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半个世纪前,河北一农民被两个神秘“飞人”背着“日行千里”,三次睡梦中离奇失踪又安全返回家乡的飞人事件,轰动一时。有人说那两个神秘飞人其实是潜伏在地球上的外星人,也有人说是得道高人,有飞行的特异功能,而有专家解释说这是梦游。这桩怪事后来被记入了《肥乡县志》轶事奇闻篇,更吸引了央视10《走进科学》栏目进行分析报道。这到底是专家认为的梦游,还是当事人编造的谎言呢?

这个,潜伏,江苏,第1张

事件的主人公叫黄延秋,1957年生,河北省邯郸市肥乡县北高村人,农民,初中文化,在1977年7月~9月间曾三次神秘失踪。那年黄延秋21岁【农村常用虚岁】,刚刚订婚,还没有结婚,晚上经常都是一个人睡。我们一起来看看事情的经过吧。

第一次离奇失踪——夜行千里到南京

1977年7月27日【《肥乡县志》记载的是1979年7月21日(农历六月十二),经小编核实公历和农历不吻合】晚上八九点中【也有说十点的】,黄延秋结束了一整天的劳动,回到家吃完晚饭倒头便睡下了,可是一觉醒来,他发现自己到了南京。

他是怎么确认自己去了南京呢?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他说:在早晨太阳出来不久,大约六七点钟,他醒来发现身边有南京什么饭店的字样,还看到有一个很大的露天游泳池,里面还有很多水。自己不识路,没敢到处乱走。

这个,潜伏,江苏,第2张

从河北邯郸肥乡县到江苏南京市直线距离600多公里,放到现在即使坐火车或者自驾游也得需要大约9个小时,放在当年交通没有那么便捷,也没有可能坐飞机,黄延秋是怎样一夜之间就跨越千里从邯郸到达南京的呢?有些人质疑可能黄延秋并不是在第二天早晨醒来的,但是确实有确凿的证据证明是一夜之间,我们接着往下看。

这个,潜伏,江苏,第3张

正当黄延秋醒来,举目四望,身边无亲无故之时,来了两位警察打扮的年轻人,与他交流之后,给他提供了一张去上海的火车票,并告诉他上海设有遣送站,到了那里就可以通知家人来领他回家,并送他上车,并说随后他们也会到那里。大约4个小时后,黄延秋到了上海,让他吃惊的是此时在南京见面的那两个人,已经在早早地在上海站站台等着他了【也有的说黄延秋在车站派出所门口碰见了之前两个神秘人】。随后两人把他送到上海的遣送站。

就在黄延秋失踪后的第二天,距离黄延秋所在的北高村不远的辛寨村收到一封来自上海的电报,内写“河北省肥乡县辛寨村黄延秋在上海蒙自路430号第六遣送站收留望认领”。由于辛寨村没有黄延秋这个人,于是10来天后电报被退回肥乡县邮电局,恰好这里的工作人员有一个人是北高村人,看到这封电报后意识到可能是本村失踪的黄延秋,电报才被转到北高村,这封电报得到北高村村委会副主任黄宗善的证实。

为了验证无误,黄宗善给上海的遣送站复电,说黄延秋左臂上有块痣,希望查明正身。三天后对方来电确认,村里才确认几天前失踪的黄延秋到了上海。两地公安机关也沟通确认黄延秋没有其他异常情况,没有对社会治安造成重大影响,可以领回。于是他的堂兄黄延明,还有曲周县赵庄村的的亲友钱永兴、吕秀香一起到上海领人,并经过当时吕秀香的族人吕庆堂【当时在上海某部队当军官】从遣送站把黄延秋领出,遣送站的管理人员把黄随身携带的包袱和没用完的30元钱一并交给来人。当年8月,辗转20来天,黄延秋被接回河北家中。

有记者采访北高村的村民秦现堂,他说:这事挺奇怪的,黄延秋突然失踪,我们去找过他好几天。我们关系不错,黄延秋平时从没说过要去上海,再说去那里需要几十块钱,家里困难,掏不起这个钱。

