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大总管李嗣源都背叛了,别的藩镇针对唐主李存勖的忠实早已降到了极点。

李嗣源在相州公布文告调遣部队,宣布发起了叛变,但是这位新皇上还在为李存勖奏疏申明你是不得已,不经意叛变。

多说无益,谁还坚信?

偏是唐主李存勖还坚信,外派李嗣源的大儿子李从审,去相州劝谕李嗣源。

并不是唐主纯粹,是唐主不愿意相信李嗣源叛逆,也难以相信李嗣源叛逆。

之前的英主已经成为了一只鸵鸟,将头埋在碎石子里边,不愿意相信风险的来临。

可是几天之后,李存审又回来了,过相州需要经过卫州,李绍荣在卫州,没给李存审以往。

李绍荣本来要杀李存审,李存审神情不会改变:“公等即不谅我父,我亦不能到相州那边,还望放我回都服侍皇上。”

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遇,李绍荣想一想李存审也没多大威协,就网开一面,放李从审回都洛阳市

李存审将情况报告给唐主,唐主这时也万般无奈。只能令指挥使领兵扼守洛阳桥,且取出内府黄金白银财产,赐予诸军,诸士兵看内府还有非常多财产,怒道:“等老婆亲人,都已饿死了,今天要这种黄金白银,也有用处?”

唐主闻其,追悔莫及,财聚人散,财散人聚,但觉悟得太迟了。现如今亲军都不可信了,只能诏李绍荣领兵从卫州回守洛阳市。


在东都洛阳外,唐主李存勖亲身去迎接李绍荣归来,并犒赏三军,这时候也顾不上心理状态钱了。

李绍荣借机谏言:“李嗣源乱兵,欲过河往取汴京,皇上宜犒赏三军,招抚各区县兵马,以防被乱兵所诱。”

唐主点点头称善,回到国都,点集护卫,提前准备择日出战。

几日后,李存勖兵出洛阳市,令李绍荣率骑兵队为先峰,池河优先,自率精兵缓缓而行。

人的内心已散,士兵离心式,团队就不好带着。精兵到汜水关时,平常与李嗣源友善的士兵,沿路已大多数逃跑。

唯有李存审仍然跟随唐主,李存勖还存三分想象,让李存审再度来见李嗣源,把话说搞清楚,把误会消除掉。

原始,李存审不愿,甘愿一死以报唐主,终经不住唐主一再强诏,迫不得已领命再一次为了保证。

都是欢喜冤家,偏要道路上又遇到李绍荣,此次李绍荣没再客套,一刀杀掉了李存审。


且说李嗣源这里,形势一片大好。闻得干爸干大事了,李从珂率骑兵队三千,从幽洲赶到汇聚。

李嗣源很高兴,心里踏实许多,马上分兵三百骑,归石敬瑭领着,月夜过河赶往汴京。

自己和李从珂带领精兵为后该,过河南进,沿路汇聚李绍英、李绍钦、符习等诸镇将兵,兵势大振。

沿路的州县陆续望风而降,很多守将挑选投奔昔日的大总管、现今新皇上李嗣源。

汴京守留孔循,还有一个职位租庸使——便是唐朝财政部部长,兼任两职,也心系两个人。

孔循既遣使奉迎唐主,又遣使称臣李大总管,骑墙派何时都存在着。孔循还有一个老师傅叫长乐市公冯道,也是骑墙派的大成者,但是这是后话。

石敬瑭白天黑夜新款奔驰,率军直通汴梁城下,汴京守将很见机行事,打开门迎降,以攻为守占据着主梁。

三日后,李嗣源也率精兵到汴梁城,被石敬瑭迎入城中心。骑墙派孔循,献粮数十万斗,这般锦上添花,当然获得新皇上十分好感度,我们都知道骑墙派肯定全是聪明的人,办事都恰如其分。


唐主李存勖的大军行到荥阳万胜镇,听闻李嗣源早已占据了主梁,再看一下身旁的士兵都毫无斗志,明白自己已是名誉扫地了。

李存勖随后消沉地一声令下班师,令指挥使张唐率军驻扎汜水关,自身率兵回到洛阳市,并没有打一仗,考虑时带了两万五千人,回来的时候就只剩一万多了人。

经过缨子谷,坡路奇险,唐主强打精神,鼓励护卫讲到:“魏王将要返京,载回西川黄金白银五十万两,那时候尽给汝等!”

