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就跟大家说过了毛泽东和彭德怀中间一段有名的佛教故事(参照:70年多,毛泽东主席和彭德怀这一段知名“佛教故事”,终于能说清晰了),文中再说一个著名的故事。

谈起“谁敢横刀立马,唯我彭大将军。”这首诗,在我国知名度之高,不逊于一切一首中国古典诗词。

基本上人人都知道,这也是毛泽东主席专业送给彭德怀的《六言诗·给彭德怀同志》。

中国,我国,毛泽,第1张

古诗词水彩画《六言诗·给彭德怀同志》

但是,却很多人不知道,有关这首古诗有很大异议。异议的原因很多四个。一是因为这首古诗在建国后,一直到1986年才首次公开发布(在这以前仅仅在军内报刊刊登过,对外公布发布)。1957年要想公开发表时往毛泽东主席报告,结论把环境看作是强功腊子口战斗胜利后, 毛泽东主席在发送给彭德怀的电文中写。毛泽东主席回复道:想不起了,好像并不像,腊子口是林彪朋友指引的,我皆在战地,不容易通过这种方式打电报的。因此没得到允许,所以一直抛锚。

怎么会说成强功腊子口时呢?

二是因为1947年,冀鲁豫军区政治工作部承办的《战友报》依据一些老同事的美好回忆 , 第一次发表本诗还称:本诗背景是彭德怀指引中央红军强功腊子口。之后引起了一些争论。

三是由于该诗并没有原图,因而造成了第四个缘故。

四是由于这首古诗有两种版本号,这是最关键的缘故。

一个版本号是:“山高路远坑深,精兵横纵驰奔。谁敢横刀立马?唯我彭大将军。”这也是时兴版本的。

第二个新版本是:“山高路远坑深,骑兵队随你横纵谁敢横枪勒马?我彭大将军。”这也是彭德怀元帅自身回忆的版本号。

中国,我国,毛泽,第2张

红军时期的彭德怀

或是很多人会说,这不就是几行字不一样么,有关系吗。

大谬不然,做为一首传奇世界的佳作,连精确的版本号都说不清,岂不荒诞!对诗词名作的理解,向来是说起精确这其中的词句,讲清楚作文的环境。你来把诗仙李白、杜甫的诗随意改几行字,随后发出来,说成诗仙李白、杜甫写的,不会被大伙儿取笑死才怪。

有关毛泽东主席这一首《六言诗·给彭德怀同志》(下称惟诗),原国防部部长办公厅主任王焰在《<唯我彭大将军>一诗的沉浮》(下称刘俊,载1996年第1期《党的文献》,第46-48页。),中共中央党校胡为雄教授在《“谁敢横刀立马”——毛泽东赞彭德怀诗的两个版本》(下称胡文,《风雨同舟》2010年第4期第32-34页。)等文章内容对这首古诗展开了科学研究。小编融合彭德怀1935年10月13日在甘肃环县虎家湾发送给毛主席的电文全文(下称彭1935年10月13日电),融合彭德怀在1954年、1962年的美好回忆,以该电文和追忆做为原始证据证明了彭德怀有关惟这首诗的回忆是精确的。

一、“山高路远坑深,骑兵队随你横纵”

毛泽东主席这首古诗前两句是“山高路远坑深,骑兵队随你横纵”,并不是你想写一写的。

1935年10月13日15时,以前在陕甘支队一野战军的毛泽东主席就有关环县国民党军情况和中央红军根据洪德城、环县之线布署打电话彭德怀,提示彭德怀“须提前准备与很有可能来之骑兵作战”:“……(三)据十二日由环县来人叫:环县有敌三十五师两坨,歌曲镇有敌是多少未知,该日晨环县并未到骑兵队,但昨、今两天骑六师有抵达很有可能。至追我之敌,今天有可能到毛家川、连家川之线。(四)明天中国军队抵达及根据洪德城、环县之线,须提前准备与很有可能来之骑兵作战。敌小者解决之,敌大则箝(钳)制之,而以其空隙乘夜根据图线。”(1935年10月13日,毛泽东主席有关环县国民党军情况和中央红军根据洪德城、环县之线布署致彭德怀电)