第二次离奇失踪——夜行千里到上海

当村民们以为黄延秋的失踪只是偶发事件时,没想到一个多月后的9月8日(农历七月二十五)晚上,村委会在黄延秋家开会,晚上十点左右,队干部让黄延秋等年轻人早点睡,第二天还要起早干活。劳累了一天的黄延秋很快就在院里的床上睡着了。可是半夜醒来,他发现自己又到了千里之外的上海火车站北站广场。他看了看火车站的钟表上显示是凌晨一点多钟。

这个,潜伏,江苏,第4张

再次来到上海,这次不再举目无亲了,因为前不久来上海时就是那位部队军官的亲戚吕庆堂照顾了他,虽然是一面之交,也是难得的熟人了,于是黄延秋决定去部队找吕庆堂。但是他只知道部队离火车站40公里,但具体地址并不知道。

真是困了有人递枕头。就在这时,有两个穿绿军装自称是部队的人来到他面前,询问他:“你是肥乡县的黄延秋吧,是不是去部队?首长派我们来接你过去”【也有说两名军人是河北老乡,与黄延秋顺路】,于是黄延秋就跟着那两个人过了黄浦江,之后坐公交车,再倒长途车,三人就来到部队驻地大门口。他们经过大门口时,站岗的警卫对他们丝毫没有反应,就跟没看见一样,之后黄延秋被带到吕庆堂的住处。

由于吕庆堂去南京开会,没在家,吕的妻子李玉英和儿子吕海山接待了黄延秋。两人纳闷黄延秋是怎么进来的大院,因为一般里面没人来领是进不去的,黄延秋就说是被两个穿绿军装的人带进来的,吕海山说这里只有穿蓝军装的,没有绿军装,待出去找那两人时,已不见踪影。

这个,潜伏,江苏,第5张

吕海山(左)与黄延秋(右)

黄延秋贸然来访,还神秘进入部队驻地,让李玉英和吕海山不知如何处置,在电话征求了吕庆堂查明情况酌情处理的意见后,他们给北高村发电报,问黄延秋是什么人,当地说黄延秋并不是什么坏人,这才按吕庆堂意见派人送回河北家乡。吕海山冒着大雨用吉普车把黄延秋送到上海火车站,目送他上车才离开。9月15日黄延秋再次从上海返回河北肥乡。

黄延秋二次离奇失踪,在当地越传越神,越穿越邪乎,成为焦点,他的未婚妻扛不住这种精神压力,不得不跟他提出退婚。而且这次离家时,黄延秋家的墙上出现一行字,好像用镰刀划得“放心,山东高登民高延津”,是谁划得,没有结果......

第三次离奇失踪——几天内转遍祖国大地

第二次返家后不几天,再次失踪,不过这次失踪比起前两次更加离奇。9月20日(农历八月初八)晚上,黄延秋在生产队记完工分后回到家中,刚到院子里就突然晕倒不省人事,等到醒来以后发现自己身处一家旅馆内,两个身穿蓝制服的年轻人坐在他身边,年龄不大,大约20多岁,说是山东人,身高一米八左右,眼睛很大,不爱说话。他俩还跟黄延秋用肥乡话说,前两次那两个人都是他俩扮演的,而前两次失踪也是他俩刻意安排的,现在他已来到两千里地外的甘肃兰州。这次他们要玩个大的,用9天时间游览9大城市,起点是兰州。

这个,潜伏,江苏,第6张

高登民高延津示意图

在旅馆休息一天之后,当晚他们三人来到兰州郊外,两人背起黄延秋腾空而起,直奔北京,边飞边说加快速度,不耽误到北京看戏,结果一小时后就飞越1000余公里,降落在北京市区一座高楼楼顶上,之后两个飞行人带着黄延秋来到长安剧院观看《逼上梁山》,三人没有买票就进场了,但是检票员似乎根本看不到他们三人。看完演出,三人还到其他地方转了转。

