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26年7月,岷世子朱徽焲没经召命,忽然离去藩地。听到消息后,朱瞻基惊恐万状,当晚派兵前去湖南武冈州,斥责不懂规矩的堂堂叔。在看到来让时,朱徽焲却跪伏于地,自袖中拿出密折,叹道:

“父皇朱楩爱妾和人荒淫,污浊不可闻,竟不可以制。可是我二弟朱徽煣更是不敬祖宗,污蔑唐太宗、宋仁宗,诬蔑朝中,用意造反作乱。岷藩这般乱相,乃为我的罪过啊。”

没多久,朱瞻基召朱徽焲、朱徽煣进京自辩。但是通过审讯,密折所奏的事,皆是虚妄之话。朱瞻基突然感到上当受骗,下诏罢黜朱徽焲王爷之职,贬为庶人。

可以从22年之后,朱楩第五子朱徽焟竟亦无召离去封地,赶往威海控告哥哥朱徽煣害死母亲苏氏,羞辱弟兄,乃至预谋造反。那样朱徽焟为什么要这么做?朱徽煣和他的兄弟之间到底发生什么事?接到奏章的朱祁镇又会怎样处理朱徽煣呢?

朱徽煣,朱瞻基,朱徽焲,第1张

城府很深的朱徽煣

朱徽煣,福建省龙溪人。1399年,朱允炆下诏撤藩,岷王朱楩因受沐晟诬陷,所以被废为庶人,放逐漳州市。一年后,朱徽煣出生了。朱徽煣出生的时候,朱允炆正受限于朱棣起兵。因而,朱允炆对朱楩的亲人并不友善,而承担关押朱楩家属的高官对她们也是羞辱之者。

朱徽煣为人正直机敏聪明,口齿伶俐,并且城府很深。明成祖即位后,第一次看到朱徽煣时,就给他非常称赞,特赐封为他庆王,辅镇云南省。但是,朱徽煣又是一个非常阴险的人,他多次流露角逐王爷之职的念头,让明成祖略显不爽。

1408年,明成祖找个理由消除朱楩三保卫,将其迁移昆明市,保持在应天。朱徽煣虽是郡王,却也受到朱楩的牵涉,竟被困应天将近14年有余。但在朱徽煣26岁了,继承皇位的朱高炽心血来潮,将朱楩安装在湖南,永镇武冈州。

朱楩重新得到封地后,对朱高炽感激涕零,唯愿安度晚年,但是朱徽煣似乎并不这么认为。那时候,朱楩尤其宠溺朱徽煣,对王爷朱徽焲却漠不关心。朱徽煣就借此机会在朱楩身旁吹耳边风,煽动朱楩上疏罢黜朱徽焲王爷之职。

朱徽煣,朱瞻基,朱徽焲,第2张

在朱徽焲丧失朱楩的认可后,朱徽煣又有意惹怒他的哥哥,拒不服从安排它的命令,乃至公然与朱徽焲争执,令他颜面尽失。正是有了朱楩的“助力”,朱徽焲才会在九龙夺嫡之战中丧失五庄,以至倾落九霄。

1426年7月,朱瞻基称帝没多久,朱徽焲就擅自离开封地,欲入京状告。但是依据大明朝祖制,诸侯王无召是不能够离去藩地,不然视作造反。那时候朱瞻基白天黑夜担忧朱高煦举兵造反,却不曾想,身在湖南的朱徽焲给了当头一棒。

虽然朱瞻基并没有严肃认真处理朱徽焲,但也外派特使将其斥责了一通。可以从特使到达后,朱徽焲就上亲疏报,宣称他的爸爸朱楩放任侍妾和人通奸,而他的小弟朱徽煣也是污辱仁宗皇帝,诬蔑朝中。

因此,朱瞻基将朱徽焲、朱徽煣弟兄叫到北平市。可是在深查以后,朱瞻基发觉朱徽焲所奏报的事实属空穴来风。朱楩在武冈低调行事,从没放任侍妾,而朱徽煣污蔑宋仁宗、讨论朝中这样的说法也是彻底毫无根据。

在朱瞻基的严辞威吓下,朱徽焲才道出真实情况。原先,他担忧朱徽煣抢走王爷之职,便与内使陈荣设计方案诬陷朱徽煣。却并未预料到,竟搬起石头砸掉自己的脚。没多久,陈荣被处决,朱徽焲又被罢黜王爷之职,贬为庶人。

朱徽煣,朱瞻基,朱徽焲,第3张

欺侮兄弟的大哥

朱徽焲被废后,依照选秀权,做为朱楩嫡次子的朱徽煣恰好是王爷的不二人选。但是朱瞻基好像已经将岷藩忘掉,终他一生都未能谈及岷藩王爷的事。朱徽煣竹篮打水一场空,十分郁闷。因而,为了能完全清扫王爷之位拦路虎,他把爪牙伸到了背后的三个小弟。

