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5年6月18日19点45分,一列火车已经越过杭州萧山区的北门道闸,突然传出“砰”的一声轰响。车厢内的一个人快速站起来了,他的名字叫张蕾,是浙江省副省长兼公安厅长,这一声轰响使他意识到了,出大事了!

毛泽,毛泽东,第1张

毛泽主席在列车办公室

张蕾在这里列火车上,是负责保卫工作的,它是毛泽东主席的列车。张蕾是公安机关出生,智勇双全,毛泽东主席每次来浙江省,他都要亲身承担保卫工作,这一次自然也是如此。根据既定规划,列车19时30分离去杭州火车站,但毛泽东主席临时性规定提早20min考虑,并且不允许通知所有人。因此,列车提早就到达杭州萧山。

听见一声轰响以后,张蕾马上站起来摆脱车箱,查验列车状况。刚走出来了,他便惊奇地发觉,第六节车箱火车行驶方位靠右边的一扇窗户,早已被击败了一个洞,洞边大约是大拇指般高低。张蕾吓出一身冷汗,难道说列车被炮弹击中了?

列车正前方停靠在诸暨县地铁站时,张蕾马上赶来网站站长室,给浙江公安厅副厅长吕剑光通电话,讲了刚才那状况。吕剑光也大吃一惊,立即打给杭州萧山县公安局局长潘振铎,对他说刚刚中央首长的列车通过萧山县,碰见了围攻,列车夹层玻璃也被击败了一个洞。吕剑光在电话中指令,萧山县派出所必须要在24小时内侦破案件!


吕剑光或是放心不下,当晚赶来萧山县。

毛泽,毛泽东,第2张

50年代初民警巡逻

这时,潘振铎已经勇冠三军,快速调研这事。吕剑光来了之后,马上和潘振铎一起研究案情,探讨如何破案。以后,他们又当晚赶赴杭州市,向浙江省委书记江华汇报。

那时候,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会、国家副总理、华东局第一书记谭震林,刚好在杭州市日常检查,公安部副部长许建国都来了。吕剑光和潘振铎赶来江华镇长的住所后,谭国家副总理和江华镇长有急事出去,她们便向许建国汇报了这事。

许建国边听边记,表情严肃,最后说:“这件事情很严重,务必快速破获……这列快车不是一般的快车,车里坐着的是毛泽东主席,并且还有苏联老大哥的部长会议现任主席马林科夫!”

这话一说,吕剑光和潘振铎都一愣,她们先前只知道这是中央首长的列车,想不到上边坐着的居然是毛泽东主席和马林科夫,这件事的严重度,让人难以想像了。潘振铎马上报告,公安厅早已期限24钟头侦破案件,杭州萧山派出所第一时间鼓励绝大部分人派出,加上各个区、乡的党员干部配合调查。

现阶段,萧山县派出所的关键侦察方位,便是查清楚从北门道闸至白鹿堂地铁站公路沿线各乡的大地主、富农、反动、坏分子与历史繁杂分子结构,看她们在晚上七点至八点中间,有哪些异常行为。那时候人口流动偏少,毁坏列车得人很有可能还藏在北门道闸附近的村庄中。因此,杭州萧山派出所的调研方位,目前看来正确。

6月20日早上,许建国向谭国家副总理报告完工作之后,立即赶来诸暨县汽车站。许建国阅历丰富,十分注重现场勘察,他想要亲眼目睹看一看,究竟是什么穿透了列车夹层玻璃。赶到现场后,许建国用心观察,果真看到了疑问:玻璃上洞,并不是炮弹穿透的!

当有人向着列车射击,射击间距很远得话,炮弹穿透夹层玻璃后,便会落到车厢里。假如射击间距近点,炮弹就会直接穿透另一侧玻璃。可是,车厢里没发现炮弹,另一侧的玻璃窗也未被穿透。

此外,玻璃上洞边虽然看上去像被炮弹穿透,但认真观察就会发现,洞边边沿不匀,边上玻璃也有很明显的裂缝。这种洞边,绝对不是炮弹所造成的,反而是某类尖状物件快速碰撞所造成的。


许建国分辨,这应该是普通百姓扔石头砸中了火车。

毛泽,毛泽东,第3张

许建国

那么大一件事,居然是普通百姓扔的石块?假如我们竭尽所能地考量这件事情,毛泽东主席的列车遭到毁坏,找不到作案工具,也找不到犯罪嫌疑人,谁能随便分辨这也是扔石头“误击”列车?

