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7月,毛泽东主席老年生活大管家吴连登在接受采访时,就毛主席逝世后稿酬和财产展开了公布表明。吴连登强调毛泽东主席的财产就跟大家想象中的不一样,仅有剩下的薪水500多元化和稿酬。

有关毛泽东主席稿酬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各不相同,吴连登从此展开了最专业的理解。吴连登说:

“给毛泽东主席大管家的这12年,通常是管他的工资和全家人的花销,包含承担每日替他买菜,但是他的稿酬我并没有管过。管它稿酬的,是一个名字叫做郑长秋的朋友,在今年的82岁。我从1952年9月直至1986年退休,一直在中央办公厅职业承担毛泽东主席和党中央的特别会计,叫中共中央办公厅尤其会计室。财务出纳为老兵战士职业钟子山,职业储存财务票据。对毛泽东主席稿酬收入、开支及到底有多少个,她们最有发言权。他们很精确地告诉我,到毛泽东主席1976年9月9日去世才行,即老人临死前所有稿酬总共为124万人民币。到1983年底,郑长秋退休前转送新一任时,毛泽东主席的所有稿酬总共为157万多。主要原因是存款利率上涨了,稿酬比原来多出来33万。”

对自己的稿酬,毛泽东主席死前态度确立,“各尽所能、用之于民。”对于稿酬具体的应用,毛泽东主席规定比较严格,由吴连登写报告,通过他亲身批复批准后,才可以转出。毛主席逝世后,该笔稿酬并没有交给自己的儿女,所有交给我国

毛泽东主席小孙子毛新宇曾说过:“自打爷爷去世之后,他老人家的所有财产,包含死前使用过的的遗物,一律均由中央办公厅存放,不但我的爸爸妈妈,李敏、李讷阿姨也没从祖父那里分得财产,可是我们永远承继爷爷的这类伟大的精神财产。”

毛泽,毛泽东,爸爸,第2张

毛泽东主席和闺女李敏

但是,1981年中央办公厅派兵赶到李敏家里,来人深入分析李敏家庭经济情况,当了解她对组织上要求是什么时,李敏沉默无言好长时间后说:“我没有什么奢望,如果可能,我只要爸爸原先要给我的一份。”

没多久,中央办公厅派兵送过来一台20英尺彩色电视、一台家用冰箱和8000元现钱。对于毛泽东的稿酬,李敏可望而不可即。李敏嘴里的“爸爸原先要给我的一份”背后有一段感人小故事,实际可以从毛泽东主席女儿李讷谈起。

在毛泽东主席每一个儿女中,李讷是拥有父亲的爱数最多的一个,在她毛泽东主席身旁度过一个完整的童年。1965年,25岁李讷从北京大学历史系大学毕业,随后被安排到《解放军报》报刊社出任一名编写。

毛泽东主席对子女很严格,从不容许她们搞特殊。李讷到报社工作后,她并没有公布真实身份,笔名肖力,全报刊社只有少数管理层知道她的身份。在同事眼里,李讷语句非常少,中等个子,身体瘦,常常穿着一身军服,面色嫩白,端庄大方。

对比学习培训、工作也很成功,李讷的婚姻生活路面却极为艰辛。针对儿女的终身大事,毛泽东主席一向很贤明,他倡导恋爱自由,重视自己对婚姻的念头,不必因为父母真实身份有所顾忌。李敏在《我的父亲毛泽东》中已经写到:

“其实对于姐弟,父亲是很重视大家个人情感的。他从来不将我们接受不了的情感以祖辈之权强加于给大家。他容许我们各自保存自己的情绪小世界。”

毛泽,毛泽东,爸爸,第3张

毛泽东主席和闺女李讷

李讷参与工作之后,每一次到北京中南海汇报时,毛泽东主席都给她对自己的婚姻大事儿多上心。毛泽东主席说:“大娃娃,那你也老大不小了,找一个适宜的目标成个家。你应该知道儿女终身大事哪一个爸爸妈妈都很关心,你自身的难题没解决,父亲内心能方便的不起来啊。”

1970年,李讷回应毛泽东主席呼吁,赶到江西井冈山中的中央办公厅“五七干校”开展工作。那时候李讷的表姐毛远志、堂姐夫曹全夫也在这所干校,曹全夫出任领导班子,这时候李讷早已30岁。

每一次曹全夫回北京汇报,毛泽东主席都是会跟他了解李讷状况。这一年李讷早已30岁,还没有成家立业,毛泽东主席很急。针对李讷的终身大事,毛泽东主席这么说:“讷娃的婚姻大事我不干预,找一个工人也可以的,农户也行。

在“五七干校”期内,李讷一直特立独行,参加劳动乃是一马当先。据当初在这里所“五七干校”劳动的人追忆:

