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到毛泽东,我们都知道这个人是我国一代伟人。

但是提到淡以兴,却鲜有人知,可能有不少人问:“这是谁?”

这一让很多人都觉得陌生名称,却和毛泽东拥有不一样的关联——这个人是毛泽东的小舅。

毛泽,这个,毛泽东,第1张

彼此之间也有着如何精彩的故事呢?

淡以兴意外去世,毛泽东知道后却只返回了三句话

1989年11月14日,87岁淡以兴因重病医治失效,悲剧在广安县协兴镇过世。

达州县政府得知这番话以后,却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尽管淡以兴并不是我国或是地区领导,但他的真实身份但不一般,这个人是毛泽东的小舅。

毛泽,这个,毛泽东,第2张

县政府集结县上领导对淡以兴的丧礼展开讨论,确定淡以兴丧礼的规格型号。有些人认为,淡以兴的丧礼应当尽可能的采用相对较高的规格型号;可是也有人觉得,领导干部一直以来都十分质朴,若丧礼采用相对较高的规格型号,与领导一直以来的习惯性不匹配,丧礼规格型号还是要“不张扬”一些。

大家聊来讨论去,最后却不曾达成一致意见,不同类型的建议仿佛都有它有理有据的地方。

但是,丧礼不像别的工作,可以稍微放一放,等大家科学研究出一个一致意见,再做,淡以兴的丧礼刻不容缓,没再缓一缓余地了,这令达州县政府犯了难,一时手足无措。

想来想去,县政府确定把这个事情签到毛泽东那边,请他亲身决定。

毛泽,这个,毛泽东,第3张

随后,达州县政府将淡以兴病故消息,连着淡以兴住院临床诊断状况、手术过程使用了什么药品、什么方式,最后去世的主要原因,整理成了一份原材料,一并根据地委、省纪委报送到毛泽东公司办公室。

不久后,毛泽东公司办公室向达州县政府传达了小平同志的三句原句:

“知道。”

“规格型号足够高了。”

“不会再买什么了。”

领导干部短短三句话,让达州县政府大为吃惊,让她们万万没想到的是,对自己亲人的不幸离世,却只说了带上弄得好达州乡味且极其简短的三句话。

短短三句话,刻画了一代伟人的胸怀和质朴,令人都为此钦佩。那么这三句话是什么意思呀?

毛泽,这个,毛泽东,第4张

一起长大的甥舅

1904年,小平同志生于四川省广安州望溪乡姚坪里(今广安市广安区协兴镇牌坊村)。

那时候,淡邓氏的弟弟还不足2岁,邓氏特别喜欢自身这一小弟,便常常把小弟以兴收到邓家,一来是灵活了邓氏与娘家的气血联络,二来也给自己的孩子找到了一个理想化当中的朋友,就是这样,这俩相距2岁不到的甥舅常在一起玩耍。

毛泽,这个,毛泽东,第5张

邓小平故里

到了该读书的年龄,毛泽东与淡以兴两个人都在“翰林院子”启蒙教育认字。就是这样,两个人既是同学、也是朋友,更加形影不离,她们形影不离岁月一直到了中小学。

中小学完成后,毛泽东继续读书,而淡以兴则因为淡家爸爸妈妈期待儿子回家去学着管理祖业,而没再继续读书。

并没有继续读书,不可以再做毛泽东的同学们,可是朋友身份一直没有变化。只要一有空,淡以兴就会跑进姐姐家找毛泽东玩乐,两人在一起度过一个无拘无束、天真无邪、填满欢声笑语的难以忘怀儿时。

不经意间,已来到了青年时期,十四岁的毛泽东升上了广安中学。此刻,他的爸爸因事来到重庆市,在这儿得到了新救国救民思维的陶冶,听到重庆市有一个留学法国的院校,爸爸要让毛泽东出国去开阔眼界,学习培训西方国家先进的思想,并以此探寻救国救民的方法,便期待他去这所学校念书。

