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9年2月1日,遵照中央的统一部署,西北野战军改称第一野战军,所属各个纵队依次改称,第1、第2、第3、第4、第6、第7、第8军,骑兵第1、第2旅改称骑兵第1、第2师。总兵力达到了15.5万人。

这个,司令员,兵团,第1张

图|第一野战军司令员兼政委彭德怀发出向关中进军命令

在大西北这样一个土地贫瘠的地方,西北野战军从建军之初的2.6万人壮大到15万人,似乎从兵力上来看,远逊于华野、东野,但西北野战军自1947年建立以来,承担的便是最艰巨的任务,他们不仅负责牵制了在西北的胡宗南几十万大军,甚至还为后来全面解放大西北奠定了基础。

到这时,第一野战军已经充分具备了与胡宗南大军抗衡的实力。

可第一野战军仍不得不面临一个现实,那就是论总兵力,依然要远逊于胡宗南部与青宁二马。

党中央毛主席同时也考虑到这样一种情况,不过很显然,一野兵力不足的问题很快就得到了解决,因为太原解放了。

1949年3月28日,彭老总到西柏坡开会,临时接到了中央交付的任务,去接替徐向前指挥,指挥太原战役最后的攻城战役。按说为了解放太原,徐向前前后付出了半年心血,本来应该一鼓作气地拿下,但徐帅自抗战时期身体便不好,太原战役最后关头,肋膜炎反复发作,恰巧当时彭老总途径,徐向前主动向中央提出,要求彭老总接替他指挥。

中央本来也有打算,等到华北战事一结束,就让华北18兵团、19兵团开赴西北,会同彭老总的第一野战军,打击胡宗南与西北二马,徐帅也为此摩拳擦掌,当年西路军兵败河西走廊,按照他的想法,那自然是亲自率部杀过去,痛击马家军,为当年牺牲的西路军将士报仇,但无奈身体实在太不争气,一直到后来解放后,徐帅也为此满怀遗憾。

这个,司令员,兵团,第2张

彭老总临时接替指挥太原战役,等于事先熟悉华北部队。

等到华北两个兵团开到西北战场,第一野战军总兵力增至34万,从气势上开始碾压胡马联军。

很显然,对面的敌人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二马积极向蒋介石请战

1949年5月,一封来自西北的电报摆在了蒋介石桌案上,电文是西北二马主动发来的,请求从速反攻西安。

蒋介石看到电报后,第一个反应是不可置信,要知道西北二马向来自成王国,针插不进,水泼不进,这一次何以敢主动请战?

这个,司令员,兵团,第3张

图|蒋介石

不过面对这份电报,蒋介石也顾不上多想,要知道那时渡江战役已经过去,国民党军已经连续丢失南京、杭州,在这样一个困窘的局面下,西北二马肯主动配合,自然算是一个难得的好消息。

蒋介石立即下令给西北二马发电,对他们的行为表示赞许。

站在马步芳、马鸿逵的角度上来讲,他们自然是不愿意听从蒋介石的安排的,可无奈胡宗南败得太快,促使他们不得不下定决心。

原本胡宗南集团还在关中的时候,西北二马在后方便可以高枕无忧,可胡宗南丢失西安后,连带着放弃了关中平原,第一野战军一路南下,气势如虹,很快就逼近了西府,威胁到了甘肃东部地区,西北二马这下再也坐不住,这才提出反攻西安的计划。

可这是的第一野战军,早已经不是当初的西北野战军。

太原战役后,华北18、19兵团按照中央的命令进军西北,彭老总也做出指示,要求两兵团务必在6月初赶到西安外围。

这个,司令员,兵团,第4张

图|马步芳

接到中央命令后,两兵团几乎是片刻也不停歇,以每天80里的速度强行军,18兵团的先锋61军更是在6月10日晚赶到了西安近郊,彭老总还特别为61军举行了一个盛大的入城仪式,以雄壮的人民军队来安抚人心。

