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创痛

——探析冀东抗战汉奸现象成因及危害

董连辉

重温抗战史,不仅要铭记英烈,感悟胜利荣光,激发民族自豪感,也要反思历史痛点,汲取教训。冀东抗战汉奸为祸之烈,罪不容诛,至今是民族的创痛。

中国,日本,大烟,第1张

汉奸政权——冀东防共自治政府

一、冀东无数抗日志士直接或间接倒在汉奸枪下……

长城震荡,滦水哀鸣。倭寇入侵,英雄遍地。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1938年夏,不足两个月内,冀东22各县20万之众参加轰轰烈烈的冀东抗日大暴动,当时冀东人口600万,意味着30个人中就有一个参加大暴动,彰显冀东人不甘做亡国奴的血性。

中国,日本,大烟,第2张

伪冀东防共自治政府行政区域图

但毋庸讳言,冀东抗战时期汉奸现象也非常突出,可谓城乡汉奸遍地,给抗战带来极大危害。笔者多年调研发现,我政府地方干部和八路军官兵很多人牺牲于汉奸告密,有的甚至直接倒在汉奸的枪口下。

中国,日本,大烟,第3张

1936年冬冀东防共自治政府成立一周年的彩楼

冀东地理位置处于咽喉要道的战略位置,农业发达、矿产丰富,“七七事变”后”,日军进攻国内的兵力和军用物资,几乎都是经过冀东运送。由于日军速亡中国计划破产,陷入“长期作战”,日军不遗余力培植汉奸势力,借助汉奸政府和大量伪军,实行“以华治华”方针,实现“以战养战”目的。日军惟恐冀东八路军出关向东北发展,极力将其扼杀在冀东,制造长城沿线“千里无人区”、实施“集家并村”政策,将村民赶到日军控制的“人圏”。1941年春至1942年冬,先后开展“五次治安强化运动”,围剿抗日基本区。日军扶植的治安军具有相当规模建制和武装力量,每次扫荡屠杀过程中,治安军都充当日军的急先锋,配合日军奴役占领区的民众。

中国,日本,大烟,第4张

图为汉奸殷汝耕毫不知耻地站在伪“冀东防共自治委员会”成立时的主席台上。

冀东汉奸特务组织众多,如保安队、新民会、警察署、自卫团,伙会……白色恐怖笼罩整个冀东。抗战初期,中共地下党开辟地区发展党员极为隐蔽,入党要求连父母、妻子儿女都不能告诉,党员彼此之间不发生横向联系,他们以各种身份做掩护从事抗战工作,村庄也都有化名,八路军主要干部对外也都有代号和化名,以此迷惑敌人,最大限度保存壮大抗日力量。尽管如此,有时还是被无孔不入的汉奸刺探到真实情况,付出难以估量的损失。

中国,日本,大烟,第5张

迁安肖家庄老八路李平证实李方州被秦海清杀害及秦海清号登波

冀东汉奸不仅数量多,而且坏透了, 镇压抗日力量手段极端毒辣,他们采取各种酷刑折磨被捕的干部战士,如驻迁安县罗家屯(今属迁西)伪治安军独立20团团长高首三,河北盐山人,又名高甲第,绰号“高阎王”, 采用打鞭子、灌辣椒水、灌洋油、灌尿、压杠子、用猪毛绳子捆七道、脸上蒙七七黄钱币喷凉水、滚钉板……(1)无所不用其极。高首三的铁杆反共自卫团团长秦海清(秦登波)河北迁安人,他带领伪军、特务扫荡滦河东、迁安城北各村,烧杀抢掠、奸淫妇女、搜集情报、抓捕抗日志士……恶贯满盈!秦海清组建反共伙会时,哪个村不建立,他就下令将家家户户做饭用的锅拔去,不让村民吃饭(2)。