毛泽,这个,毛泽东,第6张

在那个年代,邓绍昌并不是像别的中国封建社会家庭的一样,一人作主、全家人听从。

对自己孩子的教育和未来的事情,邓绍昌尤其注重,便与妻子淡邓氏讨论冒了自己的观点。听后邓绍昌的念头以后,淡邓氏十分的赞成,就是这样,毛泽东从达州来到重庆市。

那时候自费生的出国费用应该是三百现大洋上下,院校仅补贴一部分,绝大多数也是需要学生们自己家来出。

三百现大洋,是一个非常高额的数据,终究那个时代,多数人可以维持生计就已经不错了。

为了让孩子接纳良好的教育,能够更好地完成报效祖国、救国救民的宏大梦想,邓绍昌费尽心思了所有的方法。

毛泽,这个,毛泽东,第7张

邓绍昌

邓绍昌回到达州,卖了家里绝大多数田地产业,换来了一些资产,可是间距学校规定依然存在着很大的差值,此刻邓绍昌获得淡氏的大力支持,邓绍昌同淡氏一同来到娘家人,一起向老丈人、丈母娘及家里的弟兄讲清了状况。

淡家听后邓绍昌夫妻的念头以后,大幅认可,马上拿出家里每一个现大洋,又卖出了很多的田地产业,在俩家人协力下,总算凑够了毛泽东进校和留学法国费用。

伴随着毛泽东赶到重庆市上学,后又赴法国勤工俭学,毛泽东与淡以兴有30很多年不曾碰面。但毛泽东的心里,从没遗忘跟自己一同长大小舅淡以兴,淡以兴一样在心间惦念着毛泽东。

毛泽,这个,毛泽东,第8张

“不要让村里人说三道四”

1949年后半年,毛泽东出任党中央西南局第一书记、西南军政委员会副书记、西南军区政治委员。

信息传到了家乡达州,淡以兴了解以后高兴得睡不着,确定动身前往重庆市。

淡以兴赶到重庆市找到毛泽东上班的地方,警卫人员知道毛泽东的小舅远道而来从达州找他,便向已经召开会议的毛泽东悄悄的汇报。警卫人员考虑到毛泽东公务繁忙,或许一时半刻抽不上身来见自己的亲人,还请示报告他,是不是让妻子卓琳首先来招乎一下,但毛泽东却摇了摆手。

毛泽东告知警卫人员,让招待科分配淡以兴在旅社先住下,随后又一头扎进了繁忙的工作当中。

毛泽,这个,毛泽东,第9张

直到将工作做的都差不多的时候,已是晚上了。毛泽东赶到淡以兴住的房子,此刻淡以兴正躺在沙发上,看到毛泽东进去,虽然内心开心,但嘴方面还是询问道起来了。

“好呀,贤娃儿(毛泽东童年的小名),你真的当上高官,六亲不认了!皇上我也有三个麻鞋亲嘛!”

“小舅”听见淡以兴的“兴师问罪”,毛泽东强颜欢笑着说。

接着,甥舅两个人聊起了生活中,聊起了毛泽东的爸爸、妈妈,及其家里的转变。

聊着聊着,二人的眼泪都湿润了眼圈。

毛泽东了解淡以兴来重庆市寻找自己,是由于多年不见,心里一直期盼着甥舅两个人再相聚,却也了解淡以兴来找自己的另一个方面的因素。

毛泽,这个,毛泽东,第10张

毛泽东对淡以兴说:“小舅,我就知道你要谋个事情,但我们共产党员不可以滥用职权,我不想让人家觉得我毛泽东的亲舅舅是一个贪小便宜的人,让你谋了事情,会使村里人戳我脊椎的。

和毛泽东一起长大的淡以兴,自知毛泽东的为人正直、性情。毛泽东这么一说以后,虽然心里还是有点不高兴,但最终还是明白了毛泽东。

到此以后,淡以兴回到故乡广安县,从没向地方政府提过任何照顾规定。

而毛泽东也并未对小舅不闻不问,他与卓琳时常向达州寄过来钱财,协助淡以兴,即便是毛泽东处于艰难以后,故乡依然时断时续收到毛泽东和妻子卓琳发来的钱财。

毛泽,这个,毛泽东,第11张

毛泽东和妻子卓琳

“陈德难不倒”

