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7年,蒋经国的儿媳汪长诗与父亲汪德官匆忙从瑞士回国,辗转到香港,准备从香港转机前往台湾。

这时汪德官的一位老友黄文放前来拜访,一见面便直入主题,从公文包中掏出一份礼物,郑重地交给汪德官,告诉他要亲自交到蒋经国先生手上,因为这是邓小平的嘱托。

汪德官心领神会,将录像带接过。从香港转机到台北后,汪德官父女马不停蹄地赶往蒋经国府邸。

病榻中的蒋经国看到亲家公和儿媳专程来探望,心情好了不少。

而汪德官始终牢记着黄文放托付自己的物件,不敢有丝毫耽误,就将礼物呈放在蒋经国面前,说是‘那边’的朋友托我送给您的。

等蒋经国带着疑惑看完邓小平送给自己的礼物,眼眶早已被泪水打湿,半卧在病床上喃喃,这份情我领了。

于是,在蒋经国的授意下,台湾当局宣布从同年11月2日起,符合条件的人员可以申请赴大陆探亲。每年一次,每次可停留最多3个月。

那么,邓小平送给蒋经国的礼物究竟是什么,能让他深受感动,作出缓和两岸关系的举动,而两人之间在过往的岁月里又有何交集?

这个,第1张

(蒋经国)


这一切还要从蒋经国和邓小平的相识说起。

一、蒋经国与邓小平相识在苏联

1925年3月,孙中山先生病逝北平。

为了纪念这位伟大的先驱者,1925年10月7日,共产国际建立莫斯科中山大学,旨在通过层层选拔为中国革命输送干部人才。

孙中山先生逝世后,蒋介石变成国民党名义上的一把手,那蒋经国自然就成为“太子爷”,也是国民党重点保护对象。

此时蒋经国大可以在父亲的庇护下成长,但他并没有这么做,而是选择前往莫斯科中山大学留学,进一步了解社会主义。

蒋介石知道儿子的想法后,其实内心是很复杂的。

一方面,蒋介石并不喜欢指手画脚的苏联人以及社会主义,独裁才是他的终极目标;

这个,第2张

(蒋介石)


另一方面,目前维持和苏联的关系是最经济实惠的,毕竟他们给的实在是太多了,后面北伐还要用到苏联的力量,现在翻脸并不合适。

于是,为了向苏联示好,表明自己“革命”的决心,蒋介石还是将蒋经国送往苏联。

同行的还有著名国民党左派代表廖仲恺之子廖承志、国民党元老于右任的女儿于秀芝、冯玉祥的儿子冯洪国等。

蒋经国没想到的是,这一走,十二年过去了。

在莫斯科留学期间,蒋经国没有因为自己的身份特殊便耽于学业、放浪形骸,而是如过去一般刻苦学习,并坚持与父亲通信。

这个,第3张

(邓小平)


到了1926年的1月,21岁的邓小平也从法国来到苏联,并凭借优秀的履历被引荐至莫斯科中山大学,与蒋经国分在同一个班。

在巴黎有过四年革命经验的邓小平,推举为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的小组长,去年12月正式入团的蒋经国被划入邓小平的小组,两人就此邂逅。

听闻邓小平曾赴法留学后,蒋经国对这位前辈颇为崇拜,常常请他为自己讲述过去在巴黎的经历。

邓小平并不推迟,并特意写了几篇文章交予蒋经国,在其主持的刊物《红墙》上发表,这一时期,两人交情匪浅。

1927年,蒋介石在广州誓师北伐,从苏联取经归国的“基督将军”冯玉祥也在五丈原誓师,加入革命的行列。

这个,第4张

冯玉祥

受国内共产党人的召唤,邓小平离开莫斯科,前往冯玉祥麾下担任顾问。

自此,蒋经国与邓小平这对同学再也没见过面。

二、台海对峙

1949年,国民党在解放战争中全面溃败,蒋经国跟随父亲退守台湾。

新中国成立以后,败逃台湾的蒋介石成为横亘我军心中的一块心病。

当时以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可不打算放着台湾不管,统一台湾是迟早的事,但统一手段和实现时间就是另外的问题了。