中国,日本,大烟,第6张

大汉奸高首三坦白交待秦海清(号登波)担任反共自卫团头目

冀东很多优秀开辟地区的干部死于汉奸手里。以迁青平联合县为例,从联合县成立之初,先后牺牲多位县区领导:1942年初,一总区首任区委书记高伟(孙永和)牺牲;1942年7月16日,三总区首任区委书记石明(李方州)牺牲肖家庄王古庄交界路口山坡下;1943年9月,三总区首任区长马玉华在翻鞍寨北沟牺牲;1943年,二总区首任区长王树森牺牲大岭寨南房子;1943年1月,首任县长刘全民(杨锡胜、杨希盛,杨瑞林)牺牲今宽城县小前坡峪村黑小子沟;1944年秋,一总区首任区妇救会主任蓝光(陈静)牺牲……(3)残酷抗战环境中,县区干部前仆后续,慷慨捐躯,他们均有化名,有的有几个,化名只有党内部分同志知道,多为通信联络外出活动时使用。但是,对于他们来讲,化名并没有起到掩护作用,这些牺牲的同志,绝大部分是因为汉奸叛徒出卖,惨遭敌人杀害。

中国,日本,大烟,第7张

驻罗家屯伪治安军独立20团团长高首三坦白秦海清是最忠实的特务

冀东八路军主力部队遭敌人重兵围剿,也多源于汉奸告密。1941年十二团一营被20倍日伪包围在丰润韩家庄,营长杨作霖等247名官兵浴血鏖战后悲壮捐躯,日伪之所以能够有目标跟踪围剿,源于汉奸告密。同样,1942年4月3日,十二团政委刘诚光、二营教导员苏连存率近300名官兵遭10倍敌人围困遵化甲山,鏖战一天,刘诚光、苏连存等258名壮烈捐躯,日伪重兵尾随而来,还是因为汉奸告密……

、铁杆汉奸残杀同胞手段残忍不输于鬼子

汉奸杀害我政府地方干部、八路军手段极端残忍,甚至连尸体也不放过,如区委书记李方州被伪军枪杀后倒地,大汉奸秦海清将其剖腹。县长刘全民牺牲后,汉奸将其身上衣服全部扒光。

1942年夏,高首三将新店村干部王建臣带回村子,圈了全村老少百余人后,将王建臣捆在一棵杨树上,命令特务用扎枪扎王建臣,又胁迫村民上前扎,有的村民不扎,高首三威吓说:“谁不扎,就和他一块死去!”……最后,王建臣浑身上下被扎了三百多个洞,直扎得血肉模糊……

中国,日本,大烟,第8张

迁青平联合县首任县长刘全民,1942年底因汉奸告密牺牲


抗战胜利后,政府清算复仇,多次召开公审大会处决汉奸。如1945年11月的一天下午,迁青平联合县政府在罗屯娘娘庙前召开公审秦海清的万人公审大会,由县公安局审讯股股长刘振生主持。公审大会现场,群众义愤填膺,纷纷要求政府判处秦海清极刑。有的妇女要求政府用刀一块一块将秦海清割死,有的妇女拿着剪刀上前要剜秦海清的眼睛……大会特别邀请肖家庄李井香、李丛林等人作为被害人李方州亲属参加大会,控诉秦海清1942年夏杀害我抗日干部李方州的罪恶事实,秦海清供认不讳,并交代了肖家庄村任凤楼告密李方州抗日的事,我公安人员刘东生执行枪决命令,一枪未打死又补了一枪。

同样,大汉奸高首三1951年落网后狡诈异常,拒不交代罪行,或避重就轻,迁西法院审理一年多。1952年9月3日,迁西县法院审判员周瑞兴 、书记员周庚对高首三做最后一次刑事审讯笔录,问他:“最忠实特务是谁?”高首三意识到死期到来,终于如实供出他的铁杆汉奸兄弟秦海清,他说:有一个,罗屯东秦登波(秦海清)当特务最忠实,还当过自卫团团长。”1952年9月21日,迁西法院报请河北省政府批准,在罗家屯召开万人公审大会,控诉百姓对高首三恨入骨髓,要求政府用刀一块一块割死,经法院干部耐心劝解拦住,最后将其枪毙。

三、冀东抗战缘何产生众多汉奸?

