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国元帅彭德怀将毕生精力都奉献给了党和人民,再加上两段婚恋均坎坷悲情,一生都无子无女。

彭德怀自己没有孩子,却拥有一腔舐犊之爱,他对自己的侄女侄子们视如己出,新中国成立后,他将两个弟弟留下的六个孩子接到北京,几个孩子都是烈士子女,彭德怀供养他们上学读书,以慰先烈英灵。

彭德怀的几个侄子侄女中,彭刚是和他一起生活时间最长的,也是与他交流最多的一个

彭刚陪伴晚年的彭德怀走完了人生的最后旅程,也见证了彭德怀留下的几次遗嘱,晚年的彭德怀曾两次修改遗嘱,只为了一个最终的心愿。

中国,这个,周恩来,第1张

坎坷婚恋,一生无后

世人皆知1962年劳燕分飞的一段往事,浦安修虽深爱彭德怀,但迫于形势忍痛与彭德怀分道扬镳。

却鲜有人知,当浦安修离开后,彭德怀曾满怀伤感地说了这么一句话:“要是坤模,她决不会离开我的。”

中国,这个,周恩来,第2张

彭德怀有过两任妻子,刘坤模是彭德怀在家乡的发妻,两人情投意合,感情甚笃,可惜世事难料,在平江起义后,夫妻俩就失散了,再无彼此音讯。

刘坤模离开家乡流落街头,在走投无路,险些投江自杀时,被人所救,为了感谢对方的救命之恩,也为了在这乱世之中摆脱困窘活下去,刘坤模与救命恩人同居,重组家庭,一年后生下一个女儿

但是刘坤模一直没放弃寻找彭德怀,她重组家庭是不得已之举,心中对彭德怀依旧满怀思念,后来国共合作,刘坤模来到延安,终于找到了彭德怀。

中国,这个,周恩来,第3张

夫妻久别重逢,执手相看泪眼,在得知刘坤模的坎坷经历后,彭德怀更是心如刀绞。

人非草木,彭德怀并不责怪发妻重寻栖枝,他也知道刘坤模仍爱着自己,但是他也没办法再与坤模重新过回以往的夫妻生活。

刘坤模已经有了新的家庭,还有了孩子,这已是板上钉钉的事实,世事不能两全,孩子不能没有娘,他不希望刘坤模为了自己放弃家庭。

这么一个好女子,彭德怀终究还是为了成全而选择了放手。

中国,这个,周恩来,第4张

婚姻失意的彭德怀无意再婚,执意做一名孤家寡人,离异不再婚在当时算是比较罕见的情况,就连美国记者史沫特莱都称其是“清教徒式的人物”。

很久后,彭德怀娶才女浦安修为妻,只可惜这段婚姻依旧不了了之,彭德怀一辈子也没留下自己的血脉。

浦安修离开后,心灰意冷的彭德怀眼前又浮现了刘坤模的影子,唯有一声长叹。

这是他美好感情的开始,也是一生难以泯灭的痛,晚年的彭德怀回忆起这段往事,依旧满怀遗憾地对侄女彭刚道:“这不能怪她,也不能怪我。”

是时代酿成了他的爱情悲剧。

中国,这个,周恩来,第5张

彭德怀与侄女

彭德怀的两个弟弟彭金华与彭荣华都死于国民党反动派毒手,留下几个遗孤,彭德怀将孩子们接到自己身边,当作亲生子女一样抚养。

这几个孩子分别是二弟彭金华的一儿一女:彭梅魁、彭康白,三弟彭荣华的二女二男:彭爱兰、彭康志、彭正祥、彭刚。

中国,这个,周恩来,第6张

几个孩子中,彭梅魁被称作最孝顺的一个侄女,她沉静内向,不善言辞,但她的性格意志却如同她的名字“梅”一样坚强,每逢关键时刻,彭梅魁总是第一个挺身而出,坚定地与饱受苦难的伯父站在一起,始终不离不弃。