这个,第5张

在毛主席原本的计划里,为免蒋介石集团在台湾站稳脚跟,这场统一战争应该拖不得。

但是,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所以统一台湾的任务不得不延后。同年8月11日,毛主席在起草的关于华东军区工作的指示中指出,“台湾决定1951年不打,待1952年看情况再作决定”。

1953年朝鲜战争刚一结束,毛主席在中央军委会议上就发出指示,该集中力量去处理台湾问题。

5年后的8月,从角尾的厦门、大嶝、小嶝到泉州湾的围头,长达30千米的战线上,福建前线部队36个地面炮兵营及6个海军海岸炮兵连聚集于此。

这个,第6张

我军459门火炮、飞机200多架,奉命对国民党军金门防卫部和炮兵阵地等重要军事目标及驶往金门的运输舰队进行大规模炮击,在短短85分钟里,发射了炮弹3万发。

炮弹如雨点般打在金门群岛上,几乎要将岛屿夷为平地。

在接下来的130多天里,我军对金门群岛又进行了多次大规模炮击、空战,共击毙7000余敌军。

但这还不算完,此后的二十多年里,我军形成了“单打双停”的规定,大致意思就是打一天休一天,要彻底把台军打痛、打醒。

这时的两岸关系,是冰点时期,格外紧张。

而到了1973年,邓小平同志在中央主持事务;两年后,蒋介石逝世,蒋经国被推选为中国国民党中央委员会主席兼中央常务委员会主席,并于1978年被推举为台湾“国民政府”第六届“总统”,终于走完了“太子”到“总统”的道路。

自此,蒋经国与邓小平这对老同学正式走上外交舞台,在台海关系上展开正面交锋。

这个,第7张

炮击金门


三、形势变化

1978年12月的一天,美国驻“中华民国”的大使安克志正打算休息。

这时,一通来自华盛顿的电话将他的夜生活全盘打乱。这是白宫方面与大使的专线秘密通道,一般时候时候不会拨打。

安克志心下大惊,难道白宫方面打算在台湾海峡动手了?还是苏联又闹出什么新动静了?

这个,第8张

美国大使馆

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安克志接通了电话。虽然电话那头传过来的内容与自己想象的相去甚远,但安克志的心中仍因此掀起惊涛骇浪。

结束通话后,安克志再也睡不着了,不仅仅是因为即将宣布的这个消息太过惊人,还因为他奉命在凌晨三点将这个消息转达给蒋经国。

凌晨三点,安克志准时拨通蒋经国助手宋楚瑜的电话,说是有紧急公事,必须立即面见总统先生。

虽然蒋经国大半夜不得不从床上爬起,令他不禁有些烦躁,而接下来安克志跟他宣布的消息,更让他大动肝火。

这个,第9张

卡特总统

原来,在邓小平与卡特总统磋商后,中美正式建交。
对于台湾和蒋经国来说,这无疑是一道晴天霹雳。抛出消息后,安克志一秒钟也不想待在蒋经国面前,就匆匆离去了。

行前,安克志提醒蒋经国:千万不要在早晨8点前将消息泄露出去。

同年12月16日,中美两国《中美建交公报》发表,美国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是中国唯一合法政府。

这份声明狠狠给了台湾方面一记响亮的耳光,紧接着,邓小平又朝着台湾打出了第二张牌。

1979月1日,在邓小平的指示下,大陆停止了对台湾控制下金门、马祖长达二十年的炮击,主动向台湾方面示好。

在两岸各界,多出了不少讨论台湾回归的呼声。

这个,第10张

借此机会,小平同志创造性地提出了“一国两制”的伟大方针,并在公开场合中表示:只要台湾不同大陆统一,台湾作为中国领土的地位是没有保障的,不知道哪一天又被别人拿去了。

