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克阿瑟始终为他的狂妄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他的继任者李奇微到来后,麦克阿瑟似乎还想证明自己的战术没有问题,他一再建议李奇微要继续保持凌厉的攻势,李奇微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你可以回国享受清闲的日子了,这里的一切和你已经无关!”

这个,兵团,彭总,第1张

李奇微


麦克阿瑟想要发火,但是他想了想,好像自己现在连发火的资格也没有了,他只能苦笑着和李奇微说了一声再见!彭德怀成为了麦克阿瑟战场荣誉的终结者,他知道很多年后也无法想清楚自己为什么会败在彭德怀的手中。

李奇微的到来使得朝鲜战局发生了新的变化,但是他来朝鲜后指挥的前两场战役也是以失败结束,击败他的人还是那个足智多谋的彭德怀。李奇微的性格和麦克阿瑟不同,他不像麦克阿瑟一般狂妄自大,相反他是一个很谨慎的人,他重视麾下一些指挥员的意见,比如美军第八集团军范佛里特提出的加大炮弹使用量的建议,包括一名低等级的军官提出的“礼拜攻势”等建议。

这样的对手往往是难缠的,因为他会根据形势去调整自己的战术,如此一来就会为战争带来很多不确定性。

第四次战役中,李奇微率领的所谓的“联合国军”再次被志愿军击败,彭德怀一如既往地很低调,就在李奇微等人还在思考战败的原因时,彭德怀已经将发动第五次战役的建议放在了毛主席的桌上。彭德怀向毛主席详细说明了发动第五次战役的原因,其中有一条十分关键,彭德怀认为想要彻底赢得战争的胜利,就必须保持连贯性的进攻,不给美军任何喘息的机会,逼迫敌人在谈判桌上妥协。

毛主席向来主张只有用大炮打出来的和平才是真正的和平,彭德怀的建议深入人心,毛主席很快就批准了彭德怀关于发动第五次战役的一切建议。

但是毛主席在回复彭德怀的电报中还加上了这么一句话:“我军收复了‘三八线’以南的多个城市,这是好的形势。不过如此也使得我军兵力分散,如果要打第五次战役,我认为要适当收拢兵力,并保证我军各处后撤通道的畅通,这点建议望你们加以考虑!”

战略眼光这种玄妙的东西似乎很多人都有,但是每个人之间却又都不一样,毛主席在这方面属于佼佼者,他对整体战局的把握一向精准无比,所谓的运筹千里之外,在毛主席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我们的战术在改变,对手也不会因循守旧,他们也在变,这就要求把握战争全局的指挥者拥有很全面的战略眼光。

李奇微开始改变美军的战术,他向范佛里特提出:“我们无法破解对手的战术,那就直接模仿对手的战术!”这句话让范佛里特颇感兴奋,他认为李奇微的这个办法很高明。

1951年4月下旬,这场大战即将打响,根据彭德怀的部署,我军的主要作战任务是要割裂美军东西线主力的联系,大军继续向南推进,收复更多的城市。而要实现这个目的,我军在西线的作战任务尤其重要,而东线战场上,根据彭德怀的部署,我军只要能拖住美军的两个军,使其不能向东支援就行。

在西线战场上,宋时轮的第九兵团和王近山的第三兵团成为了此战的主力,彭德怀对他们两人的要求是:“两个兵团紧密配合,在东线实行全面反击,务必要夺回战场上的主动权!”

4月22日,宋时轮的第九兵团率先开拔,兵团主力分为三路从东线战场的左翼向前推进,杨得志的第19兵团则是从右翼向前突进,王近山的第3兵团则是从正面战场向敌人的阵地发起了猛攻。

此战从一开始就呈现了一边倒的态势,李奇微将南朝鲜的部队顶在战场的最前面,宋时轮的第九兵团率先和南朝鲜的第3师遭遇,仅仅一场简单的遭遇战,南朝鲜第3师便快速后撤,这个现象并没有引起宋时轮的怀疑,因此根据以往的作战经验,南朝鲜的部队战斗力不强,经常像这样逃跑。

可是接下来的战斗却发生很奇怪的事情,宋时轮的第九兵团继续向前推进,很快便遇上了美军的第24师,因为敌人的这个师占据了有利地形,宋时轮决定以炮火掩护,然后从两翼向敌人的阵地发起猛攻,可是我军仅仅进行了几轮炮火轰炸,美军第24师竟然全军后撤。

反观王近山的第三兵团,他这边的情况和宋时轮那边完全不一样,王近山的主力刚抵达“三八线”附近就遭到了美军的阻击,美军动用五万多人的兵力严阵以待,猛烈的炮火使得王近山兵团的推进速度变得很慢,这两边的情况为何发生如此大的却别呢?

