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依靠英美,我李士群什么都没有,就依靠日本人!”

这句话是1942年,大汉奸李士群跟下属说的一句话。说此话时,他丝毫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任何事,他甚至认为能得到日本人的支持,恰恰证明自己比军统、中统那群庸才更有实力。

带着这份得意,李士群在位于上海极司菲尔路的76号为非作歹。杀人、越货、绑架、勒索、残害爱国者,76号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魔窟”。而李士群,则在这段时间里过着前呼后拥、奢靡跋扈的日子。

不过,让李士群没想到的是,1943年秋天他竟死在日本人手上,死前他对身边人说:“可惜我干了一生特务,不料还是被日本人算计了。我这是自己对不住自己。”

中国,这个,日本,第1张

从被日本人“鼎力”扶持,到最终成为弃子,大汉奸李士群到底经历了些什么?

李士群那个在外人面前对他“一往情深”的妻子叶吉卿,明知是日本人杀了丈夫,为何却最终选择不吭声?

以史为鉴,本期笔者要跟大家说的,就是李士群死前死后的这些事。

一:当上汉奸后,他说“我有的是威风”

李士群1907年出生在浙江遂昌(一说1905年),因为自幼丧父,他从小家境贫苦,是母亲和妹妹日日种田,才让他进了私塾。但他不愿意一直这样受穷,便带着20元盘缠,孤身闯荡上海滩。从那时候起,他就下定决心:一定要在这个大都市,扬名立万。

初到上海时,李士群是落魄的。有一回,身上的钱花光了,他竟饿晕在一户人家门口。这户人家姓叶,主人家也是浙江遂昌人,便留李士群在家里整理书籍、做工。后来,李士群得以继续读书。

值得一提的是,也就是在这段时间,他和叶家千金小姐叶吉卿的感情越来越好。不久,两人就结为夫妻。此后,李士群在上海读书和生活的费用,都是靠叶吉卿资助的。

在上海的前期,李士群也曾受到革命思想的影响,加入了我党。当时,我党对他还极为重视,把他送到苏联学习。但令人愤怒的是,1932年被中统逮捕后,他很快就背弃了信仰。一个革命青年摇身一变,竟成了中统的特务。而其妻叶吉卿,和他的选择是一样的。

此后的李士群,很快就在中统站稳了脚根。而在这一时间,其妻叶吉卿发挥的作用,一直是李士群极少跟外人提及的。后来解密的资料显示,为了李士群的“仕途”,叶吉卿不但倾尽叶家财力为丈夫打点,还曾主动“献身”于大特务徐恩曾。

中国,这个,日本,第2张

这些不光彩的事,李士群显然是知道的。因此,他后来虽不太喜欢叶吉卿,上位后也时常在外拈花惹草、纳偏房,却始终不敢休了叶吉卿这个正房。他很担心那些见不得人的事,会被对方抖出来。

1937年,南京沦陷前夕,国民党各大机关都撤离南京,但李士群却被留了下来。中统给他的任务是:潜伏下来,套取日本人的情报,以备后用。

但此时的李士群,又一次选择了投机:对抗日前景悲观的他,很快就投靠了日本,并在上海成立了特务组织机关。

1940年,汪伪政府成立后,李士群成了汪精卫手下的骨干和76号的“大魔头”。此后的李士群,除了镇压残害我党的敌后抗日活动外,也和中统、军统展开了激烈的争斗。国军在上海、南京等地的军统、中统组织,都曾遭到76号的毁灭性破坏。

双手沾满同胞鲜血的李士群,在上海可谓是无比“得意”,他曾厚颜无耻地对部下们说:

“你说我汉奸也好,流氓也好,反正我有的是钱,有的是力量,有的是威风。”

二:为何李士群必须死?

明明做了汉奸,还敢如此嚣张。当时的李士群,除了令全国爱国人士恨得牙痒痒,还得罪了两个同样狠辣的人物

一个是军统的戴笠戴老板,军统被破坏的账,戴笠必然是要算在76号头上的;

一个是周佛海,他和李士群一样,都是汪伪政府要员。而且从职级上来说,周佛海显然是要比李士群地位更高的。但就因为李士群跟日本人走得更近,周佛海竟处处都要受“闲气”,这让他忍无可忍。

1943年夏天,戴笠向军统上海站站长程克祥,发了一份明确指示:

“李逆士群甘助日寇为虐,迭次残害我地下工作人员,着即与周佛海、罗君强诸兄商制裁办法,迅即回报。”

中国,这个,日本,第3张

周佛海虽然是汪伪的人,但在对付李士群这件事上,他和戴笠的目标是一致的。于是,当军统上海站找到他时,他很快便答应下来。

为了做成这件事,周佛海和军统上海站的特务们,想出了一个两全之策:借刀杀人。他们预备用各种办法,离间日本人和李士群的关系,再让日本人亲自动手。

随后,种种对李士群不利的密报,被源源不断地送到了日本宪兵队特高科的冈村中佐手上。这些密报包括:李士群的清乡队不听指挥,利用清乡转移物资,背着日本人靠战略物资发财,等等。

