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人民日报出版了一本书,名叫毛泽东和他的儿女们》,该书向世人透露了伟人的生平,以及伟人的10名儿女。

一直以来,毛主席最令人熟知的几个孩子,无外乎毛岸英、毛岸青、李敏和李讷。

中国,这个,毛泽,第1张

毛主席和孩子们

关于其他子女,似乎从来没有在大众视野当中出现过,那么,他们都去哪了?

当年,毛主席与第一任妻子杨开慧曾生下三个儿子,其中老三毛岸龙与两个哥哥在上海流浪的时候下落不明。

后来杨开慧牺牲,毛主席与第二任妻子贺子珍又生下6名子女,其中长子毛岸红在红军时期被送养后下落不明。

中国,这个,毛泽,第2张

毛主席和杨开慧

女儿被送人后音讯全无,寄养在苏联的一个孩子也不知去向,结果就只剩下李敏一个孩子。

最后就是毛主席与第三任妻子所生的小女儿李讷,至此毛主席的生命当中就只剩下两儿两女作伴。

自古以来,中国人都讲究“多子多福”,毛主席虽然曾有过10名子女,但却没有那个福气享受儿女绕膝之乐。

中国,这个,毛泽,第3张

毛主席和李敏

好不容易击退了日军,和两个儿子团聚,结果毛岸英又在朝鲜战场上牺牲。

仅剩的一个儿子毛岸青,因为幼年头部受伤,精神不好,一直在默默地养病,也没能一直留在毛主席身边。

中国,这个,毛泽,第4张

毛岸青

那么,毛岸青作为毛主席最长寿的一个儿子,都有过哪些生平经历?他为何甚少出现在公众视野当中?他与嫂子刘思齐一家又有着怎样的不解之缘?

青年命途多舛,归国投身基层

1927年,大革命失败,为了躲避国军的追杀,毛主席只好让三个儿子跟着妻子杨开慧一起回到老家板仓暂避。

那年毛岸青4岁,尚不知革命是何物,只知道妈妈一说要走,兄弟三人便手拉着手紧跟在母亲的身边。

中国,这个,毛泽,第5张

杨开慧和孩子们

可他们从未想到,一家五口至此一别,此生便没有机会再团圆...

1930年末,母亲杨开慧被军阀杀害之后,毛岸青与哥哥弟弟一起,被组织上转运到上海大同幼儿园里生活。

原本,毛岸青以为来到了上海,就能见到朝思暮想的父亲,没承想,幼儿园的生活还没过上几个月,就被迫解散了。

根据时间线来推算,1931年的上海正笼罩在国民党的“白色恐怖”当中,国军的敌特分子正在四处搜捕共产党人。

中国,这个,毛泽,第6张

毛岸青

与此同时,日本又制造了“万宝山惨案”,使得中日双方在上海开展了长达33天的对峙。

在这般混乱的时局下,别说借着幼儿园的外壳搞地下工作,就算是做买卖和在公园散步,也会遭遇不测。

基于此,毛岸英又和哥哥弟弟一起,被送到了董吾健的妻子家中抚养,后来,因为董伯伯遭到敌特分子的追杀,兄弟几个又被迫转移到董吾健的前妻家中寄养。

因为董吾健的前妻家里有4个孩子,对外来的几个孩子十分反感,即使每月给她50元的生活费,也不愿善待毛岸青兄弟。

中国,这个,毛泽,第7张

董吾健

有一天,董吾健的前妻趁着毛岸英外出,使唤毛岸青用炉子生火,结果岸青没生好,女主人抄起火钳子就往毛岸青的头顶敲去。

等哥哥毛岸英回来之时,发现弟弟鼻子和耳朵都在流血,可见那个时候毛岸青的内颅就已经受到了损伤。

因为心疼弟弟,毛岸英连夜背着弟弟逃出了那个寄养的家庭,兄弟三人至此在街头流浪。

中国,这个,毛泽,第8张

毛岸英和毛岸青

后来,毛岸青在大街上捡到了报纸,看到了叔叔毛泽牺牲的消息,悲愤之余,便在电线杆上写下了“打倒帝国主义”的口号。

结果,这一幕不幸被上海的外籍巡抚发现,他当即便用枪柄冲着毛岸青就是一通乱打,岸青又被打到鼻青脸肿。

如此折腾,毛岸青的病更严重了,接连两次暴击使得毛岸青精神越发不好,时不时地就要犯病发作。

可“麻绳专挑细处断,厄运专找苦命人”,当年流浪的时候,他们兄弟三人与流浪汉一起居住在破庙里。

毛岸青的小弟弟毛岸安龙又不幸得了痢疾上吐下泻,为了给弟弟看病,毛岸青和哥哥一起拉煤、捡垃圾、当学徒赚钱。

当他们工作完准备背着弟弟去找大夫时,弟弟却凭空消失了,至此音讯全无...

