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星火闪烁的井冈山上,毛主席与贺子珍走到了一起,从而成为了十年的患难夫妻。只是当革命的旗帜插到了黄土高原上,红色的火苗得以延续的时候,贺子珍却离开了。

对于贺子珍的离开,毛主席不理解也很惋惜,只是他向来不是会被儿女情长绊住手脚的人,也就由她去了。

这以后的事情,变化出乎所有人的预料,而贺子珍与毛主席的人生轨迹也导向了没有交点的结局。但毛主席并没有忘记她,事实上他很在意。

中国,毛泽,这个,第1张

时间来到1950年的二月份,在以白山黑水闻名的东北,此时正是寒冷的季节。

而就在这时,一列如同黑龙般的火车拉着长长的汽笛声打破了旷野的寂静,那正是毛主席乘坐的专列,此时正从苏联返回。

建国以后,毛主席借斯大林七十大寿的时机,前往苏联与斯大林会面,并在莫斯科度过了一个多月的时间,为百废待兴的新中国做外交上的努力。

中国,毛泽,这个,第2张

而现在,毛主席专列回到了国内,并在哈尔滨做了停留。

虽然只是路过,但毛主席并不想匆匆离开,他打算考察一下东北的情况,于是在哈哈尔滨停留了好几天。

这期间,毛主席去过哈尔滨车辆厂,参观了工厂的车间,然后又去了国际旅行社。在参观旅行社的时候,毛主席还特意问到:“现在哈尔滨有多少外国人?”

市长回答说:“全市一共有六十万人,外籍侨民一共有一万多,来自一百多个国家,其中苏联侨民是最多的。”

中国,毛泽,这个,第3张

毛主席听着他讲话,眼神若有所思,良久才说:“应该把哈尔滨从消费城市建设成为生产城市。”

在完成了当天的参观任务后,毛主席回到了颐园街1号的住处,当时已经是傍晚了,但他仍然接见了很多领导,与大家做了很多交谈,又一起吃了一顿便饭,一直忙到深夜才结束。

而此时,毛主席还不准备休息,而是坐在沙发上看起了报纸。

不久,叶子龙来到了房间,他刚给毛主席打了招呼,毛主席却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张口说:“贺子珍现在怎么样了?”

叶子龙愣了一下,不知道毛主席为什么突然提起了她,但很快他就反应了过来。

中国,毛泽,这个,第4张

原来,三年前贺子珍就从苏联回来了,一直住在哈尔滨,毛主席听说过这件事,但并没有机会过问。如今毛主席来到了哈尔滨,又怎么能不关切呢?

在杨开慧遇难后,毛主席在井冈山上与贺子珍结为连理,两人一直相濡以沫,在革命困难的岁月里相互扶持。

期间,贺子珍曾经和毛主席生育过好几个孩子,但不幸的是,这些孩子大多都散失或早夭了。

直到抵达延安,贺子珍又生下了一个女孩,也就是李敏,毛主席对这个千金十分宠溺地称呼她为“娇娇”。李敏是毛主席与贺子珍之间的第五个孩子,也是唯一存留下来的孩子。

中国,毛泽,这个,第5张

事实上,他们之间还有第六个孩子,但怀孕期间的贺子珍因为和毛主席发生矛盾,于是负气出走,后来去了苏联。

在苏联,贺子珍生下了一个男婴,取名叫小廖瓦,只可惜这个孩子因为肺炎也夭折了。

那以后,这个饱经苦难的母亲就在苏联长期生活,还一度和毛岸英两兄弟相依为命。

直到建国前的1947年,贺子珍才回到了国内,住在了哈尔滨休养。

从这里我们也就知道了,毛主席与贺子珍是有着共患难的深情的,而贺子珍不管是参加革命还是去苏联,都吃了不少的苦,这些毛主席都是知道的。

所以,对于贺子珍,毛主席在惋惜的同时,也有一些愧疚之情。

中国,毛泽,这个,第6张

而当初贺子珍回到哈尔滨,毛主席尽管得知了消息,却没有时间去看望她,只有贺子珍的妹妹贺怡去探视过她,毛主席也是通过女儿李敏大概了解了一下贺子珍的情况。

此时毛主席突然问到了贺子珍,叶子龙作为毛主席的秘书,自然也是了解其中内情的,他当即对毛主席说:“贺子珍同志已经不在哈尔滨了,她已经去上海了?”