当然,日本人也不是傻的。如果他们真的不想,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因为这些“小事”,而动杀机的。真正让他们下定决心要除掉李士群的,有内因、也有外因:

1942年,美军已经开始反攻了,日本侵略者处于内外交困的境地中。因此,在对华的政策上,他们不得不采用一些稍显“缓和”的方式。而在这种情况下,李士群的存在就成了他们推进“新政策”的绊脚石。

比如,当时日本人想在上海获得大量战略物资,以送到太平洋战争上去。这对他们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事。但当日本人跟上海的大资本家商量,让他们尽快开工替日方生产时,这些大资本家却纷纷表示:

“你们庇护像李士群之流为祸上海,绑架杀害上海资本家,持枪冲击交易市场,使我们实难与日商接近……”

当初这些事,一桩桩一件件,走狗李士群都是在日本人的授意下去做的。但事到如今,日本人为了安抚这些资本家,不得不舍了李士群这颗棋子。因此,李士群必须死。

三:被毒杀

谋杀李士群的计划,开始实施了。

1943年9月7日傍晚,李士群刚办完公事,赶回到住所。一进屋,他就看见日本宪兵队特高科科长冈村的大红帖子。李士群犹豫了:去还是不去?

不去,显然是说不过去的。毕竟,在外人看来,他跟冈村的关系是极好的。如果不去,肯定是会得罪人的。

去的话,他也确实有些担忧。他在汪伪司法部的老友汪曼云,曾特意提醒他:“日本人准备对你下手了!”也就是说,李士群此时已经听到了风声。事实上,作为一个大特务,不管是军统还是日本特高科的行动,李士群多多少少是能收到风声的。

最后,李士群还是决定要去。对此,妻子叶吉卿颇为担心,临行前她还反复叮嘱丈夫:“不要吃冈村家的东西,香烟也要抽自己的!”李士群点了点头,表示知道。

中国,这个,日本,第4张

接着,李士群坐进了自己的防弹车,驶向目的地。上楼前,李士群让几个保镖待在楼下随时待命,并吩咐:“如果两个小时我还未出来,一定是发生了意外,你们就冲上去!”

当天的宴席上,共有宾主4人:主人冈村,李士群,熊剑东(汪伪军事委员会委员)、夏仲明(汪伪调查统计部次长)。早前,李士群跟熊剑东一直有矛盾,冈村称他此次设宴正是要调和他们之间的矛盾。

大家都坐好后,冈村开始调解矛盾:

“冤家宜结不宜解,两位都是我的好朋友,为了部下的事发生了误会,真是太遗憾了!我今天略备薄酒,为两位和解。来,让我们为了友谊干一杯!”

说完,他自己一饮而尽。坐在一旁的熊剑东也很给面子,也一口气干了。对于这些酒菜,李士群早就想好一定不碰。于是,假意说自己肚子不舒服,硬是没接招。

冈村对于他这一推托,显然是早有准备的。于是,他特意让夫人端来一碟牛肉饼。冈村对李士群说夫人一直很仰慕他,此次特意做了自己的拿手肉饼,请李士群一定要尝一尝。

因为只端上来一碟肉饼,李士群自然不肯下筷子。这时候,冈村又出来说话,称日本人以单数为敬,所以4个人的肉饼分两次呈上来:第一碟给李士群,后三碟分别给另三人。

结果,就在李士群犹豫着要不要下筷子时,另3碟也送上来了。见其他3人都开始吃了,李士群也就不得不壮着胆子,吃了三分之一块饼。

回到家里后,李士群越想越担心,生怕这块饼会有问题。因此,整个晚上他都在不安中度过。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李士群的身体似乎没有任何异样,他这才安心睡去。

第二天上午,李士群和往常一样,继续工作。谁知当天下午,妻子叶吉卿就收到医院来的通知:李士群上吐下泻,被送到医院急救。

当叶吉卿赶到医院时,李士群正在病床上痛苦地挣扎着。她问医生是怎么回事,医生也摇摇头,说不清楚到底是什么情况。

中国,这个,日本,第5张

原来,问题确实就在那块肉饼上。只是,冈村给李士群下的并非一般毒药,而是一种名叫阿米巴菌的病菌。人类吃下这种病菌后,一开始并不会感受到任何异常。只有随着病菌在人体内不断地生长,才会慢慢感到不适,并出现上吐下泻的症状。而一旦症状出现,就意味着病菌已经大量繁殖,谁都救不了了!