可61军入城后,片刻也不得歇,所属181师立即开赴咸阳,阻击即将赶到的马家军。

就在华北18、19兵团向西北开进时,西北二马与胡宗南的动作也不慢,他们通过侦查,早就得知了我军两个兵团即将开到西北战场,妄图想趁着我军主力还未到之际,先一步发起进攻。

可说起来,西北二马与胡宗南的联合,本就不是铁板一块。

胡宗南对二马的请战心知肚明,他们就是想利用自己,如果能重新占领西安,甘肃、宁夏自然可以避免受威胁,胡宗南不愿意为他人做嫁衣裳,但架不住蒋介石一再催促,考虑到收回西安,政治上对自己也有利,只好无奈答应。

三方联合后,胡宗南派裴昌会率第五兵团出汉中配合,二马各自出兵四万,合计九万大军,青马的两个军由马步芳之子马继援指挥,宁马的两个军由马鸿逵之子马敦静任司令,卢忠良实际担任前线司令。二马兵团由马继援统一指挥,配合胡宗南第5兵团东进。

裴昌会接到命令以后,虽然做出一副进军的架势,但始终不出汉中,而马鸿逵虽然选择出兵,但却出工不出力,所以实际上这一战仍然是以马继援指挥的青马为主。

这个,司令员,兵团,第5张

图|西安各界人民赠给第一八一师“ 百战百胜"的锦旗一面

鉴于这种情况,彭老总决定施行诱敌深入的战略,王震、许光达率领的兵团别撤至鄠县、咸阳一线,组织防御。并调王诚汉率领61军181师火速开赴咸阳,阻击马家军。

王诚汉指挥的181师尽管处于劣势,却硬抗马家军3万大军进攻,最终我军以伤亡200余人的代价,毙伤敌2000余人,这一战的意义不仅仅是守住了咸阳、保住了西安。

更为重要的是,戳破了马家军战斗力彪悍的虚浮泡沫,为我军后续的胜利奠定了基础。

扶眉战役,裴昌会自嘲:我在养精蓄锐。

咸阳阻击战后,胡宗南与西北二马再也未能组织起像样的攻势。可这一次彭德怀决心主动发起进攻,拿胡宗南开刀。

胡宗南与绝大多数国民党军将领一样,认为华北两兵团进入西北战场后,怎么样也要休整一段时间,这与当初辽沈战役结束后,国民党当局判断东野急需休整,不会快速入关,几乎是如出一辙。在前线,胡宗南摆了一个比较松散的阵势,将全部的五个军部署在扶风、眉县一带,夹渭水而阵,渭河以北3个军、渭河以南2个军,借助天险来做层层防御,以应对我军的迂回包围。

可胡宗南唯一没想到的就是,彭德怀的速度会如此快。

1949年7月初,华北18、19兵团尽数开到西北战场,7月6日,彭德怀在一野前委扩大会议上提出了作战计划:

“钳马打胡,先胡后马”

这个,司令员,兵团,第6张

彭德怀下令调杨得志的19兵团出乾县、醴泉,阻击二马,确保主攻部队的后翼的安全,令一野1兵团、2兵团、18兵团兵分三路进击胡宗南。

原本中央考虑华北18、19兵团强行军到西北战场后,即进入休整阶段,彭老总本来也是这个打算,但时任18兵团司令员周士第、19兵团司令杨得志坚决要求迅速投入作战,彭德怀也考虑到前沿战局形势,决定压缩两兵团休整的时间。

7月10日,负责阻击二马的19兵团开到乾县、醴泉,摄于我军大兵压境,马继援派出小股侦察部队试探,均被我军击退,因不明我军虚实,马继援未敢轻举妄动。

夜幕将领后,许光达率领一野2兵团主力十万大军,经醴泉、乾县出动,越过漆水河绕道西进,从胡、马两军防线之间临平镇向西楔入,迂回至敌人后方,堵截国民党军溃逃的方向。周士弟率领第18兵团沿西(安)凤(翔)公路和陇海铁路西进,配合第二兵团向渭河北岸的国民党军三十八军、六十五军一部及一一九军(缺二四四师)发起攻击。

