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9年一天,福建龙岩“爱华医院”的红军军医江怀瑾,收到闽西特委书记邓子恢的一封亲笔信:“过几天,将有一产妇前往红军医院分娩,请您务必作好思想及工作准备,只能成功,不能有任何差错。”

邓子恢信中提到的这位产妇,就是毛泽东的夫人贺子珍。

中国,毛泽,这个,第1张

出生在福建的毛金花

1929年7月,毛泽东因患痢疾,离开部队来到闽西,一边养病,一边指导福建人民的革命事业。贺子珍虽然身已有孕,但她仍然跟随在毛泽东身边,精心地照料毛泽东。

古田会议胜利闭幕后,为粉碎蒋介石的“三省会剿”,红四军决定回师赣南。在离开古田前一天的傍晚,毛泽东派人将即将分娩的贺子珍送到上杭县蛟洋镇,并捎了一封信给当时驻扎在这里的红四军四纵司令员傅柏翠。

毛泽东在信中告诉傅柏翠,自己第二天清晨便要出发,但贺子珍就要分娩,不能随部队一起行动,请傅柏翠将贺子珍转送给闽西特委安置。

中国,毛泽,这个,第2张

贺子珍在蛟洋住了一个晚上后,闽西特委书记邓子恢便将她送到了红军开办的龙岩爱华医院。

九天后,贺子珍在龙岩爱华医院产下了一名女婴。

龙岩是福建闽西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当时红军这里建立了革命政权。所以邓子恢将贺子珍安排在这里生育,在当时是最好的选择。

在爱华医院住了十天之后,贺子珍被毛泽东接到了自己的身边。

毛泽东很喜欢贺子珍为他生下的这个女儿,虽然之前杨开慧为毛泽东生过岸英、岸青、岸龙三个儿子,但这个女儿却是毛泽东的第一位千金。看到贺子珍母女平安,毛泽东自然十分高兴。

但是当时红军面临的情况非常严峻,贺子珍显然无法带着一个襁褓中的孩子跟随红军行动。毛泽东只得忍痛动员贺子珍把孩子寄养在老乡家中,并且亲口许诺:“等到革命胜利了,我们再把她接到身边!”

贺子珍虽然是位传奇的女英雄,但母女连心,要她把这么小的孩子送给别人抚养,自然万分舍不得。但是在当时的情况下,她也知道这才是最好的选择,只好忍痛委托邓子恢在龙岩找家可靠的人家抚养这个女孩子。

中国,毛泽,这个,第3张

忍痛交给老乡抚养

邓子恢经过反复权衡,最后选中了住在龙岩县城关北街42岁的补鞋匠翁清河一家。

就这样,贺子珍在邓子恢的陪同下,抱着女儿来到了翁家。

临走时,贺子珍将一个小银圈和一个小脚脚圈套在了孩子的身上,还留下了几件孩子的衣服和15块银元,以及包孩子的四方巾,并告诉翁清河,这个女孩名叫毛金花,希望翁清河一家人能好好地抚养这个孩子。

中国,毛泽,这个,第4张

据邓子恢后来回忆,翁清河对毛金花显得很热情,抱在手里舍不得放手,说按照当地的风俗,他收养毛金花后,就算是和贺子珍“结了亲家”,并按当地风俗回赠给贺子珍一罐老酒和一罐糯米酒,又从自家的鸡圈里抓了三只鸡和一些土鸡蛋,一并塞到了贺子珍的手中。

临走时,贺子珍忍不住抱着毛金花亲了又亲,一直舍不得松手。毛金花仿佛知道母亲要走,于是伸着两只小手啼哭不已。

翁清河的老婆见状,忙调了一碗米糊,一勺一勺地喂到了毛金花的嘴里。毛金花吃饱后渐渐睡去,贺子珍这才狠起心肠,扭头离开了翁家。

中国,毛泽,这个,第5张

1930年5月,在红军撤离后,龙岩被国民党刘丞波部占领。

翁清河见刘丞波部对帮助过红军的当地人开展疯狂清算,认为红军走了,但红军头子的女儿却寄养在自己家中,会给他带来祸害,所以整天坐立不安,常常做恶梦,梦见自己被国民党军抓起来枪毙,于是产生了遗弃毛金花的念头。

