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1年秋季,一位叫马月兰的妙龄女子从沙特逃往台北市。

当台湾当局数十位官员的面,马月兰潸然泪下地痛斥她58岁大伯马步芳,在沙特迫嫁18岁的她进行了第七房姨太;上一个月,马步芳又准备把她15岁三妹马月莲绑票,逼迫做他的第八房姨太。

马步芳损坏人伦、迫嫁小侄女的丑事,在台北造成社会舆论强烈反响。

但是就在那台法律委、监察委高官们气愤万分时,却收到沙特服务处的“使者”马步芳的控告书。马步芳宣称:“参赞”宋选铨拐跑了她的侧室马月兰,两个人勾搭成奸后远走他乡去台湾。

马步芳规定司法部门对宋选铨“死刑立即执行”。宋选铨在台北表述:他与马月兰没有奸情,马月兰对马步芳的控告字字句句是实!

为了能搞清楚事实真相,台北市立法院派遣一个三人小组,对“驻外大使”马步芳这宗丑事展开调查。

中国,我国,国民政府,第1张

民国,在我国大西北长期性栖身几股强悍的阵营“马家军”,尤其以马鸿宾、马鸿逵、马步芳三个人整体实力最牛,人叫“西北三马”。

“西北三马”为祸一方,给当地老百姓增添了深沉的灾祸。

马步芳大家族长期性栖身青海省,执政青海省将近40年,尤其以马步芳更为残酷凶悍、淫乱横蛮,人叫“土皇帝”。

1936年,介石任职马步芳为青海现任主席,之后又授于他陆军上将,马步芳此后进入了权力的巅峰。直至1949年国民政府政党在内地奔溃前夜,马步芳被委派为最终一任大西北军区首长。

蒋家王朝眼看就要灭亡,介石运用“马家军”为自己当炮灰,企图在西边地区顽抗。但是不上2个月,人民解放军就挥军西进,攻破兰州市、西宁市。

兰州市释放的前一天,急如丧家之犬的马步芳一大家子,与他的姨太们带上黄金珠宝,仓惶逃往重庆市。马步芳也是雇了9多架,才将其数十年掠夺而成的鱼肉百姓运到海外。

担心被国民政府追究责任他丢城失土,马步芳害怕在重庆多做停留,带着家人逃往中国香港。但是该来的一直会来,介石电召马步芳去台湾,马步芳害怕不在。

马步芳去台后,介石指令他重回大西北,掌控全局,再次与人民解放军抵抗。大西北对局早已无法挽救,老蒋相当于让马步芳去送头。

马步芳不是傻子,因此称病卸任,用2000两金子行贿国民党元老吴忠信,让他在老蒋眼前说好话,回绝了使他回到大西北的任职。

马步芳倍感自身做恶过多,假如留到中国台湾一定小命不保。于是他就暗地里包了3多架,带着家人仆从等200多的人从香港逃往沙特。自此,马步芳在沙特购置产业链,做起了寓公。

中国,我国,国民政府,第2张

1957年,介石寿诞即将到来,马步芳取出金子一万两给介石贺寿。介石很高兴下,一纸指令封号了她在沙特服务处出任“使者”。

马步芳为人正直骄奢淫逸,在国民政府的将领中罕见。

在内地时,他曾公布说:“除生我与我生于以外,莫不奸。”下属的妻子,自身家族胞妹、小侄女,兄嫂、弟媳妇都逃不过它的爪牙。

在沙特期内,马步芳不但没有收敛性天性,反而更加狂妄。他运用巨额财富和势力控制住了本地1000多人的回民侨民,扣押他的护照签证,对于他们的妻子开展糟踏,乃至连自己小孙女也不放过。

据后来去台湾的维吾尔族侨胞控告,被马步芳糟踏的女性朋友下不来5000人。马月兰便是在这种情况下,掉入了马步芳的爪牙。

原先,马月兰的爸爸马步隆与马步芳是同一个爷爷的堂亲。马步隆曾在马步芳的手下当兵器部长,因此他们一家追随马步芳逃出内地,还在1951年逃往埃及首都开罗。那时,马月兰年仅8岁。