王震率领第一兵团沿渭河南岸向西前进,在哑柏、横渠以南歼灭国民党九十军一部,占领了眉县以西地区,以策应渭河北岸作战。

比较困难的是,许光达的第二兵团虽然是趁着夜幕行军,但一路迂回深入至敌人后方,不可能不被人察觉

这个,司令员,兵团,第7张

图|扶眉战役

7月10日下午15时,国民党军第119军第244师在武功东北漆水河对岸发现了我军小股侦察兵,要知道当时许光达率领的第二兵团主力尚未出动,如果因为这个变故,导致全军行动泄露,将会影响整个战局变化。

国民党军第119军副军长兼244师师长蒋云台接到战报后,予以相当的重视,考虑到244师缺乏重火力装备,所以蒋云台专程打电话给隔壁的38军军长李振西,要求借38军所属177师的山炮连,李振西电话里十分慷慨的一挥手,将山炮连借去。

一直到下午黄昏时分,山炮连归建。

针对漆水河对岸发现我军侦察兵这件事,国民党军前沿反应各有不同。

李振西撂下电话后,他特意打电话到177师前沿询问,得到回复称:

“一切如常,没有大的变化。”

一直到山炮连归建后,李振西又特意询问了该连连长,得到的回复是:确实发现解放军小分队在那一带活动,该连打了几十炮后就不见了。

尽管李振西很怀疑我军在前沿有大动作,但国民党军内部对此情况并不重视,甚至于就连发现漆水河对岸有我军小股侦察兵的蒋云台也不认为有大事,还以此讥笑他:

“你的感觉过敏了。你以为我们借山炮,就认为情况紧张。其实我们那些人没有见过美造山炮。听说你们的美造山炮能打1万多公尺,所以借来看看。你睡吧,没事。我们又不是死人,难道对方能越过我们的防线,跑到百里以外的你们军部后边,我们还不知道吗?如果由马继援那边过来,他们早已通知我们,马同我们的关系可不是一般的。”

蒋云台高估了他们与二马的关系,也低估了我军对战役准备的决心。

这个,司令员,兵团,第8张

图|裴昌会

大多数的国民党军将领,包括前沿的第119军军长王治岐、第十八兵团司令官兼65军军长李振,都认为他们遭遇的外出抢粮的地方部队。

但李振西强烈要求与西安绥靖公署副主任兼第五兵团司令官裴昌会联系,李振也拗不过他,只好告诉他:

“我刚才要宝鸡指挥所的电话。据电话兵说,裴睡觉后,照例不敢叫,因而不接电话。你由塬上的电话线上再要一下。”

比较有意思的是裴昌会这个人,他虽然长期为胡宗南副手,但本身并非嫡系出身,也不掌实权,久而久之也养成了偷懒的习惯,喜欢睡懒觉,人送外号“懒猴”,每次被同僚揶揄时,裴昌会总是自嘲地说:

“我这里在养精蓄锐呢。打起仗来,我可七天八夜不合眼啊!”

之前胡宗南与二马准备夺回西安,结果裴昌会在宝鸡一带始终徘徊不前。这次几乎也一样,裴昌会也命令下属,没有大事不准打扰他睡觉,宝鸡指挥所的电话兵严格执行了这一条命令,即便李振西已经把电话打到了宝鸡指挥所,也没能请得动裴昌会接电话。

一口吞下胡宗南四个军,二马仓皇后撤

可就耽搁了这么一天的功夫,胡宗南各部队惊奇地发现,在他们的面前已经出现了成建制的解放军在活动。

鉴于眼前的这个局势太被动,国民党军各级将领纷纷致电宝鸡指挥所,要求改变前沿部署兵力,可让人差异的是,即便如何说明前沿局势如何窘迫,宝鸡指挥所都不同意他们改变部署的建议,经一再请示,最后才无奈的告诉他们,改变部署需要请示在汉中的胡宗南。

