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第1张

1992年,吕从周(左三)首次赴台探亲与台湾亲人在机场合影。(受访者供图)

“一张通缉令改变了我父亲的一生,也铸就了他几十年的两岸情缘。”日前,福州定居台胞吕力争将家中珍藏了70多年,当时台湾高雄县警察局颁布的一张通缉其父亲吕从周等人的通缉令捐出,并对前来征集“迁台记忆”档案文献的福建省台联工作人员如是说。

吕力争的父亲吕从周1929年生于台湾高雄。1949年,时年20岁的吕从周在台中农学院就读。当时中共台湾省工委积极吸纳台湾进步青年加入共产党组织,壮大革命力量,准备迎接解放军解放台湾。在台中农学院共产党员的影响和介绍下,吕从周加入了共产党,并从事推翻国民党腐朽统治的地下斗争。1950年初,由于中共台湾省工委书记蔡孝乾被捕叛变,导致共产党组织遭受毁灭性破坏。山雨欲来、黑云压城,台湾笼罩在一片白色恐怖之中。

一天,台中农学院来了一批国民党军警,把也加入共产党组织的吕从周同班同学诱骗至教务处逮捕。当这名同学被铐上手铐押出学院大门时,刚巧吕从周夹着书本从不远处走来。这名同学机智地将手铐在胸前晃了晃,示意吕从周赶紧逃走。吕从周见状吃了一惊,待军警走远,吕从周立刻转身逃至高雄燕巢乡家里,紧张地收拾衣物准备出外躲避。到家才一会儿,吕从周还来不及与家人细谈,一阵警笛声呼啸而至,原来国民党军警追来了。情急之下,吕从周来不及带上行囊,身上只穿着背心短裤,迅即就从二楼窗户跳下,藏在乡邻家的柴火间里才躲过了军警的搜捕。趁着国民党军警的通缉令还没下达,吕从周在当地共产党地下组织的帮助下买船票,从高雄港抵达香港,安全躲过了国民党军警的追捕。后来得知,由于从吕从周家中搜出大量马列主义等进步书籍,军警便将吕从周14岁的弟弟拘捕,并在台东县的绿岛关押了4年。

抵港后,吕从周丝毫不敢懈怠,又立即转道乘船到了上海。此时,上海已经解放。在当地军管会的帮助下,吕从周被安排进入台湾干部训练团学习,结业后被分配到福建工作。上世纪50年代,吕从周先后在福建人民广播电台、福建省委统战部台盟科等部门从事对台工作。吕从周还曾在宁化县济村乡、宁化县委宣传部、省农科院农业经济与科技信息研究所工作,直至1989年离休。

逃离台湾的几十年,吕从周无时无刻不思念台湾的亲人。1987年,两岸恢复民间往来。吕从周看到了回乡探亲的希望,思乡的情结日益浓重。1992年,吕从周忍受不了思乡的煎熬,冒着被台湾当局拘捕的危险,通过当时台湾政界老乡的关系,获准赴台探亲。当返回家乡得知母亲已于1972年去世时,吕从周忍不住放声痛哭。“子欲养而亲不待”,这是多么大的人间无奈呀。

1997年,吕从周在女儿吕力争的陪伴下,再次赴高雄老家探亲。女儿吕力争被台湾的亲戚安排住在奶奶从前的寝室。出于好奇,吕力争在奶奶过去用过的梳妆柜里,翻找奶奶留下的遗物。由于梳妆柜使用年代已久,一不小心散了架,从梳妆柜的层夹板中,掉落了一张奶奶收藏的吕从周等人当年被追捕时的通缉令。当吕力争将这张通缉令给父亲看时,吕从周睹物思人,不禁感慨万千:“近半个世纪了,那些当年的同学,为了革命理想和信念,献出了自己的青春和热血。有的被枪决,有的被判刑,有的至今生死未卜……”

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如今年逾九旬的吕从周身体健康、生活美满,在儿女的陪伴下颐养天年。他常对身边的子女和亲朋好友说,我当年参加共产党组织,就是为了争取台湾能得到解放,国家能得到统一。在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下,相信我们这一代人为之奋斗和追求的理想和事业一定能够早日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