邓小平一番话说到蒋经国心坎上了,因为他意识到,随着时代的不断发展,台湾面临的局势也将更加严峻。

于是,蒋经国同样发出声明,称自己坚持“只有一个中国”的原则。

自此,两岸在医疗卫生、体育等方面开始产生接触。

不仅如此,台湾方面不再喊打喊杀,过去什么“武力反攻大陆”的口号,逐渐被取缔,取而代之的是“以三民主义统一中国”之类的标语,相比于从前要温和了许多。

如果这只算这对老友的相互问好,那么接下来这份礼物,无异于邓小平在处理两岸关系上的神来之笔。

四、邓小平精心准备的礼物

此时的蒋经国已年近古稀,与蒋介石晚年一样,蒋经国的思乡之情在晚年如泉水般喷涌而出。

邓小平作为蒋经国的老同学,对于蒋经国自然是极为了解。

当年在苏联时,除了例行给蒋介石写信外,蒋经国还经常给母亲写信,哪怕母亲并不识字,他依然坚持这个习惯,十数年如一日。


这个,第11张

毛福梅

而且,母亲毛福梅的地位在小蒋心中,比之父亲蒋介石只高不低。

蒋介石迎娶宋美龄时,远在苏联的小蒋听闻此事后极为愤慨,奋笔疾书写下《给母亲的信》一文,文中用极为辛辣的讽刺控诉了老蒋的恶劣行径,把老蒋骂得体无完肤。

文章不仅在苏联《真理报》上发表,还被美国《纽约时报》转载,弄得人尽皆知,蒋经国之“孝”就此闻名天下。

1938年,毛福梅死于日军轰炸,死后葬于蒋介石家乡溪口。抗战结束后,蒋经国每年清明都会来到溪口摩诃殿北隅的母亲墓前,为母亲扫墓。

可惜败退台湾后,蒋经国再也无法到母亲墓前尽孝,这一直是他心中的遗憾。

1979年,全国人大常委会发布《告台湾同胞书》后,在邓小平的授意下,中央拨款30万对蒋氏故居及祖坟进行修缮。

直到1985年,财政部门还在源源不断地拨款,以支持蒋氏故居的修缮、维护工作。

这个,第12张

溪口

当然,在修缮的建筑中,首当其冲的正是毛福梅墓。

1986年清明节前夕,蒋经国表妹王重凤等人回到大陆祭拜蒋经国的祖母和母亲,在看到修葺一新的祖宅和墓地后,都为我党的开明感慨不已。

自从我党放出修缮毛福梅墓地的消息后,在海峡对岸的蒋经国对此事一直极为关心,可惜囿于身份和立场,他始终没能亲自返乡见证。

次年初,外界风传蒋经国已经病入膏肓,将不久于人世。听闻这个消息后,蒋经国的儿媳汪长诗与父亲汪德官匆忙从瑞士回国,辗转到香港,准备从香港转机前往台湾。

到达香港当天,得知第二天才有前往台北的飞机,汪德官父女只好在香港的宾馆先行住下。

这个,第13张

汪长诗


而就在当晚,一位不速之客前来造访,此人正是时任新华社香港分社台湾事务部部长的黄文放。

黄文放与汪德官是多年的老朋友,可他又是怎么知道自己来到香港的?

按捺住心中的疑惑,汪德官接待起这位多年未见的朋友。

两人刚聊没几句,黄文放便直入主题,从公文包中掏出一份录像带,郑重地交给汪德官,并严肃说到:

“请把这个亲自交到经过先生的手上,是小平书记的嘱托,” 汪德官心领神会,立刻将录像带接过。

从香港转机到台北后,汪德官父女马不停蹄地赶往蒋经国府邸。

病榻中的蒋经国看到亲家公和儿媳专程来探望,心情好了不少,汪德官始终牢记着黄文放托付自己的物件,不敢有丝毫耽误,就将录像带呈放在蒋经国面前说到:是‘那边’的朋友托我送给您的礼物。

