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2年,毛泽主席在北京中南海颐年堂里边,盛情款待了一个非常特殊的客人,清朝的宣统皇帝——爱新觉罗氏.溥仪。

为了能尽可能的让宴会的气氛轻轻松松下去,毛泽东主席还专门邀请到了章士钊、程潜等做为随同,然而在酒席期内,毛泽东主席的一个问题却将全部人的视线都激发起来了。

在饭吃到一半时,毛泽东主席忽然说了溥仪一个至关重要的难题,“还记得玉玺放在哪里了没有?”

这种情况成功将每一个人的眼光都汇聚到溥仪身上,但是下面溥仪的答案却让大家都大幅吃惊。

到场的每个人都不敢相信自身听见的回答。

溥仪的回答到底是什么,竟然能造成这么大反映?毛泽东主席又到底为什么要酒宴溥仪呢?做习惯了帝王的溥仪在清帝退位以后,到底有些什么遭受,又将印玺逮到了哪儿?

中国,我国,毛泽,第1张

颐年堂特殊的顾客

1959年,毛泽东主席向人大常委提议赦免一批早已更新改造完成日本战犯刑满释放,而毛泽东主席第一个赏给的犯罪分子就是一个具有特殊的意义得人——爱新觉罗氏.溥仪

这一年九月,早已通过快十年的更新改造生活中的溥仪,做为第一批赦免犯里第一个被毛泽东主席提名的罪犯离开抚顺战犯管理所。

在此之后,溥仪被周恩来亲身会见,还自己给溥仪在北京植物园里边找了一份工作中,原本溥仪认为已经是他自打清帝退位以后更为舒心的日子了,可是使他没想到的是,在2年后的春节,他居然收到毛泽东主席之邀。

1962年1月31日的北京中南海颐年堂,章士钊几人早早的就来到宴会当场。

毛泽东主席看见他们几人以后,立马就招乎她们赶快入座就座。

看见还空着的一个位置时,四个人的脸上都是一脸地疑惑。

毛泽东主席笑笑,一脸深不可测的说道:“今日请你们来是有任务,今天我酒宴了一个十分重要的顾客,你们一定要帮我把他陪好。”

中国,我国,毛泽,第2张

听见毛泽东主席这样说,章士钊马上询问道:“现任主席,您说的此人大家认识吗?”

毛泽东主席仅仅笑着说道:“你们肯定是知道他的,等着来啦你们就了解我为什么要说他非常关键。”

听完毛泽东主席的这段话以后,章士钊她们就更好奇心可以让毛泽东主席那么注重的客人到底是什么真实身份。

总算,就在那根本不知道等待了多长时间时,一个瘦高个儿,带着眼镜,衣着其实不算很合身的中山服的中年男人离开了进去。

看见走入的稍显苍老年轻男子,毛泽东主席马上离开了以往,将其安装到了自己身边坐着。

一边安装新来的顾客,一边对章士钊等详细介绍:“大家从来没见过吧,这名但是宣统皇帝,当初大家所有人都在它的手下工作中。”

中国,我国,毛泽,第3张

而溥仪听见毛泽东主席的这段话以后则显得有一些惶恐不安,他接连招手讲到:“您不必这么说,曾经的事儿都已经过去了。”

等毛泽东主席详细介绍章士钊等人的时候,溥仪还专门站立起来,心态恭谨地为她们一一问好。

在家宴上,毛泽东主席亲切询问溥仪身体现况,关心他现下的生活,还指向桌子上的朝天椒、茄子等凉拌菜,高兴地招乎溥仪用餐。

看见溥仪的鼻子上也是被辣椒辣出的汗,毛泽东主席笑着说道:“大家湖北人缺不上朝天椒,这也就是为什么湖南省每一个人身上都与生俱来带着一股子辣劲的主要原因。”

为了证明这话所言非虚,毛泽东主席还专门指向章士钊等调侃地谈起了当初章士钊和仇鳌等在报纸上痛骂宣统皇帝,造清朝晚期王朝反的往事。

听见毛泽东主席提到曾经的事儿,本来早已松懈了一些的溥仪马上又紧张了下去,他诚挚地为在座的人致歉讲到:“是我对不起你们,当初的事情是我做错了,我就是犯过死刑得人。”

