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禧,京都,清朝,第1张

身影较为散乱,世间的一切都会是过往云烟。不妨问百年前的人与事,谁又会有多少印像?抛开历史资料,这些泛黄的黑白照便成为历史的见证。常言道“念往日,热闹竞逐,叹门口楼头,悲恨相续。千载凭高对于此事,谩嗟盛衰”!或许,不知不觉,你会从这当中发觉一些什么……

慈禧,京都,清朝,第2张

慈禧太后丧礼里的怪异一幕,京都的大道上,送葬人奔涌不仅,惟妙惟肖的扎纸格外引人注目。这也是当年的西班牙新闻记者伯特·博雷尔拍的相片。这种真人版大小的小小纸人在白天看起来出现异常吓人。阴兵开道,面带笑容小纸人令人惊恐。

慈禧清朝晚期最后执政者,1908年冬,光绪帝病故后慈禧太后也跟着去了。可是她的丧礼在一年后举办,因为他的陵墓都还没竣工。就算阴兵守卫,慈禧太后的墓还是没抗住孙殿英。只是二十年,“皇太后”的尸体却被拖出棺外,随葬宝贝一度被洗劫一空。

慈禧,京都,清朝,第3张

中国近代历史最恍如隔世的便是大烟侵入,两次鸦片战争也让清朝动荡不安,国库空虚,老百姓苟且偷生。朝中为解决财政困难,居然激励栽种鸦片。

可染上鸦片于国于民全是一场浩劫,史书记载这些吸毒者,“瘾至,此人泣涕交横,手脚疲劳不可以举,即白刃加于前,豹虎逼于后,亦唯颔首被杀,不可以略微健身运动也。”如照片里,年青人早已下不了床,就算家徒四壁也散漫成隐。

慈禧,京都,清朝,第4张

洋鬼子用船坚炮利开启了大清国的国境,接踵而来都是那些老外。有些做生意,有些好奇,甚至一些打探情报信息。以至在清朝末年这些图片里能看到许多老外,她们聘请本地人当保姆。

佣人用平衡车拉着四个孩子,她们都是随爸爸妈妈赴华的子女,真皮皮鞋都蹭亮。回过头看保姆,穿的或是麻鞋。

慈禧,京都,清朝,第5张

被关进站笼中的罪犯。站笼又被称为立枷,木枷的拓宽版。木笼上方便是枷,人在房间里,头被卡着,脚底垫个木工板。倘若夏天游街示众,罪犯几个时辰就脱干而死。木板抽走,人也会室息而走。

慈禧,京都,清朝,第6张

一位水师提督大人的贴身护卫,手执大刀长矛,人显得特别精神实质。她们胸口这种“水提早协亲兵”。在热兵器盛行的年代,她们这排头可以保护患上他的成年人吗?

慈禧,京都,清朝,第7张

三位风尘女子的全身图,刘海和脚丫是标准配置。那时,裹脚歪风日盛,在妓院谋生的女人也包裹着精美的三寸金莲。重男轻女的时代,裹小脚更容易讨好顾客。

慈禧,京都,清朝,第8张

卢沟桥上往来的团队,去往京都的商旅服务大多数此后进到。城里城外都听到驼铃声,即使是皇上谒拜皇陵地宫或是往南巡查也都是经过此桥。

慈禧,京都,清朝,第9张

破旧不堪的乾源贡院,这便是清朝思贤若渴的区域,只剩下城门楼子,能够看见考棚拆卸消失殆尽。全盛时期,有1.6引马镇,现如今所有荒芜。八国联军侵华时,这儿被德军占据,基本上拆净。1905年,持续一千三百多年科举制度退出历史舞台。

慈禧,京都,清朝,第10张

寒风刺骨的河中,挤满采冰人。清朝时,北京的采冰活动由宗人府和工部垄断性,除非你有充裕,一般优秀人才在炎热夏天时购买到冰块儿。当年的采冰地址多在北海、环城河、什刹海等地方。数九寒天,采冰人早出晚归艰辛的很。

慈禧,京都,清朝,第11张

京都高大雄伟的古城墙,凝结古人的智慧与气魄。古城墙下一条泥路拓宽而走,牛车在黄沙漫天中越过。一边是环城河,岸上竟然光秃秃的连棵草都并没有。

慈禧,京都,清朝,第12张

庚子事变中,意大利士兵和清线的合影照。欧洲人的身高马大在这里照片里无迹可寻。反是二位清线高大威猛,比其显著高一截。

慈禧,京都,清朝,第13张

1902年,北京十三陵神灵上,一位男孩在雕像前放猪维持生计。我们可以看到那几只猪瘦的可伶,猪毛都立起来了。那时养猪可不像现在用精饲料好多个月就出栏率,并没有一两年是喂不上百十斤的。可能这名青少年都是地主家的民工,一般别人用餐都食不果腹,还喂几只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