到开罗后,马步芳买下来一栋40层大厦办公寓楼,还开设了企业。马步隆就在职场中当员工,每一个月仅有小小15美元收益。

在印度的那几年,马步隆一家衣食无着、生活艰难。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也是表兄马步芳为他布下的一个非常大的圈套。

马步隆的老婆蒋云梅年轻时候美艳动人,马步芳对他垂涎已久。但因为蒋云梅的预防,马步芳未能成功。

不知廉耻的马步芳,居然看上了表弟4个不上10岁女儿

眼见大女儿马月兰到14岁,出落得漂亮迷人。马步芳向表弟一家明确提出,让马月兰搬入自已的官邸协助做家务活。为了缓解经济负担,马步隆夫妻答应了。

马月兰进到马国际公馆以后,马步芳就让她为自己擦背、推拿,他早已心痒。有一次,他把马月兰送到野外的一个酒店餐厅,把她凌虐了。

自此4年的时间,马步芳多次触犯马月兰。直到马月兰18岁那年,马步芳也是明确提出要纳她为第七房姨太,他威协表弟:

“大家没把她给我,我想要你全家都活不成!”

迫不得已马步芳的催残,马步隆夫妻只能含着泪同意,将女儿嫁给早已58岁马步芳。此后,马月兰变成大伯马步芳的玩具。

中国,我国,国民政府,第3张

马月兰被送入了火堆,进行了马步芳的七姨太。马步芳在沙特当使者后,她被关进吉达海宾的房屋里,禁止与所有人触碰。

马步芳的欲望什么时候发病,她就要随时随地“服务项目”,直到其满意为止。没想到没多久,马步芳又看中了马月兰的母亲和两个妹妹。

他威胁利诱,让马月兰寄信召她们来马国际公馆“一同日常生活”。马月兰难以忍受这类屈辱,断然拒绝,因此马步芳逐渐折磨她。

蒋云梅汲取大女儿月兰被辱教训,严禁家里三个女儿月荷、月华、月莲独立接纳马步芳的“邀约”。除维持应该有的礼数外,他们一家对马步芳避而远之。

马步芳几回布下圈套,妄图将马月兰的三个妹妹沾到手上,都没成功。眼见很软不行就来硬的,马步芳再度向马步隆夫妻明确提出:“月荷、月华、月莲三人,务必收一个做妾,月莲比较适合。”

马步隆夫妻嗤之以鼻,暗地里全家老小搬离,躲到伊斯兰胜地麦加城定居。马步芳获知表弟一家逃跑,懊恼不已,居然恬不知耻地对马月兰说:

“我好喜欢你家妹子,如同当初对你有感觉一样。你对你说爸爸妈妈,便说我一定要娶月莲做八姨太,叫她们都赶紧搬回来住。”

“她们要上哪住,我怎么能管得着!”马月兰得罪道。马步芳气急败坏,一拳将马月兰击倒在地面,又踢上一脚,大骂道:“看着你之后还敢得罪我么!”

中国,我国,国民政府,第4张

自此以后,马步芳就把马月兰囚禁在家里,动则拳打脚踢。马月兰再也无法忍受马步芳的残害,她要努力逃出手掌。

正巧,台湾政府派来了一个“参赞”宋选铨。马月兰在一个老女佣的支持下,写了一封控告信向宋选铨的妻子求助。

宋选铨的太太是老外,思想开明,她接信后和丈夫商议,趁马步芳疏忽时帮马月兰逃离了马国际公馆,把她藏进自身家里。

宋选铨一家对马月兰的处境十分怜悯,宋选铨也是替马月兰代写写控告信,并寄到台北市。可没想到她们这一控告,台北市的报刊以八卦新闻报导出去,反倒暴露出马月兰的藏身之地。

马步芳经过一番明查暗访,判断马月兰藏到宋选铨家里。

马步芳释放话来:“有些人私存了我七夫人,夺人妻子,莫说是外交人员,便是百姓之家也忍受不了!假如不老老实实将她放回家,便是真诚与我对着干,想叫我活不好,那么我就让他全家人活不成!”