“(李讷)和蔼可亲,讲话谦恭,待人诚恳,做起活来不惜力,还蛮有一股蛮横劲头。从农村化粪池到上肥当场只有两个里地,她挑动一担大约是七八十斤的粪桶,虽说大量出汗,但从不叫苦叫累。下午田间地头用餐,她和大家一样,馍馍就萝卜咸菜,不搞一点儿独特。”

毛泽,毛泽东,爸爸,第4张

毛泽东主席和闺女李讷

感情说来就来,李讷亦是如此。迅速,一个姓徐年轻人走入李讷的心灵。小卢在工作的时候发现李讷语句非常少,平常老把自身锁上在房子里去看书,于是他就经常邀约李讷散散步、打篮球,爱情的种子在两人之间萌芽期了。

这件事情被曹全夫知道后,他第一时间找李讷核实情况,了解她是否有准备结婚成家,获得肯定的回应。1971年9月,李讷给毛泽东主席写了一封长信,详细介绍了自己和小卢从相识到恋爱的一个过程,提前准备最近就办婚礼。

毛泽东主席收到信函后甚是开心,专业找来送信函得人,用心跟他掌握男性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在哪个单位工作中,彼此之间是否像李讷信中所讲的一样。报信的人将小卢状况详尽告之,小卢居然是中央办公厅北戴河管理办内部结构旅社的一名服务生。

小卢身份背景、在政治上都没问题,并没有登过高校,可性格外向、为人热情,备受大家的喜欢。送信人还告知毛泽东主席,李讷自打跟小卢处对象后,乐观了许多,看得出两个人是彼此相爱的。

就是这样,毛泽东主席在李讷信函上批复允许两人结婚。即然闺女结婚了,作为父亲是需要准备陪嫁的,而毛泽东主席的陪嫁却非常独特。当初9月中下旬一天,中央办公厅负责人汪东兴找人将路来谦大喊他公司办公室。

路来谦以前在毛泽东主席公司办公室承担内勤人员层面工作中,他对于李讷也很熟悉。那一天,路来谦一进入汪东兴公司办公室却被告之他把意味着毛泽东主席亲人,去参加李讷的婚礼。

毛泽,毛泽东,爸爸,第5张

李敏和李讷

汪东兴对路来谦说:“小道,如今让你一项特殊使命。你也是毛泽东主席公司办公室工作员,也是毛泽东主席的家人。毛泽东主席允许你当李讷的‘娘家’,去江西省中办五七干校,参加李讷的结婚仪式。”

路来谦深感责任重大,代表一定达到目标。离开的时候,汪东兴起先递给他一封信,信封袋上有毛泽东主席的字迹。然后,汪东兴又指向办公桌上一个极小的负担说:“这也是现任主席给李讷的新婚礼物,你一定要拿好,亲自交给李讷手里。”

路来谦了解,这一负担一定毛泽东主席给李讷的陪嫁。最初,路来谦觉得陪嫁一定有一些高端礼物,他回忆说:“这也是一个长方形白负担,外面用浅绿色军工用肩带捆住,看来这陪嫁一定很厚重、很高雅。我觉得,现任主席的嫁女,总要陪嫁些高端礼物吗,也是人之常情。”

当路来谦赶到江西省李讷所属的“五七干校”时,李讷早就接到通知。李讷向路来谦表示感激,开启毛泽东主席亲笔读完后,她开启那一个包囊,结果显示一套39卷本的《马克思恩格斯全集》,这正是毛泽东主席给女儿的“陪嫁”。

李讷跟小徐的婚宴要在二间一般小平房里举办,婚宴一切从简,曹全夫和毛远志组织。一年后,李讷生下孩子,取名字徐效芝。但是,李讷和小卢结婚后并没有想象中幸福快乐,两对职业规划造成重要矛盾,再加上学历差距,让两个人共同语言越来越低。

毛泽,毛泽东,爸爸,第6张

毛泽东主席

1972年,李讷和小卢离婚之后,带着孩子返回北京市。针对李讷离异,毛泽东主席获知缘故后甚为痛惜,他对于身旁工作人员说:“哎,讷娃的婚姻大事草率了。”李讷薪水比较低,假如继续上班,就难以照料孩子,而找保姆、买东西都要钱。

换句话说李讷日常生活很困难,可是她又不好立即张口向父母要钱,可怎样才能渡过面前的艰难呢?恰在此时,毛泽东主席派张耀祠来看望李讷,了解她现况后马上跟他报告。李讷沉默无言好长时间,向张耀祠提及自己的艰难,期待父亲能帮衬8000元。

李讷之后回忆说:“不敢跟爸爸说,怕父亲觉得我通不过艰苦的生活,请张叔叔跟爸爸讲讲。”张耀祠回去之后属实向毛泽东主席报告,提议补助她一笔钱。毛泽东主席心痛流泪,便问:“你如今对李讷状况比较熟悉,你觉得该给多少钱?”