这样一来大家也都明白了,裴昌会虽然身居高位,但他其实是被胡宗南强行架在这个位子上的,手中根本无实权,一切行动都要听从在汉中的胡宗南决定。

就在国民党军内部上下扯皮的时候,第一野战军负责接敌的三个兵团已经移动到位。

这个,司令员,兵团,第9张

图|胡宗南

7月12日凌晨3时,许光达指挥的第二兵团穿插至罗局镇,并派出29团南下夺取了眉县车站,截断了国民党军沿陇海线西逃的路线,一野18兵团占领了武功和扶风的杏林镇、绛帐镇,彻底的将胡宗南部十八兵团部以及38军、65军、119军包围在扶眉地区。

与此同时,王震率领的第一兵团也在渭河南岸发起对国民党军90军、36军作战。

经过五个小时激战,国民党军大部被全歼,其中包括一个兵团部、四个军部总计4.4万人,国民党军36军在黑水寺一带狼狈丢下一个师后仓皇逃窜,我军伤亡4700余人。

7月13日,一野主力继续西进,国民党军不敢再战,仓皇逃窜,到7月14日,第一兵团第二军攻克益门镇,国民党军在西北的军事重镇宝鸡获得了解放。

至此扶眉战役落下了帷幕。

胡宗南部的溃退让在一旁看戏的二马十分惊恐,虽然我军的屠刀这次没有砍在他们身上,但他们心里很清楚,当胡宗南部完全退到汉中后,他们就将成为我军下一步主要对付的目标。

有意思的是,战后胡宗南与二马相互扯皮,彼此埋怨,二马指责胡宗南咸阳一战中保存实力,不肯派兵向前,胡宗南指责二马,扶眉战役期间后撤,致使所部西线侧翼出现了很大的空隙,一直到后来蒋介石亲自出面,这才平息了双方的争执。

不仅仅是胡宗南与二马之间关系不睦,就连二马之间本身也有很强烈的冲突。

马步芳作为西北二马中最具战斗力的,在蒋介石支持下,计划牵头组成三方联合,决定在甘肃陇东地区的平凉囤积重兵,阻挡我军进攻河西。

这个,司令员,兵团,第10张

图|马鸿逵

胡宗南对马步芳本就看不上,对他的决策爱答不理,干脆就没派人参加,好好的一个三方联合,还没开始就流产了。马步芳只能硬着头皮布置,结果在布置时又耍了一个心眼,故意让马鸿逵的部队部署在平凉以北,趁机消耗其力量,气得马鸿逵破口大骂,仗还没打,他就下令将所部撤回宁夏。

光凭马步芳一家,当然不可能挡住我第一野战军34万大军,况且前次扶眉战役的教训还赤裸裸地摆在那里,马步芳可不想步胡宗南的后尘,于是乎还没开打,马步芳也率部溜之大吉,将平凉一带拱手让了出来。

彭老总一见二马内讧,自然不放过这个有利机会,34万大军全面展开,扶眉战役结束后,彭德怀立即着手布置:

除第18兵团(欠62军)取积极防御姿态,钳制胡宗南部于秦岭外,集中第1、2,19兵团和第62军共10个军的优势兵力,分三路向平凉攻击前进。

以第19兵团和陇东分区部队为右路,沿西兰公路及其两侧首先歼灭泾川之敌,然后协同中路、左路部队歼灭平凉,安口窑、华亭之敌;

以第2兵团并指挥第62军为中路,沿千阳、陇县大道前进;以第1兵团为左路,与中路平行北上,先取陇县,直插平凉 以西,断敌退路,并准备打击由兰州、固原方向可能增援之敌。

这个,司令员,兵团,第11张

图|毛主席

党中央、毛主席出于重视,对方案提出了修改意见:

“以三个兵团追歼二马是否足够。我们觉得似应从18兵团抽4至5个师西进,作为预备队。”

可见在毛主席心目中,二马的危险程度远比胡宗南要更强烈一些。

大军矛头所指之处,二马纷纷溃败。

尽管二马仍颇具威胁,但由于马步芳、马鸿逵之间屡屡为权利而起争执,其实难成气候,故关大门被叩开后,我军一路势如破竹,二马只能狼狈逃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