中国,我国,毛泽,第3张

1936年,毛泽东主席在陕北高原

13日20时,以前在陕甘支队二、三方面军的彭德怀在甘肃环县虎家湾(今虎涧)就第二、第三纵队情况和中央红军向陕北高原前行的线路来电毛泽东主席,提及陕北高原地形特点、对手骑兵队不恐怖等诸多问题:“(一)十二号,有骑兵队数百马由环县方位经虎家湾向固原层面去,距环县□里地间有马(鸿宾)部一连余。(二)第二、三两方面军于十九时逐渐抵达虎家湾,当日行程安排七十里。路小、山东大学、沟深,骑兵队没用。”(1935年10月13日,彭德怀有关第二、第三纵队情况和中央红军向陕北高原前行的线路致毛主席电。)

彭1935年10月13日电全文“路小、山东大学、沟深,骑兵队没用”,与彭德怀1962年6月16日在八万言书中回忆的惟诗版本号,文本、诗意相对高度符合。

彭德怀的这封电文便是“山高路远坑深,骑兵队随你横纵”诗词的最初来源。

毛泽东主席前两句选择的便是彭德怀所讲的敌方敌军中马家军骑兵队不可怕。

那样该是哪个版本?是“山高路远坑深,骑兵队随你横纵”或是“山高路远坑深,精兵横纵驰奔”?自然也是一目了然事情。

二、“路多远”和“坑深”

中国,我国,毛泽,第4张

1954年10月1日国防部部长彭德怀在庆贺立国五周年峰会上诵读国防部长指令

依据国防部长原军事参谋王亚志追忆,1954年他拿着刊登惟这首诗的报刊来见彭德怀,彭德怀提到惟这首诗的写作背景时表示:“那时候中国军队刚到陕甘革命老区,高家的骑兵队在后面追逐,对高家骑兵队需不需要给他个严厉打击,是当年遭遇的一个问题。但是经过探讨,毛泽东主席认为务必严厉打击,以防把对手带到革命老区去。然后我和毛泽东主席就这种情况拟好一份电文,在报文中指出竞技场地貌时,就会有‘高山峻岭沟深’这一句。在战斗结束后,我回家时看到桌上毛泽东主席写这首古诗。这首诗的第一句恰恰是电文中的那一句,仅仅毛泽东主席把这其中的‘路险’写成了‘路多远’,把‘沟深’写成了‘坑深’。”

彭德怀于1954年、1962年有关1935年陕甘支队在吴起镇埋伏马家军骑兵队的美好回忆(1962年追忆即《八万言书》,参照《彭德怀自述》),同在历史上1935年10月21日陕甘支队埋伏马鸿宾卅五师骑兵师等国民政府敌军真实的作战状况完全一致。本身就是彭德怀亲身指引战斗的,他岂有不太清楚之理?

在彭德怀具体的指引和陕甘支队党员干部、战士英勇战斗下,吴起镇作战击败国民政府四个骑兵师,获得陕甘支队进到陕北高原的第一个大胜利,吴起镇的战斗获胜和彭德怀以前在陕甘支队的发挥关键作用,是毛泽东主席写作惟诗背景。依据陕甘支队政治工作部1935年10月22日印发的部队讲话材料《庆祝我们进入陕北的第一个大胜利》,吴起镇作战击败马鸿宾卅五师骑兵师等国民政府四个骑兵师,击败敌骑兵队百余,俘获对手士兵二百余人,军马二百余匹,查获轻重机枪、高射炮很多,获得陕甘支队进到陕北高原的第一个大胜利,粉碎了国民政府的追捕方案,使陕甘支队在陕北高原向前了脚后跟。

三、“谁敢横枪勒马”

彭1935年10月13日电是发送给毛泽东主席的,毛泽东主席收到彭德怀“路小、山东大学、沟深,骑兵队没用”的电文文本。

在彭1935年10月13日电以后至1935年10月21日吴起镇战斗打响以前,正中间仅有9天间距,期内彭德怀只于1935年10月18日廿时有关诱惑国民政府骑兵队贴近革命老区再战斗之建议给毛泽东主席发了电文,电文或是有关诱惑国民政府骑兵队贴近革命老区再作战的。