7月的一个夜晚,翁清河乘小金花熟睡时,将她遗弃在龙岩南门一家小杂货店的门口。第二天一早,杂货店的林姓老板在自己家门口发现了被遗弃的毛金花后,将毛金花放在店门口的一把竹椅上,希望有人前来认领。

中国,毛泽,这个,第6张

眼看一天快过去了,一直没有人来认领被遗弃的毛金花。林老板虽然自己不想养育这个女孩,但要让他把这个孩子丢进垃圾筒,这位本份的小商人还真的干不出来。

恰在这时,一位来杂货店买酱油的当地人告诉林老板,住在龙岩城石壁头的翁姑只有一个儿子,曾对他说过想收养一个女儿,不如把这个女孩送给翁姑,说不定她会收养。

这就样,毛金花被送到了翁姑家。但是在一年多后,这位表面上说想要个女儿的翁姑,听说龙岩炸油条的张先志无儿无女,想出高价收养一个孩子,于是贪财的翁姑又把小金花卖给了张先志。

中国,毛泽,这个,第7张

过了几年,张先志的老婆死了,张家炸油条的生意一落千丈。

原本张先志就是一个好吃懒做的主,他家的炸油条生意,一直都是他老婆在忙前忙后,现在老婆死了,张先志很快恢复了好吃懒做的本性,加上又喜欢赌博,很快便债台高筑。小金花在张先志的眼中,又成了个累赘。

就这样,小金花又被张先志转手,送给当地一位名叫邱兰仔的女人。邱兰仔见金花聪明伶俐,倒是真的喜欢这个孩子,于是便收养了小金花,还为小金花改了个名字,名叫“杨月花。”

就这样,在短短的五年中,小金花被转了四家的手,最终以“杨月花”的名字,顽强地活了下来。只不过从那时起,她有了个外号叫做“填头肉”,这三个字在龙岩方言里,就是专门指那种不是亲生的小孩。

中国,毛泽,这个,第8张

每次被小朋友骂为“填头肉”,杨月花总会哭着回家,向邱兰仔告状。每当这时,邱兰仔总会冲到骂人的小孩家里大闹一场,为杨月花讨回公道。

几次下来,再也没有别的小孩敢骂杨月花了,渐渐地,杨月花也忘记了这个外号,把邱兰仔当成了自己的亲娘。

说句良心话,邱兰仔对已改名杨月花的小金花倒是很疼爱,一直把她当成自己的亲生骨肉来看待。

1936年,6岁的“杨月花”被邱兰仔送进龙岩的溪南登高小学读书,在当时很多人的亲生女儿都不会送去学校读书,由此可见邱兰仔对杨月花还是贯注了真情的。

中国,毛泽,这个,第9张

小金花的成长

在小金花被送走三年后的1932年,毛泽东率红军再度来到了龙岩。虽然军务繁忙,但毛泽东一直没有忘记自己的这个女儿,于是委托毛泽民去寻找毛金花。

当毛泽民找到翁清河时,翁清河哪里敢坦白自己把孩子扔掉了的事实?于是他对毛泽民撒了个谎说:“那个女孩来我家四个月后,得了一场病,不久就病死了。我把她就葬在后北门,你要是不信的话,我可以攻带你去看一看!”

中国,毛泽,这个,第10张

毛泽民哪里知道其中的弯弯绕绕?便回去把这个情况告诉了毛泽东。毛泽东听完,沉默了许久后,最后长叹一声:“真可惜啊!”就这样,毛泽东放弃了寻找,他哪里又知道,小金花换了个名字,但仍然顽强地活在这个世上呢?

也许是遗传了父亲的基因,杨月花从小便表现得天资聪慧,学习成绩一直非常优秀。中学毕业后,由于一些原因,她没有继续深造,而是步入社会,成了一名普通劳动者。

龙岩解放后,像杨月花这种有文化的年轻女性很少,所以她也得到了组织上的重视。

中国,毛泽,这个,第11张

1952年,杨月花加入共青团组织,翌年担任了中街团支部书记一职,几年后又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并在1960年时,被提拔为龙岩中街居委会主任、党支部书记。

在此期间,杨月花结识了在县粮食局工作的郑焕章,两人很快结成了夫妻。婚后,这一对小夫妻仍与邱兰仔生活在一起,一家人的日子过得虽然谈不上大富大贵,但也非常幸福。

中国,毛泽,这个,第12张

杨月花是不是毛金花?

