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2年,江西宜春丰城的一个小山村,突然来了一位西装革履的老人,与衣着朴素的村民相比,这位老人的着装显得那么的格格不入。

只见这位老人眼含热泪,浑身似乎都在颤抖,嘴巴微微张开,想说什么又没说出来,愣愣地站在村口张望了很久。

老人身旁的妻子同样打扮得很时髦,年龄似乎也要比老人小一些,见老人情绪非常激动,妻子就轻轻地抚摸着老人的后背,嘴里似乎在说着什么,不断地安慰着老人。

中国,这个,日本,第1张

过了一会儿,老人终于平静下来,在妻子的陪伴下,朝村中走去,村民们看到这对打扮时髦的老夫妇也觉得十分新奇,纷纷围过来看热闹。

对此,老人一点都没有生气,反而激动地向村民介绍自己:“你们知道我是谁吗?我叫杨韦成,你们认不认识我?”在场的所有村民都摇了摇头,纷纷表示不认识他。

杨韦成只能继续向村里走,每当看到新的村民时,他都会问同样的话,可得到的答案都出奇的一致,根本没人知道他是谁。

村里的小孩子们纷纷围在杨韦成身边,跟着他向前走,部分看热闹的村民,也在不远处对他指指点点,甚至还有人说,村里来了一个“疯子”,逢人便问,认不认识他。

但杨韦成对这些并不介意,他的表现确实不太像“正常人”,事实上,他之所以来到这里,就是要找到自己的根,找到自己曾经存在过的痕迹。

可40多年过去了,沧海桑田,早已物是人非,他连自己儿时曾居住过的房屋位置都找不到,更别说其他的景象了……

中国,这个,日本,第2张

就在杨韦成陷入绝望时,他突然看到一位七八十岁的老人坐在路边晒太阳,杨韦成看着明显比自己大很多的老人突然眼前一亮,他快步向前,走到老人身边,弯下身子问老人:

“我是老杨家的大小子,我爹叫杨宝贵,在我两三岁时就死了;我二叔叫扬宝刚,没孩子;我三叔叫杨宝喜,以前是卖糕点的,有两个孩子,但都没长大成人就死了;您……认识我吗?”

杨韦成将自己的情况一口气说了出来,说完就急切地望着老人,可老人似乎没有听明白,直勾勾地望着杨韦成不说话。

杨韦成以为老人没听清楚,连忙又重复了一遍,这一次老人开始仔细端详起杨韦成,过了一会儿,老人缓缓说道:“你是不是韦儿?”

杨韦成听老人叫出自己的乳名后激动万分,终于有人记得自己了,他抱着老人痛哭起来,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我是韦儿……我是韦儿……”杨韦成随之也陷入到当年的回忆之中……

杨韦成在1932年出生于江西宜春丰城的一个小山村,杨韦成小时候的生活非常苦,从记事起,他就跟着母亲要饭,因为他的父亲在他两三岁时就病逝了。

杨韦成的父亲是家中的长子,杨韦成还有两个叔叔,不过他小时候并没有见过二叔和三叔,在他的记忆中,不是在跟母亲要饭,就是在跟母亲去要饭的路上。

中国,这个,日本,第3张

原因,除了当时特别穷外,就是因为父亲死后,他们娘俩一亩地都没有得到,至于为什么一点地都没有了,杨韦成自己也不知道。

杨韦成对二叔和三叔开始有印象,是在他9岁那年,当时母亲实在养不起他了,就决定带着他改嫁,年幼的他并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他只知道不饿肚子、能吃饱饭就是好事。

于是,杨韦成就跟着改嫁的母亲来到南昌生活,可就在这时候,杨韦成的二叔和三叔带着几个族人来到了母亲的新家,气势汹汹地质问母亲:

“韦儿是我们杨家的种,你不能把他带走,你想让我们成为全村人的笑话吗?”