蒋经国知道自己这位亲家在与大陆一些重要人物有交情,猜到这份“礼物”的意义非凡,于是立刻摒退了房间内的工作人员,只留下汪德官父女陪他共同观看这卷录像带。

随着投影仪的画面一闪,录像带中出现的是蒋经国的家乡溪口,虽然画面有些许模糊,但蒋经国依然能感受到,如今的溪口镇还是如当年自己离开时那般山清水秀。

跟随镜头的不断变化,蒋经国看到了陪伴自己成长的丰镐房、武陵学校,以及祖母的墓地,不仅没有被破坏,而且明显看得出有修缮的痕迹。


这个,第14张

溪口蒋氏故居

看到崭新如故的老宅,再想起父亲蒋介石过去派人到毛泽东等人的家乡,挖了人家的祖坟,蒋经国不禁感到惭愧。

而当画面中出现了蒋经国多年未见却极为熟悉的溪口镇北摩诃殿时,他的身体仿佛触电般颤抖起来。

没错,画面中母亲毛福梅的坟墓依然伫立于此,仿佛在静静等待他这个离乡多年的游子。

昔年戴季陶先生提笔写下的“蒋母毛太夫人之墓”8个大字,丝毫没有红褪墨残之象,想必是有人为其添过颜色。

看着熟悉的景象一幕幕地展现在自己面前,蒋经国的眼眶早已被泪水打湿,录像结束后,蒋经国半卧在病床上喃喃道:这份情我领了

这个,第15张

(蒋氏故居)


于是,在蒋经国的授意下,台湾当局宣布从1987年11月2日起,符合条件的人员可以申请赴大陆探亲,每年一次,每次可停留最多3个月。

虽然依然有条件限制,相比于从前的老死不相往来,这种程度的开放已经足以满足绝大部分人民的需求。

台湾方面作出让步,我党自然是全力配合,国务院办公厅正式出台了相关的接待措施,为台湾返回大陆的同胞提供诸多便利服务。

据统计,台海开放的第一年,就有超过30万人来到大陆访亲。

可惜,台海门户开放不到半年,蒋经国便一命呜呼。

蒋经国因心脏、呼吸衰竭于1988年1月13日下午去世,享年77岁。

这个,第16张

(蒋家祖宅)


蒋经国去世的消息传到大陆后,邓小平立刻召开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在会议上,邓小平不无惋惜,可惜经国死得太早,不然国家统一就在眼前。

诚然,因蒋经国的逝世,台湾回归的进度忽然放缓,但在大方向上,两岸正朝着统一的方向稳步推进。

五、新时代

例如台湾老兵刘年,在台海通道开放后,他成为了第一批返乡的台湾老兵。可回到大陆后他却发现,自己的直系亲属早已离开人世,徒留自己孤零零一人。


这个,第17张

老兵返乡

跪倒在父母亲的坟墓前,满头白发的刘年哭成一个泪人。虽然亲人逝去,但刘年也不愿回到台湾,他只想在这片生他养他的土地上终老。

所以,从1988年开始,刘年便充分利用每年3个月的探亲时间来往于海峡两岸,联系有关部门办理自己的定居手续。

2000年5月,在经过长达十二年的奔走后,河南省民政厅、省公安厅按照国家相关政策,批准了刘年回乡定居,并按在乡老复原军人待遇对待。

经过半辈子的坎坷、刘年终于得以落叶归根,远房侄儿家安度晚年。

如刘年一般曾经滞留在台湾的同胞,还有太多太多,他们有的在几经辗转后返回大陆定居,有的却因年老体衰,经不起舟车劳顿,在余生中只能和大陆隔海相望。

尽管命运各不相同,但他们的存在依旧化为联系两岸的纽带,将两岸人民紧紧联系在一起。

如今随着祖国的不断强大,祖国统一已经成为大势所趋,容不得任何外来势力的干涉!

编辑:冕智

责编:林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