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杜聿明的“不甘”

1949年1月,淮海战役迈入序幕。战场的枪炮声已经渐渐零星,但场景依然错乱,到处都有零零散散的士兵。仗达到这一份上,彼此之间的军队都早已没了编制可谈,人民解放军猛击狂打忙于抓俘虏,而蒋军则惊慌地四散撒退。

中国,日本,司令员,第1张

安徽萧县张老庄,当时也是华野4纵11师后方医院的所在城市。10日早上时,突然冒出一队士兵闯到村头,拦下一位同乡探听:


“这庄上有人民解放军吗?”


那时候准海战场上的,人民解放军华野、中野数十万精兵结集在一起,衣服样式五花八门,普通百姓不是很大分清。但是见来人惊慌神情,提出问题也遮遮掩掩,同乡一下就能知道,这八成便是敌人逃犯,便随后应对到:


“这周边几十里主干路的每一个庄上都是有人民解放军。”


来人一听就紧张起来,取出一枚黄金戒指,恳求同乡:


“你一定不要告诉别人我们在这里,尤其是人民解放军。”


同乡接到钻戒频频点头,但转过身就跑去了4纵的后方医院,向岗哨汇报:


“村边来啦11个蒋军,大家赶快去抓。她们担心人民解放军,叫我不要说,还送我一个黄金戒指,现在我交公。”


那时候后方医院就两个年轻岗哨战士职业,听见同乡报告,两人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悄悄的搭到对手前行路面的前方埋伏下去。等那伙蒋军一到,二位小英雄一前一后从马路边忽然跃起,提着卡宾枪冲着为代表做官的,喝下去:


“放下武器,你们已经被包围着。”


这帮逃犯本就人困马乏,斗志消沉。一见到人民解放军心理防线瞬间崩溃,吓的马上把武器装备一扔,一声声喊缴械投降。


二位小哨兵俘获多倍于己敌人,立过苦功一件,信息马上就传了出来。仅仅饱经审讯,这帮俘获里都没有审得什么高官。但其中有一个人言行举止十分古怪,穿着一身普通兵的衣物,兜里装满了的东西了却并没有一件平常的:进口烟草、朱古力、风干牛肉、派克的金笔。


并且这人情绪波动很大,借着看管疏忽,拿出一块石头猛砸自已的头顶部,瞬间血流满面。那样场面,让大家都始料不及,医务人员连忙向前救治。也就是在这一挡口,俘获中有些人慌乱之外居然脱扣喊出来:


“不好,杜首长要自杀!”


杜首长?蒋军里边能有几个姓杜的高官。多说无益,还想瞒就瞒不住了,这名被俘虏后羞愤要想自杀的杜首长,恰好是准海竞技场最终一条大鱼—徐州市“剿总”副司令员杜聿明。

中国,日本,司令员,第2张

从被俘虏的那一刻起,杜聿明全部人便垮了。他原本便是带故障出战,胃炎、结核病和肾结核全是长时间顽症,加上一个脊椎炎,基本上三天两头却被送到医院,浑身都孱弱地不成样子,平常连最基本的站起都困难。何况如今又做了俘获,这对于一个士兵而言,在精神上是很无助的。


杜聿明是一个骄傲的人,他出生黄埔一期,20岁了随调东征陈炯明,带领敢死队电影首先占领谈水城,可以说少年得志,一战成名。后来中国抗日战争中,又从长城脚下一直打进滇缅竞技场,曾指引金牌第5军血战昆仑关,重挫称为“钢军”的侵华日军第5步兵团,枪杀日本军队第21旅团上将旅团长中村正雄。


中村正雄临死之前,曾经在随笔中提到过这样一段话:


“曾经的我带领21旅团在日俄战争中战胜过俄罗斯人,那就是因为我们的坚强打败了俄罗斯人的坚强。可是,在昆仑关,我们要认可,我遇到了一支比俄国军队更强大的部队。”


杜聿明表面书卷气浓厚,但战斗设计风格却是公认的强大,不要命,敢拼了命。中国远征军阶段,它的这类气场也是很好地严重影响手下的士兵,因而总能在最艰难条件下获得胜利。同古会战,新22师也正是在杜聿明的指挥下与日本鬼子决战半个月,对决12场,最后获得以弱胜强的日渐获胜,连苏军友军都大呼难以置信。

中国,日本,司令员,第3张

可到了中国解放战争,一切都变了。先败东北地区,再败准海,直到变成阶下之囚,这也是杜聿明几乎没想到完的。哪些大将,哪个英雄,刹那之间也就成了过往云烟。直至在功德林里,杜聿明依然不甘,他一直都在担心一个问题:


以前无限风光的自己,为什么这一次会一败涂地?


