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佩璋听说丈夫的风流韵事后,痛苦万分。

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只离开丈夫一段时间,丈夫就出轨生下私生子!

此时马佩璋有两个选择:

  1. 事情闹大,把丈夫亲手推入别人怀抱;
  2. 冷静处理,抓住这次机会立威!

马佩璋带着孩子到南宁后,不哭不闹完美解决丈夫的外遇。

同样都是女人,王氏被未婚夫送给上司,马佩璋却用智慧保住婚姻。

马佩璋究竟做了什么?

王氏,白崇禧,马佩璋,第1张

精神寂寞

国民党在大陆执政期间,很少能听得到白崇禧的花边新闻和桃色绯闻。

自从和夫人马佩璋结婚后,两人相濡以沫,过着一生一世一双人的幸福生活。

许多人都以为是白崇禧洁身自好,对感情忠贞。

实则不然,白崇禧并非感情专一的男人。

他也曾金屋藏娇,有过一段风流韵事,只是他善于遮掩,加上夫人并未声张,这才隐瞒下来。

1930年,白崇禧因忙于战事,无暇照顾妻子和女儿,为了她们的安全,他派部下将她们送到香港居住。

昔日恩爱的夫妻,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形单影只。

同年10月,白崇禧带着部队进入南宁,将称霸在云南部队的“滇军”赶出广西。

白崇禧原本就是广西人,拿下广西后,心情激动的他把作战指挥室设在环境优美、远离喧闹的陆氏花园。

战事平稳后,他闲暇的时间也多了,每天散步在鸟语花香、林荫茂盛的小路上,享受微风徐徐带来的凉爽,他的内心世界感到无尽空虚。

此时若是佳人在怀,该多幸福啊!

可是他和妻子,鸾孤凤只,再好的景,再美的心情也不过是徒增悲伤罢了。

每每夜深人静的时候,白崇禧总是无可避免想到妻子。

若是她在,床榻上也不至于如此孤单,自己疲惫的心灵也有人慰藉。

好几次,他辗转反侧,还是难以入睡,半夜三更把早已熟睡的警卫人员叫起来陪他下棋,消磨时光。

若是一两次,警卫员还能撑得住,但是白崇禧内心的空虚和寂寞,不是一两天就能缓解的。

王氏,白崇禧,马佩璋,第2张

次数一多,警卫员和侍卫都坚持不住了,他们经常聚在一起互诉苦衷,希望能找出解决办法。

升官的契机

副官许辉生听到警卫员的抱怨后,留了一个心眼。

能做白崇禧副官的人,果然心思透彻。

警卫员的抱怨,在他眼里竟然成为自己升官发财的契机。

他知道最近白崇禧精神不太好,只是不知道因为什么事情,现在才搞清楚,原来白崇禧是寂寞难耐。

若是自己能够帮助白崇禧解决了这个难题,以后岂不官运亨通?

他赶紧去当地的风月场所找来了几个身材姣好,容貌上乘的风尘女子带到白崇禧面前。

结果白崇禧一看到她们就嫌弃地摆了摆手,让许辉生将她们带下去,说自己没兴趣。

这下许辉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白崇禧不是精神空虚?怎么费尽心思找来的美女他一个都看不上?

后来许辉生才弄清楚原因:白崇禧是觉得这些常年混迹风月场所的女子不干净!

一双玉臂千人枕,半点朱唇万客尝。

这些女子如何能配得上他的身份?

许辉生虽然弄清楚原因,但却无能为力。

兵荒马乱的年代,他去哪寻找家世清白,姿色尚可、又便于控制的女子呢?

为了升官发财,许辉生萌生了把未婚妻王氏献给白崇禧的念头。

王氏,白崇禧,马佩璋,第3张

这天,他来到未婚妻王氏家中,悄悄问王氏:“我们的一位长官住在陆氏花园,身边没人照顾,多有不便。

此时若有人能帮我在长官身边照顾他,我的官运也许能顺畅些,你愿不愿意帮我?”

