令,毛泽东的意见处于少数地位,最后还是被否定了。

结果红军攻打赣州一个多月,久攻不克,损兵折将,不得不紧急撤离。周恩来见势不妙,马上让项英去请毛泽东下山献计。

当天天降大雨,毛泽东看到项英急匆匆前来,就知道赣州出事了,毛泽东听项英说完后说:“你先走一步,我马上就到。”

贺子珍为丈夫打抱不平,不想让毛泽东去,毛泽东说:“这是人命关天的事情,我怎能不管。”

中国,这个,毛泽,第6张

图|毛泽东

毛泽东下山略施小计,让几千红军脱离困境,在党内再一次树立了威望,随后毛泽东被编入林彪的军团随军行动。

由于林彪的这支部队都是毛泽东的老部下,实际上毛泽东成为了总指挥,他充分发挥自己的军事才能,在漳州打了漂亮一仗,中央很多人对毛泽东刮目相看。

但好景不长,1932年冬,也就是小毛毛出生时,毛泽东在党内再次被排斥,被剥夺了军权,周恩来去看望毛泽东时,毛泽东说:“军事工作我还是愿意做,前方何时用我,我马上去。”

这体现了毛泽东伟大的胸怀,实际上这时候周恩来已经有了把毛泽东推崇到最高位置的打算。

因此,毛泽东在家休养了几个月,正好小毛毛出生,毛泽东和这个孩子相处了很久。

可以说,这是毛泽东与贺子珍所生六个孩子中唯一一个在两人身边长大的,倍受宠爱。

中国,这个,毛泽,第7张

小毛毛长大后,毛泽东曾问过贺子珍,打算给孩子取个名字,贺子珍说:“你这么大学问,你来起。”

想到自己另外三个孩子,都是“岸”字辈,毛泽东决定跟着毛岸英的名字,叫“毛岸红”,贺子珍对这个名字很喜欢,她说很喜欢这个红字。

因为此时的毛泽东一直在做着政府工作,军事上很少去管,有大把的时间陪孩子。

傅连璋回忆,小毛毛生得端端正正,眼睛挺大,像他爸爸。毛泽东非常喜欢他,每次来医院,都要从奶妈手里把小毛毛接过来,又亲又抱。有时孩子睡熟了,他就把孩子放在贺子珍身边,自己则坐在他们母子身旁,静静地凝视着。

中国,这个,毛泽,第8张

图|影视剧里,给爸爸扇扇子的小毛毛

一年多后,小毛毛长大了,他和毛泽东父子情深,每当贺子珍做好了晚饭,小毛毛总是不吃,贺子珍问他为什么。

小毛毛说:“我要等爸爸回来一起吃。”

这让贺子珍哭笑不得。

等到毛泽东回来后,小毛毛便和爸爸一起吃饭,吃完饭,小毛毛边喊着:“我要骑大马。”

毛泽东便把小毛毛放在自己的肩膀上,在地上走着,这便是“骑大马”。

可是天有不测风云。

自从博古来到中央苏区,26岁的他成为了最高首长,因为他的错误指挥,导致红军处处被动挨打,直到1934年,红军不得不被迫转移。

史称长征。

中国,这个,毛泽,第9张

在长征前,由于时局复杂,把孩子留在苏区才是上上策,当时留下苏区的有瞿秋白和毛泽覃等人,贺子珍忍痛割爱,把孩子留给了毛泽覃

当时毛泽东在指挥渡河工作,抽不开身,已经几天没有和小毛毛见面,他让警卫员去买了一包糖送回家,算是留给小毛毛最后的礼物。

据说贺子珍在临走前,从邻居家借来了不少棉花,临时给小毛毛缝制了一条小棉袄。

遗憾的是,这竟然成为了小毛毛和父母的最后一面。

瑞金沦陷后,毛泽覃害怕小毛毛会落入敌手,便把小毛毛秘密交给了当地的一个老乡。

中国,这个,毛泽,第10张

长征过后,留下来打游击的毛泽覃在瑞金县一个名叫“红林”的大山中突然遭遇到了敌人,在和敌人激烈的战斗中,他为了掩护大家撤退,自己断后阻击,最后不幸被敌人击中,几发子弹击中了他的胸膛,牺牲的时候年仅30岁,小毛毛从此下落不明。

