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9年5月,中国人民解放军开始了解放大西北的战争,在西安解放后,解放军的兵锋直指甘肃、青海一带。

此时,在青海和陇西盘踞了四十年,被称为青马的马步芳家族,却不愿轻易结束自己在青海的罪恶统治。

狂妄自大的马步芳认不清自己的实力,他还以为自己手中的青马部队可以抵抗人民解放军,马步芳为此专程面见蒋介石,主动请缨,但在西北和解放军决一死战。

中国,这个,皇帝,第1张

蒋介石反动政府任命马步芳为西北军政长官,集青海、甘肃、宁夏的三省军政大权于一手,这更让马步芳欣喜若狂。

马步芳在兰州妄图跟解放军决一死战,但他的主力军队被解放军轻松击溃,王震率领的大军更是一路进军他的老巢青海西宁。

眼看无力回天,马步芳只能乘飞机外逃,但青马遗留在国内的死硬分子依然不思悔改,妄图掀起叛乱,当年手中沾满红军鲜血的马元海就是其中之一。

中国,这个,皇帝,第2张

西北王的美梦在兰州城下破灭,马步芳外逃

1949年5月,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在彭德怀的率领下,开始进军大西北,5月18日,我军兵不血刃解放西安,整个西北的反动势力都为之震动不已。

中国,这个,皇帝,第3张

马步芳家族盘踞青海和陇西四十年,俗称青马,眼下一野大军的兵锋已经直指青马的地盘,马步芳家族也到了命运抉择的时刻。

马步芳家族是中国人民的罪人,他们在自己的地盘上欺压百姓,作威作福,是各族人民头上的一座大山,青马手中,更是沾满了红军将士们的鲜血,他们视共产党为不共戴天的仇人,因此他们绝不会轻易考虑投降。

既然不打算投降,摆在青海的马步芳家族眼前,就有这么几条路可走:

一是全军化整为零,退出城市,不跟解放军硬碰硬;二是利用青马熟悉青海地形民情的优势,在地广人稀的青海和解放军周旋,这样的情况下,对解放军迅速平定西北局势的战略目标十分不利,但马步芳等人对自己手中的力量还很自信,不愿轻易放弃自己的地盘。

中国,这个,皇帝,第4张

还有一种选择是全军退往新疆,这样可以利用新疆广阔的地理环境和复杂的社会形势来继续跟解放军周旋,一旦作战不利,可以退往境外,但青马不愿离开青海这个大本营,因此也没有选择这条路。

这样一来,青马最终就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集合手中的兵力,和解放军决战一场。

马步芳下定决心后,就专门坐飞机飞到台湾去面见蒋介石,毛遂自荐要担任国民党的西北军政长官,率领“马家军”和共产党军队对抗,同时他也向蒋介石索要了巨额军费来武装军队。

蒋介石正愁西北无人可用,眼看马步芳主动跳了出来,不由得大喜过望,满口答应了马步芳的要求。

中国,这个,皇帝,第5张

马步芳拿着蒋介石拨给他的巨额美金,又从巴基斯坦采购了大量的军火枪炮,新装备了一个骑兵军和一个步兵军,准备在西北大干一场,保住青马的地盘。

1949年5月18日,国民党行政院正式任命马步芳为代理西北军政长官,这对于一心想成为西北“土皇帝”的马步芳来说,可谓是梦想成真,他激动不已地对身边的死忠分子们说:

“甘、青、宁三省能集中军政大权,由我领导起来,我有四、五十个师的兵力,不怕共产党到西北来。”

中国,这个,皇帝,第6张

在当时的马步芳看来,几十年来先人未曾成就的大业就要在自己的手上实现了,他更是下定决心,要以几十年苦心经营的青马集团为骨干,整合大西北残余的国民党势力,与人民解放军决一死战,企图使大西北成为自己的天下。