王氏是个善解人意、温柔善良的女子,听说能帮助丈夫,二话没说,一口答应下来。

她以为只是照顾长官的日常起居,收拾家务。

可是当被带到陆氏花园,许辉生才告诉她真实任务:哄长官开心,慰藉他精神上的空虚!

王氏这才明白,自己竟然沦为礼物,被丈夫送给了上司!

她是传统女子,内心不愿意接受这样的事情,只是如今也没有退路,只能同意。

果然不出所料,白崇禧对王氏一见钟情。

他对许辉生大大夸赞一番,说他体贴上司,很会办事,还千叮咛万嘱咐:此事千万要保密,不得对王氏泄露自己的真实身份。

为了不被人发现他的婚外情,白崇禧交代许辉生另外找隐蔽的地方安置王氏。

从此以后,可怜的王氏便成为了白崇禧用来打发漫长黑夜的一剂良药。

两人夜夜笙歌,直到天亮。

为了感谢许辉生的体贴关照,白崇禧提拔他为广西边城警备司令官。

对白崇禧来说,王氏只是他寂寞难耐的一个玩物罢了,从未想过给她什么名分。

同居一段时间后,王氏很快怀上身孕。

虽然对王氏没什么感情,但是白崇禧很在意她肚子里的孩子,再加上当时广西的医院没有办法做人流手术,只能待产。

十月怀胎后,王氏为白崇禧生育一个男丁。

这让白崇禧乐得合不拢嘴,马佩璋虽然能干,将家里料理得井井有条,不过只给他生育了两个女儿。

虽然是民国,但是在白崇禧心里,儿子才是继承人,为显重视,他亲自给孩子取名“黑仔”。

原本只是慰藉的工具,没想到王氏竟然给自己添了个壮丁,白崇禧激动地抱着她。

王氏,白崇禧,马佩璋,第4张

激动过后,是无尽的哀愁。

王氏如今生育了男孩,不能无名无分跟着他,否则对儿子将来也有影响。

但是早在和马佩璋结婚时,白崇禧承诺过只娶她一人,绝不纳妾。

在外打仗这么多年,一直是妻子任劳任怨,照顾父母,他又没有理由休妻。

就在白崇禧左右为难的时候,他在南宁金屋藏娇的事情也传到了远在香港的马佩璋那里。

婚姻保卫战

马佩璋起初听到这个消息也怒不可遏,甚至好几天不吃饭,躲在房间里哭泣。

当悲伤过后,她逐渐恢复了冷静。

这件事已经发生了,纵然再生气,再伤心,也无济于事。

而且当时,国民党官员哪一个不是三妻四妾,左拥右抱?

若是自己像一个泼妇大吵大闹,只会让白崇禧厌恶,将他越推越远,那是自己想要的结果吗?

马佩璋意识到白崇禧的出轨既是一个危机,也是一个契机!

若是她处理得好,不仅能切断他和王氏的关系,还能牢牢掌握住白崇禧。

若是处理不好,白夫人的位置难保不会拱手让人!毕竟人家王氏生的可是个儿子。

但无论怎么说,当务之急都是要赶到白崇禧身边去,趁他还没有决定好给王氏名分前,斩断他们的情根。

王氏,白崇禧,马佩璋,第5张

为何马佩璋会如此理智又充满睿智呢?一切还要从她的经历讲起。

妻子马佩璋

马佩璋是桂林人,她的父亲是清末的一名贡生,在清廷担任过很多职位,是名副其实的名门绅士。

虽然马佩璋是女子,但是父亲按照男子来培养。

因为父亲的宠爱,马佩璋也和一般女子不一样,恣意潇洒,遇事有主见。

马佩璋长大后,对旧式思想很不满意,她觉得女子就应该活出自己的精彩。

父亲看她可堪大用,把家里的事情都交给她负责。

一个性格独立、聪明伶俐、接受过先进教育,能够和人侃侃而谈的女子无疑最有魅力。

成年后的她成为远近闻名的美人胚子,前来马家求婚的男人络绎不绝。

但是马父对自己未来女婿要求严苛,虽然求亲者众多,真正满意的却少之又少。

马佩璋接受过新式教育,对自己未来夫婿要求更高,若是找一个不如自己的男人,要她何用?