冀东民风淳朴,长城脚下、滦河岸边子民不乏刚烈性格,为啥产生如此众多汉奸?笔者以为,主要原因有以下几方面:

(一)、军阀混战,民不聊生,国家意识淡薄,民众缺乏文化大一统的认同与归属感,缺乏守土护疆责任感。

日寇入关前,全国军阀势力割据,实际上处于一盘散沙状态,冀东尤甚,军阀混战,匪患肆虐,国民政府没有能力治理好这块辖区。

中国,日本,大烟,第9张

日伪设立“花烟馆”,使烟馆成为吸毒和嫖妓的混合场所。图为在戒毒所内治疗的吸毒者。

以迁安为例,民国初,迁安沦为北洋军阀防区,不久转为直系军阀统治。1920年后,奉系军阀张作霖入驻,直奉两次交战。1928年12与,国民政府形式统一中国后,奉军驻防迁安,频繁换防。同时,国民党党部指导委员会、县政府成立,但因军阀混战,国民党组织在迁安境内时存时亡。这样的政府,除搜刮民财外,很难有所作为,日军入关后,国民党党部成员和军队逃散。

中国,日本,大烟,第10张

两个手臂上带着“太阳旗”袖标的汉奸惬意地抽着香烟,周围围观者投以羡慕的眼神。

军阀势力割据,国家处于散沙状态,缺乏刚健有为的民族爱国精神培育,国民难以从思想文化上形成民族凝聚力。政府贪腐,民众缺乏守土护疆的责任感与热情。

(二)、冀东沦陷早,日本殖民化手段毒辣,无孔不入,奴化教育时间长,极大弱化国民斗志。

1933年长城抗战失败后,国军溃散,冀东沦陷,签订《塘沽协定》,冀东沦为非武装区,日军和日本浪人随意进出冀东地区,他们贩卖鸦片,开设妓院,肆意殴打群众,强占人民财产,冀东人民陷入水深火热之中。

中国,日本,大烟,第11张

伪冀东日伪政权控制下的某纱厂

1935年11月25日,以殷汝耕为首的“冀东防共自治委员会”在通州宣告成立,后改为“冀东防共自治政府”,这是日本帝国主义在关内扶植建立的第一个傀儡政权。冀东伪政权成立后,对冀东人民进行残酷的殖民化统治。日伪开展奴化教育,严格控制教学活动,冀东各类学校的教科书,删去一切带有民族意识的内容,增设日语,鼓吹“王道文化”。

中国,日本,大烟,第12张

日军在中国学校开展奴化教育

同时,冀东各县均设日本顾问,交通要道和重要城镇驻守日军,乡村实行五家连保制度。伪政府实行经济掠夺,武装保护日本人走私,摧残民族工业。伪政府还大力推行吸毒、赌博、娼妓“三毒”政策。据1935年底唐山一地统计,因吸毒死于街头者,每日平均七人,全年不下二千人。整个冀东地区因吸毒而致死者数以万计。

(三)、日伪奴化统治民众手段富有欺骗性,灌输大中亚共荣圈意识,麻痹民众斗志。

日军采取“以华治华”手段统治中国人,灌输大中亚共荣圈意识,麻痹民众。同时,日伪极力妖魔化中共地下开辟地区干部和八路军部队。

伪政权打着保障民生求和平的施政口号麻痹民众。如大汉奸殷汝耕在冀东防共自治委员会成立宣言上说:“吾人苦于党政久矣!本委员长等,外察时势,内顺民情,特布自治,与民更始……至近更有共匪东来,深沟高垒;现银集中,扰乱金融,垂死人民,竟无复苏之望,倒行逆施,一至于此,吾民何罪,同受沦胥。本委员长,目睹时艰,忍无可忍,不得已,接受战区四百万人民之呼吁,起而力图自救,自本日起,脱离中央,宣布自治,树立联省之先声,谋东亚之和平!”