马步芳亲身带着几十个人来砸宋家房门,威协道:“假如不拿出马月兰,就拿你女儿赔付!”宋选铨来到阳台上观查大街上的状况,马月兰也赶到阳台上。

恼羞成怒,马玉兰用阿语求助:“赶紧来人哪,那里有劫匪来杀人了!”街上的宪警听见求救,立即通话援助,10分钟也来了二辆警察车,要将滋事的马步芳等捉到警察局。

中国,我国,国民政府,第5张

马步芳的外交人员,具有“豁免权”,它的仆从也被警察车带去。

台湾当局驻外办事处的官员知道消息赶来,劝导马步芳应以“党国信誉”为主,不置可否,马步芳却得理不饶人。他看到阳台上的马月兰,随后痛骂。

马月兰也不甘示弱,立即反骂。她一会儿说阿语,一会儿说中国话,揭开马步芳的迫嫁小侄女、荒淫无度的这些龌龊事,马上就深深吸引七八百人停留看热闹。

马步芳不说阿语,急得脸皮红通通。伴随着看热闹的人也越来越多,一度导致了交通堵塞。沙特的外交人员到达现场,许多新闻记者也闻声前去,马步芳变成过街老鼠。

所说“家丑不可外扬”,马步芳终归是台湾当局官方的“使者”,担忧将事情大吵大闹没法收尾,他只能垂头丧气离开了。

最后在沙特官员的调解下,将马月兰护卫出国。拥有官方协助,从多米尼加一直到港英政府,马月兰一路控告,许多国外高官听她的处境,莫不勃然大怒,陆续对他施以援手。

马步芳本以为马月兰便是闹一闹,迟早逃不了自已的手心。想不到不久后,马玉兰就逃到台湾省,发生在香港“监察院”的控告席上。

中国,我国,国民政府,第6张

到台北市以后,马月兰四下讨公道状告,揭开马步芳在国外诸多不堪的丑事,沙特侨民的联名鞋控告信也似雪花般飞进。

台湾报纸陆续批判马步芳是“野兽使者”,说自己“宫里多丽人,小侄女充下陈”,迫嫁小侄女,不知廉耻。监察委员们纷纷以“破坏邦交,耽搁国出”等罪行,罢免马步芳。

马步芳自然也不会送货上门来宣判,台湾当局也是想尽量遮住丑事。最终,由马步芳“自请离职”敷衍了事。在蒋经国的包庇下,台湾媒体被禁止再提马步芳的诸多龌龊事,马步芳也未受哪些实质上的处罚。

通过马月兰那么一闹,马步芳在沙特恶名昭彰,在中东世界各国变成不受人欢迎“半兽人”。失去“使者”的身份庇佑,马步芳也只能在国外夹着尾巴做人,不敢再称霸一方、肆意妄为。

但是马步芳财雄势大,再次躲到国际公馆里过他的舒适日子,打发时间。直至1975年7月31日,十恶不赦的马步芳暴毙在沙特,长年73岁。

听说临死之前,一位到麦加朝圣的青海省伊斯兰教老年人曾暗查马步芳。临终时的马步芳已说不出话来,二人在袖选用故乡特有的方法手谈。

提到欠了故乡的情感时,老年人提供一个羊头、一个马头和一个牛头。马步芳不断摆头,再问时,马步芳泪如泉涌。他颤抖地手指头天指地,又指着自己的内心,表达自己回不去了老家了,遗骨只有留到远在他乡。

但是,他一生罪大恶极,给西北人民带去成千上万灾祸。即便是他魂游九泉,亦无颜面见故乡之了人!

END.

更多精彩,欢迎关注我的账号@博书。看了文章内容,还记得评论点赞分享三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