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阅读该文以前,麻烦您点击一下“关心”,既方便您展开讨论和交流,又可给您带来不一样的参与性,感谢您的支持!

2010年,在上海华东医院的一间医院病房之中,生活着一位95岁的老人。

尽管老人秀发早已斑白、脸部已经刻快满了皱褶、耳朵里面还时常听不清楚语句,但是,老人身体却仍然很健壮,而且她的构思依旧是十分的清楚。

7月5日,当记者赶到这家医院病房看望老人时,只看见在她的卧室床,挂在一张申请入党留念生日卡,老年人天天都要并对仔细端详一番。

毛泽,周恩来,毛泽东,第1张

刘文

“要不是88年,一位中央首长跟我说保密的限期已经过去,能够对他人讲出来了,我可能会将这个秘密一直埋在心里,直至去见马克思。”

在和记者的交谈中,回顾往事,老年人由衷地感叹道。

为什么记者招待会赶到医院门诊中看望一位古稀老人?这一老年人到底拥有怎样与众不同身份?她在嘴中所讲的那一个“密秘”又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毛泽,周恩来,毛泽东,第2张

革命时期的刘文

中央特科的创立

1987年,由中央批准,上海市区南昌路48号雁荡路幼稚园,宣布修复原先的名称,再次命名为“大同幼儿园”。

这也使得接近50年以前的那段红色的记忆再一次被大家牢记起来了。

1924年1月20人,“国民党一大”在广州举办。

在那一次的会议中,孙中山先生再次对之前所秉持的“三民主义”作出了调节,将“联苏、联共、扶持工农兵”这三条现行政策提升进来,最终形成“新三民主义”。

这一政策的确立,变成了新旧民主革命变化阶段再次找寻改革方式所做出的战略决策。

毛泽,周恩来,毛泽东,第3张

图片来自网络

这也使得国共两党彼此即将迎来第一次的协作阶段。

在此期间,在彼此相互配合下,声势浩大革命和北伐战争快速进行,短短几年时间,土地改革的烈焰及其军阀主义的衰落逐步形成了热门的改革发展趋势。

依照这般的发展趋势,将军伐阵营完全解决、提高农户和工人权益可能为期不远。

但是,1925年,孙中山先生因病逝世以后,国民政府的内部右翼势力快速登台。

本来在国民政府内影响力只排到5、6位的介石,逐渐运用日趋膨胀“右翼思想”,在国民政府内部结构大张旗鼓铲除异己。

在“国民政府鼻祖”廖仲恺被暗杀之后,介石联合汪精卫,依次将胡汉民、许崇智从关键权利社交圈之中驱赶了出来,后又运用“中山舰事件”和“整理党务案”,严厉打击中国共产党和改革阵营。

毛泽,周恩来,毛泽东,第4张

介石

这使其进入了国民党司令员及其国民党中央常务委员现任主席等高级官员的王位。

在这样的情况下,国共的矛盾日益突出,彼此之间的协作早已来到崩溃的边缘。

1927年,介石上海市区发起了“4.12叛乱”,在背地里协同反动分子、各地军阀、黑势力、租借地警员等阵营,逐渐大张旗鼓打击、残杀改革人员、工人代表和进步人士。

一场席卷全国的“四一二政变”一瞬间扩散了起来。

因为当时机构都还没开设更专业的情报组织,再加上没想到介石胆敢当众违逆孙中山先生所立过的相关政策,这件事让我党遭受了重挫。

一时之间,很多改革管理者都遭遇造反派的残害而牺牲到了社会主义改革上。

毛泽,周恩来,毛泽东,第5张

图片来自网络

意外发生之后,那时候担任中间组织部部长的周恩来,痛定思痛,信心建立一个是我的我党情报组织,承担搜集互联网对手情报,掌握敌人趋势,在第一时间作出防范措施,及与对手在“地底”进行抗争。

因此,在这样的背景之下,1927年11月“中央特科”问世到了上海市。

因为搞地下工作必须极为坚强的意志、缜密的逻辑思维及其英勇无畏的精神。

因此对于中央特科工作员挑选是十分严格。

1932年,中央特科即将迎来一位“新朋友”,那便是年仅17岁刘文

毛泽,周恩来,毛泽东,第6张

中间上海市局机关原址

信念坚定的“改革美少女”

虽说刘文年纪比较小,但却已经是一个“老革命志士”了,她革命意志都是久经考验的。

儿时,刘文的爸爸把她送到绍兴市七县旅沪老乡会第一小学。

那时候恰好是国共第一次协作阶段,这所学校中的老师和校长,大多都是共产党人。

也就是在这类耳闻目睹下,年幼的刘文心里,慢慢燃起了一股浓烈的改革火苗。

小学六年级时,刘文凭着出色的主要表现,与在学校里展现出的卓越团队,取得成功参与到了团委之中,此后真真正正走向了社会主义道路。

毛泽,周恩来,毛泽东,第7张

刘文

在小学升初中以后,刘文进入了上海闸北丝厂市总工会做青工工作中。

在私底下,经常会在组织安排下,与工人师傅上街去搞“航行聚会”,为此做改革推广工作。

有一次,我们在闹市区发改革宣传单时,忽然一队警员从边上向他跑了上来。

一时之间大伙慌作一团,不知如何是好。

说时迟那时快,刘文拽着二人的手,随后大喊一声“分散化撤离!”

