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惜一切代价攻占曹八集,哪一个渎职,军法从事!”

看过电影《大决战之淮海战役》的朋友们,一定都对这一句经典台词记忆深刻,这也是粟裕大将刚登场时表示的。

他作为总指挥者,在淮海战役这一场发展战略决战里出其不意,给华东地区国民党军以重挫,让长江下游此后再也不会规模性战争,大大缩短了全国解放的时间也。

中国军队另一名著名将领许世友,那时候并未出现在淮海战役的竞技场,他率部攻破了山东省省会济南市,一样立下了奇功。

许世友,淮海战役,粟裕,第1张

栗裕

栗裕和许世友,这两位年龄相仿的大将原本没太多联系,但中国解放战争期内,因为一些误解,二人的关联在外人眼里一度很糟糕。

但是在建国以后,他的往来多了起来,粟裕大将的妈妈生活在南京市,日常生活有一些艰难,还望那时候作为南京军区司令的许世友上将给予照料。

对于二人的不符合传言,早已在很多年后,化为乌有。

境遇不同也是上下级关系,但从未有过私人恩怨

从官职来看,栗裕是将军居首,许世友乃是上把,二人或许是上下级关系。并且,查看二人的平生,这些人在中国解放战争以前,也几乎没有什么联系:

栗裕以前参加了南昌起义,之后伴随着军队上江西井冈山。土地革命时期他所属红一方面军,抗战时她在安徽竞技场,归属于新四军战斗序列;

许世友前些年在旧军阀吴佩孚的队伍里参军,之后在故乡湖北省参与了农户日本自卫队并担任大队长,加入共产党队伍。土地改革时他随红四方面军主力军进行万里长征,抗战爆发后他置身胶东地区竞技场,归属于八路军战斗序列......

看起来其实并没有一切相同点,唯一的相同点是:他们都在1927年宣布添加共产党,那一年栗裕20岁,许世友21岁。二位杰出人才真真正正相遇,是在她们申请入党整整的20年以后。

许世友,淮海战役,粟裕,第3张

1947年1月,中国军队的华中、山东省两个野战军合拼,原归属于胶东军区的两大师及其2个警备旅更改为华东野战军第九纵队,许世友出任九纵司令员。而这时的栗裕是东野副司令员,是许世友的直接领导。

两人之间算得上宣布拥有联系。但是,“不符合”的传闻也由此而来。

一直以来都有一种声音觉得,当初在宿北战役时,许世友听不进栗裕的指引,没带九纵攻击敌人主阵地峰山,结论错过战机。

但是通过考察,宿北战役于1946年底拉响,那时候华中和山东野战军还并没有合拼,参与宿北战役是指张震将军带领的华中野战军第九纵队,占领峰山是指山东野战军第八师。

许世友,淮海战役,粟裕,第4张

许世友

第八师称之为“陈师长(陈毅)衣袖中的老虎”,战斗极其强悍坚强,不仅仅攻破了峰山,还遮住了国民党军2个撤编旅的反攻,击败反攻后更是歼灭了敌方一个旅。

换句话说,宿北战役的事确实是被谣言的。但是,二人确实也有隔阂。

他是在有名的孟良崮战役中,许世友的九纵审核批准快速往东前去沂水西南地区,与其它军队汇合打桂系军阀军队。

但是许世友率部考虑不久后,大约只离开了十几里路就又接到华野总部的指令,同时要求回到原地不动。

这里需要说明一下,在华东战场寡不敌众的情形下,中国军队的战略布局是为了激发对手,以找寻空隙来战斗。

许世友,淮海战役,粟裕,第5张

孟良崮战役

竞技场局势变幻莫测,而士兵又应以服从安排为四大会计,因此每一个指令都事关全部战争的大局,事关军队的生死攸关。

总指挥部出自于发展战略必须,将原先的“击溃桂系军阀第七军和撤编48师”总体目标调整至“打撤编74师”,本没有任何不当之处。

可是许世友对于此事是并不知情的,他是一个火爆脾气的大将,在收到华野总公司打过来手机时,他对于着扬声器对面人火冒三丈:“大家只懂得地图中一卡一卡的,当兵的要靠两腿!”