毛泽覃的夫人叫贺怡,是贺子珍的亲妹妹,由于各种原因,当时毛泽覃到底把孩子给了谁,她并不知情。

因此,小毛毛便彻底失踪了。

长征开始后,贺子珍又生过三个孩子,一个生下来就给了老乡,更不知道在哪里,还有一个在苏联夭折,唯一在身边的就是李敏了。

中国,这个,毛泽,第11张

图|贺子珍和毛泽东

从陶铸的回忆看:只有这个孩子最有可能活着

中国成立前,贺子珍带着李敏从苏联回国,贺怡去看望贺子珍的时候,两个人谈到了这个失踪的小毛毛。

贺怡完成了毛泽覃的遗愿,在江西进行了大量的走访,最后找到一个孩子,觉得应该就是小毛毛。

随后贺怡到毛主席的办公室做了具体报告,毛主席听了后认为,这个孩子和他记忆中的时间地点和相貌都不相符。

尽管如此,贺怡决定继续去寻找小毛毛,结果在江西吉安不幸遭遇车祸,车上几人双双遇难。

中国,这个,毛泽,第12张

图|贺子珍姐妹

中国成立后,曾碧漪去北京看望毛主席,把这个悲痛的消息说了出来。

毛主席得知后悲痛地说:“不要找了,就让孩子留在民间吧。”

其实毛主席也知道这已经过去了几十年,可以找到这个孩子的机会是很渺茫的。

但是贺子珍把自己唯一的女儿李敏送到了北京,让她和爸爸毛泽东一起生活,独自幽居在上海的贺子珍再次想起了自己的这个儿子。

她给当时江西的省长邵式平写信,表示当年在江西生了一个小男孩叫小毛毛,长征出发前交给了毛泽覃,现在希望帮助寻找。

每当有战友来看望她,都会说起来这个孩子,如果现在还活着,应该是刚过18岁。

中国,这个,毛泽,第13张

图|贺子珍和家人

在江西省政府的帮助下,成立了寻找毛岸红的任务组,在江西开始了大范围的寻找。

那么,贺子珍在红军时期曾丢失了三个孩子,贺子珍为什么非要寻找小毛毛呢?

其实这和当时孩子的年龄有很大的关系。

因为当时的小毛毛已经两岁多,从傅连璋的回忆看,当时小毛毛已经可以清楚地叫出爸爸妈妈的名字,对当年的爸爸妈妈是有印象的。

另外,陶铸也曾回忆过,她说“最后一次看到这孩子(毛岸红),都会向队伍招手了。”

陶铸从1929年到1933年,先后担任中共福建省委秘书长、书记,漳州特委书记,1933年5月在上海由于叛徒出卖被逮捕。

根据陶铸的回忆,他最后一次见到这个孩子,应该是快2岁了,一年后这个孩子肯定已经记得不少事,所以只有这个孩子最有可能活着,这是贺子珍努力寻找小毛毛的重要原因之一。

中国,这个,毛泽,第14张

图 | 影视剧中的小毛毛

贺子珍另外两个失踪的孩子相比小毛毛,线索和找到的概率就比较小。

一个是毛金花。

1929年红军在打龙岩时,贺子珍在福建长汀生下了一个女孩,当时贺子珍尚不满20岁,毛泽东给孩子起名毛金花。

但红军撤出龙岩后,因为担心毛金花跟着受苦,贺子珍便把孩子寄养在了当地老乡家里,据说当时贺子珍用被子把婴儿裹好,把事先准备好的15块银元放在那位大嫂手里说:“麻烦你把孩子抚养大,日后我们会回来接的。”

1932年4月,贺子珍再次来到龙岩,去寻找毛金花的时候,被告知说这个孩子已经失踪了。

中国,这个,毛泽,第15张

图|贺子珍

另一个是在长征路上生下的。

据贺子珍的外孙女孔东梅回忆说,她听外婆讲过,当年在长征路上,还生下过一个孩子,除了给那个老乡留下一些生活用品,再没有其他线索了。

当时情景是这样的:

在长征路上我外婆曾经生过一个女孩,就是后面有追兵,有几十里路就追上,当时在贵州地区,找了一间茅草屋一看,可能是人刚出门,烧着白开水,还在冒烟,在这样的环境下,我外婆生了一个女孩,只看了一眼,就随部队走了。当时留下一个纸条说这个孩子放在你们家,长大以后能够帮你们家干一些活,放了30块银元,当时这个孩子就再也没有找到。

所以从这些事情综合来看,最有可能找到的孩子就是小毛毛,也就是毛岸红。

中国,这个,毛泽,第16张

图|贺子珍的外孙女孔东梅

随后,江西省政府根据贺子珍提供的线索,在江西经过多方打听,最后找到了一个和当年毛岸红的经历比较相似的孩子。

是当地的老乡朱盛苔和黄月英抚养的孩子,取名朱道来

根据黄月英讲述,他们是在1934年10月收养了一个红军的孩子,一直抚养到现在。

从时间和相貌上看,这个孩子和毛岸红的经历都比较吻合。

中国,这个,毛泽,第17张

图 | 朱道来

但问题是,当年在长征前,很多红军都把孩子留了下来,这到底是不是毛岸红,还需要进一步的证据证实才行。

省委很快把朱道来的照片和他父母表述的经历转给了贺子珍,贺子珍通过那件“小棉袄”认为,这个孩子可能就是自己丢失的小毛毛。

贺子珍说:“从照片和材料反应的情况看,朱道来很像我的小毛毛。”