中国,我国,毛泽,第5张

吴起镇地貌,清楚凸显出“路小、山东大学、沟深”特性

彭1935年10月13日电中描绘的“路小、山东大学、沟深,骑兵队没用”地形特点,在吴起镇仍然存在,并且具体作战获得了击败四个骑兵师的巨大胜利。

毛主席在吴起镇作战后回想起彭1935年10月13日电文的全文,在吴起镇战斗胜利局势的鼓励下,联想起彭德怀以前在陕甘支队的发挥关键作用,以彭德怀1935年10月13日报文为载体,创作了惟诗。

惟诗里将彭德怀描绘为“谁敢横枪勒马”这一强悍品牌形象,典故出处三国时赵云在当阳长坂坡横枪立刻、据水断桥铝,一声暴喝吓破了曹操敌军虎豹骑。在此情景与彭德怀在吴起镇大破马家军骑兵队敌军,极其类似。因而毛泽东主席为此历史典故入诗,勾画出“猛赵云式”的人物艺术表现手法,同毛泽东主席在平时爱把彭德怀称之为“赵云”的生活真实是一脉相承的。注:《庐山会议实录》记载:彭德怀说,赵云这一绰号,或是现任主席给起。彭德怀在1959年7月14日在鸡公山给毛主席写的信中称:但是我这个简单人类似赵云,确实有其粗,则无其细。

中国,我国,毛泽,第6张

1937年,彭德怀在延安

在《三国演义》中,赵云用的都是丈八蛇矛,《三国演义》是毛泽东主席通读的一本书;在真实历史中,赵云用基本都是马矟,马矟者,骑兵队矛也。自然也是“横枪”,并非“横刀”。

四、“惟我彭大将军”

有关惟诗版本号,刘俊觉得:“第二句和第三句,一般流传的书写是‘精兵横纵驰奔。谁敢横刀立马’,彭德怀回忆的写规律是‘骑兵队随你横纵,谁敢横枪勒马’。如今看来,彭德怀的回忆是有误的。”胡文觉得:“彭德怀忆写版本号很符合1935年直播”、“彭德怀凭记忆力写出的版本号,优异之处就在于很符合历史的真实与艺术真实的。”

中国,我国,毛泽,第7张

重庆谈判期内,重庆市《新民报晚刊》发布了毛泽东主席的名作《沁园春·雪》

毛泽东主席这首古诗把陕北高原的地质构造合理地描绘出来了,把中央红军埋伏歼灭骑兵队节节胜利意境之美展现出来了,把彭德怀的勇敢品牌形象描绘出来。假如作一较为,彭德怀忆写的诗真实度和表现力更高一些,更何况彭德怀是被告方,都是最后一句这首诗的改动人,采纳彭德怀忆写版本号更靠谱些。从“惟我彭大将军”句子中的“惟”字看来,这也是毛泽东主席的好习惯措辞,毛泽东主席素来喜欢用“惟”,而不必“唯”。如年少时《五律咏·指甲花》含有“惟婢傲火天”;《四言祭母》含有“惟挈大端,置其浅显”;《沁园春·雪》含有“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等句,他们用都非“唯”字。这从一个侧边说明,彭德怀追忆写出的版本号更贴近毛主席原著真实的。

小编认为,融合上文具体内容,彭1935年10月13日电全文“路小、山东大学、沟深,骑兵队没用,”做为原始证据,说明了彭回忆的惟诗“高山峻岭沟深,骑兵队随你横纵”等文本、诗意也极度符合,小编认为彭德怀回忆的惟诗更贴近毛主席原著真实的。

以上就是小编融合彭1935年10月13日电和彭德怀1954年、1962年的美好回忆,对惟诗简单地剖析,不妥,烦请权威专家、专家学者吝惜不吝赐教。

文中创作者:田永雷,“这才是真正战事”加盟代理创作者 ,没经创作者本人及“这才是真正战事”容许,不可转截,违反者必追究刑事责任。

小编介绍:王正兴,原人民解放军某野战部队军人,曾经在步兵团支队、司令部、总后勤部等有关单位就职,专注于战社会史和战术学科学研究,对部队战略及非战事行为有一个人独到的了解。其经典著作《这才是战争》于2014年5月、6月,凤凰电视台“开卷八分钟”频道分2期强烈推荐。他公众号名乃为“这才是真正战事”,请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