杨韦成被这个场面吓坏了,他记得当时母亲气得浑身发抖:“我带韦儿要饭的时候,你们谁管过我们娘俩的死活?给过我们一口饭吗?”

然而,二叔和三叔根本不管这些,强行把杨韦成带回了丰城老家,可回到丰城后,两个叔叔却开始相互推诿,谁也不打算养杨韦成。

最终,由于二叔没有孩子,杨韦成被二叔带回了家,二叔家里非常穷,不过勉强能吃饱饭,这对于杨韦成来讲已经非常知足了,可这样的好日子没过两年,二叔就因病去世了。

中国,这个,日本,第4张

没有办法的三叔只能把杨韦成接到自己家,虽然三叔开了家糕点店,生活条件比寻常人家好一些,但三叔已经有两个儿子了,杨韦成的日子自然没好到哪去。

表面上看,他被三叔收养了,可实际上就是去给三叔的糕点店干活的,三叔一分工钱不给,只管他吃饭,而且三叔还经常打他,糕点做坏了打,糖放多了打,没招呼好顾客打……

反正只要杨韦成做错一点事情就会挨打,让杨韦成不解的是,三叔的两个孩子,不但不用干活,也从来不会挨打,不过,慢慢地,杨韦成就想开了,自己寄人篱下,不能奢求太多。

然而,就是这样的日子,杨韦成也没有过多久,仅仅半年后,日本人打了过来,三叔扔下了杨韦成,带着媳妇和两个孩子先跑了。

杨韦成当时特别害怕,他记得日军飞机天天在头顶上飞,为了安全他只能跟随人群不停地逃跑,一段时间后,杨韦成遇到了三叔,由于糕点店不能开了,三叔就把他带回老家。

回到老家后,三叔只能以种地为生,可当时的食物非常有限,吃饭时,三叔根本不让杨韦成上桌,每次都是三叔、三婶和两个孩子吃完,杨韦成才能捡点他们吃剩下的食物。

但就是这样,三叔和三婶也嫌弃杨韦成,没过多久就把杨韦成打发出去干活,那是1945年,刚刚13岁的杨韦成,只身来到福建跟一个木匠学习木工。

中国,这个,日本,第5张

万幸,当时的师父对杨韦成比较好,不但认真教杨韦成,还在过年时给了杨韦成一笔路费,让杨韦成回三叔家过年,有了钱的杨韦成给三叔三婶买了礼物,这个年过得也比较幸福。

可杨韦成始终知道,自己是个外人,他在大年初五就返回了福建,继续跟师父学习,然而几个月后,杨韦成突然接到家族几个长辈的来信。

家族长辈在信中告诉杨韦成,三叔和两个孩子在短短几个月内,先后因病去世了,家中只剩下三婶一个人,让杨韦成不要再学习木工了,速速回家帮三婶种地。

得知亲人去世后,杨韦成悲痛万分,连忙跟师父辞行,可当杨韦成回到三婶家后,三婶却大哭起来:

“我跪在你三叔坟前哭得昏天黑地,可你们老杨家人却没有一个相信我的,害怕我改嫁,把地卖了,就派你回来看着我……”