中国,我国,毛泽,第4张

听见溥仪的这话,毛泽东主席立马就意识到了溥仪这么多年过去了,心里也是会有点躁动不安,在全是共产党人的聚会上,溥仪依然会有些紧张。

毛泽东主席打叉,佯装好奇地问道:“先不说这么多了,今日主要目的是让你设宴。此外,我还有一个十分疑惑的难题要想询问你,曾经的玉玺到底放在哪里了?”

毛泽东主席的这一打叉的确将酒席里的气氛给改正了上来,所有人焦虑不安地看着溥仪,想知道印玺到底在哪儿。

但是溥仪却过意不去的说道:“我不知道印玺到底在哪儿。”

溥仪也不知印玺在哪儿,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情,做为最后一个把握印玺得人,溥仪为什么会不清楚印玺在哪呢?

中国,我国,毛泽,第5张

不知所终的印玺

1924年的年底,冯玉祥军队声势浩大地冲进了北京紫禁城,而冯玉祥入京以后做出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早已让位但是却生活在故宫里的溥仪赶走北京紫禁城。

“给大家两小时的时间也,马上搬出来北京紫禁城。”

在冯玉祥的属下鹿仲麟的催促下,早已没有决定权的溥仪只有匆匆忙忙整理软细离开北京场,可是因为那时候你走急匆匆,好多东西都来不及整理,一直以来被视为时期最大权益的印玺也被遗弃到了北京紫禁城。

而匆匆忙忙离去北京故宫的溥仪,即在日个人的协助下,在东北的伪满国做起了废帝,等他总算算得上稳定下来的时候,就立刻派兵去找冯玉祥要想追讨回印玺。

但是冯玉祥的回应,却要溥仪觉得了一阵的发慌,由于印玺并没有在冯玉祥的手中,当时冯玉祥将溥仪逐出北京故宫以后,搜遍整个北京故宫也找不到印玺,就以为印玺被溥仪拿走了。

中国,我国,毛泽,第6张

如今两人一对质以后才懂得,印玺是真丢失。

获知这件事的溥仪感受到了一阵的发慌,印玺尽管现在已经没有什么支配权了,可是他终归是老祖先留下的,传承了数百年物品,如今在他手里哦给弄丢印玺,溥仪担心自己在驾鹤西去并没有面部来面对老祖先。

“大家务必帮我找回家印玺。”

当时已经并没有其他办法的溥仪,只有匆匆忙忙向日自己寻求帮助,他企图自己用伪满国帝王的身份和日自己商谈,但是哪怕是伪满国全是日自己创建的,她们又怎么可能担心溥仪危胁。

他们并没有理睬溥仪的需求,只不过是在口口声声同意协助溥仪找寻印玺,并没采取任何实质上的行为。

溥仪也知道日本人是在敷衍了事他,因此他只有把自己的手上仅存的愚忠的清朝晚期重臣派出去,依靠日个人的阵营,找寻洗劫一空的印玺。

中国,我国,毛泽,第7张

但是直至1945年,日本兵败投降之后,溥仪还是没能寻找印玺,只能匆匆忙忙跟随兵败的日本兵一起逃跑。

就在那溥仪早已顺利抵达飞机场,将要坐飞机走的时候,赶过来苏联红军在航班快要起降的前一刻,抓住溥仪,并将溥仪带到前苏联。

自此以后,溥仪一直被监禁在苏联的看守所里面,直至新中国的成立以后,毛泽东主席出国访问巴黎的时候才会主动要求了将溥仪移交我国政府的需求。

1950年5月,经过长时间的商谈以后,溥仪和其它一干日本战犯别宣布移交了我国政府,溥仪还在抚顺战犯管理所正式开始近十年的更新改造学习和生活。

在此期间,尽管没人了解,可是基本上所有人都默认设置中国封建王朝最大权利的象征——玉玺在溥仪的手里。

直至此次宴会,毛泽东主席为了能调整宴席的氛围,不经意地说了这么一句,大伙得知印玺早就在三十多年前就已丢了。

中国,我国,毛泽,第8张

毛泽东主席两条提议

当获知印玺早已丢失的事以后,所有人露出一副吃惊加痛惜的表情,仅有毛泽东主席淡定地讲到:“印玺是封建社会的标志,如今封建社会都已经结束,它是一块无用的东西石块小疙瘩,丢了也丢失,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嘛。”