可叹李士群在病床上,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身体越来越干瘪,医生完全无计可施。痛苦之下,他甚至曾想到举枪自尽,最后被旁人拦下。

1943年9月9日,大汉奸李士群卒,终年38岁。据报道,受病菌影响,他死后尸体缩小得如同猴子一般大小。

四:妻子不服

李士群的死,很快就成了各大报纸的头版头条。

第二次下午,其妻叶吉卿一身孝衣,出现在汪精卫面前,引来众人围观。

在过去的数年里,叶吉卿一直陪在李士群身边,扮演生活里的“好妻子”,政治上的“好搭档”。在76号,叶吉卿更是掌管财政大权的人,哪怕是李士群要花大钱,都是要经过她“批准”的。

叶吉卿很清楚:李士群一死,自己将失去一切倚仗。如果此时不搏一把,把事情闹大,要来一些好处,那以后就更别想了。于是,她跪在汪精卫面前,哭闹着:

“想我家士群对政府、对领袖忠心耿耿,为了日中亲善,为政府除奸解难,可谓斩天截地、奋不顾身,想不到被谋害!”

期间,汪精卫几次想把叶吉卿扶起来,她就是不肯。在这种情形下,当天晚上汪精卫不得不召集会议,电令各部门组成所谓的联合调查组,进行调查。

中国,这个,日本,第6张

其实到底是谁干的,大家心里都是清楚的。汪精卫自己当晚在会上,也曾对参会的高层们说:“日本人怎么这么不讲信义,听说只吃了一顿饭就病了!”说完,他还转身对周佛海说:“佛海呀,你要查清这件事,给士群一个交代!”

让老对头去查李士群的死,结果可想而知。日本人随便找了一些理由,比如称当天出席的其他人也吃了那些食物都没事等等,就把周佛海等人敷衍过去了。

就在这种走过场的调查进行时,叶吉卿也向汪精卫提出了4条要求:

1、要把李士群“国葬”;

2、要汪派代表致祭;

3、要汪给一件纪念品殉葬;

4、要汪亲题墓碑。

这4项要求,汪精卫满足了后3条,第一条改为公葬。

事情发展到这里,日本人原以为此事算是了了。但中国有名老话叫:没有不透风的墙。很快,上海滩的大街小巷就有了这样的说法:

李士群是被日本人毒死的,日本人想卸磨杀驴;

果然,当汉奸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本来就是事实,老百姓自然也都愿意相信。但这话传到日本人耳朵里时,却让他们越想越心虚。于是,一天晚上,日本人又在李士群家里,上演了一出欲盖弥彰的闹剧。

当日,日本宪兵队派出一群士兵,把76号的一些特务头子以及部分汪伪高层,都带到了李士群家里。当着叶吉卿的面,宪兵队队长表示:

“你们的造谣不仅对我们日本宪兵是最大的污蔑,也是对我们的日本天皇的大不敬,这是不能容忍的,为了证明我们宪兵是不干这种事情的,这几天我们进行了调查,已得到了两个线索,李士群的死是你和储麟荪把他害死的!”

日本人嘴里的“储麟荪”,其实只是李士群的私人医生而已,平日里经常出入李家

面对日本人给扣的“杀夫”罪名,叶吉卿肯定是不认的,她哭着说:“你瞎说!”但李士群在76号的部下们,此时却有人已是半信半疑了。

日本人显然是有备而来,面对叶吉卿的不认,他们直接指出叶吉卿和储麟荪通轩。日本人称:“我们有证据,证明你们是生怕被李知道,于是先下手为强,把李毒死了!”

叶吉卿看着周围众人的目光,以及日本人一口咬定的样子,再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而这时候,日本人则突然改变嘴脸,称李士群是日本人的好朋友,只要在座的都能签字承认他是病死的,一切就能了结。说完,他们拿出一份早就准备好的声明文件,让众人签名。

那些汉奸们见状,只得乖乖签名。叶吉卿还是不服气,开始满地打滚,以为靠哭闹能逃过签名。谁知,日本人并不吃这一套,他们把她从地上提了起来,将纸和笔摆在她面前,吼道:“快签!”就这样,叶吉卿签下了名字。

有了这份签名,日本人才放下心来。至于汪精卫那边,既然李士群家属都签字了,他们也就没啥可说的了。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尾声:

叶吉卿是否和储麟荪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如今已经很难有人说得清了。但据当年了解叶吉卿的人回忆,此女为人狠辣,汉奸李士群在世时,她一直是背后出谋划策的人,不少爱国人士都是间接死在她手上。

抗战胜利后,叶吉卿以汉奸同谋罪入狱。解放后,她被长期关押在青海的监狱,直至病死。落此下场,实属罪有应得。

李士群临死前,曾感叹“可惜我干了一生特务,不料自己还是被日本人算计了”。可见,他至死都没明白一点:自他决定做汉奸那一刻起,他的命运就已经注定了。就算日本人当时没杀他,抗战胜利后,老百姓也不会放过他。他是这样,汪精卫、周佛海等人,也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