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阅读此文之前,麻烦您点击一下“关注”,既方便您进行讨论与分享,又给您带来不一样的参与感,感谢您的支持!

前言

“孩儿立志出乡关,学不成名誓不还。埋骨何须桑梓地,人生无处不青山。”

一首才气外露却又不失豪气的七绝,将我们带回到那个风云变幻的年代中。

虽然在当今,也有不少人立志外出求学,但与从前不同的是,如今在外求学并不会有“埋骨”的风险,人身安全是有所保证的。

或许也正是这一原因,让不少人都不再珍惜求学的机会,反倒是从前的先辈们在这生死间,仍保持着对知识的追求,这其中就包括——毛泽东

中国,我国,这个,第1张

前文所提到的那首七绝,便就是他向父亲表达外出求学志向的话语,从中不难看出他超乎常人的壮志雄心。

毛泽东的恩师毛宇居在回忆一段光阴时,也曾道出他一件学生时代的趣事,完美地体现出我国一句古语:

“三岁看小,七岁看老。”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让我们且从十八世纪末说起。

勇毅与聪慧并存

十八世纪末,对于我国而言。注定是一个动荡的年代。

腐朽不堪的清王朝、虎视眈眈的列强们,还有不断涌入的新思想,铸造了一个风云变幻的近代华夏。

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毛泽东出生在了湖南韶山的一户农民家中。

中国,我国,这个,第2张

不过,毛家虽说是韶山的农民家庭,但家主毛贻昌却还是有远见的。

在毛泽东到达上学年龄时,他筹措了家中所有积蓄,全部交给了毛泽东,让其算一算总共有多少。

由于毛贻昌经商的缘故,毛泽东自小就学会了打算盘,只见他一手理着杂乱不堪的钱银,一手飞快地打着木算盘。

虽说此时的毛泽东仍是孩童,但算账的速度却不比成年人慢,不一会儿的工夫,毛泽东就将银两全部交还父亲,还说道:

“这里一共是两千八百九十七文钱。”

毛贻昌对此十分满意,毛泽东的聪慧让他心中大悦,也坚定了他送毛泽东上学的想法。

然而,毛泽东超越常人的聪慧,也让他在那个封建的时代里遇到了不少麻烦。比如毛泽东到南岸私塾入学时,他的果敢就让在场众人都倍感震惊。

中国,我国,这个,第3张

当时仍是清末时代,任何门塾在开学的第一天,都需要举行极具封建色彩的祭拜仪式,而这其中就包含着“拜君”,即尊拜皇帝的流程。

由此,南岸私塾在开学第一天也举行了同样的祭拜,时任私塾先生的邹春培,亲自主持了这场仪式。

邹春培先是布置了“天、地、君”三者的牌位,然后就让每一位入学的学子都对牌位三叩九拜,以彰显对三者的崇敬。

不过,这种“崇敬”显然只是在场老师和家长们的心愿而已。

因为孩子们根本不理解这其中缘由,大家只以为这是入学的步骤,便就逢场作戏般的叩拜着,实际内心并无太多尊敬意思。

但毛泽东见状却是不肯装糊涂,他理解敬拜天地父母的意思,但对这个“君”却是十分陌生,便直言不讳地问道:

“老师,这个‘君’是什么东西?”