前线的战报一份份传回志愿军的指挥部,彭德怀暂时也没能从这些战报中察觉到任何的异样,他三次致电王近山,要求他尽快突破敌人的阻击阵地,和杨得志兵团、宋时轮兵团齐头并进,快速打开局面。

这个,兵团,彭总,第2张

彭德怀


王近山接到命令后,立刻组织更多的兵力和美军展开搏斗,这一天的晚上双方交战的炮火映红了整个天空,被炮弹轰炸起来的浮土四处飞散,美军驻守的一个无名高地被密集的炮弹炸掉了三分之一。王近山的第三兵团以伤亡一个营的代价终于有所突破,但是前面等着的依旧是美军构建得很严密的阻击阵地。

杨得志兵团的进展不温不火,和美军互有输赢,整个兵团突进的速度不慢也不快,从实际战斗情况来看,杨得志兵团和美军处于势均力敌的态势。

宋时轮兵团依旧进展迅速,连续两天的进攻下来,宋时轮的第九兵团已经向前退军了120公里。

彭德怀将前线的战报一份份也传回了国内,在毛主席设立在中南海的朝鲜战争总指挥室里,这些战报被很多人分发研究。

毛主席从这浩如烟海的前线战报中感觉到了一丝异样,他不停地抽着烟,眉头紧锁,一遍又一遍地翻看这些战报,一旁的周总理吩咐其他人保持安静,周总理和毛主席搭档了几十年,他很了解毛主席的习惯,他知道这时的毛主席需要更加安静的环境整理有关前线战役的线索。

挂在总指挥室中的石英钟发出滴答滴答的声音,屋子内的气氛既安静又紧张,毛主席将第三兵团的战报和第九兵团的战报放在一起比较着看,他小声嘀咕起来:“王近山的第三兵团战斗力一向强悍,进度上怎么落后这么多呢?”

就在毛主席怔怔出神的时候,警卫员拿着最新的战报来了,战报上只有简单的一句话:“宋时轮兵团已经向南突进120公里,即将越过‘三八线’!”

毛主席猛地拍了一下桌子,表情也变得异常严肃,他对身旁不远的周总理说道:“快!立刻发电报给彭老总!我军千万不能越过三八线!另外,宋时轮的第九兵团战线拉得太长,和王近山兵团之间的缝隙也越来越大,如果李奇微从缝隙迂回,后果不堪设想!”

周总理也是愣了一下,随后立刻将毛主席的话整理成电报发给彭德怀。此时正准备前往王近山兵团查看战况的彭德怀读完电报后一声冷汗,他立刻致电宋时轮,准备让他减慢推进的速度,转而向王近山兵团靠拢。

宋时轮却在此时向彭德怀汇报了一件事,他有些担忧地说道:“彭总!欧军的右翼发现大量美军,这股兵力似乎已经穿过我们和第三兵团的结合部!”

彭德怀有些懊恼,但他还是保持了一个指挥官该有的沉着冷静,用缓和的语气说道:“放弃向前突进,向第三兵团靠拢,堵住缺口,阻止美军继续向右翼穿插!”

这道命令对局势有所缓和,但是在时间上却有些来不及了。这一次战役,李奇微和范佛里特联手制定了一个诱敌深入,穿插合围的战术。美军第24师其实就是一个诱饵,目的是为了让宋时轮孤军冒进,让宋时轮兵团和王近山兵团拉开距离,然后美军就会趁虚而入。

从战局上来看,美军的目标很有可能是想包围宋时轮兵团的某部分,但是实际情况并非如此,范佛里特真正的目标其实是王近山兵团,美军第八集团军的两个军从间隙穿插过去以后,直接放弃了和宋时轮兵团的接触,直奔王近山兵团的左翼而去,此时负责正面阻击王近山兵团的美军第七军也突然开始全线反击。

这一系列的变化,以及美军运用的战术看着让人感觉很熟悉。这些战报很快送到了彭德怀那里,彭德怀一时间有些恍惚,美军用的战术不就是此前我军在前两次战役中获胜的战术吗?

彭德怀仔细想了一下,决定让杨得志兵团和宋时轮兵团快速向王近山兵团靠拢,同时让王近山兵团采取节节阻击,有序后撤的办法抵挡美军的包围。

王近山不敢有丝毫的怠慢,立刻将彭总的命令传达到每一个部队,美军陆战第一师突进的速度很快,从王近山兵团的左翼突然发起进攻,我军在左翼的两个军被滞留在了大军的一侧。

此时杨得志兵团的先头部队已经赶到,但是却被美军的第10军阻挡住,暂时无法继续前进,宋时轮那边的情况也差不多,半路上遇到了美军的疯狂阻击,行进不得。

这个,兵团,彭总,第3张

范佛里特


彭德怀将这些情况向毛主席做了汇报,毛主席摇摇头说道:“李奇微来了这么一手,其用心险恶啊!我军恐怕要有10万左右的人马会陷入敌人的包围圈!必须想办法突破李奇微的包围圈!”