听了三婶的哭诉,杨韦成才反应过来,家族长辈让他回来的目的,可杨韦成不忍心抢走三婶的地,给三叔上完坟后,就又返回了福建。

回到福建后,杨韦成在师父的教授下,仅仅用了两年时间,就学有所成,可以独自在外面干活,手里也逐渐宽裕起来。

中国,这个,日本,第6张

然而,由于经常一个人在外面干活,没有师父看着,杨韦成竟养成了赌博的恶习,挣得那点钱也很快就输光了,还欠了一屁股债,债主天天追着他打。

没有办法的杨韦成,突然看到了征兵的消息,他就想着去当兵,他的想法很简单,当了兵就可以躲避债主,于是他就回到师父家里,跟师父说了自己的想法。

可师父却不同意,认为当兵非常危险,知道杨韦成如此不争气,竟然欠了那么多外债后,师父拿起木板就往杨韦成身上砸,最后把木板都打断了。

不过,师父还是心疼杨韦成的,师父把自己的积蓄拿出来,替杨韦成还清了外债,同时还把杨韦成带在身边干活,不让杨韦成再到外面接活了。

刚开始,杨韦成非常听话,可一段时间后,又在狐朋狗友的鼓动下,偷偷出去赌博,也因此又欠了一屁股债。

这一次杨韦成没敢跟师父说,直接报名参军了,临出发前,杨韦成想去跟师父辞行,但想来想去,觉得没脸见师父,因此杨韦成连句话都没给师父留下,就直接走了。

入伍后,杨韦成跟随部队一路来到厦门,连战场都没上过,就直接登上了前往中国台湾省的船,来到台湾后,杨韦成的生活过得并不好,经常被老兵欺负。

中国,这个,日本,第7张

不过,当长官得知杨韦成会干木工活后,就让杨韦成做桌子、柜子等家具,正是由于这个手艺,一时之间,杨韦成的待遇提高了不少,成了“香饽饽”。

可好景不长,一次杨韦成在外出运木头时,卡车突然失控撞到了树上,驾驶室里的杨韦成直接被撞晕了过去。

等杨韦成醒来时,立即感受到一股钻心的疼痛,随后他就发现自己的胳膊断了,医生告诉他暂时不能帮他做手术,因为医院床位紧张,得排队做手术。

就这样,杨韦成足足在医院等了3个多月,等到排到他做手术时,医生经过检查告诉他,说他的胳膊已经长好了,不过彻底长歪了,如果做手术,就得把胳膊砸断重新接骨。

杨韦成害怕疼痛,就没有选择砸断重接,又过了两个月,杨韦成带着“残疾”离开了医院,可他的情况已经无法在部队服役了,只能选择退役。

中国,这个,日本,第8张

退役后,杨韦成干起了木匠这个老本行,虽然胳膊歪了,但也勉强能做一些家具,杨韦成一干就是十多年,后来木匠的活不好干了,他就又跟人出海打鱼,在这期间也挣了不少钱。

可杨韦成却始终没有结婚,不是他不想结婚,而是一直没找到合适的对象,要么人家看不上他,要么他看不上人家。

就这样,时间来到1969年,杨韦成也37岁了,这一年他遇见了一位台湾当地的女孩,双方接触一段时间后,彼此都非常满意。

然而,当女孩把杨韦成带回家后,女孩的父母却坚决不同意,一来杨韦成年龄太大,还有残疾;二来杨韦成是个“外省人”,并不是理想的结婚对象。

不过,杨韦成并不想放弃,他坚持多次拜访女孩的父母,打算用真心打动老人,后来还把老人接到自己在台北买的房子里,又亮出自己多年的存款,表明自己一定会给女孩幸福。

中国,这个,日本,第9张

在杨韦成的坚持下,老人终于被打动了,杨韦成也如愿把女孩娶回家,此后杨韦成继续出海打鱼,女孩也为他生下了一个儿子,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幸福。

1982年,由于多年的重体力劳动,再加上胳膊有残疾,50岁的杨韦成干不动了,经过跟妻子商量,他放弃了海上打鱼的工作,来到一家医院当清洁工。

杨韦成也终于闲了下来,闲下来后,杨韦成就开始想家了,离家30多年,他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着家乡,不过由于当时特殊的情况,他只能把这份思念埋在心中。

1987年,台湾开放探亲后,杨韦成跟妻子商量,想要回江西探亲,妻子非常支持杨韦成,但妻子担心杨韦成孤身探亲没人照顾,就对杨韦成说,等自己退休后,一起回老家探亲。

中国,这个,日本,第10张

1992年,妻子终于退休了,杨韦成欢快地带着妻子踏上了寻亲之路,他们先是来到南昌,找到母亲改嫁的地方,想要看望一下母亲,可他却被告之,母亲已在5年前去世了。

杨韦成哭着来到母亲坟前长跪不起,他十分自责,如果自己能早点回来,或许能见上母亲最后一面,但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了……