中国,我国,这个,第4张

须知,在旧清王朝的时代里,“君”指代的就是当今皇帝,而毛泽东竟称起为“东西”,这让在场众人无不咋舌,都把目光焦距在这名孩童的身上。

毕竟这可是对皇帝的不敬,若是有官兵在场,那肯定是要治一个“大不敬”之罪的。

因此,作为私塾老师的邹春培赶忙提醒毛贻昌,示意他纠正一下毛泽东的言行,否则若有人告发,那大家都可能会被扣上罪名。

随后,邹春培又向学子们解释起“君”字的意思,并阐述了“拜君”的礼仪由来,入学仪式进而也就变为了一堂礼仪课。

同时,邹春培和一众学子们,也都暗暗记下了这位敢于发问的毛泽东。

不过,毛泽东也并非是一味“咬文嚼字”的人,他在与同学的相处中,表现出的是一种人情观念。

中国,我国,这个,第5张

毛泽东在南岸私塾中有一位同学,名叫黑皮伢子,由于两人都带有一个“伢子”的小名,所以不免就走得近一些。

不同于毛泽东,这位黑皮伢子的家境十分贫困,甚至连午饭都吃不饱。

在这样的情况下,毛泽东便向母亲申请,将午饭带到学校中来吃,实际就是想匀给黑皮伢子一些。

但面对黑皮伢子,毛泽东却只是表示,是将吃不完的午饭分给他而已。

这样既可以完成帮助同学的愿望,还能守护住黑皮伢子的自尊心,可见毛泽东自幼便是个会为他人考虑的人。

当然,毛泽东如此厚待同学的性格,也让他惹来了些许麻烦。

有一次,邹春培外出办事,让同学们在教室里自习。

可等他回来时,却发现教室里早已空无一人,后经他几番寻找,才在教室旁的池塘边发现了学生,此时大家在池塘边游泳戏水,好不欢乐。

中国,我国,这个,第6张

邹春培见状,便把一众学生们叱回了教室,并责问是谁让他们去池塘边游泳的。

谁知邹春培话音刚落,毛泽东就直接起身承认是自己带头的,但他却拒不承认这是错误的。

听闻毛泽东的话语,邹春培可谓是气不打一处来,在课堂上大声斥责起了他。

但毛泽东却拿出了《论语》课本,指了指其中一句话,递给了邹春培:

“暮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

原来是,孔圣人带人到池塘边踏春游泳的情节。

这让邹春培一时间,竟有些下不来台,面对台下众多学子,他也不好发怒。

最终,邹春培只得找到毛贻昌表示:

“你家这孩子,学问比我大,我是教不了他了。”

说完,邹春培就把毛泽东给送了回来,这让毛贻昌也是大为无奈,只得再重新为毛泽东寻找新的老师。

中国,我国,这个,第7张

可一连几次送学,其结果都一样,大多都是老师将毛泽东亲自送了回来,让毛贻昌另请高明。

最终,毛贻昌只能将毛泽东送到了离家不远处的井湾里私塾读书。

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在井湾里私塾的任课老师名为毛宇居,细算下来和毛贻昌还有些亲戚关系,若论辈分的话,则是毛泽东的大哥。

毛贻昌原以为有亲戚关系,毛泽东会“老实”一点,但事情还是出乎了他的意料。

在毛宇居一次外出办事时,毛泽东竟直接离开了教室,到后山去了。

一来到后山,毛泽东便爬到树上背书去了,待他感觉毛宇居要回来时,才起身向教室而来,其间还不忘采摘一些栗子。

当毛泽东带着栗子赶到教室后,发现毛宇居还没有归来,便将采到的栗子分发给了同学们。

听闻有果实可吃,自习的同学纷纷围了过来,惹得课堂纪律可谓是荡然无存,也恰在此刻,毛宇居从外办事归来。

中国,我国,这个,第8张

毛宇居眼见乱作一团的教室,伸手拍了拍讲台,才让一众同学纷纷归位。

待他仔细观察一番后,发现同学们都在看毛泽东,便迅速意识到了问题的所在,当即便问起了毛泽东。

毛泽东丝毫不避讳,他直接承认了外出的事实。

还不等毛泽东把话说完,毛宇居又拍了一记讲台,大声喊道:

“放肆!”

可毛宇居发怒的一刻,又突然想起了毛贻昌的叮嘱,所以没有直接处罚毛泽东,而是令他到院子去用诗赞美一口井。

若毛泽东能够完成,那他就既往不咎了。

须知,此刻的毛泽东仍是孩童,孩子怎么会写诗呢,其实就是毛宇居让毛泽东心甘情愿认错的方法。

不过,毛宇居似乎是小看了这个学生,毛泽东来到院子后,左右转了转,便开口吟诵道:

天井四四方,周围是高墙。

清清见卵石,小鱼囿中央。

只喝井里水,永远养不长。

此诗一出,周围同学纷纷叫好,毛宇居更是直接愣在了原地,倒不是这诗句辞藻有多文艺,而是这诗句背后似有深意。

中国,我国,这个,第9张

毛泽东其实是把教室比作了“天井”,把诸多规矩和束缚打作“高墙”,又将一众学子拟作“小鱼”,比喻学子们拘泥于规矩纵横的教室间,是无法获得真正成长的。

在场同学们,并没有感知到这一层意思,可毛宇居作为一位老学究,却解出了这一层深意。

这让毛宇居对毛泽东有了更深的认识,尤其是他过人的才华和敢于突破桎梏的精神,使毛宇居深深地记住了这位奇特的学生。

但细细想来,毛泽东自幼能有如此心性和智慧,其实也是有一些助力因素。而在这其中,最为关键也是最突出的,就当属其父亲毛贻昌的影响。

1936年,毛泽东在接受美国记者采访时,曾评价父亲毛贻昌:

“他是一个严厉的监工...”