“哦”毛主席的神情中似乎有些失望,他低头沉默了片刻,然后又问:“她现在住在哪里?”

叶子龙回答:“上海交际处,有组织照顾她,生活上没有问题,您就放心吧。”

但毛主席的眉头还是紧皱着的,他思索了片刻,接着问:“为什么不给她分配工作?”

中国,毛泽,这个,第7张

这下,反倒轮到叶子龙有些难为情了,他踌躇了半天才说道:“她刚从苏联回来,之前受了很多苦,现在身体不是很好......”

叶子龙注意到,毛主席的脸色更难看了,看得出他的心情很是复杂。叶子龙明白,毛主席现在心里很不好受,只是他没有说出来。

其实,贺子珍在苏联受的苦远比我们想象的多。当年贺子珍出走后,以治疗和学习的名义搭乘一辆运送伤员飞机抵达苏联。

贺子珍是在1938年的10月抵达莫斯科的,当时她下榻于市中心的高尔基大街10号的柳科斯宾馆,这是苏联用来接待国际人士的公寓,周恩来和任弼时都在这里住过。

中国,毛泽,这个,第8张

紧接着,贺子珍给毛主席写了一封信,说明了当前的状况。

在进行了简单的说明后,贺子珍要重新开始一段生活了,她给自己改名为文云,以掩盖自己的身份。

随后,贺子珍去了医院,打算把自己当年遗留在身体里的弹片取出来。

那十几枚弹片留在贺子珍体内已经好几年了,以国内当时的医疗水平很难取出,毛主席还曾安慰贺子珍说:“等以后延安的医疗好了,就能给你做手术。”

哪知道,贺子珍满心期待地来到苏联的医院,医生却告诉她:“弹片已经被骨头、肌肉和肺泡包住了,根本取不出来。”

既然治伤无望,贺子珍只好安心工作和学习。不久,贺子珍报名了苏联专门开办的用来培养亚洲各国革命干部的东方大学。

中国,毛泽,这个,第9张

进入新环境,贺子珍本来是很兴奋的,所以在学校学习十分认真,甚至周末都很少回宿舍,都是待在图书馆里。

在听说毛主席的另外两个儿子毛岸英和毛岸青在莫尼诺国际儿童院的时候,贺子珍还总是去看望他们,给他们做饭菜和洗被褥。

当时贺子珍每月有七十卢布的津贴,抛开自己的生活开支,基本都花在了两个孩子身上。

因为过分地刻苦,自身又十分节省,再加上当时的贺子珍还是一个孕妇,她的身体很快就吃不消了,以至于在一次出操中晕倒在了厕所里。

而在第二年的春天,贺子珍在谢奇诺娃医院生下了一名男婴,也就是小廖瓦。

中国,毛泽,这个,第10张

贺子珍孤身一人带着一个孩子,还要兼顾学习,自然是十分不方便的。

好在当地有专门的婴儿室可以代为照料。但因为苏联酷寒的气候,小廖瓦不幸感染肺炎并夭折。

丧子之痛让贺子珍痛不欲生,她一下子就病倒了,而毛岸英两兄弟在听说后也来医院看望过贺子珍,并安慰她说:“贺妈妈,你别难过,小弟弟不在了,还有我们呢,我们也是你的儿子呀。”

中国,毛泽,这个,第11张

也是在毛岸英兄弟的鼓励与照顾下,贺子珍终于挺了过来,而随后她的女儿李敏也来到了莫斯科与她团聚。

有了三个孩子的陪伴,尽管生活十分清贫,但贺子珍还是十分欣慰。

但很快,随着德国入侵苏联,这一切又被打破了。苏联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其自身的生存都面临危机,哪里还顾得上外国人呢?