接着,领着在其中几个人跑到了边上的暗巷当中。

而别人听见刘文的叫喊,也马上回过神来,运用人群保护,向远方遁去,才让大家都统统躲过了一劫。

正是刘文的机敏和灵敏,让其逐步形成了工厂里的一个小队大队长。

1930年,15岁刘文宣布添加共产党,成为了一名光荣的共产党员。

毛泽,周恩来,毛泽东,第8张

革命时期的刘文

“最难忘的是申请入党时,上海总工会领导干部那时候找我们交谈,到今天我还记得很清楚,讲了三点,一是恪守党的秘密,二是坚定自己的观点,三是坚决服从我党分派。”

即便是过去80年有余,刘文依然清晰地记得当时申请入党时,领导干部让其所做出的承诺,然而这是三条承诺,也成为刘文一生所秉持的信念。

尤其是在以后,接到的一个特殊的任务,让其也是整整的埋藏在心里了50数年。

毛泽,周恩来,毛泽东,第9张

刘文

毛家兄弟的“下落不明”

1930年,在周恩来的唆使之中,陈赓董健吾上海市区创立了“大同市幼儿园”,专业收留革命先烈和党的领导人上海市区的子女。

因为当时在敌人挤压下,组织经费预算十分窘迫,董健吾只能一面利用自身从前的法师真实身份,在教友中捐款,一面回上海青浦家乡把奶奶分到它的几十亩田地产业所有卖出,等到货款租了教友肖智吉医生在戈登路(今江宁路)武宁路转角处的两幢上海石库门房屋,以此作为大同市幼儿园的建设场地。

毛泽,周恩来,毛泽东,第10张

大同幼儿园

这一年的11月14日,杨开慧在长沙英勇就义,留下和毛泽东主席的三个孩子各是8岁毛岸英、6岁毛岸青和仅有三岁的毛岸龙

为了防止这三个孩子也遭受敌人残害,他的大叔毛泽民不顾危险,将三个孩子救出去,把它悄悄转送到北京的大同市幼儿园之中,由机构去进行照料。

但是,没多久,最年幼的毛岸龙忽然患有疾病,不仅发生非常严重的拉肚子,并且持续高烧。

保育陈凤英赶忙把孩子送至附近广慈医院里开展治疗。

毛泽,周恩来,毛泽东,第11张

杨开慧与毛岸英兄弟二人

在通过医师临床诊断之后,判断小孩感染了病毒,患了噤口痢,接着赶忙对它进行抢救。

但是,在通过好多个消失救治以后,年幼的毛岸龙还是无法挺过来。

就是这样,毛家原先的三个兄弟,只剩下毛岸英和毛岸青两个娃。

1931年,中央特科的“二号人物顾顺章被对手抓捕,随后背叛,向造反派表露了很多有关组织商业秘密。

一时之间,全部机构在所有上海市部署所有毁于一旦。

紧急状况下,周恩来赶忙派对大同市幼儿园的孩子开展迁移。

而毛岸英兄弟二人又被转送到董健吾前任黄慧光的家里。

以便信息保密考虑,董健吾并没告知前任两个孩子的身份,而是说他们都是朋友的孩子,临时先住这里。

一开始黄慧光对毛岸英兄弟二人或是关爱有加的,因为清楚自己的前任老公从业革命工作,因此她也十分注意2个孩子的安全难题,把他们秘密得十分严密。

可是,之后因为工作的需求,董健吾离开上海市,而黄慧光只有独自一人照料家里包含毛家弟兄等在内的6个小孩。

毛泽,周恩来,毛泽东,第13张

毛岸英和毛岸青

慢慢地,收入来源与自身时间都无法保持,黄慧光对毛岸英兄弟二人的心态也产生了变化,动则并对严格教训和责骂,只需做错了一点事就给其忌食或是关进去以作处罚。

这令2个本来就心里极其缺少安全感的小孩慢慢对这个家形成了厌烦。

于是就在1935年的秋季,毛家兄弟二人借着黄慧光在睡觉时,悄悄跑出来房间门,出走,此后下落不明到了上海市的大街上。

毛泽,周恩来,毛泽东,第14张

图片来自网络

小朋友的降落

1935年10月,刚结束一项重要工作的刘文,接到机构工作的通知,要她和一样为特科工作员的老公徐强马上回到上海市接纳一项秘密的每日任务。

而的任务,便是找寻毛家兄弟的降落。

那时候,毛泽东主席已经成了中央关键人物,以便信息保密考虑,中央特科领导并没告知刘文等承担找寻毛家兄弟的工作人员她们真实真实身份,仅仅告诉你们要上海市区的大街上找一对年龄要求11到14岁左右兄弟二人,她们姓毛,是英烈的后代。