实际上彭梅魁从来没有与彭德怀一起生活过,在第一次见到彭德怀时,她就已经是个20多岁的大姑娘了,不需要年迈的伯父供养。

后来彭德怀搬家了,搬家时也不声不响,但彭梅魁硬是靠自己打听,直接找上门来了。

在彭梅魁生下孩子后,她经常带着孩子们去看望彭德怀,彭德怀一见到孩子们,苍老的脸上就露出惊喜慈爱的笑容,带着他们玩,给他们做饭洗澡,给他们拍照留念。

中国,这个,周恩来,第7张

彭元帅因没有子女而无处流露的舐犊之情,尽数给予了侄子侄女,还有他们的孩子。

彭梅魁积极为低谷中的伯父分忧解难,照顾他的日常生活,给他送衣物书籍、送粮票等,让无后的彭德怀体会到家庭的温暖。

中国,这个,周恩来,第8张

相比姐姐,彭刚初见彭德怀时还只是个十来岁的小姑娘,跟彭德怀相处的时间也更久。

1950年4月,彭德怀派人将几个侄子侄女一起接到北京饭店,又在饭店里住了一夜,大家都住在彭德怀的房间,孩子们在地上打地铺睡觉。

彭刚记得自己是躺在地上睡的,然而一觉醒来,却发现自己睡在了床上。

彭刚起初茫茫然,还以为是自己半夜睡迷糊了,爬床上去了,后来才得知,原来是大伯父不忍见小女孩子睡硬邦邦的地面,半夜将她抱到了床上,好让她睡得舒服些。

中国,这个,周恩来,第9张

12岁的彭刚是兄弟姐妹中最年幼的一个,是彭德华小弟弟的幼女,不到两岁的懵懂年纪,就失去了父亲,彭德怀对这个小姑娘总是多有几分怜爱呵护。

彭德怀没有子女,侄子侄女的到来,填补了他心中亲情的空缺,给予他很大慰藉。

彭刚在北京上中学,起初是住校的,后来彭德怀希望她能回家跟自己一起住,彭刚就不再住校,改成了走读,与伯父一起处在中南海永福堂。

彭德怀对彭刚十分偏爱,但也伴随着更严格的要求,从不允许彭刚搞特殊,建国初期实行供给制,但彭德怀本人是艰苦朴素惯了的,也不让孩子们享受高干子女的特殊待遇。

中国,这个,周恩来,第10张

彭刚和哥哥姐姐们都是去职工食堂吃饭,彭德怀也不让他们搭乘自己的车,因为组织规定干部的车是工作用的,别说孩子们了,就是妻子浦安修也不能坐。

彭德怀的几个侄子基本成年,已经参加工作了,来看望彭德怀时,彭德怀见到侄子如今很有出息,还被评为中尉,十分高兴,特地把人叫到书房来谈话。

把人叫来书房却不是为了表扬,而是告诫侄子,要继续秉持艰苦朴素的优良传统作风。

末了,彭德怀还让他从每月的薪水里支出一部分给妹妹作学费。

中国,这个,周恩来,第11张

然而彭德怀却没将侄子上交以给妹妹支付学费的钱花掉,依旧自掏腰包替侄女付学费,还让彭刚把哥哥的钱攒好,不要轻易动,说以后这些钱要还给他。

彭刚不解伯父此举何意,彭德怀对她解释道:“这一切都是为了让你哥哥养成艰苦朴素的作风。”

中国,这个,周恩来,第12张

1955年,军队干部实行薪金制,干部子女上学费用由家庭承担,不过彭刚是烈士子女,学校会继续供给,还专门写了封信叫彭刚带回去。

彭刚回到家,很高兴地对伯父道:“今后还是国家供我上学。”

彭德怀却说:“不,你上学我应该管。”

说罢在信上写明,彭刚的学费不需要国家供给,由自己负担。

因此彭刚的学费一直都是彭德怀用薪水支付的,一直供她读到了大学。

中国,这个,周恩来,第13张

“能给公家省一分钱是一分钱。”彭德怀总是对彭刚这样说,他的言传身教,也给彭刚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

1959年9月,彭刚如愿考上大学,去了西安念书,身边少了个熟悉活泼的身影,彭德怀在北京更为寂寞孤单。

彭刚思念伯父,每逢假期就要赶回北京探望,在彭德怀最艰难的时期,始终陪伴着他。

中国,这个,周恩来,第14张

彭德怀的三次遗嘱

1973年,重病的彭德怀给侄女彭梅魁写了最后一封信,信中文字令人不忍卒读,读罢直欲落泪。

彭德怀在信中像往常那样唤她梅魁,他说承你关照,这六七年来,你为我买日用品和书籍所花的钱,我已记不清具体数额了,最近我得了八百元,作为偿还你的费用,以后便不再麻烦你了,你也不要再挂念我,好好工作。

