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言:

李达将军在建国57位上把中排名第二,仅仅在萧克将军以后。

李达将军地位之所以如此突显,不是因为它的统领水平,反而是它的参谋长水平。他一生总计出任总参谋长将近40年有余,曾辅助过6位开国元帅,并赢得了他的认同。刘伯承曾说他是“称职的好总参谋长”,陈毅赞扬这个人是“怀着话机睡觉的总参谋长”,毛泽东说他是“比较好的总参谋长”。

李达则谦逊的说,自己只是一个“立在长官影子中的参谋长。”

刘伯承,总参谋长,李达,第1张

李达上把:从西北军到中央红军

李达本名刘杰三,1905年他出生在陕西眉县,他曾经依次就读西安市民办东道初中和陕西立师范学院,19岁时他大学毕业回乡,变成了一位中小学老师。

但李达的理想终究并不在于此,迅速又投身于军戎,考入了冯玉祥创办的西北军第二军事学校。毕业之后她在国民党第二集团军就职,参加了国共战争。二战结束,被纳入26陆军,接着他随调前去江西省,参与对苏区的围歼。

26陆军的士兵多见东北人,她们抵达南方地区后水土不服情况,登革热病和赤痢等疫情一度时兴,她们应对灵活机动的中央红军,都是屡吃败仗,最终士气动乱。

伴随着孙连仲、高树勋等陆续离开,26陆军总参谋长,地下党赵博生和73旅旅长董振堂、74旅旅长季振同样人协商后,一致认为介石消沉抗日,还借解决中央红军的好机会消弱非嫡系部队,搞一石二鸟,坐山观虎斗,遂决定进行宁都起义。

刘伯承,总参谋长,李达,第2张


当年的红一方面军仅有4数万人,宁都起义中,1.7万余名士兵团体调整枪嘴,添加中央红军,这简直能够称之为惊喜。

也显示中央红军宣传政策的恰当和中国共产党理想的对士兵们的感染力。

接着,26陆军被改拍为红五军团,和红一军团、红三军团一起,被称作红一方面军的“三大主力”。季振同是红五军团总指挥长,董振堂为副总指挥,肖劲光为团政委,赵博生为总参谋长。

尽管李达此刻也仅仅是红五军团中一个小小营长,但是他的才可以迅速在残酷的战争中展现了下来,他因为战斗给力,多谋善断,只是用3年的时间,他就成为红六军团的总参谋长。那时候红六军团的副团长是萧克,团政委是王震将军。

1934年8月,红六军团奉中间指令,向湘鄂西苏区方位进行西征军,事实上担负为中央红军长征探察的重要工作。通过三个月的艰难奔走,红六军团于10月24日在贵州黄木镇与红三军(即贺龙的红二军团)胜利会师。

刘伯承,总参谋长,李达,第3张


以后,李达却被调到红二军团出任总参谋长,承担帮助贺龙开拓湖南湘西革命老区。

1936年7月,红二、六战队和红32军(由红九军团改写而成,罗炳辉为师长)领命合编为红二方面军,李达为红二方面军总参谋长。没多久,红二层面和红四方面军一起踏上北进陕甘宁这条路。

红四方面军北进后,精锐部队度过大河西征军,实行攻占甘肃、甘肃省,连通国际通道的重要工作,但是由于武器装备落伍,作战目标不一,欠缺社会基础,在河套平原遭到马家军的强烈攻击。

为了能支援西路军,中间快速成立了援西军,刘伯承为援西军司令员,刘浩(林育英)为团政委,左权(后李达)为总参谋长。

援西军一路向西,当他抵达镇原、平凉、固原一带时,却获知西路军早已不成功。

据耿飚大将追忆,当时也是刘伯承亲身集结援西战队之上的干部前去起来,向他念了西路军不成功的通告,叫到一半时,刘伯承声音哽咽,无法再继续,观众席近百名军人哭泣声一片,甚至还有人嚎啕大哭。门口的警备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可以让这一群智勇双全的长官哭得这么难过。

刘伯承,总参谋长,李达,第4张


西路军里的红五军,恰好是宁都起义后红五军团,是李达的老部队,它两任师长董振堂和孙玉清都放弃到了河东区。

援西军只能就近驻守,找寻、救助西路军的走散工作人员。

抗战爆发后,援西军的主力军被改拍为八路军129师,领导干部团队也基本上继承援西军配置,刘伯承为老师,刘浩为政训处负责人(即团政委),倪志亮为总参谋长(未到任),李达为参谋处长(具体担负总参谋长工作中)。1938年12月,李达晋升129师参谋长。


“活地图”李达和刘伯承元帅的情缘

李达一生虽然与6位开国元帅都有过协作,但是他协作最久的或是刘伯承元帅。

李达觉得刘伯承在军事指挥和国防理论的功底在军队里是独树一帜的,因此他对于刘伯承一直非常尊重。虽然她在建国以后离开刘伯承,但许多讲话中,他总会用刘伯承对自身的教育来教导士兵。