中国,日本,大烟,第13张

1952年9月,迁西法院处决大汉奸高首三的布告

1943年罗家屯日伪出版的《剿共旬刊》记载:“共匪之祸大则颠覆国家,小则危害社会,国家经济破产完全是因八路军抗战。共产党八路军祸国祸民,颠覆社会,破坏国际人类和平,为人类公敌,人人得而诛之!自‘七七’事变之翌年,共产八路军突侵入冀东罗家屯地区,每个农村都潜伏了共产党政治工作人员,藉中国民族统一人民战线‘抗日救国’的招牌,开始活动。从此,本地区民众即沦为水深火热非人道生活之中。

共产党在农村,厉行苛捐杂税,如合理负担等,奸淫掠夺,残杀无辜良民,强迫农民破坏交通,破坏中国社会固有道德与经济组织,使社会秩序紊乱,民不聊生,幸经治安军步兵第20团高团长(指高首三)莅任整军以来,抱拯民水火之决心,重拳整治除痼疾,一面彻底肃清共匪,一面领导民众成立罗家屯地区反共救国会。

中国,日本,大烟,第14张

抗战胜利后处决汉奸

我们的剿共目标:确立反共联立阵容,肩负着复兴东亚重任,促进反共运动之总本部的罗屯地区反共救国会不断强大!今后,更应积极协力皇军圣战,向狡英暴美及共产八路军发起总攻击,复兴中国,保卫乡土,时不我待,机不可失!过去,哀鸿遍野,民不聊生,高团长高举旗帜,唤醒受匪共麻痹民众之崛起反共,坚决与人类公敌——共产八路军对抗!我们要跟进复兴之新生中国。不景气的我国,过去受狡英暴美百年之欺凌压迫,沦为次殖民地地位,主权不能独立,国土更非完整。

中国,日本,大烟,第15张

战地记者方大曾拍摄日伪控制下的唐山车站,站台挂着日本国旗,右为冀东防共自治政府成立一周年纪念彩楼

大东亚战争爆发后,在大日本皇军指导下,国府领导国民对英美参战,就是洗刷百年来奇耻大辱。如今,我国土完整,主权恢复。友邦日本于道义精神扶助中国,协力代国府收回东交民巷大使馆区域,收回上海公共租借及法租界,提高中国国际地位,取消九国公约,今日中国,真正黎明全来,前途光明无限!”“中国参战友邦——日本基于道义精神,日本撤销治外法权,返还在华租借,此现象世界罕有。今后,中国人违纪、起纠纷受中国司法处置解决。皇军来华, 保民、养民、教民、救民,剿共建国,革新生活!”

日伪经常入村宣传,给那些觉悟不高、缺乏知识启蒙的民众造成极大困惑,使之丧失民族立场。

(四)、全国抗战初期,国军溃败,冀东大暴动失败,民众悲观情绪弥漫。

全国抗战初期国军不断溃败,国土大量失守。1938年夏,冀东爆发轰轰烈烈席卷全境22县的抗日大暴动,暴动队伍号称20万,波及600万民众,沉重打击日伪政权。但由于某些领导错误估计形势决定暴动队伍西撤平西,遭到敌人疯狂围剿,几乎损失殆尽。这次暴动,使日伪强化对冀东的统治,冀东抗战再次陷入低谷。

伴随日军军事嚣张,一定程度上使民众存有恐日畏战心理,抗战情绪和信心遭受打击,精神萎靡。哀莫大于心死,致使一些人甘心或被迫为日本人做事,沦为汉奸。

(五)、某些地方干部在开辟地区锄奸中存在左倾错误,导致一些中间势力沦为汉奸。

冀东地委组织部长张周文彬介绍锄奸与统战关系一文谈到:“1940年特务工作开始深入乡村。除特务敌探后,地方汉奸多为流氓白面客,我们采取杀白面客的政策,有一部分杀了,有一部分戒了,有些跑到敌据点……过去在杀人问题上有些左。有一些人看到汉奸就想杀,以往区里未经规定,随便杀人。其后,规定区里不准杀人。但区长有时月余找不到县长,因此事实不可能。