而且她还要求一夫一妻制,倘若找不到这样的,她宁肯不嫁。

就这样,马佩璋一直到了22岁,都还没嫁出去,别人都劝她眼光不要太高。

但是马佩璋却一点也不着急,对于男人,她是宁缺毋滥。

媒妁之言

1923年夏天后,李宗仁,白崇禧在孙中山的大力扶持下,发动了讨伐广西旧军阀陆荣廷,沈鸿英统一广西的战争。

王氏,白崇禧,马佩璋,第6张

1925年1月,白崇禧率兵一举攻占了桂林,将沈鸿英的队伍赶到了湖南境内。

他以胜利者的身份回到了离别已久的老家桂林,此时的他正值年轻有为,大展宏图之时。

事业上有了起色,白崇禧自然要考虑娶妻的事情。

白崇禧听说有一个叫马佩璋的女子,是桂林出了名的美人,不仅人长得好看,还品学兼优、有性格、见解独到,是个百年难得一遇的女子。

怀着一颗好奇的心,白崇禧来到了马家。

在那么多求亲的人里,马佩璋的父亲一眼看上新桂系的风云人物白崇禧。

在媒人的撮合下,马佩璋和白崇禧走到了一起。

一个是英俊帅气、执掌一方的军阀将领;一个是聪慧英气、不输男子的马佩璋,两人势均力敌。

白崇禧带着马佩璋在老家没住几天,他手下的参谋传来急报,说敌人大军紧逼柳州,需要白崇禧立刻带兵援助。

军情如火情,白崇禧接到消息后,匆匆告别了妻子和母亲,立刻带兵朝桂林急行军。

桂林遇险

他前脚离开桂林,沈鸿英的孩子沈荣光就得到消息,从湖南日夜兼程偷袭桂林,桂林重新落入沈鸿英手里。

当沈荣光得知白崇禧的妻子马佩璋还留在桂林后,下令全城戒严,就算掘地三尺,也要将马佩璋抓到。

王氏,白崇禧,马佩璋,第7张

除了动员自己手下的官兵,沈荣光还在城里放话,只要抓到马佩璋本人,或者前来报告马佩璋行踪的,都有重赏。

这赏赐的金钱从哪里来呢?自然是抄没马佩璋父亲家产得来的。

正在沈家军全力搜捕马佩璋的时候,白崇禧也得到了消息,不禁为自己妻子捏了一把冷汗,一个女人家,能够在那么多人的搜捕中逃出来吗?

白崇禧也不肯定,他只能尽快解决这边的事情,祈祷马佩璋能够安然无事。

此时的马佩璋人又在哪里呢?

早在沈荣光攻下桂林时,她已经预料到敌人会搜捕自己和婆婆。

趁沈军入城混乱,她把自己伪装成乞丐,在卫兵的秘密押送下离开桂林,来到中山路的一个医院。

这里的院长是一个英国女传教士,外国人创办的医院,沈荣光不敢随便搜寻。

安置妥当后,马佩璋让卫兵去找白崇禧报信。

白崇禧带兵击溃唐继虞解了柳州的危难后,立刻带着部队返回桂林。

沈荣光知道自己不是白崇禧的对手,连夜撤出桂林。

白崇禧在道生医院看到马佩璋安然无恙后,一颗心才完全放了下来。

他带着马佩璋回到岳父家,在家里置办了庆功宴。

这一次经历也让白崇禧见识到了马佩璋的聪明才智,原来妻子并不像他想象中那么弱小,需要人保护。

从这以后,无论白崇禧遇到什么变故,都会先将自己的妻子,孩子安置妥当,再带人到一线作战。

撑起半边天

两人结婚的时候,白崇禧32岁,马佩璋23岁。

马佩璋是一个典型的贤妻良母,不喜欢抛头露面,也不爱慕虚荣。

每天的生活就是相夫教子,照顾双方的老人,也正是因为她这样的性格,才让白崇禧没有后顾之忧,可以一心一意在前方作战。

她不像李宗仁的夫人郭德洁那样热衷于政治权力,但也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好当家,在家里说话很有分量,在外面也得到了该有的尊重。

