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相忘于江湖

1955年大授衔,很多转入地方的干部与军衔失之交臂。

战争时期浴血奋战、屡立战功,和平时期平平淡淡、默默奉献,就是这些将军的真实写照。在这些干部中,有一人颇具代表性:从资历来看,足以授上将军衔;从军功来看,至少是中将军衔。

中国,司令员,将军,第1张

青年李运昌

此人是李大钊的老乡和学生,17岁被恩师推荐考入黄埔4期政治队;

18岁时,参加了广州农民运动讲习所六期干训队,所长是主席

19岁时,出任顺直省乐亭县书记,后组织铁路工人运动;

25岁时,领导了冀东迁安农民暴动,失败后秘密活动在乐亭、滦县和唐山等地;

30岁时,领导20万人参加冀东大暴动,并在冀东战斗10年。

抗战胜利后,他被主席委任山海关保卫战的总指挥,一切似乎都朝着开国上将的方向大步而去。但是,随着空降的林总和东北人民革命军的成立,这位将领却始终一直未入林总的视线。

这位战将,就是被誉为冀东“关云长”的李运昌,有人还称他是“不会打仗的司令”,事实到底如何呢?

李运昌,1908年9月出生于河北乐亭,和李大钊是同乡。

李运昌是黄埔4期,和林总、刘志丹、曾中生、段德昌、谢晋元、胡琏、张灵甫、李弥、刘玉章等同学。李运昌是年龄最小的学员之一,比后来的天才“战神”林总还小1岁。

在广州农民运动讲习所六期,李运昌结识了主席。

1937年5月,京东特委书记李运昌赴延安参加会议,时隔多年再见主席。师生重逢,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汇报工作时,李运昌向主席转达了冀东600万人民渴望举行武装暴动的迫切愿望。

中国,司令员,将军,第2张

一个月后,李运昌回到河北省会天津,出任河北书记。

1937年7月,全面抗战爆发,主席前瞻性地指示必要时派红军一部到敌后冀东雾灵山,建立游击根据地。同时,主席点将李运昌出任冀热边特委书记,组织冀东7县的抗日暴动准备工作。

冀东,位于华北平原东北部,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

1933年《塘沽协定》和1935年《何梅协定》,把冀东拱手让给了对华北虎视眈眈的日军。随后,汉奸殷汝耕的冀东伪组织,让富饶的冀东沦为日军的军事跳板和兵站基地。

中国,司令员,将军,第3张

1938年冀东抗日形势

1938年春,主席给朱、彭的电报,两次提到雾灵山根据地计划。

3月,晋察冀的聂荣臻派领八路军4纵政委邓华、司令员宋时轮进军冀东。就在4纵东进时,李运昌在丰润县田家湾子村召开筹备会议,推举高志远任抗联司令,洪麟阁、李运昌任副司令。

7月6日,滦县港北村起义,成立抗联第5总队。

随后,蓟县、开滦、卢龙县、洪麟阁、高志远、陈宇寰陆续起义。冀东大暴动也推动了周边20多个县响应,总人数超20万人。抗联武装有50多个总队7万余人,还有国军7、9路军3万多人。

8月中旬,邓华和4纵机关到达遵化铁厂镇,与高志远、洪麟阁、李运昌会师。

随后,铁厂联席会议明确建立冀东根据地,成立统一指挥的冀察热宁军区。

会议推举宋时轮为军区司令员,邓华为政委,组织2个军分区。3位副司令员李运昌、高志远、洪麟阁各自负责组织1个军分区。但是,会后宋时轮却带领4纵和李运昌部转向了都山。