杀人过多,引起社会不安与在者家属对我之仇恨,他们对抗日觉悟不高,因而对我仇恨甚深。因为罪状不能使人周知,因此杀人时使这一阶层的人感到恐慌。干部太弱,社会经验少。同时对政策了解差。没有拘留所,人证物证搜集困难。只有杀之或是释之。无法判处徒刑,因而易于过左。审理制度上还有一些问题,没有公安局等机关,县区关系不灵活,县长批准等于无,有时等不及,找县长不易,汉奸留不住,无法携带。” (4)

中国,日本,大烟,第16张

大汉奸殷汝耕1947年被政府处决

随着敌人不断“扫荡清乡”,加紧布置敌探奸细,我政府在锄奸工作暴露出严重的错误,特别是从1940年后半年到1942年秋,锄奸工作表现“左”偏向。以迁青平为例,有的领导在政策上奉行错误理论,采取“四舍五入”,“宁错杀一个,也不错放一个”,平时七分,罪加三分;紧张时五分,罪加五分,有时草率行事,罪及全家株连亲属者。迁青平锄奸镇压的人有:特务探子(真犯和嫌疑犯)、汪派及嫌疑犯、反共自卫会发展的胶皮车夫、驼夫、迷信教门的首领、伪大乡长、村长、保甲长、流氓、坏蛋、破鞋、叛徒、汪派汉奸及其家属等。有的只是嫌疑,甚至嫌疑都不够,扣上个嫌疑犯帽子就锄了……” (5)

锄奸左倾错误,导致一些人被错杀,将一些原本属于中间派的人推向敌人阵营,严重破坏中共统战工作,影响抗战。产生这种错误,固有抗战形势残酷的客观原因,但主观上在于冀东某些领导过高估计敌伪力量,对民族矛盾这一最基本特点认识不足所致。

(六)个体人格沦丧,灵魂丧失,贪生怕死,屈从权势,谋求私欲强烈。

城乡一些出身富裕的恶霸或流氓无产者,没有信念和正义感,具有恐外、媚外心理,他们人格存在严重缺陷,患有“软骨病”。为保存既得个人利益或幻想暴富,于是,怀着冒险投机心理,追求权势,谋求“保护伞”,甘为日军鹰犬。

此外,日伪在城乡大肆推行吸毒、赌博、娼妓“三毒”政策,致使一些人沦为大烟鬼,为抽大烟求赏钱,刺探情报,出卖灵魂,热衷为日本人做事。如1942年迁青平联合县被我政府处决的汉奸秦海龙、任云都是因为抽大烟、嫖赌求赏钱通敌告密。

中国,日本,大烟,第17张

抗战初期,战地记者方大曾拍摄城市郊外风光

残酷战争,是考验人们灵魂的试金石,过去是,将来亦如此。孟子强调:“天下有道,以道殉身;天下无道,以身殉道。未闻以道殉乎人者也。”这是古往今来仁人志士所推崇的行为准则。舍身取义、以身许国,是我们始终应该秉持的核心价值。透视汉奸罪恶,彰显英烈千秋。探析汉奸成因,凝聚民族力量。冀东抗战,是中国抗战史重要组成部分,有经验也有深刻教训,我们要客观公正地研究这段波澜壮阔的历史,实事求是地还原其本来面目,告慰英灵,启迪后人,及时荡除滋生汉奸的温床,净化民族精神家园。

注:(1)、见高首三坦白供词档案,存迁西县公安局。

(2)、高首三供词、冀东老革命秦宝生个人档案记载。

(3)、综合《中共河北省迁安县组织史资料》、《中共迁西县组织史资料》、《迁西英烈》等。

(4)、周文彬介绍锄奸与统战关系档案,存唐山市档案馆。

(5)、姚依林关于《中共中央北方分局1942年冀热边考察报告——冀东锄奸工作的成绩及在工作中的错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