1949年5月24日,马步芳率领身边亲信及文武官员,从大本营青海西宁起程,前往兰州就职,之后马步芳及其手下连续几天在兰州大摆宴席,以示庆贺。

庆贺过后,马步芳就开始准备军事事宜,他准备和一野决战的地点就在兰州。

中国,这个,皇帝,第7张

马步芳设想让自家主力从平凉大踏步后退,集中于兰州,以黄河天险和抗战时期留下的坚固国防工事为依托,将远征而来的一野主力牵制在兰州城下。

再让宁夏的马鸿逵、马鸿宾等人的部队和胡宗南集团一起出动,偷袭一野的两翼,妄图让一野吃个大亏,这样就能巩固青马在大西北的统治地位。

彭德怀率领的一野大军,又怎么会让马步芳的妄想成真。

1949年8月4日,彭德怀发出了攻取兰州、西宁的作战命令,8月9日至20日,第一野战军各兵团先后从陇东地区向兰州、西宁攻击前进,在相继进占定西、榆中、临洮、康乐后,第1兵团直逼临夏,第2、第19兵团进抵兰州外围。

中国,这个,皇帝,第8张

王震统领的第1兵团于8月22日轻取临夏,韩起功的“青马”新编骑兵军未战即溃,一部被歼,大部逃散。

第1兵团继续向西疾进,连续攻占康乐、宁定、和政、永靖,使兰州守敌和马步芳的老巢西宁都暴露在兵锋之下。

王震所部的高歌猛进,让马步芳坐卧不安,他不得不将配置在兰州城北白塔山地区的骑兵第8旅和骑兵第14旅残部调往西宁,以加强当地防御力量。

可这样一来,兰州的兵力更是薄弱,连理论上的战役预备队都没有了,在解放军的兵锋下势如危卵。

原本在马步芳的设想中,宁夏的马鸿逵以及胡宗南部队都应该出击夹击一野,但马鸿逵和胡宗南各怀鬼胎,不管马步芳如何催促和哀求,他们死活不肯派出一兵一卒去夹击一野的两翼。

中国,这个,皇帝,第9张

我军发起的攻势也没有给敌人留下多少时间,25日,第2、第19兵团再次对兰州守军发起进攻,经连续攻坚,守军向兰州城区溃退。

26日凌晨,一野攻占了兰州城西关,抢占黄河铁桥,截断守军退路,一野各部相继攻入城区,到中午12点城区守军被全部肃清,兰州就此解放。

兰州战役,消灭了马步芳集团的主力,打开了进军青海、宁夏、新疆的门户,加速了西北解放战争的胜利进行。

但马步芳却没有被一野大军俘虏,原来他自知必败,在8月22日就坐飞机离开兰州回到西宁。

中国,这个,皇帝,第10张

王震大军开进西宁城,杀害红军的马元海叛乱后覆灭

兰州解放的当天,第一野战军第一兵团在王震司令员兼政委的率领下,就开始准备渡过黄河,从甘肃临夏向青海进军。

马步芳回到西宁后,明知兰州已经不保,但仍然不肯死心,还想以西宁老巢为根据地,企图作垂死挣扎。

他立即命令手下的部将们带领黄河沿岸等县的民团凭借黄河天险,把守住黄河渡口,强令黄河沿岸的群众转移到黄河以北,实行坚壁清野和“三光”政策,企图利用黄河天险阻挡我军前进的步伐。

中国,这个,皇帝,第11张

为了阻止我军渡河,马步芳手下的军队不断向黄河南岸射击,同时还将渡口原有的一座铁索桥砍断,并烧了20多只渡河木船。

由于缺少器材以及缺乏在黄河上架浮桥的经验,我军准备渡河的将士们决定利用黄河上老百姓常用的牛羊皮筏子来渡河。

在当地群众的踊跃支持下,大量牛羊皮筏子被搜集起来,扎成可渡4人的小筏和可乘8至10人的大筏。先头部队在8月28日清晨抢先渡河成功,击溃了河北岸两个连的敌人,占领渡口掩护大部队渡河。

为了防止部队的骡马走失,骡马被集中在一起,由水性好、身体棒的战士,抓住带头马的笼头下水向对岸游去。

从8月28日开始渡河到9月2日,整只部队共有3万多人,骡马2000多匹,全部依靠牛羊皮筏子这种原始的工具,顺利渡过了黄河天险,中间没有一人一马的损失,是世界军事史上的一个奇迹。