李运昌第二路军进展顺利,还在申罗寨歼灭伪军200余人,首战告捷士气高涨。但是宋时轮和第4纵队却在抚宁、青龙连续遭到日伪军阻击,被迫改变计划退回滦河以西。

中国,司令员,将军,第4张

李运昌、刘诚光和包森

宋时轮带领4纵31、32大队返回潮白河以西,准备整训后明年再来。

邓华请示晋察冀的聂司令,表达了冀东大平原难以坚持的意见。只有李运昌和胡锡奎坚持认为,冀东有雾灵山、燕山、五龙山千余里大山脉,完全可以周旋。很快,主席来电也支持了李运昌的观点。

但是,河北书记马辉之支持邓华西撤,还以组织名义批评了李运昌。

最终冀东抗联跟随邓华34大队和独立营撤到平西,只留下4纵陈群、包森和单德贵3个支队,坚持在丰玉遵、遵化以北、密平蓟地区。虽然主席和朱彭、北方局发电反对,但西撤已成定局。

1938年10月,八路军4纵和抗联共5万人向平西撤退。

由于组织无序、日伪军拦截,西进大军很块出现溃散,陈宇寰、洪麟阁牺牲。

最终,跟随邓华到达平西的只有高志远、高敬之等部1700余人,负责殿后的李运昌部6000余人在平谷樊各庄会议决定折回冀东,最终只剩打散的1000余人,李运昌身边只有300余人。

中国,司令员,将军,第5张

邓华和李玉芝

1939年2月,120师副师长萧克出任冀热察挺进军司令员

李运昌冀东抗联4000余人和八路军4纵3个支队,被合编为冀热察挺进军13支队,司令员李运昌,政委李楚离。在抗战最艰苦时期,日军编造谎言说,李运昌只剩18个人正蹲在长城上哭。

1943年7月,冀热边实行李运昌为首的一元化领导。冀热辽成为晋察冀四大军区之一。抗战后期,李运昌冀热辽区正规军达3万多人,也成为关内地区进军东北的跳板。

但是,李运昌和八路军4纵3支队的关系却一直疙疙瘩瘩。

一支队队长陈群牺牲于1941年,二支队队长包森牺牲于1942年,最具争议的是三支队单德贵,由于和冀东军区一把手李运昌关系紧张,居然在1944年5月携妻女投靠了三河县的日伪军。

抗战胜利后,李运昌指挥冀热辽军区的9个团、2个支队、1个营和军政学校1.3万人,充当了收复东北失地的“尖兵”。随军一起出关的,还有4位地委书记在内的2500多名干部。

随后,主席亲点李运昌统一指挥山海关的八路军和敌军决战。

中国,司令员,将军,第6张

解放战争时期的李运昌

此时在沈阳的李运昌,短短2个月部队像滚雪球壮大了10倍。

主席点将李运昌组织山海关防御战,也是无奈之举:一来出关的将领不多,的确无人可用;二来对这位冀东“关云长”有所了解。1945年10月14日,李运昌从沈阳驱车赶到锦州一线。

随着山海关保卫战打响,李运昌发现从防线拉得很长,仅凭冀热辽19旅2个团、第22旅1个团4000余人,要抵挡优势敌军的进攻力不从心。于是,电请延安,让黄克诚、杨国夫所部兼程增援。

中国,司令员,将军,第7张

山海关

但是,随着东北人民自治军成立,林总和第二副司令李运昌出现了分歧。

林总新官上任三把火,第一把火就烧向了黄埔四期的同学李运昌,把他从一线调任葫芦岛、锦州方向的三线,同时指令杨国夫指挥山海关方向的二线作战。

李运昌不明白,林总用意不在“守”而在“撤”。随着杜聿明亲自督战,敌13军、52军进攻九门口、义院口的同时,从侧翼迂回包抄山海关。杨国夫请示林总以后,果断撤出了山海关的防御阵地。

仅仅1个月后,李运昌退出了东北人民军,出任热河主席。

中国成立后,李运昌又转入交通和司法战线。因此,1955年大授衔时与上将军衔失之交臂。晚年李运昌担任过黄埔同学会会长,享寿100岁,这是林总比不了的。

【深耕战争史,弘扬正能量,欢迎投稿,私信必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