信末,彭德怀细细盘点了自己的物品:两套破旧的蓝布冬棉服、志愿军皮冬装,两卷蓝斜纹布。

他让彭梅魁把这些东西拿去改作一条棉裤,当偿还她这些年给自己做的衣服了。

中国,这个,周恩来,第15张

彭梅魁读完信后泣不成声。

彭德怀应当是预感到自己大限将至,便写了这封信,一年后,便撒手人寰。

没有什么具体遗言,几套破旧棉服,两卷布料,连同那八百元钱,就是这位元帅毕生最后的财产了。

中国,这个,周恩来,第16张

但在彭刚的记忆里,彭德怀曾留下三次遗嘱。

彭刚跟彭德怀最亲近,因着住在一起的缘故,交流也更多,细细想来,彭德怀已将心中所想,寄付于日常交流中的绵绵口头话语,转达给彭刚了。

中国,这个,周恩来,第17张

第一次是在1956年的中南海,那是一个炎热的下午,彭德怀从中共八大会议上回来,带着彭刚去南海划船。

“小兔。”彭德怀叫她小名,对她说,“我把这个事交给你了。”

彭刚茫然问什么事。

彭德怀告诉彭刚,说会上刚作出一个特殊决定,倡导火葬,死后不土埋,烧成骨灰,毛主席带头在倡议书上签了字,刘少奇、周恩来等中央领导同志也都签了。

彭德怀说自己以后死了,把他的骨灰烧好后,放到家乡的那种葫芦里,把葫芦嘴封严实,扔到大海里边去。

“生前没有机会去世界各地,死后我要去周游世界各地,看看各地的人民......”彭德怀悠悠道。

彭刚第一次意识到,大伯父不苟言笑的严肃皮囊下,拥有一颗向往世界的自由灵魂。

同时她也明白,伯父没有在开玩笑,因为他是那么认真地凝视着自己,说我就把这个交给你了,恩格斯就是把骨灰交给自己孩子,让他们这么做的。

中国,这个,周恩来,第18张

可几年后,彭德怀又修改了他的“遗嘱”。

1960年,此时的彭德怀已经赋闲,谪居在吴家花园,闲来无事学着种果树。

彭刚来看望他,彭德怀望着他倾注心血颇多的一棵棵果树,又考虑起了自己的身后事。

他说鱼死了骨头可以做肥料,让果树长得好,人骨头应该也可以,我死了,你在埋我骨灰的地方上面种一颗苹果树,以后请你们吃苹果。

彭刚看着伯父一本正经的样子,也笑了,心想这回不撒海里,要拿来种果树了。

中国,这个,周恩来,第19张

第三次,也是最后一次,是在1973年,彭刚再次见到伯父,75岁的彭德怀卧在病床上,全身只有舌尖和一只手能动。

他用僵硬的舌头吃力地想要说话,突然伸手紧紧握住彭刚,颤抖着道:“我不行了,我想死后和你们的父亲埋在一起......”

彭德怀一直不停地哭,彭刚看着伯父苍老流泪的脸,心如刀绞,含着泪说一定替你完成这个心愿。

彭德怀渐渐止住哭泣,点了点头。

中国,这个,周恩来,第20张

此时的彭德怀不再惦念什么大海、苹果树,心中唯余对逝去兄弟的思念,他想要与他们永远长眠在一起。

彭德怀去世后,彭刚给中央写了份报告,请求将彭德怀的骨灰送回湖南湘潭老家,葬在他的两个弟弟身边。

可惜原来的墓地太小葬不下,最后经中央军委审批,在弟弟们的墓地旁,又开辟了一块新墓地。

中国,这个,周恩来,第21张

1999年,彭刚、彭梅魁等几个侄子侄女带着彭德怀的骨灰回到老家,将他安葬在两个弟弟身边,兄弟三人团聚,彭德怀的遗愿终于得以实现。

再无垠的大海、再芬芳的果树都不是他最终的归宿,只有亲人身边,才是唯一的家。

中国,这个,周恩来,第22张


参考资料:

刘丽丽.彭德怀与侄女彭梅魁相处的日子[J].湘潮(上半月),2011(08):14-17.

崔向华.彭德怀和他的侄女彭钢[J].协商论坛,1998(11):44-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