为了确保万无一失,贺子珍转告省委,希望把朱道来一家带到上海,贺子珍亲眼见一见,问一问。

不久,江西省委的工作人员把朱道来以及黄月英等人带到了上海,让贺子珍过目。

贺子珍亲眼第一次见到朱道来,便不禁流下了自己的泪水,她觉得这个孩子和当年的小毛毛太像了。

“毛毛,这就是我的小毛毛。”贺子珍流着泪说。

中国,这个,毛泽,第18张

为了防止出错,贺子珍决定带着朱道来去做血型检查,最后得出的结论是,这个孩子和贺子珍的血型一样,所以贺子珍个人认为,这个人就是当年丢失的小毛毛。

既然贺子珍觉得是,那就应该让毛主席也看看。

与此同时,江西省委把照片也寄给了北京,周恩来和刘少奇等人都见过这个孩子小时候,看到照片后,也觉得很像。

中国,这个,毛泽,第19张

毛主席看过照片后,因为日久年深,并没有肯定这个孩子就是毛岸红,只是说:“看起来和年轻时候的毛泽覃很像。”

就在大家以为这件事有了好的结果时,谁知道半路杀出个程咬金。

因为当时红军遗落下的孩子有很多。

南京一个老红军朱月倩也说这个孩子是她的儿子。

这么一来,事情就复杂起来了,最后经过调查,发现朱道来的经历和两个家庭当年的经历很像。

两个母亲,她们只是想获得拥有一个孩子的权利。这种感情是挚烈的,也是无论如何不能受到伤害的。

而朱道来,由于当年的年纪很小,他根本不记得爸爸和妈妈的样子了。

中国,这个,毛泽,第20张

江西省委看出了问题的复杂性和严谨性,马上亲自和这个朱月倩联系,朱月倩表示这个孩子的经历和她当年的孩子也很像。

中央组织部也了解到这件事,马上让朱道来和黄月英去北京一趟,当时这个引起争议的孩子来到北京后,邓颖超和康克清等专门去看望了这个孩子,但大家也辨认不出来。

鉴于事情的复杂性,周恩来认为这件事一定要实事求是,当时并没有先进的技术来确认孩子身份。

与此同时,毛主席听了报告后说:“不管是谁的孩子,都是革命的后代,那就交给人民,交给组织吧。”

为了不伤害两个家庭,中央组织部决定把朱道来交给一直抚养烈士遗孤的帅孟奇同志,算是有了一个较好的结局。

中国,这个,毛泽,第21张

图|毛主席和女儿李敏旧照

朱道来后来怎么样了

朱道来学习成绩很好,在北京考上了北京师大南二附中,经过他的努力,最后考取了北京的名牌大学北京大学,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国防科研单位工作。

但命运无情,朱道来的身体不好,时间进入70年代,朱道来住院检查已经是肝癌晚期,1971年12月,因抢救无效病逝。

而贺子珍,于1984年逝世,她生前寻找孩子这个愿望,最后因为无法肯定未能如愿。

由于当时的科学技术有限,最后也没有肯定朱道来就是贺子珍和毛主席的孩子,这成为了一个谜团。

中国,这个,毛泽,第22张

图|贺子珍和李敏

值得注意的是,多年以后,孔东梅曾回忆过这么一件事,她说当年斯诺在延安拍摄的著名小红军的主人公“山西娃娃”曾说了当年的一件事。

当年他去毛主席家里送文件,看到毛主席正在欣赏照片,便凑过去看,毛主席看到他十分好奇,便说:“小鬼,我送你一张怎么样?”他接过来,上面是毛主席的全家福。

他清楚地记得,那是毛泽东、贺子珍、毛岸英的合影,他如获珍宝,但是在70年代不幸弄丢了。

但这段回忆有个明显的错误就是,毛主席和贺子珍、毛岸英三人并没有合过影,当年毛岸英回到延安时,贺子珍已经离开延安多年了。所以孔东梅认为,这里面的三个人必然有一个是错误的。

所以这个小红军,可能把杨开慧记成了贺子珍,也可能把毛岸红记成了毛岸英。

中国,这个,毛泽,第23张

图|杨开慧和毛岸英、毛岸青

1959年毛主席回韶山时,曾坦言说,当年遗憾没有和杨开慧和孩子们合过影。

所以孔东梅认为,这张珍贵的照片最有可能是毛主席和贺子珍、毛岸红的合影。

因此,如果这张照片没有遗失,一定对贺子珍寻找小毛毛提供了重大价值,根据照片,或许就会推断出长大后的模样。

但事实是遗憾的。

中国,这个,毛泽,第24张

值得肯定的是,当年像小毛毛这样因为战乱遗失的孩子还有很多很多,一如毛主席说的,他们都是革命的后代。

这也体现了那一代的人,为了革命胜利而无私奉献的大无畏精神,历史永远不会忘记,后人也永远不会忘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