贺子珍每月的津贴被停掉了,她必须工作才能换取食物。在苏联人的安排下,贺子珍被编入国际儿童院,既要学习缝纫技术,又要做帮厨,有时候还要教低年级的学生汉语,甚至于周末还要去伐木。

而战争带来的物资困难,使得贺子珍每天只能领取一些土豆,偶尔才会有面包。

每次拿到配给的食物,贺子珍总是先给三个孩子吃,但这些远远不够四个人的生活。

中国,毛泽,这个,第12张

为了生存,贺子珍不得不自己开垦荒地,种一些苋菜、胡萝卜和菠菜等蔬菜来补贴生活。

要工作、要劳动、还要照顾三个孩子,贺子珍承受着很大的压力,而她体力的弹片也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她,让这个苦命的女人遭受着巨大地煎熬。

等到战况进一步激烈起来,贺子珍还收到了给前线战士打毛衣和织袜子的任务,她每个月要织九双袜子和一件毛衣。

本来这样的生活已经够苦了,但厄运还是不愿意放过她,李敏也生病了,而且是和廖瓦一样的肺炎,医生甚至已经放弃了救治。

中国,毛泽,这个,第13张

听到这个消息,贺子珍感到天都塌了,她已经失去了五个孩子,难道上天要把她最后一个孩子也夺走吗?

无法接受这一事实的贺子珍回到家,不顾一切地把所有值钱的东西都卖掉了,然后换了一包牛奶和一袋白糖,这是她能想到的最有营养的东西。

而为了给孩子烧热水,贺子珍到处找柴火,最后是从儿童医院拿了一些。

经过贺子珍的悉心照料,李敏的病居然奇迹般的好转了,这让贺子珍庆幸不已。

中国,毛泽,这个,第14张

但贺子珍从医院拿柴火的事情惹得对方的院长很不高兴,这个对中国人很不友好的院长为此特意找到贺子珍说:“你的毛衣和袜子已经很久没交了,你什么时候交?”

对此,贺子珍无话可说,而那位院长又说:“你女儿的病已经好了,可以回儿童院生活了。”

事实上,李敏的病还没有好彻底,为了女儿,她和院长争执了几句,结果那个院长破口大骂,还威胁要把她送到精神病院去,说完就怒气冲冲地离开了。

贺子珍满以为对方就是吓唬她,哪知道几天后几个白大褂敲开了她家的大门,强行把她带走了。

其实在苏联,这是一种早在沙俄时代就存在的对待异己者的手段,儿童医院的院长玛尕洛夫恰恰是一个精于此道的人渣。

直到王稼祥来苏联疗养,他在得知贺子珍的情况后,立即联络了有关方面,这才把贺子珍救了出来。

中国,毛泽,这个,第15张

在出院之后,贺子珍第一时间就去找了自己的女儿,在看到女儿安然无恙的时候,她那颗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但谁又能体会她此时那苦闷复杂的心情。