王氏,白崇禧,马佩璋,第8张

不过这尊崇的背后,是无尽的辛酸和危险。

据她孩子的回忆:在北伐战争和抗日战争期间,好几次逃难都是马佩璋一人带着全家四处奔走。

战争来临时,是马佩璋带着上至九十多岁的婆婆,下至还不满月的儿子,以及大大小小八十多人一起逃难。

他们一行人穿越枪林弹雨,克服重重阻碍,一路从上海流浪到南京寻找白崇禧。

也正是这样的经历,才会让马佩璋非同凡人,拥有一般女子没有的睿智。

稳妥处理婚外情

一番思虑过后,她带着两个女儿风风火火赶到南宁。

白崇禧看到妻子时,不由得大为震惊,羞愧地问道:“你怎么来了?”

看到马佩璋的那一刻,白崇禧是意外又愧疚,所以他眼神闪躲,说话也不敢直视妻子。

马佩璋纵然心里一团火,但也明白此时不是发火的时机。

她极力克制自己的情绪,郑重道:“事情我都知道了,局面如此,我也只能接受。

现在,你打算怎么处理?是选择她?还是选择我?你若选她,我即刻带着两个女儿离开;你若选我,必须和她一刀两断。”

“你不生气?”白崇禧很意外马佩璋的态度,换作其他人早就该闹起来了吧?

“生气,可又如何?现在事情都出来了,最重要的是妥善处理,你也不想这个事情闹得人尽皆知吧?”

白崇禧觉得马佩璋如此深明大义,自己还做出这么对不起她的事情,实在太不应该。

王氏,白崇禧,马佩璋,第9张

内心对妻子的愧疚感让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看着白崇禧这个样子,马佩璋知道自己目的达到了。

只有让男人觉得亏欠你,他才会想要弥补,利用好这种心理,能事半功倍。

“我也不清楚啊!”白崇禧像是一个犯了错的小孩子,一脸的手足无措。

“这样吧,孩子留下,我会当自己亲生孩子来养,但是这个女人绝对不能进门。”

“都听你的吧。”白崇禧其实也没想好该如何处理这个事情,毕竟他起初只想找个人安慰自己孤独的内心。

现在目的达到了,就想着自己躲起来,让马佩璋处理剩下的事情。

其实处理婚外恋很简单,只要夫妻一致对外,让第三者明白她所依赖的男人心里根本没有她,她才会放手。

若是一味大吵大闹,只会把丈夫越推越远,这样的做法太不理智。

马佩璋忍下心酸,拿了一大笔钱找到王氏:“我们商议过了,这段时间多谢你对我丈夫的照顾,我很感激。

如今我陪伴在他身边,他也不需要你照顾,另外黑仔我会替你抚养好,你也可干干净净回到家中。

考虑到你这两年为白家做出很大的牺牲,我们准备在经济上给你补偿,这些钱能让你今后生活顺利些。”

王氏知道马佩璋口中的“我们”指的就是她和白崇禧,得知这样的结果,她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

看着王氏如此,马佩璋也不好说重话:“拿着这笔钱,以后擦亮眼睛,好好找个男人过一辈子吧。”马佩璋将手里的钱递给了她。

王氏听完,不禁感叹自己命运坎坷。

未婚夫为了前程将自己送给白崇禧,可白崇禧对她却无一点感情,只当她是生育的工具。

王氏,白崇禧,马佩璋,第10张

一致口供

送走王氏后,马佩璋把黑仔接到身边抚养,为他取名“白先道”。

为了保全她和丈夫的名声,马佩璋又和白崇禧达成协议:“无论任何时间,任何场合,黑仔都要说是我的孩子,而且是白家的长子!”

历史上记载的白崇禧一共十个孩子,其中九个是马佩璋所生,只有白先道是王氏所生。

尽管他们千方百计掩盖这一段风流往事,可是纸包不住火,桂系军队的少数军政官员还是知道这件事,只是他们装作不知道罢了。

. END .

文:墨染单珪

编辑、排版:小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