二、带上猜疑里的竞技场

一遍又一遍的竞技场总结,和功德林中的同僚们不断探讨,杜聿明最终给自己不成功找到二点缘故:


第一:上级的软弱无能

杜聿明当初抵达准海,名义上为副司令员,全权负责指引军队,可事实上饰演的或是“救火队长”角色,承担让人收拾残局。而留有这烫手山芋得人,一个是刘峙,另一个就是介石。


刘峙外号“良将”,其实庸人一个,介石挑选使他坐阵准海,不以别的,贪图他赤胆忠心而且能够乖巧。只不过是这名三军主教练一到准海,还把数十万精兵一字排开,摆放在徐州市到蚌埠市200公里的铁路线两边。那样阵型的代价,便是好多个主力军团场表面看起来连在一起,事实上各司其职。加上指引错乱,只需一处被揍,其他友方根本不敢援救,仅有仓惶逃跑。

中国,日本,司令员,第4张

并且为了能迁移在自己连云港市私开盐店积累下来的资产,刘峙还耍了一个小方式,指令本已撤离的黄百韬第7团场在新安镇等候44军前去汇聚。恰好是这白白的耗掉的二天,导致黄百韬兵团被极速南进的华野追赶,最后全军覆灭。


刘峙的迷糊指引,让介石难以言状。他原本要让白崇禧接任刘峙,谁料白崇禧当看到徐蚌的兵力部署后,只撂下一句话:


“没去,今此兵力部署仙人难救。”


相比白崇禧,杜聿明也没有那么幸运了。从北方赶来准海,这才发觉大局已定,唯一的办法仅有弃军保帅,80万大军能退出多少就退出是多少。


紧要关头,也是这位蒋校长下意识地竞技场走位,谁都舍不得。起先责令杜聿明援救黄百韬兵团,再是一声令下替黄维兵团救场,结果最后2个团场不但一个无救到,都把原本还有机会逃脱的杜聿明给搭了进来。


一个留有烫手山芋的刘峙,一个不善于国防却硬要遥控指挥的蒋校长,作为一名主教练,杜聿明关键时刻犹豫不定,对不正确的指令仍然实行不待,总算被自己的愚忠推向了火堆。哪怕最后心里还在敬畏之心这位从前的校领导,杜聿明也不能认可:


“不知道三军之权而统三军之任,一到关键骨关节一直直接干预指引,怎会不败?”


第二:内部结构出售

被俘获后,杜聿明曾向照看自已的华野4纵机密文件参谋长苏荣问了这样一个问题:


“为何不管我怎样的排兵布阵,栗裕总是能抢先一步,在关键的时间也、地址立即发生,让我所有的方案所有不成功?”


这种情况,一直困扰了杜聿明好多年。想起最终,杜聿明只能把缘故归因于一点:并不是栗裕胆识过人,反而是内部结构有些人出售了她。


杜聿明说这话也并不是信口雌黄,反而是有很多的前车可鉴。


当初淮海战役,蒋军三个主力军团场包含杜聿明、黄维、黄百韬。在其中黄百韬兵团被围,除开刘峙的迷糊指引外,另一个关键的原因在于在战役打响后第三天,何基沣、张克侠在贾汪造反,让徐州市东北地区大门口大开。华野3个方面军快速根据造反军队防区,直插陇海路,占领曹八集,完全切断了黄百韬兵团西撤通道。


而另一边的黄维更具有象征性,被包围着时,手上兵精粮足,彻底有实力突围而出。可偏偏就在那最重要的情况下,也是廖运周带领110师5000多的人竞技场造反,导致黄维正在进行中的突出重围计划破产。


淮海战役,台面上是双方百万大军的捉对厮杀,具体背地里也风起云涌奔涌,的精彩碟战戏份通常变成对局的关键所在突破点。杜聿明是自知人民解放军碟战牛逼的,所以在联想起黄百韬和黄维结果后,他自然也就怀疑自己是不是被内部结构给欺骗了。


并且,杜聿明还有一个严重怀疑对象—郭汝瑰。他曾在回忆中读过这一段话:


“顾祝同他们都是彻底轻信郭汝瑰这一鬼魂的摆弄,才导致这类槽糕局势。我觉得问责郭汝瑰怎么不照原本定方案主力军撤到蚌埠市周边,已经犹豫不定之时,见顾祝同等允许郭汝瑰汇报这一计划方案,感觉争也无利,一个人独木难支,争执下去,反倒会失去了介石的宠幸。”


杜聿明最开始猜疑郭汝瑰,是由于经他之手制订出的作战计划显著破绽百出。如果顾祝同、何应钦制定这类发展战略,杜聿明可能也就只能认了,由于这些所谓的高层住宅一向“不太高明”,但换为郭汝瑰,杜聿明可也不认。

中国,日本,司令员,第5张

杜聿明在出征前,曾向介石告了一状:


“从我军内,我还够廉洁了,可是郭汝瑰竟然比我还廉洁,他一不必财,二不必色,家里只有简单几种家俱,从未有过奢华的装饰设计,布艺沙发加满了补丁包,用餐竟然没有肉朴素到令人令人惊讶的程度,因此我推断他一定是地下党员!”