此时已经是1946年了,而贺子珍来苏联也已经八年了,在得知国内形势一片大好后,已经对苏联生活厌恶了的贺子珍终于想回家了。

1948年的8月,在王稼祥的帮助下,贺子珍带着女儿李敏和毛岸青终于踏上了回家的路,她们不久就回到了哈尔滨。

中国,毛泽,这个,第16张

而在落地之后,李敏和毛岸青被送到毛主席的身边生活。至于贺子珍,因为毛主席已经组建了新的家庭,贺子珍的身份变得十分尴尬,他们已经不适合再见面了。

贺子珍也是一个识大体顾大局的人,她也不想让毛主席为难,所以尽管她非常盼望与毛主席见面,也只能把这一愿望埋在心底,随后她也就去了上海生活。

殊不知,毛主席心里还是惦念贺子珍的,这也才会有1950年的冬夜发生在哈尔滨对话。

而在贺子珍刚回国的时候,贺怡去探望过贺子珍,并把李敏送回到了毛主席身边。

中国,毛泽,这个,第17张

在那时候,贺怡就曾对毛主席说:“我这次来,一是汇报一下我姐姐的近况,二是来给我姐姐要地位的。”

面对贺怡抛出的难题,毛主席最后是让她转告贺子珍:好好照顾自己,顾全大局。

从最后一句话来看,贺子珍与毛主席之间已经再无可能,毛主席已经做好了决断。

作为旁观者,我们可能永远不能体会,毛主席在说这句话时的复杂心情。

想必贺子珍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心情也是无比沉重,对于当年的事情又不知有多少悔恨。

中国,毛泽,这个,第18张

贺子珍之所以当初负气出走,是和他们两人的性格有关系的。

因为他们两人的性格都很强势,因为琐事谁也不肯低头,后来贺子珍直接离开了延安,到了西安的八路军办事处。

等到贺子珍出走,毛主席也着急了,先是给她写信,又派警卫员带她回来,但贺子珍没有理会,她让警卫员带了一方白手绢回去,还在上面写了诀别信,然后贺子珍就去苏联了。

毛主席知道贺子珍去了苏联,想着这对她或许也是好事,也就没有阻拦。

这期间,毛主席给她写过一封简短的信致以问候,但也只此一封。

中国,毛泽,这个,第19张

后来贺子珍在苏联的生活很不如意,尤其是廖瓦夭折后,她的心情十分苦闷,经常跑到廖瓦的坟上大哭。

但即便是到了现在,贺子珍也不愿意低头,不肯给毛主席写信说明自己的情况。

然后,在1939年的九月份,贺子珍收到了毛主席的来信,而这次毛主席是要终止双方的婚姻关系。

毛主席对贺子珍的情况并不了解,所以才有了这封信,而执拗的贺子珍只是默默吞下了这个苦果。

直到1959年,在分别二十余年后,贺子珍在庐山的美庐别墅再次见到毛主席的那一刻,泣不成声的她才说道:“我好悔。”

中国,毛泽,这个,第20张

以我们今天的视角看来,贺子珍确实有些过于执拗。导致双方感情破裂的最大因素,还是他们两人的性格,毛主席后来就曾就此事说:“不是我要离开她,是她要离开我,她脾气不好,常为一些小事吵架。”

可见,性格上的不和才是二者隔阂越来越大的根源,造就了这场悲剧。

但不管怎么说,毛主席对贺子珍还是有感情的,用他老人家自己的话来说,就是:“毕竟是十年的夫妻嘛。”