正对面接电话的人恰好是栗裕,听见正对面许世友的怨言,他愣了一下神,没反应过来。

许世友,淮海战役,粟裕,第6张

栗裕

尽管许世友率部解决了极大艰难,取得成功完成了任务,但他对于上级的指令犟嘴的现象,被坐实不服从指挥。

陈毅元帅之后就在那数次会议中点名批评过他,尤其是淮海战役获胜后一些会议中,栗裕是淮海战役主线任务站场上的具体总指挥长,以致于给许多人留下“许世友不服从安排栗裕指引”的第一印象。

依据小编考察,许世友之后确实并没有参加淮海战役,但并不是由于上级领导对她不听从栗裕指令的处罚,反而是早就在淮海战役暴发前1948年5月,许世友就生病了。

许世友,淮海战役,粟裕,第7张

许世友

济南战役以后,他人体拥有大恙,总指挥部医生的建议他歇息,因此毛泽东主席还曾经亲身打电话山东兵团和华北军区各首长,“因许世友重病,建议请考虑到王建安为山东省兵团副司令员。”

而许世友竟然连毛泽东主席的指令也不听,他患病坚持不懈指引了兖州战争,直至把兖州拿到才要疗养,整整拖了一个多月。

性格决定人生。水平很强的许世友官职不太高,也许跟他的性子拥有非常大关联。但每次出任务,他都能在线客服一切困难,实实在在进行,也充足表明,他和栗裕甚至别的名将中间,是没有什么私人恩怨的。

许世友,淮海战役,粟裕,第8张

许世友

建国以后在各个职位做出贡献,私底下联系颇有

抗美援朝战,毛泽东主席本想分配栗裕挂帅,但是由于他身体就出问题了也没可以去成,结尾是由彭德怀元帅坐阵拔尖。栗裕即在中央领导同志的安排下,由老婆楚青守候来到前苏联休养。

回到中国,栗裕因为工作计划留在北京工作,列任人民解放军参谋长、台湾工作委员会主任、国务院总理副委员长等职务。

而许世友即在1953年率部入朝作战,参与了曾经的夏天还击战争,承载了在我国抗美援朝战胜利完毕。

归国随后华东军区第二副司令、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南京军区司令员、江苏省省委第一书记等职务,长驻南京市。

许世友,淮海战役,粟裕,第9张

许世友

建国以后的授勋仪式,栗裕由于贡献出众被授为十大大将居首,许世友乃是上把。

虽然已不再是上下级关系,办公地点也拉开间距,但二人的关系不但没有生疏,反倒还是很密切,可能比以前又增加了联系。

1962年,栗裕到上海静养,病正好不久,当初在华野的一些老部下便去探望他,带头的便是许世友和韩先楚二位上把。栗裕想出去转转,他们便一起去野外捕猎。

在树林里遇见了一群野兔子,大家都没有击中,而栗裕稍加调节,瞄准了为代表的一只跑得最快的公兔,手起枪落一枪击中。

许世友,淮海战役,粟裕,第10张

栗裕

“厉害厉害!”韩先楚和许世友都欢呼称赞,许世友并且还说:“曾经的我想制造机会跟老首长较量吃鸡枪法,这次终于见识到,甘败下风啊!”

实际上许世友不一定并没有击中野兔子的吃鸡枪法,但他对于栗裕的尊敬,可以从这话中显现出来。

那时候仍然有传闻称栗裕和许世友不符合,但不符合的两人会到私底下碰面、一起去捕猎吗?回答自然是否定的。

并且,两人的关系,还不单单是一同去玩,也有更进一步的相处。

许世友的女儿许庐山以前回忆道,在1969年的九大举办前夜,曾任南京军区司令员的许世友接到一个来源于栗裕电话,手机具体内容讲的是栗裕妈妈的。

许世友,淮海战役,粟裕,第11张

许世友

上文提到过,栗裕在建国以后关键留在北京工作中,它的妻子和女儿也有母亲都是在北京市一起生活。

但随后没多久,年老的老母亲不适合北京市干燥气侯,想重回她南方的老家南京市定居。

栗裕于北京也有很多的事情需做,走不了,也就只能分配母亲回南京去住。

尽管做为开国元勋的妈妈,但粟母为人低调,一直没有不便过栗裕,也没有享受过一切权利。但是,她终究年逾古稀,在生活上碰到困难完全不知道该向谁寻求帮助。

栗裕得知母亲在南京市居住的地方问题后觉得非常难过,他无法回家照顾和看护妈妈,就只能靠南京的同事、战友帮助。

许世友,淮海战役,粟裕,第12张

栗裕

他非常清晰,即使是帮助,也绝不是使用所谓权利,反而是有些人能以照顾的形式,提高妈妈的生活品质,而且不使用国家政府财产的。

一如当年在华东野战军时,栗裕想起了老部下许世友,想请他帮帮我。

但他却曾经拥有过迟疑。这倒也不是由于许世友和他不符合,反而是他也知道许世友的火爆脾气与直爽性情,假如是国家政府事情如何都好说,终究士兵以服从安排为四大会计,该相互配合一定要相互配合。可这是属于私事,栗裕本来就过意不去不便别人了。

何况许世友这时是南京军区司令员,这种“不便”还是让他略微有所顾忌。充分考虑母亲身体状况,他也是拨打了许世友电话......