那时候,朱楩不会受到明成祖、朱瞻基的喜欢,月俸一直很低,有且只有一千两百石,不够一般诸侯王的八分之一。那么作为岷藩郡王的朱徽煣、朱徽焟弟兄,月俸有且只有五百石,还需要遵照米钞中半兼支的标准,扣减一半。因此岷藩自诸侯王到郡王,日子出过得非常清苦。

朱徽焟成年之后,虽封为阳宗王,却食不果腹,穿不暖。他的母亲苏氏就偷偷跑进王爷府,盗窃黄金白银,补助朱徽焟的日常支出费用。但是这事被朱徽煣知道后,他便借此机会威逼苏氏,以至苏氏受惊吓自杀身亡。

朱徽煣,朱瞻基,朱徽焲,第4张

苏氏去世后,朱徽煣仍然以这事牵涉朱徽焟,害得朱徽焟与22年前朱徽焲一样无路可走,缺失客观,竟也干出偷离藩地,赴京状告的事。

但是,朱徽焟并未走到长沙,却被朱祁镇回到了武冈。朱祁镇与他的爸爸朱瞻基不一样,他对于宗室子弟管理方法比较严苛。当获知朱徽焟有冤时,就外派井源前往调研。可最后的调研数据显示,祸患源于“诸侯王月俸少”,朱祁镇不肯违反先王的制度性,竟不了了之了。

朱祁镇的放肆让朱徽煣胆量特别大,他把朱徽焟拦在府门口,连着它的四弟朱徽煠一同驱赶出府。朱徽煠性格暴躁,又身强力壮,因此他与朱徽焟联合,拆除岷王爷府围墙,好好教训了朱徽煣一顿。

没多久,朱徽煠、朱徽焟弟兄又闯进岷王爷府,掳走了大批黄金珠宝,连着朱元章赐予的文卷一并夺走。她们兄弟二人的莽撞之事,正中间朱徽煣的心坎。他仓促将这件事汇报朝中,要求处理朱徽煠、朱徽焟弟兄。

可是在谕旨未达时,朱祁镇就陷入土木堡,变成瓦剌人的俘获。而朱祁钰忙碌于守护北平城,压根没时间顾及。朱徽煣就通奸本地官衙,竭力打击朱徽煠弟兄。

朱徽煣,朱瞻基,朱徽焲,第5张

最后,朱徽煠、朱徽焟弟兄承受不住它的欺侮,竟与苗寨合谋,联合造反。可这一切都在朱徽煣的去算计当中,他自知几个兄弟的脾气秉性,恰好是一快速拓展,才让她们走而挺险,犯过不可饶恕的罪行。

就在那叚友洪自苗寨回归后,朱徽煣的案桌子就摆放着朱徽煠、朱徽焟弟兄谋反相关证据。他毫不犹豫的将这件事汇报给朱祁钰,顺利的清除对他威协最大的一个朱徽煠、朱徽焟。

打倒了她的哥哥和两个弟弟,朱徽煣眼前的“对手”仅剩它的三弟朱徽煝。朱徽煝为人低调,憨厚老实,不喜欢争名夺利。在朱徽煣与朱徽焟、朱徽煠、朱徽焟抗争时,他一直保持中立,两不相助。但是仅剩他一人的时候,朱徽煣或是将目的指向他。只不过是朱徽煣用于他身上的欲擒故纵都如泥牛入海,毫无反应。

朱徽煣,朱瞻基,朱徽焲,第6张

重病丧命

1452年,被朱祁镇吵闹的脑袋大一点的朱祁钰为了能笼络列侯诸侯王,遂四处册立。静待23年有余的岷王之职,总算落到了朱徽煣的头顶。

但是,夺得岷王之职只是他方案的第一步。在成为岷王后,朱徽煣马上上疏,以朱楩帝陵挨近苗寨为理由,要求归葬昆明市或是内迁往威海等富饶之地。朱祁钰想法聪明,一眼就看穿朱徽煣的小心思,立即给予驳回申诉。

在朱祁钰一朝,朱徽煣曾三次要求迁移武冈,也被朱祁钰断然拒绝。由此可见在朱祁钰心里,虽然朱徽煣表层温和,却仍不喜欢于她。

朱徽煣,朱瞻基,朱徽焲,第7张

“夺门之变”后,朱祁镇复辟即位,朱徽煣又看到转移封地未来的希望。他三天两头以上吹嘘朱祁镇,为了实现这一侄孙的爱慕虚荣,朱徽煣将朱祁镇夸赞为“优秀君王”。但是在谈及迁到昆明市时,朱祁镇却和朱祁钰的建议完全一致,禁止。

1463年,64岁朱徽煣重病久治不愈,长居病塌以上,想起没完成迁藩任务,不由自主泪如泉涌,不断哀叹。他很长时间地看着西面的威海,竟在临死前,以个人归葬为理由,再度上疏转移封地。可朱祁镇仍然以并没有例子为理由,回绝他的最后一个愿望。

针对历经人生大起大落的朱祁镇而言,朱徽煣这名欺下媚里的列侯诸侯王,早就乏力触动他坚硬如铁的心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