这十年并非普通的十年,而是共患难,一起在枪林弹雨中穿梭,一起餐风饮雪的十年,远比寻常感情要坚韧一些。

但在此时,他们都只能深埋这段感情,连见面都成了一种奢望。

中国,毛泽,这个,第21张

在得知贺子珍现在在上海有着稳定的生活后,毛主席也心安了一些,他不久后就从哈尔滨启程回北京去了,也没有再过问这件事。

直到四年后,当时是住在哥哥贺敏学家中的贺子珍偶然间打开了收音机,结果听到了当时正在宣读一次会议开幕词的毛主席的声音。

那一瞬间贺子珍就怔住了,那熟悉的声音反复回荡在贺子珍的脑海里,更是一遍遍地刺激着贺子珍已经深埋的记忆。

终于,贺子珍情绪崩溃了,等到嫂子李立英发现她的时候,贺子珍已经神志不清,这才赶紧送她去了医院。

中国,毛泽,这个,第22张

贺子珍患病的消息,通过女儿李敏传到了毛主席的耳中,那时的毛主席也潸然泪下,变得非常地难过。

于是,毛主席终于给贺子珍写了一封信,托女儿李敏带给了贺子珍。在信中,毛主席嘱咐贺子珍要听医生的话,好好配合治疗。

有了毛主席的安慰与关怀,贺子珍的心情好了很多,身体也恢复得快了起来。

自那以后,女儿李敏就成为了一只“父母爱情的候鸟”,她往来于北京与上海之间,要么是把父亲准备的礼物带给母亲,要么是把母亲准备的特产带给父亲。

中国,毛泽,这个,第23张

其中一次还把当年的那条白手绢也带回给了贺子珍,这条手绢也被贺子珍珍藏了一辈子。

也只有这样,才能抒发出两个人心中的苦闷吧。唯有1959年的那一次,贺子珍前往庐山的美庐别墅与毛主席见了一面。

当时,贺子珍在见面后一个劲地哭,毛主席则说:“你不要哭了,我们好不容易见面,你一句话不说,老哭,以后见不到了,你又想说了。”

但贺子珍还是在哭,毛主席又叹息着说:“你当初为什么一定要去呢?”

中国,毛泽,这个,第24张

贺子珍这才哽咽着说了一句:“都是我不好,我那时候太不懂事了。”

那一次,毛主席和贺子珍谈了很多,这是他们分别二十二年来第一次相聚,也将是最后一次。

等到1976年,毛主席在弥留之际,面对女儿李敏,当时已经口不能言的他用手指在空中画了一个圈,李敏也是想了很久才明白,那是桂圆的意思,而桂圆是贺子珍的小名。

毛主席逝世了,贺子珍因为身体原因没能去北京,这是她最大的遗憾。仅仅一年后,本来还想为国家做一些事情的贺子珍也病倒了,她得了中风和糖尿病,陷入了更大地悲痛中。

中国,毛泽,这个,第25张

在1979年,贺子珍被接到了北京,终于有机会去看一看让她魂萦梦绕几十年的爱人,纵然他已经离去,真如毛主席所说:“以后见不到了,你又想说了”。

贺子珍在毛主席纪念堂中看到了毛主席的遗体,尽管她没有过激的情绪表现,但所有人都看得出,她的心情是多么地沉痛。

当天,贺子珍为毛主席敬献了一个花圈,上面的落款则是“战友贺子珍”。

中国,毛泽,这个,第26张

至此,这段以爱情开始的故事,却以战友的身份结束,直到贺子珍在1984年去世,一切的恩怨纠葛都化作了尘烟散尽。

在毛主席的三段婚姻中,他有过最美好的初恋,也有过最诚挚的烽火爱情,而每一个都被他珍视在心田,始终难以忘却。

也许在毛主席生命的最后,他很想回到井冈山上的那个午后,那一刻毛主席对贺子珍说过:“你是个好同志,好姑娘,我很喜欢你。”那是一切的开始,却揭开了一段曲折的爱恋故事。

中国,毛泽,这个,第27张

十年夫妻,同饮雪,同患难,历经艰难磋磨,却分道扬镳。贺子珍当时的心情我们也是能够理解的,对于爱人,谁又能全然没有占有欲呢?只是她太过执拗了,执拗到了再苦再难也不低头的地步。

而她的命运也太过苦楚了,一生都在磨难中寻取生机。

我们可以说,贺子珍无愧于一个伟大的女性,因为她是这样地坚强,让人不禁感叹她是一个铁一般的战士。

参考资料

人民网:毛泽东再婚后致信贺子珍:以后我们是同志了

人民网:揭秘:贺子珍不为人知的晚年生活

中国新闻网:始终对求爱者一律拒绝 贺子珍心中只有毛泽东

光明网:贺子珍的心事

中国军网:毛泽东说,这是对他最好的一个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