介石听完后火冒三丈,毫不客气地质环境询问道:


“你的意思是我们的高官拍马溜须?郭汝瑰节衣缩食,维持廉洁自律的作风,他需要被夸奖而不是被怀疑。”


介石信赖郭汝瑰,除了他一向表现优异以外,还有一点就是环境正宗。郭汝瑰是川军出川大将郭汝栋表弟,黄浦五期大学毕业,抗战期间屡立战功,由于优异的参谋长水平得到陈诚的器重,被列为亲信,中国解放战争期内也是一年三迁升为战斗厅局长。


一个出生把门的黄埔生,天天在自身眼皮子底下参加关键战略谋划的亲信,却由于一个破布艺沙发被杜聿明猜疑成间谍,这也难怪介石没给将爱脸面,狠狠地批了杜聿明一顿。


即便如此,杜聿明还是没打消顾虑,乃至一辈子都是带着猜疑。他的老婆曹秀清就曾经回忆说杜聿明由于淮海战役的落败困惑半世,在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因为这件破布艺沙发造成对郭汝瑰的猜疑后,疑惑一直没有获得解释。


实际上,杜聿明的猜想是对的。郭汝瑰不仅是中国军队安插在对手内部结构最大的一个间谍,确实也立即传送出杜聿明有关淮海战役的有关情报信息。但有一点杜聿明却不会知道,郭汝瑰传送出的这一绝密情报,栗裕却并没有坚信。


三、千难万险的挑选

淮海战役中后期,黄百韬第7团场全军覆灭,妄图东撤的黄维第12团场也被中原野战军包围着在双堆集,全部准海对局进入最短缺,这是最繁杂奇妙的环节。


那时候作为华东野战军代司令员的栗裕,双眼狠狠地盯住困守徐州市的杜聿明30万主力军团场,他相信以现阶段竞技场的局势,杜聿明绝对不会掉以轻心,极有可能会放弃已是孤城的徐州市。而杜聿明最可能的撤离线路,便是沿津浦路西边南进,这样既可以与刘汝明、李延年团场做映衬之态,还可以趁机往西解黄维之围。


但就在栗裕提前准备将华野主力军调往津浦路沿途,准备刻舟求剑,阻截杜聿明集团时,西板坡却送来一封机密情报,具体内容让栗裕大吃一惊。情报信息验证了杜聿明团场可以从徐州市突出重围计划,但线路不是津浦路,反而是向东南方向,走淮安市、淮安市一线,向成都方位撤离。


两淮地域水网纵横,大兵团根本没办法迅速军队,装甲部队在河叉稀泥里也是举步维艰。栗裕说服不了自己,杜聿明并不是刘峙那般的国防庸人,他打过过多逆风翻盘仗,工作经验充足,且向来以智谋而出名,决不能给自己挑选这样一条下策。


一边是被界定为“准确”的绝密情报,一边是战略家的发展战略主动和对自身敌人习惯性的分析,栗裕从来没有这样迟疑过。这时华野的军力早已应用到极限值,不太可能堵漏杜聿明两条撤离线路,只有集中优势兵力布署一路。针对栗裕而言,假如判断错误放跑了杜聿明,不仅仅是贻误军机,更会对全部绕城血战,确定淮海战役最终的输赢。

中国,日本,司令员,第6张

一次次心理博弈后,栗裕最终选择了相信自己的分辨,释放两淮,将华野主力军布署在津浦路西边。而事实上,栗裕的分析完全的正确,杜聿明舍弃徐州市后,军队往西撤离。栗裕心里的石头总算落下来,坚决指令华野各方面军全力以赴追捕断开杜聿明团场,最后在永城东北的陈官庄取得成功并对完成包抄。


栗裕的信心和坚决,为淮海战役胜利立过一奇功。倘若是别的主教练,只有我自己确保自己会有这样的气魄,摆着拿到手的情报信息不去相信。


直到很多年后,实情才露出水面。那时候郭汝瑰送出的情报信息,绝对是战斗厅制定一个最后的战略方针,作战命令也正式下发给杜聿明。但是当时杜聿明压根指不上郭汝瑰,更不愿意实行它的战略方针,便再三规定介石尊重自己沿津浦路西边南进的决策,并且为了能泄露,不可以向其他人泄露,说明上仍然是实行走两淮的指令。


不得不承认,杜聿明的这一招借口是十足的高超,仅仅遗憾它的对手是栗裕。


1981年5月,杜聿明重病,临终时,他最后的心愿便是一定要看到郭汝瑰。


看见以前亦敌亦友的郭汝瑰,杜聿明问出那一个困惑自身半辈子的疑惑:


“我自己的垂垂老矣,今天只想要了解一件事,当初是不是你间谍?”


而郭汝瑰仅仅笑容地握住他的手,说了一句:


“不必执着在此,当初大家只是立场不同而已。”


直到最后,两个人心情也是截然不同的。杜聿明是功德林第一批赦免工作的人员,也发生了较长一段新社会的生活状态,但心里仍牵挂这往日的恩仇。而郭汝瑰其实没有那样好运,由于真实身份特殊性,它的埋伏历经一直没有往外表露,工资待遇仅仅按造反工作人员看待,甚至一度在特别时代受到损伤。

中国,日本,司令员,第7张

贡献鲜为人知,殊荣不可以傍身,这应该是大部分埋伏英雄人物都曾有过的。可是如同郭汝瑰回应杜聿明的那般,除开信念以外,其它的何必执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