许建国敢这么分辨,关键在于自身阅历丰富,更为重要,他坚持以事实为依据,求真务实地破获案件。毛泽东主席的列车遭到袭击,确实是非常棘手的问题,但这并不意味着一定是刺杀事情。许建国将自己的分辨告知张蕾,张蕾也同意允许这一分辨。许建国了解萧山县派出所如今压力很大,很有可能发生抓错人乃至刑讯的概率,因此,他临时性调了一列火车,马上赶赴萧山县。

杭州萧山派出所来来回回,这时身陷囫囵,已经北门道闸至白鹿堂地铁站这一带的农村焦虑不安调研。从头开始一天晚上逐渐,各乡可能会有行为的人都会集中在了乡镇政府,一个一个用心核查。火车遭受围攻时,他们也在哪儿,在干嘛,有什么人可以证实……当许建国抵达时,以及20多的人已经核查发生意外时的现象。

公安民警既疲倦又焦虑不安,当他见到许建国出现的时候,也是不知所措。许建国立即微微一笑告诉你们:“同志们,我在这说三点,第一是撤销24钟头侦破案件的指令。第二,这起案件的特性,不一定是反动毁坏,侦查面要广一些,这宗事情极有可能是人民群众丢石子,误中火车所造成的。第三点,侦查地区重心放在安桥乡曹家桥村,我勘测了这一铁路线区段,铁路线从这里出发穿村经过,事儿就真产生在这儿。”

许建国这一番话,让到场愁眉不展的公安民警长舒了一口气。不但没了24钟头侦破案件的限制时间,许建国还提供侦察的范畴与目标,这对大家而言,可以说是锦上添花。


6月23日在下午,总算查出了犯罪嫌疑人。

毛泽,毛泽东,第4张

50时代农户

杭州萧山派出所依据许建国的意见,结合了各个方面的调查情况,明确曹家桥村的曹文生行为较大。这一曹文生算不上大地主反动,并不是历史时间繁杂分子结构,就是一个很普通的穷苦农户。

当晚,潘振铎亲身带人来找曹文生。曹文生听见拍门的声音,赶快回复:“好好地,我打开门,我打开门。”可是,大伙儿左等右等,门一直不动。细心一听,里边传来女人大哭的声音。

潘振铎声色俱厉高喊:“快开门!”门开了了,曹文生上半身一丝不挂,下半身穿着一条老旧的超短裤,站在门外直发抖。他的老婆站在一旁,一边哭,一边紧抓曹文生手。潘振铎趁着月色探身往屋子里看了一下,曹文生家里实在是很穷,除开一张床,屋子里只有一张破木桌子,连灯油也没有。曹文生找了一件旧上衣外套披到的身上,跟随潘振铎离开,他的老婆则一直在痛哭流涕。

抵达杭州萧山派出所的情况下,已是凌晨一点。在会议厅中,派出所的主要领导所有在场,把曹文生吓得瑟瑟发抖,耷拉着脑袋不敢说话了。潘振铎宽慰他说道:“曹文生,大家觉得你是贫下中农,并不是阶级敌人。贫下中农犯错误,也需要老实交代,争取宽大处理……“

曹文生或是不敢说话,他是一个憨厚老实的农民,早些年一直没娶上老婆,之后大哥意外去世,大嫂无家可归,就跟随他过日子了。千辛万苦拥有妻子儿女,自身如果被枪决了,他们该怎么办啊?

潘振铎不厌其烦劝了一个小时,曹文生总算承认。他说道:“那一天黄昏,列车去之前,有五六个人站在路西边闲谈。站在友根大门口,手上握着一块从铁路上捡来的有菱角的石块玩。就在那此刻,我看见一辆很好看的火车开来,就顺手把石头扔掉了以往,打到了火车的门窗上……“

包含潘振铎以内,到场的公安民警都松了一口气,忙了这么多天,总算破案了。自然,为了证明曹文生并没有撒谎,也必须寻找见证人。依据曹文生交待,那五六个人群中,曹培兴就站在曹文生身旁,应当看见了全过程。


事不宜迟,潘振铎马上分配杜股长去核实情况。

毛泽,毛泽东,第5张

50时代农家子弟

24日零晨,杜股长敲响了曹培兴的家门口。想不到,曹培兴打开门便说:“向快车扔石头事情,是我做的!“杜股长当场就傻眼了,曹文生刚刚早已说出了呀,如何曹培兴也承认这件事情,究竟是谁扔的石块?

杜股长马上就平静下来,依据以前的调研,扔石头的人应该是曹文生。如今曹培兴积极认可,一定有其他原因。那么就缓兵之计,杜股长立即取出笔纸,写下了“讯问笔录”,让曹培兴签了名,按到指印。随后,杜股长表明,积极挑明正确,但是这是一件大事,要得到刑事追究的……

曹培兴吓得不轻,立即讲了真话。原先,曹文生刚被带去,他老婆就牵着孩子找曹培兴,含泪乞求,说曹培兴曾当过乡镇长,也是共产党员,派出所一定会从宽处理的。曹培兴那时候想着,真要是曹文生被枪决了,家中妻子儿女该怎么办?就发积德行善,替曹文生“顶包”吧。

到此,一切总算水落石出。那样,曹文生到底应该怎么处理呢?许建国在听取案件报告后,觉得曹文生尽管犯了事,但是考虑到他是一个贫困农户,当以指责教育为主,从宽处罚,判个判缓就行了。

1955年7月16日,萧山县法院被判曹文生刑期3年,缓期执行。这宗“封界要案”,就这样破获了。在这么重要的案子眼前,许建国快速分辨案件,从实际出发,让人敬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