他练习枪击时最爱引入刘彬的“与其说要百发一中的兵一百名,比不上要一发一中的兵一名。弹无虚发便是以一当百。”

说起领兵之法,李达说:“刘彬曾经说过,领兵要夏不挥扇,雨不张伞。战士并没有进户外帐篷,元帅不要进;战士没吃饭,元帅不能吃。并没有感受过战士生活中的大将当不太好大将。”

刘伯承,总参谋长,李达,第5张


1972年他出任副总参谋长时,曾机构一众将领下连队参军,大军区党员干部当营长,军级干部当排长,师级干部只能当战士职业,他们与战士们住访,一起练习。那时候一些党员干部由于承受不住这种艰辛发出埋怨,李达就拿刘伯承的这样的话劝诫她们。

而刘伯承也非常欣赏李达的参谋长水平,曾说过他是一个“称职的好总参谋长”。

据陶汉章大将追忆,李达老早就展示出了自身过人的参谋长水平。1935年,红二、六战队进到贵州省后,准备在毕节创建革命老区。那时候任弼时了解李达的意见,李达竭力劝说,说毕节并非创建革命老区的区域,最先毕节战略意义明显,立即威协云南省,介石和云南地方武装力量不容易坐视不理;次之,毕节地理位置优越,介石勇冠三军开展围歼十分方便,中央红军难以站稳脚跟。

过了几天,果真如李达常说,云南省、湖南省、贵州省的军队陆续考虑,直追毕节,二、六战队迅速西撤,任弼时走在路上感叹:“李达真的是有先见之明。”

刘伯承,总参谋长,李达,第6张


李达将军人叫“军内活地图”,他对于地形地势、地理方位拥有灵敏、令人惊讶的判断力,这也是被军神刘伯承赏析的原因之一。

1947年,晋冀鲁豫野战军挺进大别山,李达一马当先率部为精兵探察,刘邓后面跟踪。有一天,前峰军队早已扎寨结束,却迟迟没收到刘邓消息,派兵找寻也不知所踪。

李达沉思片刻,喊来一位参谋长,叮嘱他先越过这座山,再度过那条河,去一个叫某某某庄地方去接刘邓二位长官。参谋长遵计做事,果真找到刘邓。

过后,刘伯承问李达,他怎能明白自己在这个充符迷路了,李达说,地图中这一充符和另一个庄子同名了,一个在东一个在西,因此我可能毫无疑问在这个地方。刘伯承听到后盛赞:“李达是活地图。”毛泽东也忍不住赞扬:“这一手真了不起。”

刘伯承,总参谋长,李达,第7张


李达针对方向有一种纯天然的灵敏,最神奇的故事是,有一次他乘飞机从湛江市飞到昆明市,中途要到了暴风雨,飞机场必须绕道,但飞行员为了保障李达歇息,叮嘱工作员不必通告他。李达当时还在静座,他突然了解:“飞机场为什么向北飞?”工作员惊讶之外属实汇报了状况。

每到一处,李达当以寻找地形图、绘制地图。抗日战争时期,他曾经亲身机构制图人员及侦察军队,在华北地区的普遍区域现场精确测量,最终制作变成权威性的《最新华北明细图》,赢得了士兵的一致称赞和信任。

李达对地图制作都看至关重要,规定也比较严格,因为她自知,一个地址,一处标识错误,就可能会使士兵们投入惨重的代价。

有一次,129师司令部一参谋长正在做作战汇报时,不恰当地将没有起色区域的“来远”写成了晋察冀地域“涞源县”,刘伯承看到了它的粗心大意,在报告单上画好了一条粗粗的红杠,然后把汇报退还给了李达。

刘伯承,总参谋长,李达,第8张


李达马上集结中参谋长召开会议,严厉地批评了这类麻痹大意的现象,他说道:“这一不正确是一只眼部的人(指刘伯承)看出,我们这些人还长了两只眼睛,为何看不出?”

据李达身旁的负责人追忆,李达将军每一次交通出行,一定要坐到前座的副驾驶位,这也是她在抗战时期当总参谋长时养成的观查地貌的好习惯。

即便和平时期,李达每次出门,也一定要带地形图、指南针和高倍放大镜,每每看到地形图,他一定仔细端详,科学研究一会儿。他每到一处,一定会了解当地地理情况,例如到云南省,它会问史迪威公路在哪儿?到广东省,它会问毛泽东主席讲的“五岭逶迤腾细浪”里的“五岭”是哪五岭?到黑龙江省,它会问地图中为什么有两根松花江。