周总理分析说道:“此战我军东西战场直接的衔接也出了问题,后撤的难度很大!”

毛主席顺着周总理的话在地图上四处寻找,过来好一会,毛主席突然说道:“情况不会这么简单!李奇微的目标恐怕不止是王近山的第三兵团!铁原!我军东西战场最重要的衔接点是铁原,李奇微真正的目标是通过攻占铁原,切断我军东西线的联系,然后彻底阻拦我军西线集团军的退路!”

毛主席目光如炬,他一下子找到了问题最关键的一点,毛主席亲自给彭德怀发了电报,原文如下:

美帝国主义的计算很深,其目的恐怕是要攻占铁原,彻底切断我西线集团军的退路,铁原万万不可失去。让铁原附近的所有部队立刻赶往铁原设立阻击阵地,无论有多少敌人前往铁原,都要阻击住。另外,让王近山兵团加快撤退速度,暂时滞留的我军部队可以先坚决阻击敌人的前进,让杨得志率部救援。

彭德怀立刻下达了毛主席的指示,此时战场上打得乱成了一锅粥,很多部队和总部失去了联系,彭德怀下令一定要守住铁原,此时距离铁原最近的正是傅崇碧率领的第63军。

傅崇碧接到命令后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他立刻率领全军向铁原进发,经过一夜的紧急行军,傅崇碧的第63军比前往铁原的美军早了三个小时抵达,正是这三个小时的时间改变了整个战役的局势。

傅崇碧向全军动员说道:“此战!我傅崇碧决心和铁原共存亡,无论来的敌人有多少,无论他们的武器有多精良,就算死也要将这伙敌人挡在铁原以外!团长牺牲旅长上,旅长牺牲师长上,师长牺牲就轮到我傅崇碧慷慨赴死了!就一句话,用命守住铁原!”

美军的三个军正在秘密往铁原进发,傅崇碧很快就建起了三道坚固的阻击阵地,美军抵达铁原外围时,范佛里特大为吃惊,他不明白自己的意图为什么会被识破。美军的攻势很猛,这伙敌人接到的也是死命令,要不惜一切代价攻下铁原。

美军的炮火很强大,范佛里特下令部队将火力配置增加到了常规的3倍,63军的伤亡很大,但是只要美军的炮火一停,我军就死死挡住美军的进攻,在傅崇碧的指挥下,63军将敌人的主力挡在了铁原之外。

彭德怀将傅崇碧暂时守住了铁原的消息汇报给了毛主席,毛主席这才松了一口气,接下来毛主席最关心的就是被美军包围的志愿军的10万人。

毛主席冷静分析当前的战场形势,很快便制定了一份震惊了所有人的突围计划,当彭德怀接到这份突围计划的时候,他的脸上才有了轻松的表情,彭德怀深深叹了一口气:“王近山的人马有救了,毛主席棋高一着,高明啊!”

同时毛主席还给彭德怀发了急电说道:“现在这个态势下,恐怕唯有此法可以救下被围人马!”

这份突围计划一反常态,既没有让其他部队救援,也没有让被包围的人马原地待援,而是让被围的人马果断穿插,当然这一切都是取决于敌人的包围圈还没有完成的基础上,根据毛主席的部署:

  1. 宋时轮兵团和杨得志兵团果断放弃救援,绕开敌人的阻击阵地,继续向敌人纵深前进,吸引敌人的部队回援。
  2. 被包围的两个军分散阵型四处出击,干扰敌人的视野,同时以一支主力找到敌人运动部队之间的间隙,我军进行反穿插作战,打乱敌人的部署。
  3. 命令聂凤智率领空军力量轰炸正在向我军两翼的运动的敌人,拖延其完成包围圈的时间。
  4. 王近山的主力停止后撤,突然向敌人发起反击,打敌人一个措手不及,接应被围人马,完成最终突围。

毛主席的作战计划可谓是神来之笔,我军突然改变打法是敌人想象不到的,王近山的部队突然发起反击,被包围的人马化作百人一组的突击队四处出击,一时间,到处都有小规模的战斗发生。

这个,兵团,彭总,第4张

毛主席


李奇微接到这些战报后彻底懵了,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打法,但是李奇微依旧不愿意放弃,他下令按照原计划执行,美军的各部队继续前进,此时形势发生了转变,我军的一个师从美军的两个军之间穿插过去,盯着美军东边的部队发起猛攻,这突然起来的变化打乱了美军的部署。

10万人马化整为零,多个突击队冲出包围圈后有自觉地化零为整,重新回过头来打,美军不得不暂时撤退。

突围成功了!彭德怀在志愿军司令部激动地热泪盈眶,他不停地称赞毛主席高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