毛泽,周恩来,毛泽东,第15张

毛泽东主席和毛岸英

因为信息内容十分稀缺,加上那时候的北京稂莠不齐、三教九流、各种各样阵营栖身在这里,也无法处心积虑地寻找。

因此,在一开始,刘文等就遇到困难。

在三个月的时间里,大伙儿找遍了上海市四周的儿童福利院、医院门诊、院校甚至有一些戏楼领导班子和收用雇佣童工的工厂,却一直没有发觉信息内容相匹配的小孩。

将上海市区翻了两遍以后,大伙儿就开始分散化找寻。

做为本次行为负责人,徐强给每个人划分了一个追寻的地区,而刘文被安排到了近郊区老西门的一处地段。

毛泽,周恩来,毛泽东,第16张

图片来自网络

刘文的小心思十分细致,她搞清楚,两个半大的孩子流落街头,也许不会往人多热闹地方去被欺负,反倒极有可能去一些专门为流浪者派发食材的寺院、庙宇周边待在家里。

因此,她就把这样的想法告诉了徐强,接着自己跑到承担趋向的老城隍庙周边找寻。

为了避免暴露自己真实身份,刘文还特意装扮成一个捡垃圾的村妇,混在在流浪汉的队伍里。

但是,在这儿又待了两个多月的时长,或是没见到小朋友的降落。

毛泽,周恩来,毛泽东,第17张

图片来自网络

就在那刘文准备转移阵地再次找寻时,一天早上,忽然她看见了在旁边的墙脚下边,有两种长相很像的小孩躲到流浪儿童队伍里向过路人行乞。

刘文赶忙向前对两个娃开展了解。

但是,因为漂泊时间比较长,对陌生人抱有极强的防备之心,在面对刘文的了解,两个娃仅仅低下头一声不吭。

眼见兄弟二人或许有些担心,刘文只能询问道:“你们是不是湖南省的,姓毛?”

听到这话,兄弟二人瞬间伸出了头,用吃惊的目光看见刘文。

见到两个孩子的反映,刘文就明白,自身总算是找对了人。

接着,刘文渐渐地对兄弟二人开展抚慰,跟他们说自身就是他们爸妈的“朋友”,遭受她们家人的授权委托来获取她们兄弟二人。

一边安慰着一边拿出钱给兄弟二人人买了些点心使其解决温饱问题。

看到这样的明白自己身份证信息的姐姐十分温婉,还掏钱让她们吃饱饭,兄弟二人也逐步松懈了出来,逐渐对刘文形成了信赖。

最后,在中央特科的负责人及其返回北京的董健吾来临之后,马上认出两个娃便是毛岸英毛岸青兄弟二人。

毛泽,周恩来,毛泽东,第18张

董健吾

再见到两个娃之后,董健吾兴奋地怀着她们讲到:“可终于找到你们了,否则我咋跟你们的父亲交待呦。”

之后,为了能2个孩子的安全考虑到,董健吾根据张学良之间的关系,将两个娃密秘送到前苏联开展学习,大家心中的一块石头也终于是放了下去。

因为信息保密缘故,因此中央特科领导向大伙交待,这件事情一定要死死地藏在自己心里,千万不能表露出去,而李云也是把这话谨记在心。

一直到新中国的成立之后,在报纸上看到毛岸英兄弟二人的样子,李云才了解,原先当初自己所救的,居然是毛泽东主席的小孩!

毛泽,周恩来,毛泽东,第19张

晚年时期刘文

但是,即使如此,她也没有向其他人表露过这件事情。

直至1988年,当刘文退休在家之后,一天,中央特科的老领导来看望她时,跟她聊起了当初这件事情,这时候才跟她说,从前的信息保密时长已经过了,能够向人们表露这个秘密了。

而李云的亲人们,获知刘文以前救过毛泽东主席的小孩时,也是极其的吃惊。

2011年,毛岸青的儿子毛新宇曾领着一家人来看望刘文,并讲到:“您就是我们毛家的救命恩人,我们一家人会永远记得你的。”

毛泽,周恩来,毛泽东,第20张

毛新宇夫妻看望刘文

而李云则回应到:“这只不过机构交到我的任务,我也只是竭尽全力把它搞好,算不上多么大的贡献。”

2013年,刘文患病在医院中过世,寿终98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