眼看局势无法扭转,8月27日至30日,马步芳父子相继带领家眷和身边的亲信们坐飞机经广州逃至香港,青马在青海长达四十年的黑暗统治也就此结束。

中国,这个,皇帝,第12张

王震率领的第一兵团渡过黄河后,一路高歌猛进,青马残留在青海的部队闻风而逃,一路溃不成军。

青海的人民们一直期盼着解放,如今压在他们头上的马步芳已经外逃,西宁人民就自发组织起来,迎接解放军。

1949年9月5日,西宁人民选派的代表,带着六万多西宁人民的希望,乘车在二百多里外与甘肃交界的享堂镇迎接解放军。

9月6日,十三辆汽车装饰彩花和各色标语载着市民代表,开出西宁城迎接解放军进城。

在西宁城人民的欢迎下,9月18日,王震率领第一兵团举行了威武雄壮的入城仪式,西宁市各界人士、各族群众三万余人和人民解放军隆重举行庆祝西宁解放大会。

西宁解放后,青海的局势并没有稳定下来,青马毕竟在青海经营多年,根深蒂固,青海各地都潜藏着一些死硬的顽固分子,妄想等待国际形势变化带来的机会,反扑解放军。

马步芳家族逃亡海外时,马步芳的儿子马继援曾派自己的亲信副官,给尚留存青海的旅长以上心腹每人二根金条一封密信,部署以后卷土重来的应变措施,这也为后来青海的反革命武装叛乱埋下了祸根。

中国,这个,皇帝,第13张

青马军的部分高级将领,在解放军的大势面前,只能选择投诚,但他们心中一直准备东山再起,在投降前,这些死硬分子指示部下将枪支弹药等军用军火物资埋藏地下,打算伺机而动,一有时机,这些人就凑在一起,商讨如何进行反叛,重新占据青海。

1950年初,我军驻青海的一野部分主力部队奉命调入新疆平叛,那些青马军投诚将领们以为时机来了,便商议鼓动一些将领们逃离训练班招集旧部发起叛乱。

原青马部82军骑8旅长马英、112长马云山、国民党青海省参议长马元海等高级将领便悄悄地逃离西宁,四散至青海、甘肃召集旧部,搜罗枪支弹药,并约定在青海各处举事,武装暴乱。

中国,这个,皇帝,第14张

这些人之中,马元海是马步芳的嫡系,手上沾满了红军将士的血,跟共产党有不共戴天之仇,他在我党的宽大政策面前不思悔改,依然准备一条道走到黑,他最终也只能迎来覆灭的结局。

1951年4月,马元海联络反动军官韩效侠等人,阴谋在青海小峡地区组织反革命暴乱。

在叛乱前,韩效侠流窜到周边地区造谣惑众,他四处诬蔑“解放军是汉人的军队要杀回灭教”,煽动民族矛盾,然后鼓吹“解放军是河里的水长不了”来鼓舞士气。

马元海和韩效侠纠结了一批匪徒,四处抢劫,残害百姓,用威胁的手段胁迫普通群众参与叛乱,还残杀了我党的干部。

中国,这个,皇帝,第15张

1951年4月27日,韩效侠窜回小峡家中,假装向人民政府投诚缴枪,借机杀害了人民政府二区区长王健同志和小峡乡长张生祥,阴谋得逞后,他又潜入地下,组织叛乱。

6月9日,马元海、韩效侠纠集匪徒700余名,公开叛乱,占领了小峡,切断了甘青公路,并驱赶三十里铺附近村庄的群众集中到三十里铺,狂妄的匪徒要求各村45岁以下男子自带马匹武器进犯乐家湾,并疯狂叫嚣谁家要是不去,就要杀光他老幼满门,烧掉房子。

马元海叛乱后,西北军区立即调驻二师五团主力,前往围剿,五团在6月8日晚进入小峡附近集结,9日向占领小峡的叛匪发起攻击。

在我军炮火的猛烈轰击下,叛匪迅速溃散,马元海也被当场击毙,结束了他罪恶的一生。

至1951年底,曾经在青海各地猖狂一时的青马军叛匪被全部肃清,青海也真正进入了和平的建设新时期。

中国,这个,皇帝,第16张

参考文献:

《青海解放与青海建政历史研究》,《档案》,2020年2月

《“没良心炮”也无法挽救 记“青马”的覆没》,《坦克装甲车辆》,2020年6月

《解放初期鲜为人知的青海平叛》,《档案天地》,2014年3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