这句话严格意义上来说并不算贬义,因为毛泽东想表达的,是父亲为自己成长所带来的影响力。

中国,我国,这个,第10张

不过,毛泽东的父亲毛贻昌,其实也有着属于自己的传奇人生。

在毛贻昌幼年时,毛家也算是小有资产,坐拥良田十余亩,在当地那也是中农以上的家庭了。

这本是一个良好的发展循环,可毛贻昌的父亲毛恩普却有些急于求成,他举债扩张家中田亩资产。

但天不遂人愿,毛恩普扩充田亩后,等待他的却是田产歉收,这使得毛家损失惨重,不仅田亩需要继续钱财投入,身后的债务还不断高筑。

最终,毛恩普只得选择卖田还债,如此一来,毛家仅剩下了数亩薄田,甚至还不如先前的时期。

而这一切,都被当时只有17岁的毛贻昌看在了眼中,他从父亲毛恩普手中接过毛家衣钵,准备带领毛家重返巅峰。

为此,毛贻昌一人身兼数职,晨时起床劳作,午时砍柴放牛,临近黄昏时还要喂猪捕鱼,就连日落归家后,毛贻昌还要在家中打草鞋。

可谓是勤劳至极,一整天都安排得满满当当。

中国,我国,这个,第11张

然而,如此的辛劳却依然没有改变现状,毛贻昌最后只得另辟蹊径——从军。

当时在曾国藩等人的运筹下,湘军在清军队伍中可谓是举足轻重,尽管毛贻昌参军时,曾国藩已然仙逝,但清军高层已有着不少湘军出身的将领。

在这些湘系将领的维保下,湘军军士的待遇一直很好,这使得毛贻昌的军饷待遇也不差,再加上他的节省,这让毛贻昌在卸甲时,带回了一大笔银两。

毛贻昌衣锦还乡后,首先就是把先前所欠的债务全部还清,然后用剩下的银两开始经营起毛家。

他先是将缴后的稻谷碾成白米挑到市场出售,然后又将米糠用于喂猪,待猪仔长大,他便将猪仔拉到市场出售。

在这样循环的经营模式下,毛贻昌赚到了人生第一桶金。

他用这些银两,把毛家先前的田产赎了回来,并遣人重新耕作着,自己仍从事大米销售和猪仔养殖的行当。

中国,我国,这个,第12张

毛贻昌稳扎稳打的人生思路,给了幼年毛泽东很大的启发,进而也就形成了毛泽东稳健的革命思路。

这便也是毛泽东与王明、博古等人的区别,他在考量任何事情时都会讲究因地制宜,然后在此基础上再充分建立依托关系,这其实就是毛贻昌稳扎稳打光复家族的影子。

不过,毛泽东远胜其父毛贻昌的,就在于“因地制宜”的思考精神。

毛贻昌自从通过经营获得成功后,就一门心思地钻入了经商的钱眼中,甚至连亲情都逐渐淡出其视线。

毛贻昌有一位堂弟毛菊生,此人一生穷困潦倒,全家都指望着七亩水田过活,但善于经营的毛贻昌却盯上了七亩家产。

之后,在毛菊生最困难的时候,毛贻昌提议出资买下七亩水田,尽管毛菊生心有不舍,但为了家庭过活,他还是忍痛点了头,将水田出卖给了毛贻昌。

中国,我国,这个,第13张

此事被毛泽东知晓后,他当即向父亲毛贻昌抗议,认为父亲此举是不顾亲情的行为。

但毛贻昌视毛泽东的话语于耳边风,他反驳道:

“我用钱买田,他卖我买,天经地义,这和兄弟不兄弟没有关系。”