可怜两个半大的孩子,既没了妈妈和叔叔,也见不到爸爸,在吃了所有的苦之后,还弄丢了弟弟。

中国,这个,毛泽,第10张

从那时起,毛岸青的头痛病便越发严重,一连串的创伤,使其对四周的环境都产生了恐惧之意...

这样的生活,兄弟二人足足过了5年,后来董吾健又悄悄回到上海,找到了毛岸青和哥哥。

1936年,组织上通过张学良的帮助,将其二人秘密送往苏联,毛岸青终于有机会治疗头痛了...

中国,这个,毛泽,第11张

张学良

在苏联,毛岸青和哥哥岸英一起,在专门为国际共产党人的后代,所建立的保育学校里读书和生活。

十年里,毛岸青的头疾有所好转,身体素质也逐渐上升,在父亲的遥祝之下,学业也小有起色。

1945年,毛岸青考上了莫斯科东方语言学院,需要继续留在苏联深造,而哥哥毛岸英则于1946年提前回国。

中国,这个,毛泽,第12张

毛岸英和毛岸青

1947年上旬,毛岸青修完课程,与贺子珍妈妈一起回到东北,随后又主动前往农村,与当地人一起参与土改劳动。

可鲜为人知的是,为了不给父亲添麻烦,自从与父母分别之后,毛岸青一直化名“杨永寿”,哪怕从苏联学成归来,参与土地劳作,也从没向旁人提起过自己的身世。

一旦有人问他:“东北环境极端,吃喝难,工作累,你又会外语,为什么还要吃这份苦”?

毛岸青总是说:“我的父母因为革命也被敌人杀害了,过去的斗争也一样苦”。

中国,这个,毛泽,第13张

毛岸青

后来,历时一年多的农村土改生活,“杨永寿”凭借一己之力,修正了东北土改推进方案,使得当地成为全国土改地区的典范。

那么,新中国成立之后的毛岸青又做了些什么?他是否能够跟父亲毛主席常常见面?

籍籍无名工作,从容走过一生

1949年,毛岸青从东北回到北京,在中宣部担任俄文著作的翻译,其间还出版了多部关于马列主义的书籍。

在中南海的这段时间,毛岸青终于有机会与父亲和哥哥在一起相处,可没过多久,哥哥不幸牺牲,又刺激了岸青的头疾。

中国,这个,毛泽,第14张

毛岸英

毛主席对于毛岸青的病十分心疼,愧疚之余也对其慈爱了许多,他虽然没有像要求毛岸英那般要求毛岸青,但是关于这个小儿子的日后生活,毛主席却总是充满了担忧。

“爸爸,岸青的病是在苏联医治的,那里医疗条件好,不如还让弟弟去苏联养病吧?”长嫂刘思齐忧心忡忡地与毛主席说道,毛主席听罢也觉得甚有道理,于是便安排毛岸青前往苏联养病。

在此期间,毛主席和小儿子的联系方式便是接连不断的书信,虽然不常见面,但父子之间的感情却与日俱增。

中国,这个,毛泽,第15张

1959年,中苏关系逐渐恶化,毛主席考虑到儿子的安危,又不得不将其接回国内休养。

那年毛岸青36岁,依旧是孤家寡人...

