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这个,清朝,第1张

金广元一家


大家好,我是兰台。


今天兰台给大家介绍已经在以色列定居的开封犹太人,他们是怎么看待开封犹太人这个群体的。


中国,这个,清朝,第2张

1924年开封犹太人社区合影


01、


关于开封犹太人社区,这并不是最近才有的无聊炒作;事实上在中国历史领域,“开封犹太人”作为一个历史课题,有不少历史学家都进行过研究。


比如1980年潘光旦先生发表在《中国社会科学》期刊上的《关于中国境内犹太人的若干历史问题》就介绍了开封犹太人的历史。


而最早记录开封犹太人的外国传教士是明末的利玛窦,他在给朋友的书信里提到了他在开封遇到了一群从唐末就生活在开封的犹太人,当时开封犹太人社区还有自己的拉比,还有人懂古希伯来语。


可以说,不管是国内历史学界还是国际,都是承认历史上确实存在一个开封犹太人社区,并且这个社区居民一直在开封生活到今天。


那么,为什么以色列国却又不承认开封犹太人是今天现代意义上的犹太人呢?


这主要是因为清朝道光年间开封犹太人社会最后一位懂古希伯来语的拉比死后,开封犹太人虽然从历史角度讲还算是犹太人的后裔,但是他们的生活习惯和风俗已经彻底汉化,所以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已经不被当时的犹太人社会继续视作犹太人了。


这是因为从历史上看,晚清的开封犹太人确实是唐末从西亚迁移到中国的犹太人后裔,这是没有异议的;但是根据犹太教律法规定,那些完全抛弃犹太人信仰、犹太人生活习惯的犹太人后裔将不被承认为犹太人。


举一个最极端的例子,从道光朝开始,开封犹太人社区的男子已经不行“割礼”了,这怎么能算是犹太人呢?


中国,这个,清朝,第3张

以色列犹太人


其实在晚清上海租界生活着许多犹太人,这些犹太人也成立了上海犹太人自助会这样的机构,当他们得知在中国河南开封生活着一批犹太人后裔后,也曾经派人专门到开封走访,并且也致力于帮助开封犹太社区居民恢复犹太人的传统,但是都收效甚微。


直白地说,当时开封犹太人社区只希望获得上海犹太人在经济上的资助,并不希望这些“外国人”干涉他们的生活。


事实上,开封犹太社区的最近的一次逾越节还是在2014年,这也是消亡的开封犹太社区近200年来的第一次逾越节,值得注意的是,这场逾越节盛宴是在外来犹太组织的帮助干预下才得以举行的。


这种情况下,开封犹太人不被以色列视作是犹太人也是很自然的事情。


既然如此,为什么20世纪90年代后陆续有不少开封犹太社区的居民选择去以色列定居呢?


主要还是经济因素起来决定性作用。


中国,这个,清朝,第4张

开封犹太人社区


02、


大概在2005年,以色列《耶路撒冷邮报》报道了一名叫金广元(音译)的中国籍男子和全家移居耶路撒冷的故事;金广元就生活在开封犹太人社区,是当年定居在开封的犹太人的后裔。


他的故事也很有代表性。


1995年前后,金广元等三名开封犹太社区成员在一个很偶然的机会知道了以色列有“回归政策”,也就是欢迎全世界犹太人去以色列定居。


于是三人从开封到了北京,联系上了以色列大使馆,希望以色列能允许他们“回归”;但是以色列大使馆在了解了开封犹太人社区已经没有“拉比”(神职人员)、也没有保留任何犹太人生活习惯后,拒绝了他们三人的“回归”请求,因为根据犹太律法,类似金广元这样改变了生活习惯的古犹太人后裔已经不被以色列视作是犹太人。


金广元在这三人里经济条件最好,当时他在开封有一个小工厂;其他两人见以色列大使馆根本不承认他们是犹太人,也就放弃了“回归”;只有金广元决心曲线救国。


金广元先是联系了一个芬兰的犹太人组织,后来这个位于芬兰的犹太人组织给金广元安排好了先到芬兰,再持旅游签证进入以色列,最后在以色列当地要求“回归”的计划;在1999年,金广元先是破釜沉舟地卖掉了自己的工厂和房子,但是妻子和女儿一块踏上了前往芬兰的航班,之后从芬兰前往了以色列。


当《耶路撒冷邮报》记者采访金广元时,金广元全家已经在以色列待了4年多,但是金广元全家依然没能“回归”以色列。


中国,这个,清朝,第5张

开封的犹太人


没能“回归”的原因当然还是因为兰台上面所说的那些理由,不过金广元的女儿金文静当时在以色列海法一所专门给想要加入以色列国籍的外国人培训学校上课。(皈依犹太教,在以色列政府看来,想加入以色列国籍和信奉犹太教是一回事。)


根据金文静的说法,在培训学校里,一般外国人学习一年就可以申请“皈依”,但是她却学了整整三年,主要还是语言不过关。


不过金文静还是很乐观地对记者表示自己已经准备好成为真正的犹太人:


其实虽然我在以色列只有四年半,我感觉以色列好像我的家一样。我已经开始忘记我的中文。可是因为是在中国长大的,我仍然对中国有感情。我想念中国,为中国的发展而高兴。我很想去看看中国。在我内心我仍感觉我的一部分是属于中国的。因此我想在大学里继续学习中文,并学习经济学或企业管理。


金广元也对《耶路撒冷邮报》的记者表示了类似的意思:


最大愿望就是让更多的人知道开封犹太人,让更多的人来帮助他们回到以色列。


不过金广元和女儿金文静一样,都对中国表示了感激之情,感谢中国收留了他们的祖先。


不过这篇报道也指出金广元和妻子已经在以色列生活了四年半,但是金广元依然没有皈依犹太人,也没有行割礼。


综合《耶路撒冷邮报》2005年这篇报道看,兰台觉得这位叫金广元的开封犹太人后裔其实对犹太教并不虔诚,他之所以带着全家“回归”以色列,主要还是当时国内社会生活水平和以色列还有着巨大的差距,所以金广元才会带着全家“回归”以色列。


事实上随着中国经济的腾飞,真正想要移民以色列的开封犹太社区成员是越来越少了,比如开封市犹太人研究会的负责人石星光的儿子石磊,他本人在以色列国立大学完成了硕士学业,但是最终他还是选择回到开封生活。


不知道大家怎么看,欢迎在评论区留言。


END


参考资料:


《开封犹太人的几个问题》,徐伯勇,中国古都研究(第七辑)——中国古都学会第七届年会论文集;

《开封犹太人后裔民族身份认同传播研究》,汪彩艳,陕西师范大学硕士毕业论文;

《生活在耶路撒冷的开封犹太人》,《耶路撒冷邮报》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