张耀祠回应:“这次李讷花销很大,我觉得给个几千元,自己说8000元。”吴连登都知道这件事情,他说道:“毛泽东主席也有规定,小朋友们参工,取得薪水,他便不会再补助。最开始是由于1972年李讷生下孩子效芝后,几十元薪水,要维持日常生活、要找保姆、要买东西,日常生活很困难,才找到张耀祠朋友寻求帮助。张耀祠写纸条请毛泽东主席准许。”

毛泽,毛泽东,爸爸,第7张

毛泽东主席和闺女李敏、姑爷孔令华

毛泽东主席最后决定从稿酬中转出8000元钱,但是想想一会又确定给李敏、毛岸青各8000元,做为生活补贴的用处。没多久,李讷领取8000元,也有一台电视机和一台洗衣机,那一刻她泪如雨下。

李敏这8000块和物件则一直没有领,那样李敏那时候状况怎么样呢?李敏早就在1959年8月就结婚,丈夫是北京航空学院的高材生孔令华。李敏婚后,一直住着北京中南海,直至1964年才搬出来。跟李讷一样,李敏婚后也过上普通人的生活。

非常时期结束之后,李敏进到北京中南海的证书被拿走,她回忆说:“我看老爸的机遇非常少了。一开始,我还时常去,往后面,几个月的、大半年也难能可贵见上父亲一面。”对比李讷带着孩子艰难生活,李敏和孔令华也是靠薪水,状况也不是很好。

那时候李敏和孔令华都是在国防科工委工作,两个人薪水都并不是很高,除了需要抚养两个娃外,每月还要寄一些零用钱给千里迢迢上海市的妈妈贺子珍。应对薪水资金紧张的困境,李敏没有怨言,反倒了解父亲。

新闻记者王行娟曾一度访谈李敏,她在眼里李敏夫妻和普通的夫妻没什么区别,可以说更加一般,“李敏太节约了,有时候连她的老公都无法理解,两人也因此闹过一些小别扭。李敏如今走在街上,也几乎没有人可以认出来她,便是一个普通的老年人。”

毛泽,毛泽东,爸爸,第8张

李敏

这样的日子在别人看来无法想象的,可李敏却认为正常的不过。自打儿女有自我认同后,毛泽东主席就要他们为人处事都是有严于律己,如同李敏所讲:

“父亲一再教育我们,任何时候都要记牢:你们是我毛主席的子女,随处、诸事、时刻都需要夹着尾巴做人。爸爸把大家当作一个党员干部、一般工作员,生活安排、工作中动向,完全由机构上来激发解决,从不让我们有一点独特感。”

但是,最令李敏郁闷的便是毛泽东主席病重时她没法前往看望。1972年1月10日,毛泽东主席参与陈毅元帅告别仪式。李敏总算再度看见了父亲,这时候毛泽东主席身体状况也非常差。一看到女儿也在,毛泽东主席便拉着她美女的手了解现况,问:“媛媛,你为什么不看来我呀?你以后要常常一起来看看爸爸啊。”

李敏哑口无言,只有伤心落泪,她希望以后总去探望父亲。毛主席逝世后,李敏和李讷根本就是平常人,他们自立更生。1981年,中央办公厅派兵赶到李敏家里,了解对组织上有什么标准时,李敏便提及了9年以前毛泽东主席批复给她8000元钱。

在李敏来看,这也是父亲给她最后一笔资产。没多久,有关部门派兵送过来8000元钱、一台电视机和一台洗衣机。李敏的两大小孩都事业成功,回过头看李讷也组建家庭的,赢得了真正的幸福。

毛泽,毛泽东,爸爸,第9张

李讷和王景清

1984年,李讷跟王景清于北京结成了夫妻。王景清对李讷很熟悉,他早些年是中央警卫团一员,承担毛泽东主席平时警卫工作,曾一度在北京中南海看到过李讷。李讷跟王景清走到一起,是李银桥与妻子韩桂馨从这当中商谈。

李银桥是毛泽东主席的卫士长,他和韩桂馨结为夫妇,都是毛泽东主席从这当中牵线搭桥。值得一提的是,毛泽东主席把李银桥和韩桂馨当亲人一样,李讷年幼时韩桂馨还照料过她。1979年李银桥调至北京打工,他和老婆探望李讷的时候发现她生活艰难,便萌发了劝导她组建家中。

跟王景清婚后,李讷体会到了真正的幸福,用她话而言:“在家里面,老李便是师父,我就是保洁员。”原先,王景清斩获全部家务,每日早早的就外出买菜。早晨,王景清陪在身边李讷散散步、加强锻炼,尽情享受不可多得的老年生活。

毛泽,毛泽东,爸爸,第10张

李敏和李讷

光阴荏苒,毛主席逝世已经过去40年有余,李讷和李敏也来到垂暮之年。在一些关键场所,偶尔还能见到二人的影子。想到父亲,两人们总是微笑唇,那是她们最大的一个自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