1960年,毛主席的亲家母前往旅大疗养,得知毛主席的小儿子也在此地疗养,特意带着小女儿邵华一起前去看望。

结果,毛岸青对这个在北京大学读书的小妹妹一见钟情,二人一打完招呼,就没完没了地聊起来,就连母亲和前来陪伴的市委领导都插不上话。

那天下午,毛岸青和邵华妹妹一起喝了下午茶,吃了饭菜,晚上又一起约着去舞厅跳了舞,玩得那叫一个愉快。

中国,这个,毛泽,第16张

毛岸青和邵华

后来嫂子刘思齐又带着妹妹来看望过毛岸青几次,毛主席得知此事后十分开心,当下便写了一封信让思齐交给毛岸青。

信中,毛主席就像个操碎了心的老父亲,不停地询问毛岸青:身体好不好?和邵华妹妹通信了没?聊得怎么样?有没有谈对象的意思?等等,顺便还夸赞了华一通。

当得知毛岸青与邵华情投意合,发展得十分顺利之后,毛主席这颗悬着的心可算落了下来。

而毛岸青也没有辜负父亲的期望,1960年劳动节还没过,就在旅大的宾馆里跟邵华妹子成了婚。

中国,这个,毛泽,第17张

毛岸青和邵华婚礼

婚后,毛岸青带着邵华住进了中南海,1970年儿子出生,毛主席特意为其取名为毛新宇

此后多年,毛岸青因为旧疾反复发作,一直在北京和旅大之间奔走,其间,邵华一直不离不弃地与之相伴。

根据邵华生前回忆:“岸青晚年的时候,经常说想妈妈,想哥哥,在意识模糊的时候甚至还能与妈妈和哥哥对话”。可见,儿时遭遇的不幸对于毛岸青的影响有多深刻...

中国,这个,毛泽,第18张

毛岸青和邵华

2007年3月23日,84岁的毛岸青在北京因病不治,与世长辞,追悼会上,毛家的亲人们悉数到访,妻子邵华更是拖着病体哭成泪人...

组织沉痛悼念,亲属思念成灾

2007年4月2日,组织上为毛岸青举行了送别仪式,嫂子刘思齐,妹妹李敏、李讷,都被搀扶着来到了现场。

人民日报为了悼念毛岸青特意发表了《“凡人”毛岸青》一文,与世人分享。

中国,这个,毛泽,第19张

李敏等人出席毛岸青追悼会

想来,若不是媒体的陡然公布,甚少有人得知,毛主席竟然还有个儿子曾与众人共同生活在21世纪。

有人说,毛岸青此生吃过的苦和走过的路,与“三毛”不相上下,为何就没能给世人多留下点过去的记忆呢?

只因父亲毛主席曾经教导过他:“别人恭维你有一个好处,使你更上进,也有一个坏处,助长你自满之气”。

中国,这个,毛泽,第20张

毛主席和毛岸青夫妇

作为毛家的孩子,成败皆取自于自己的生活环境和选择,选择了风风火火就要做出一番成就,选择了不问政治,便要夹着尾巴做人,远离尘嚣。

就毛岸青的身体情况来看,他选择了后者,即使他想为国为民做一些事,也断不会用自己的真实姓名。

当人们四处搜索关于毛岸青的生平履历之时发现,除了数十部精心翻译过的俄文作品和时事论文之外,剩下的就只有对父亲母亲以及哥哥的永久怀念。

中国,这个,毛泽,第21张

毛岸青一家

如此可见,有时候“低调”是一种态度,无外乎父母是谁,或有着怎样的地位,只要不给毛主席丢脸,不让人民诟病,那便是成功的人生。

毛岸青虽然没有在公众视野中经常出现,但他过往的故事和经历已经在党史中流传,人民虽不熟悉他,却认可他。

他虽然没有像哥哥毛岸英那般,有着壮烈的故事,但其谨遵家风,服从父亲的教诲,默默无闻地生活作风,一直受到组织上的认可。

中国,这个,毛泽,第22张

毛岸青和邵华

为此,党中央在筹办毛岸青追悼会的时候,特意邀请毛家亲属悉数到场,不管他们远在千里之外,还是近在北京,但凡身体力行的,几乎都收到了通知。

当妻子邵华看着丈夫老家的亲戚,以及3个姐妹,刘思齐、李敏、李讷,也被人搀扶着来到现场之时,顿时难掩伤痛,直接哭成了泪人...

回忆当年,“四姐妹”初见之时,尚在延安,那时毛主席还是一头黑发,哥哥毛岸英正值青春,岸青还在苏联读书,小姐妹们还是一副天真烂漫的模样。

中国,这个,毛泽,第23张

毛岸青一家

没承想,时光的脚步如尖刃,每走一步都令人锥心刺骨,岁月带走了姐姐刘思齐的幸福,也刺伤了毛主席的心。

再过不久,丈夫毛岸青的遗体就要被拉到八宝山革命公墓火化,自此以后 ,她就只能一个人沉浸在痛苦的回忆中了。

一想到这里,邵华那被癌症折磨得枯瘦的身体,就忍不住颤抖,可事已至此,悲伤也无济于事。

中国,这个,毛泽,第24张

毛岸青一家

毕竟生老病死,是世人都逃不出的规律,既然无法改变现实,就只能尽可能地过好当下。

可邵华当真能够化悲痛为力量吗?并不能,就在丈夫毛岸青逝世不过一年之后,邵华也放下一切,离开了人世...

彼时的延安“四姐妹”,如今就只剩下李敏和李讷两姐妹尚且健在,如此也不便过多设想,唯愿生者安康,逝者安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