祭拜完母亲后,他又带着妻子回到了丰城老家,现在对于他来讲,唯一的亲人就是三婶了,他要去见一下三婶,然而经过打听,他被告知三婶也在5年前去世了。

中国,这个,日本,第11张

杨韦成听后痛苦万分,他没想到,母亲没见到,三婶也没见到,此时杨韦成的心中产生了一个执念,他一定要见到亲人或者朋友。

于是,他就带着妻子返回了自己出生的小山村,杨韦成认为,那里是自己的老家,总不至于一个认识的人都见不到吧?

可当他来到村口时却犹豫了,一切似乎都是那么的陌生,眼前的景象与自己儿时的记忆完全不同,周围的村民他也一个都不认识……

随后,在妻子的鼓励下,他向村中走去,见到人就问,认不认识自己,可大家却都说不认识他,随后也就出现了我们文章开头的那一幕。

当老人喊出他的乳名时,杨韦成彻底破防了,他抱着老人痛哭流涕,觉得自己没有白回来,毕竟还有人记得他的存在……

中国,这个,日本,第12张

老人也开始安慰起他,在老人一声声“韦儿”中,杨韦成从过去的回忆,重新回到现实中,见杨韦成没地方可去,老人就把杨韦成带回自己家,拿出最好的饭菜,请杨韦成吃了顿午饭。

这顿午饭说不上多丰盛,但对于杨韦成来讲,却是几十年来,吃得最香的一顿饭,因为这是家乡的味道……

当天,杨韦成跟老人聊了很多过去的事情,临别前,杨韦成专门给老人留下100美金,以感谢老人的盛情款待。

随后,杨韦成就跟妻子返回了台湾,杨韦成这次探亲,原本有一个月的时间,可从来到回,杨韦成只花费了7天时间,因为亲人都不在了,他根本没地方去。

中国,这个,日本,第13张

回到台湾后,杨韦成跟妻子继续过着平淡的生活,随着儿子越来越大,他把儿子送到美国留学,儿子回来看他的时间也越来越少。

1997年,儿子突然回来看望他,说自己在美国挣了大钱,想把他“挂到”自己名下,好给他养老,杨韦成想都没想就同意了。

可儿子走后的第二个月,杨韦成就接到通知,他的退休金被取消了,理由是有人给他养老了,他连忙给儿子打电话询问原因,可儿子却始终不接电话。

一段时间后,有人告诉他,儿子之所以要把他“挂到”自己名下,是为了给自己减税,杨韦成想不明白,儿子为什么会这么做,而且儿子此后也没给过他钱。

生了一段时间闷气后,杨韦成也就看开了,他决定在自己死后,除了给妻子留下部分存款外,其他的存款都捐出去,一分钱也不给儿子留。

2005年,73岁的杨韦成签订了遗体捐献协议,打算在自己死后,把遗体捐献出去,为社会做最后一点贡献。

中国,这个,日本,第14张

对于杨韦成来讲,这一生颠沛流离,吃尽了苦头,而且最让他遗憾的是,回到老家时,不但连母亲最后一眼都没有看到,甚至连一个亲人都没有见到。

不过,最让他难过的是,他想不明白,儿子为什么会那样对他,他怎么养了一个白眼狼儿子呢?他根本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

或许,杨韦成没有做错什么,他虽然没有得到完美的结局,但某种意义上讲,这就是人生,正所谓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只不过杨韦成实在太可怜了。

不过,我们每个人都应该乐观地去面对生活,开心是一天,不开心也是一天,为什么开开心心的生活呢?祝所有人生活幸福开心!

中国,这个,日本,第15张

文/学史知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