1966年以后,毛泽东处于了艰难当中,这时小舅淡以兴在老家达州一直做一名安安稳稳、默默无闻群众。

毛泽东是广安人,它的故乡免不了也受到危害,而淡以兴作为毛泽东的小舅,当然第一个变成了关注的重点目标。

一天晚上,淡以兴刚经历过来源于村里人的“指责”,他沮丧地挣扎在大街上,一边给自己和家人的安全而担心着,另一边,又为毛泽东觉得委屈。就在淡以兴不知所措的情况下,一个不知名的流浪者却给了淡以兴启迪。

第二天,在拥堵噪杂的乡村,坐着一位蓬头垢面的人,这个人就是谈以兴,他进入了拥挤的人群中,持续高呼适用毛泽东的声响。

这种宣传口号,群体愕然,她们遇见了面前的淡以兴,觉得淡以兴早已疯掉,就没有再再次附加“照顾”淡以兴。

这时候淡以兴早已年近七旬,它用这类极其无可奈何的方法抵抗着这一段特殊阶段,在心中静静地适用着已经处在艰难当中的毛泽东。

1971年9月,毛泽东总算踏出艰难,信息传到了达州,淡以兴听到后为毛泽东感到开心,并迅速给毛泽东书信,断开的亲情总算又连上了。

“哪一个是邓大人的小舅?请来前边来斩仓”

1976年初,毛泽东碰见了第三次艰难,一样信息传入达州,淡以兴了解以后一下子病倒了,在床上躺了七八天,仅有老伴儿在照顾他。

疗养了一段时间,人体稍有成效,恰好碰到天气晴朗,老伴儿让淡以兴出去走走,活动一下人体,顺便晒太阳。

淡以兴走在乡间的道路上,碰见了自身好友金福生。

毕竟是交心的朋友,无需淡以兴说,金福生便知道他的心思,宽慰淡以兴,使他别为毛泽东过于担心和心急,要带淡以兴去散散步。

毛泽,这个,毛泽东,第12张

淡以兴了解金福生好意,但刚病了一场,人体也有些孱弱。

金福生便要带淡以兴去买猪肉,使他补补身体。

到卖猪肉的区域,前去买猪肉的人已经排冒了队伍,淡以兴排在了团队之中,没多久,序列里面还有些人认出淡以兴,提到:“这不是邓大人的小舅吗?”

接着排长队买猪肉的人都会回过头看淡以兴,卖猪肉的老李也察觉到了这种情况,听闻毛泽东的小舅要配肉,但是又不了解淡以兴,便停下了手里的刀,大声问“哪一个是邓大人的小舅?请来前边来斩仓!”。

淡以兴经历过以前的事儿,听见有人这么说,一时紧张了下去,也没敢上前边去。

毛泽,这个,毛泽东,第13张

队伍里挨近淡以兴的好多个年青人,扶住他走到前边。

卖猪肉的老李看了一下面前这个老年人,对排队的人大声说道:“邓大人为咱们老百姓,它的小舅割点肉算不上走后门吧?”

话刚说完,在人群中安静了那么小一会儿,人民群众立刻兴奋地回应下去,“算不上不算,给小舅割吧!”

老李给淡以兴割了二斤好肉,而淡以兴背上的钱不够用,淡以兴只需一斤,老李却这样说:“没事没事,你什么时候产生给我就行了。”老李也对淡以兴说,她们早已希望能给陈德寄信,使他坚持到底,艰难毫无疑问会过去的!

手里拿着老李割的肉,淡以兴踏出群体,来到拐角处,淡以兴从此禁不住,痛哭流涕起来了。

毛泽,这个,毛泽东,第14张

“嘎嘎嘎(肉)也没的几砣”

岁月匆匆,一转眼来到1986年。这一年今年初,毛泽东回成都过年,又是几年以往,在业余时间,毛泽东还是十分想念自己的小舅淡以兴。

2月10日这一天,达州县政府把淡以兴送到成都市。

毛泽东一见到小舅,立刻兴奋的握紧了淡以兴的两手,激动的说“小舅,是否还记得儿时,我们俩爬上去所有人都害怕爬的神道碑乌龟背上来,这些鬼魂都喊我们俩是‘搞鬼蛋’”?