父亲毛贻昌的行为,让毛泽东对无情的资本运作深恶痛绝,这使得他对共产主义有了更迫切的追求,进而成为了一名社会主义的追求者和缔造者。

至于为何毛泽东会有如此心性,其实这就与他的母亲有很大关系了。

毛泽东的母亲名叫文素勤,是文家的第七个也是最小的妹妹,故大家也称其为文七妹。

与毛家不同的是,文家可谓是书香门第,文家的兄弟姊妹既通晓古今,也珍惜来之不易的亲情。

如此和谐的家庭关系,给毛泽东的童年带来了不少正面影响,毕竟文素勤在身怀毛泽民时,曾将年幼的毛泽东送到娘家抚养。

中国,我国,这个,第14张

在文家的日子里,毛泽东不仅完成了开蒙教育,还变得极为重情重义,他在当地会保护年幼的同伴,还学会用知识来计划放牛。

这种超乎常人的能力,既使毛泽东赢得无数同伴的爱戴,还让他的心胸视野得到了进一步扩张,会站在更高的角度看待问题。

可这种成长,也使得毛家父子的关系变得更为紧张了,因为毛贻昌根深蒂固的小家经营思维,决定着他会经常与毛泽东发生碰撞。

在毛贻昌的认知中,追求的就是将手中产业不断做大,然后再扩大生产,这样就能让资产不断扩张。

可毛泽东的追求却不止于此,他想走出韶山去看一看,不想只局限于一个家族的兴衰,他向往的是拯救这个国家,乃至整个华夏民族。

由此,父子二人在家中没少发生口角,毛贻昌希望毛泽东能够多上心家族产业,而毛泽东却只仅仅是完成父亲的交代,其余时间便用于读书之上。

中国,我国,这个,第15张

这让毛贻昌十分无奈,因为毛泽东确也完成了他交代的任务,让他实在难有发怒的理由,可眼见儿子整日沉迷看书无心顾家,毛贻昌却又是气不过。

因此,毛贻昌想要敲打自己这位儿子,在一次宴会上,他当着一众宾客的面数落毛泽东,称其“懒而无用”,希望毛泽东能够痛改前非。

不承想,毛泽东当即与父亲对峙了起来,父子二人在众人面前闹得十分难堪,毛贻昌气不过便准备教训毛泽东。

这一次直接的冲突,也让毛泽东意识到他与父亲之间的矛盾不可调和,随即大胆决定外出求学,借此也能看一看外面的世界。

这便有了文首的桥段,他写下一首七绝,夹在了父亲常看的账册中:

“孩儿立志出乡关,学不成名誓不还。埋骨何须桑梓地,人生无处不青山。”

中国,我国,这个,第16张

在留下这首离别绝句后,毛泽东就走出了韶山,开始他的求学之旅,进而便也开启了一段传奇的人生。

尾声

尽管,毛泽东在走出韶山后,就和父亲联系甚少,但毛贻昌给予毛泽东的影响,却一直鞭策着他。

除去先前提到的“稳扎稳打”和“因地制宜”外,毛贻昌能够凭一己之力将衰落的家族拯救起来,其中不含责任与担当,毛泽东也完美地继承了这一特质。

唯一不同的是,毛贻昌的责任和担当是用于毛家,而毛泽东则用在了整个国家身上,这让毛泽东自小就有了一种救国于危难的使命感。

也正是这种使命感的作用,让毛泽东在考量任何事情时,总是以家国大义为先,以争取弱势群体的利益为己任,这才让新中国爆发出了无尽活力。

中国,我国,这个,第17张

而在新中国成立后,毛泽东还曾重回韶山拜见了自己的恩师毛宇居。

不过,毛宇居眼见毛泽东的这番成就,心中却是丝毫不觉得奇怪,他坦言自毛泽东说出“赞井”一诗后,就断定此子将来定了不得,并非“池中之物”,若遇风云便会化龙而行。

之后的事实也确实如此,这或许就验证了古人们常说的“三岁看小,七岁看老”。

由此来看,毛泽东也是一位平凡人,但他却做了一件极其不凡的事情。用伟人自己的诗句来阐述,那就是“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

如今,毛泽东的精神仍在继续鞭策新中国前行,指导后辈找到人生方向,他将永远是每一位华人心中的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