一直到80岁时,李达将军依旧能把全国各地两千多个县的名称一字不差地说出来。可以这么说,抗战时期养成的素质和习惯性,早已深深刻进到李达将军的血浆中。


李达将军的战争岁月以及与6位大元帅的情缘

在抗战期间,李达曾帮助刘伯承和徐向前指引了神头岭战争、响堂铺战争、晋东南反九路围堵、香城固战争、磁武涉林战争、百人团战等著名战役。

1943年10月,李达担任太行军区司令员。1945年晋冀鲁豫军区成立后,李达出任该军区参谋长兼没有起色纵队司令员。

晋冀鲁豫军区随后发起上党战役和邯郸市战争,在邯郸市战争期内,李达曾探险越过逐层火线零线,前往与国民党精编第八军师长商议造反事项。高树勋在当时26军27师师长,可以说是李达的亲戚朋友了。高树勋的造反在解放战争中有非常大的实际意义,而李达为促使高树勋造反奉献了很大的能量。

刘伯承,总参谋长,李达,第9张


46年6月,晋冀鲁豫野战军挂牌成立,李达为总参谋长,自此又帮助刘邓指引了陇海路、定陶、巨野、豫北、山东西南、挺进大别山等一系列战争。

48年5月,晋冀鲁豫野战军更名中原野战军,李达再次出任总参谋长,帮助刘邓、陈毅指引了准海、渡海等战争。以后又随调进入西南,出任西南地区军区副司令员兼团政委。那时候西南军区的司令员恰好是她在二方面军的老首长贺龙元帅,此次算得上他的第二次协作。

建国以后没多久,抗美援朝战暴发,李达在1953年接任解方担任中国人民志愿军总参谋长,和彭德怀陈赓、洪学智等一同指引作战。

回到中国,他相继出任国防部副部长,人民解放军练习主管部副部长兼计划部、监察部部长,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等职,在这期间又一度在叶剑英元帅最直接的带领下工作中。

刘伯承,总参谋长,李达,第10张


1955年,中国解放军逐渐推行军衔制,在授勋前,李达的妻子张乃一曾问李达:“你此次能评个什么衔?”李达说:“有可能是里将,也有可能是上将。我为党为人民群众做的或是太少。”

但实际上,李达却评为为了能开国上将,并且位居第二,这充分说明了中间对她很多年工作中的认可。

李达将军心态谦逊,从来不妄自尊大,有一次他的女儿见学校里面的同学都在相互较为,说这个同学的父亲是里将,那同学的父亲是上将。闺女好奇心便问爸爸这个人是什么将。李达回应:“你小朋友探听这种有什么作用?我就是花生酱,干黄酱。”


艰苦奋斗精神,坚定信念

李达将军一生本人名利地位,一直保持着艰苦奋斗的老兵原色,一生最抵制暴饮暴食,奢侈浪费。

1950年,刘伯承离去二野,创立了南京军事学院,该学校在西部地区招生了一片党员干部学生,离去前,李达特意用太行山区的“沁州黄”小米手机稀饭接待了自己,他对于这种属下说:“今天我请各位吃太行山区的沁州黄,是希望大伙儿无论无论走到哪里,南京市也罢,北京市也好,都不要忘记大家在太行山区里的那段艰苦的岁月,别忘记大家在太行山区的乡亲们。”

到场的大伙莫不打动,曾任15军军长的秦基伟(开国将军,88年上把)意味着大伙讲话说:“请‘五号’安心,我们一定维持艰苦奋斗的传统式。”

李达调到北京工作之后,因为经常召开会议,并且开会时间总是很长,因此经常要用餐,但他每次用餐,只吃烤面包片。主管部门曾一度要给他丰富多彩一下膳食,但是他总是回绝。

刘伯承,总参谋长,李达,第11张


每一次出门莅临指导工作,李达都严格管理招待企业把规格型号降至最低,多一个炒蛋都是会挨批评。

李达对自己的儿女规定也很严,他的大女儿李晖在北京军区工作多年,军分区的朋友一直不了解她的身份。当年的乌鲁木齐市军区政委谭友林是李达很多年的好友,李达叮嘱他,一定不能搞特殊。谭友林很多年后想起这事,感慨地说:“李达朋友那样‘照顾’自己的儿女,令我感动。”

之后,李晖与老公一起被调到乌鲁木齐市军区总医院工作中,李达听闻这件事后马上将他们叫来,问为何干不了边防站工作中,调到乌鲁木齐去。李晖解释道这也是机构由于工作需求才布置的,并没有找任何关系,符合实际组织流程,李达才安心。

1978年十一国庆,李达写一首《勉致儿女们》的七言长诗,分到儿女们一人一份,让她们别忘记从前的艰难,不要忘记拼搏自立。

刘伯承,总参谋长,李达,第12张


晚年时期李达或是经常提到刘伯承,他说道:“刘彬经常告诫大家,无论你当上多大官,你的一个动态口令可以让多少万人立定,你都要记牢,你这一点权利是党给出的,是老百姓创造出来的,你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绝不允许自我膨胀,目空一切。”

1993年7月12日,一代名将李达因抢救无效于北京病故,终年88岁。

李达病故后,毛泽东授权委托它的妻子卓琳前去吊丧,卓琳增添了毛泽东得话:“李达朋友是最佳的总参谋长!”坚信老首长这个点评都能让李达含笑九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