许世友,淮海战役,粟裕,第13张

栗裕

照料粟母体贴入微,友谊得到持续

许庐山回忆道,那一天许世友接到通知时,对栗裕称呼依旧是当初在战场的叫法——粟全长。

由于栗裕在建国以后以前出任人民解放军参谋长,一直都是许世友的上级部门,因此接到通知肯定也是恭恭敬敬的。

另一方称呼很得当,栗裕也松了一口气,接着他就开始跟许世友说帮忙照顾妈妈的现象。他说道,妈妈如今生活在南京市,自身由于工作原因回家很不方便,还望战友可以帮助给予照料。

使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许世友十分痛快地立即同意了栗裕请求。

挂掉电话后,他马上打给了曾任南京军区司令部办公室副主任的李文卿,指令他通告军区司令部管理处,马上派人来掌握栗裕妈妈的现象。

许世友,淮海战役,粟裕,第14张

许世友

李文卿分配管理处厅长王桂生去栗裕妈妈家走了一趟,获知老年人身体状况不大好,生活水平有一些艰难,平时身旁也没人照顾,修复下去比较慢。

王桂生把状况汇报给许世友后,他马上规定管理处从那天逐渐开始,分配人管理方法栗裕妈妈的生活状态,重中之重要先处理老人们的身体问题。

王桂生不敢怠慢,第一时间和精力了栗裕妈妈家中,分配人带老年人去医院看病。

在管理处的关怀下,栗裕妈妈的病况拥有转好,许世友马上把信息告诉栗裕,请他安心。

长辈痊愈康复以后,许世友还时常亲身顾及老年人生活情况,了解她生活中有没有什么要解决的难题。

许世友,淮海战役,粟裕,第15张

许世友

虽然栗裕妈妈也不愿意不便军分区管理处得人,但许世友一直分配人将她照顾得很好,考虑周全。

退一步说,假如栗裕和许世友中间确实存在不符合,那样许世友在收到栗裕电话的情况下,大可以挑选回绝。

做为军区司令,许世友工作特别繁忙,但他依然亲身来协助老领导栗裕去解决妈妈的饮食起居难题,可以见得他对于栗裕的尊敬,及其看待队友亲人如自身亲人一般的心态。

许世友的女儿许庐山便说:“我父亲十分尊敬粟裕将军,她们相互关系很好,绝对不是像传闻所说的那样。”

许世友,淮海战役,粟裕,第16张

许世友亲人

实际上驰骋疆场,士兵之间的交流其实是不太重视方法的。

对决现阶段兵戎相见,在这样的氛围下,难免会有脾气不好、爱发火的名将,会因为坚持自己的观点,而跟队友发生一些语言里的猛烈沟通交流。

可是,这种沟通交流全是待人处事,中国军队战士和官兵,驰骋疆场一切都是以获胜为主要目的、以国家和民族的前途命运为出发点的。

许世友将军就是一个火爆脾气得人,而粟裕大将比他略微柔和一些,二人的沟通交流有一种“握拳打到棉絮”里的觉得。

并且,那时候许世友电话中“得罪”栗裕时,陈毅元帅也到场。陈老总性子也十分火爆,虽然自此他因为这件事指责过许世友好多次,但他却了解许世友的为人正直,他按计划完成了任务,是不存在竞技场违抗这一说。

许世友,淮海战役,粟裕,第17张

许世友

乃至,许世友还展示出了“讨人喜欢”的一面——之后当陈毅的面给栗裕致歉,让陈老总都是啼笑皆非。

许世友是一个醉心于国防得人,也是一个真性情,他也不会轻易责怪他人,根本不可能对领导有很大的建议。

而栗裕大元帅也是一个不斤斤计较的人,事实上它的战略思维和战略布局彻底高人一等,陈毅元帅都是对的他钦佩得五体投地,许世友上将自不必说。

许世友帮忙照顾栗裕在南京生活的妈妈,栗裕也曾经数次拜会许世友,二人的关联十分和睦。

许世友,淮海战役,粟裕,第18张

栗裕

作为患难与共的队友,他们的感情或许普通大众理解不了,但这一份相知相惜,也许就是归属于革命志士中间特有的情义吧。

我一度好奇心,粟裕大将是否会使用李白的诗,来表达自己对许世友的感谢:

“桃花运潭水深千尺,不如世友赠我情。”


参考文献

[1]刘晓星.悼念粟裕大将[J].铁流·25(2013),2013-08-01.

[2]马钟鸰.许世友闺女:爸爸十分尊敬栗裕 与他关联很好[N].新浪网-历史时间,2021-1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