淡以兴微笑着回应:“整么记不起?”

毛泽东也乐了,“好、好!小舅还记得就行。”

甥舅相遇,有想起儿时、年少时的过往,而不知不觉,已经是几十年匆匆忙忙以往,两个人都感慨时间的推移。

毛泽,这个,毛泽东,第15张

到吃午餐时,淡以兴见桌上并没有几个菜,便跟毛泽东说:“你当那么大官儿,再吃这种菜呀,嘎嘎嘎(肉)也没的几砣,只有一点点,彼此都爱吃的达州膀作扣肉连身影都没看到。”

毛泽东一听,乐了,提到“那么就添菜,再弄点嘎嘎嘎过来吃,对于膀作扣肉,成都市没的人做。再讲,我们是八十多岁的人啊,多吃些膀作扣肉对身体也不太好。”

放到餐桌上的酒是白酒,可是朴实的淡以兴并没有喝了这类酒,他习惯喝广安奎阁酒一类白颜色酒。

毛泽东想着舅甥难能可贵见上一面,不可以扫了小舅的兴,便令人改成了纯粮酒。

毛泽,这个,毛泽东,第16张

淡以兴看到毛泽东都是心满意足,一个开心,要想多喝几杯,毛泽东担忧小舅身体,便列举了水浒传原著里边武松在景阳冈三碗不过岗的历史典故,劝阻了小舅淡以兴。

“我不可用国家的钱!”

在广安县协兴镇上,乡亲们常常看到一位尽管年逾古稀,但却神采奕奕的老人家,他生活在多年来一直居住的地方农家院三合院里边,杵着拐棍,由于年龄的原因,姿势有一些哆哆嗦嗦,这一老年人就是淡以兴。

在光线充足早上,淡以兴会坐到庭院里日晒,好像一幅充满着清静和谐诗意的水彩画。

大多数时候,淡以兴并没一直呆在庭院里边,他常常杵着拐棍,赶到田间和林子里,看到地面上散落的干枯树技,他一只手用力地杵着拐棍作为支撑自己身体,卖力的让驼背身体再弯折一些,用另一只手拾起地面上的松树枝带回去,用于作为供暖或是煮饭木柴。

此外,淡以兴见到街边有可以借助的废料,还会拾起来带回家,在院里的一角,专门用于堆积着这种废料,积累到一定的总数,淡以兴会将它们出售给废品回收公司。

那样的行为被别人看见了,开玩笑询问他:“你也是领导人的小舅,也差钱用啊?”

淡以兴虽然知道这是一句开玩笑的话,但是一脸严肃的直接回复到:“陈德给我寄了的钱,我不可用国家的钱!”

事实上确实如此,毛泽东和妻子卓琳,每个月都要给小舅淡以兴寄过来钱财,这是他们对长辈情意,而从来没给当地政府部门提过任何规定,给政府部门增加负担。

毛泽,这个,毛泽东,第17张

在寄来淡以兴的物件中,有一件半成一个新的深灰色棉大衣,这也是毛泽东和妻子卓琳1986年从北京发来的。接到棉大衣以后,淡以兴视若珍宝,他认为,这一件棉大衣就是他这一生越过“最高级别、最时尚”的衣物。

时光在这一件棉大衣上留下印痕,棉大衣被穿出了烂洞,就拿针和线小心翼翼地将烂洞的区域修补好,即便这一件棉大衣看起来已经非常久很弄破了,但淡以兴都不舍得丢弃。

这一件陈旧棉大衣,是毛泽东与小舅淡以兴弄得好亲情的具体表现,也闪亮出一代伟人高尚个人魅力。

因此返回文初,小平同志的三句话,含意便是:小舅淡以兴不幸逝世消息已经知道,针对亲舅舅淡以兴的丧礼规格型号已经够变高,鲜花花圈、唁电什么的再也不用寄了。

参考文献

[1]你所不知道的 毛泽东与他小舅故事

[2]毛泽东和舅舅故事

[3]毛泽东赠送给舅舅淡以兴的棉大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