随后毛泽东主席又风趣地说了一句:“便是好可惜,我长这么大还没见过印玺长什么样子呢。”

毛泽东主席的那一番话,成功将宴席里的氛围又推动起来了,溥仪也忍不住笑了出去,在此次的交流中,溥仪发觉毛泽东主席虽然是最高领导人,但是一点都没有居高临下的觉得,不仅讲话幽默风趣,还是很关注它的私人生活。

当获知溥仪自打和福贵人离婚后,一直都没结婚以后,毛泽东主席还专门对溥仪讲到:“现在还是能够再结婚的嘛!但是结婚后半生的已经将大事儿,此次一定要认真看待,找一个适合的人,好好生活今后的生活。”

中国,我国,毛泽,第9张

溥仪听见毛泽东主席这一番意味深长关心的话以后,马上红着眼睛点点头同意了出来。

在吃完饭之后,毛泽东主席还专门留溥仪交谈,和溥仪讨论接下来工作计划和思想改造的事。

当获知溥仪在年前以前梳理一部分自已的早些年日常生活时,毛泽东主席还激励溥仪再次写下去,把自己一生会用详细的记下来,那时候能够包装印刷出去让更多的的群众跟随一起见证一下近代中国的社会里变动。

可是此外,毛泽东主席也强调:“无论是写以前的事儿,或是写自己的想法,最重要的是要确保的记录事儿信息真实性。仅有真切地将事情讲清楚了,才不会在未来给观众导致不正确的正确引导。”

1962年的这一场宴会,不仅是末代皇帝溥仪和建国国家元首的第一次见面,更在溥仪心里面留下一份永远都忘不掉的回忆。

中国,我国,毛泽,第10张

在此次宴席中毛泽东主席和溥仪的一张合影照片,不论是单身的时候或是结婚以后搬新家,溥仪始终将自己与毛泽东主席的合照放到自已的卧室床。

遗憾在之后的动荡不安中,溥仪担心将照片能被抄走就主动上交给政府部门帮助存放,但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照片如同奇妙消退玉玺一样,再没能追回来。

尽管相片消失了,可是相片包含的的情感是确确实实存有的,每一次毛泽东主席提及溥仪时都会说“大家要好好的团结一致他”。

在听闻溥仪的日子过得窘迫时,毛泽东主席马上就要章士钊把自己的稿酬赠给溥仪,帮他改变现状。

接到毛泽东主席令人拿过来把钱以后,溥仪十分感动,可是他表示自己日常生活还能够活得下来,而且《我的前半生》将要出版发行,也会有一笔稿酬,自己无法收毛泽东主席把钱。

中国,我国,毛泽,第11张

到最后还是在章士钊的一再劝说下,溥仪才红着眼睛收下这一大笔钱。

难以想象,以前一人之下,位极人臣,每日前呼后拥的皇帝,竟然会由于一笔数量算不上许多的稿酬感激涕零。

习惯居高临下的生活中的溥仪终究还是在共产党的更新改造下,走落了由他人堆积而成圣坛,如同毛泽东主席所讲的,“大家取得成功更新改造了一个皇上

溥仪从一个皇上成了新中国成立千万人民群众中的一员,尽管没了呼风唤雨的水平,但他的日常生活比以前更为达到,更为丰富,也更加地更有意义,他对于如今平平淡淡又很充实的生活状态下的乐此不疲。

在临终前以前,溥仪还拽着老婆的手讲到:“是中国共产党给了第二次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