众护卫这时便不再客套,应对唐主的空白支票,反怼道:“皇上迄今日才慷慨大方,早已太迟了,后时京中大饥,皇上何曾慰藉等,恐受赐士兵,亦未念及圣恩哩!”

唐主一脸难堪,追悔莫及,乃令内库使张荣哥,取下锦袍翡翠,欲赐予护卫。张荣哥方讲出:“内库散尽!”

众护卫一拥而上,大声呵斥道:“我国破坏到此,多因尔等阉人,现如今尚敢多言吗?”

话未说完了,就抽刀欲砍张荣哥,还亏唐主抽泣道歉,才得作罢。

张荣哥也觉得诬陷,私底下与党羽语言,泪如雨下:“王后吝财到此,今乃归咎于等,事若事故,等必被五马分尸,死无葬身之地了!”

张荣哥说得不错,次日,遗体却被发现在江河中,可能是落水坠河而亡,也可能是被别人扔入水里。


唐主也无意追责,引精兵回还洛阳市。至洛水西边,置酒悲啼,凄然顾语李绍荣诸将:“卿等事我有年,荣华富贵盛衰,莫不相融,今令我到此,难道说竟无一策相助吗?”

李邵荣等将,漠然不可。唐主悲沧万分,驰入洛阳市。

在洛阳市宫中,还没过一天稳定日子,就收到汜水关急报。报称石敬瑭率前军已到达汜水关,诸镇联兵后面,气魄甚盛,请求支援。

唐主召臣子商讨,皆无策略,最终商议出一个并没有方法的法子,还是得唐主犒赏三军,招抚散兵,扼守汜水,换他人抵抗李嗣源,也没有赢面。

唐主李存勖有赢面吗?李存勖自身都不信,但现在还能寄希望于谁呢?唯一的希望便是在魏王大军回还以前,守好汜水关。

这也是最后一搏,唐主李存勖散去内府金钱,集结人,提前准备择日再赴汜水,成败在此一举了。


可出现意外又一次提早来临了。

后唐同光四年(926年)四月一日,正在吃饭的李存勖听见了产生事变消息,赶忙带领诸王和近卫军骑兵队应战,将乱兵逐出了东宫门。

乱兵如果从马直部,乱兵头领也是从马直指挥使郭从谦,而郭从谦是郭崇韬的干儿。

李存勖见自己手里军力不够,便马上指令蕃汉兵马使朱守殷率领部队进城平叛,但朱守殷早就怀着二心,不予从命,反倒率兵躲到邙山明山下歇息。

唐主已经忘了,就是这样的朱守殷举荐的李嗣源前往邺都平叛。


见无外籍球员,一不做二不休,被逐出宫城的郭从谦反贼又放火燃烧了兴教门,走上古城墙再度进到宫中。

李存勖身旁的内臣,名将陆续逃去,唯有仅有李彦卿、何褔进等十余人拼了命血战。

在的战斗情况下,李存勖竟然被一干支流箭击中,正中间面门,止不住。

唐主李存勖智勇双全,不曾负伤,这是第一次,都是最后一次。

身旁太监善友帮李存勖拔出来箭头符号,李存勖只觉心烦,口干要水喝。

刘皇后听闻后,派一名太监送来乳酪,喝下去乳酪没多久,李存勖就一命呜呼,长年但是四十二岁。


李存勖的死很意外,随处映出怪异,皇上亲身与叛军肉搏战,诸将及护卫竟陆续逃去。

箭伤还不至于死,乳酪有害也证据不足。或是太监善友,见唐主丧命,寻宫中传统乐器附着在李存勖的身上,一把火将传统乐器与唐主残骸焚烧成灰,与传统乐器为伴,李天底下可以说是如愿以偿了。

善友之后也亡去,不知所终。

可伶李存勖用十五年消灭大梁,平定县巴郡,依然在短短几十年时间还把我国丢失 。

汉代能持续几百年是由于出了一个汉光武帝刘秀,他把汉代再一次中兴公司,而李存勖在当时人来看,便是“唐之魏武”,尽管他与唐朝皇室并无任何关联,但很多人依然觉得他能够中兴公司大唐盛世,再次创下鼎盛。

可谁也想不到,一个帝国的兴衰,就在那短短的四年中间所有走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