第二天(9月21日)晚上,两人背着他来到120公里外的天津,从天而降,还是用时一小时,落在市中心一条街道上,当晚看了故事片《苦菜花》。

第三天(9月22日)入夜,两人说下一站是黑龙江哈尔滨,结果中途落地一次,两个人轮换一下背着黄延秋,也用一小时落在哈尔滨市区。到了9月23日,三人上街到快餐店吃早点,接着逛百货商场,黄延秋多了一个心眼,说想买个当地的小玩意做证据,证明他是被别人带走的,不是什么鬼神之类的。

当夜(9月23日),三人又用时一小时从哈尔滨飞到了吉林长春,然后住旅社,休息,什么都没干。

第五天(9月24日)夜幕降临时,三人再次出发,飞辽宁沈阳,三人还换了新军装,在市内闲逛,还能随意吃住不被人发现。

第六天(9月25日)天刚亮,两个飞行人叫醒黄延秋,说动身去福建福州。这一段路程直线距离是1800公里,中间还要穿越渤海和黄海,大约几百公里,结果还是一小时就飞到了,最终在福州郊外一个遍布竹林的海岛上降落,两人告诉他对面就是台岛。

当日深夜三人并没在福州久待,次日(9月27日)黎明前后就飞到了南京,并在南京长江大桥上看日出。随后三人在长江边游览了大半天。

当日(9月27日,农历八月十五中秋节)傍晚,三人从南京飞到近一千公里外的陕西西安,来到城南的大雁塔。稍作休息后,两个飞行人再次背着他飞到兰州。

这个,潜伏,江苏,第7张

黄延秋第三次离奇失踪行程图示意

此时黄延秋想,终于又回到兰州了,他得和两位飞行人好好聊上一聊。等到他入睡时,发现自己又被飞行人送到了肥乡家里的枣树下,时间是1977年9月28日晚上10点。那时黄延秋的妈妈都睡下了,听到狗叫,打开门发现黄延秋光着脚睡在枣树下,这次离奇的游历才算结束。

黄延秋对离奇飞行的描述

黄延秋三次离奇失踪又平安返回,成了当地的爆炸性新闻,当地从治安角度开始追查,但无果而终。黄延秋自己描述说,飞行的时候他就趴在那两个飞行人的后背上,感觉跟常人体温一样,飞行高度也不高,大约一丈来高,飞起来四肢根本不用动就能像跑一样,也没有迎风吹的感觉。第三次飞行,每段旅程都是一小时,飞行期间几乎不停留。两个飞行人很神奇,到哪里能说哪里的方言,住店时要哪里的介绍信就有哪里的,也没见他们随身携带什么,一天三顿饭跟常人一样,但是他们俩个拒绝照相合影。

事情的真相是什么?

2021年3月4日,天津电视台终于有机会采访了日行千里,被人背着飞行,三次离奇失踪的当事人黄延秋,此时他已经是64岁,他不再声称过去那种离奇的描述,首次承认自己根本没结交什么飞行人,自己本意上也不想撒谎,他就是想去外面的世界看一看,没想到这一个谎就坚持了40多年。

这个,潜伏,江苏,第8张

他说最开始被别人问起时,他并没有说有什么飞行人的事,后来有人送他一本UFO的杂志,他从中得到了“灵感”,就把飞行人的桥段加了进去。而黄延秋第二次到达吕庆堂的住所也不是什么部队驻地,也没有什么岗哨,而是他所在的宿舍,而吕海生介绍说那里当时叫杜家祠堂,以前是杜月笙家的祠堂,当时部队很多人都住在那里,当时交通和信息不便,去那里确实很周折,外地有朋友去他家都不好找到,而黄延秋极可能是凭记忆或者咨询路人才到的那里,根本不是什么穿绿军装的人护送过去的。吕海生回忆说见到黄延明的时候,看到他饥肠辘辘,很疲惫,像坐了一夜火车的样子。

其实黄延秋所在的北高村西边几公里外就有一条铁路线,扒车外出也不是没可能,黄延秋为什么要这么做呢?其实更深层次的问题是,黄延秋多次给吕海生写信表达想希望留在上海,主要是为了避婚,其次才是“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所以他第一次先去了南京有辗转到了上海,第二次则直接去了上海,只是为了一个谎话,就要不停地说谎,这才有了后面“日行千里”的怪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