杨月花一家人平静的生活,还是被当年第一个收养她的翁清河的一封信打破了。

中国成立后,翁清河看到毛泽东成了国家领导人,想到自己曾收留过毛泽东的女儿,又看到自己家里经济困难,于是写信给毛主席诉苦,想问毛主席要接济。

毛泽东一点也没有怪罪翁清河,仍然托邓子恢给翁清河带去300元钱,以表达对他当年肯收留自己女儿的谢意。

中国,毛泽,这个,第13张

当年是邓子恢帮小金花寻找抚养的人家的,如今人没了,邓子恢的心里总感觉非常内疚。他怎么也不愿意相信,一个好好的孩子,怎么就突然死了?但要是金花没死,她又在哪里呢?于是他便请了几位在福建工作的老部下帮忙打听,看看有没有金花下落的线索。

1963年,龙岩县在开展社会主义教育运动时,杨月花动的舅母郑秋地告诉杨月花:她是抱养的,她其实是红军的女儿。

得知这个消息后,杨月花想起了童年小朋友给她取外号的一事,心潮久久不能平静。为了查明身世,她给时任龙岩专署副专员的吴潮芳写了一封信,想请吴潮芳帮助自己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

中国,毛泽,这个,第14张

说来也巧,吴潮芳是邓子恢的老部下,也是邓子恢委托寻找毛金花的几位同志之一。接到杨月花来信后,他心中一动,这位杨月花,会不会就是邓子恢托他寻找的人?

想到这里,吴潮芳马上向中共龙岩地委汇报了这一情况,并对翁清河夫妇进行了多次询问。

翁清河知道此事非同小可,一口咬定当年的小金花因患痰症病不幸死去,就葬在后北山。但他的妻子林大姑却交待,小金花根本没有死,而是送给了一个名叫翁姑的女人了,后来他们就不知道孩子的下落了。

中国,毛泽,这个,第15张

杨月花是不是毛金花?调查组访问了翁清河和邱兰仔两家的多位亲戚和邻居,但大家众说纷纭,一时无法确定。由于证据不足,对杨月花的身世调查只好暂停。

1971年,龙岩籍老红军罗万昌回乡时听说了毛泽东女儿有可能仍然在龙岩生活的消息,便将这一情况汇报给了贺子珍的哥哥贺敏学。贺敏学听说后,便委托罗万昌回龙岩进行调查。

此时翁清河已去世,罗万昌找到了翁清河的老婆林大姑,以及翁家当时的邻居陈铁成、陈三姑等人,最终确定了翁清河把小金花遗弃的地点——南门头那家杂货店。

中国,毛泽,这个,第16张

找到了这家杂货店,后面的调查就有了头绪。罗万昌满怀喜悦之情,将杨月花可能就是毛金花这一消息报告给了贺敏学,贺敏学于是派贺子珍的妹妹贺恰的媳妇周剑霞,和罗万昌一起上门辩认。

据贺子珍回忆,毛金花右膝上有一个黑痣。在这次辨认中,大家发现,杨月花的右膝,果然也有一颗黑痣。周剑霞还对罗万昌说:“杨月花的动作举止,真像姨妈贺子珍。”

中国,毛泽,这个,第17张

这年8月,杨月花按到通知,说组织上要安排她去“检查身体”。说是检查身体,其实就是把她带去给贺敏学辨认。

见到杨月花后,贺敏学拉着她的手,老泪纵横地说:“月花,找你多辛苦哦!”那天晚上,贺敏学拉着杨月花聊到深夜,告诉她:“你妈妈身体不好,现在不能让她受刺激,病情加重就不好办。以后会安排你们见面的。”

中国,毛泽,这个,第18张

时隔40多年的相见

1977年7月,杨月花接到通知,说省里有领导同志来龙岩视察,要她去汇报工作。

杨月花按照通知来到闽西宾馆,见到了早已等候在那里的一位年纪比自己小七八岁的女同志。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不知怎的,杨月花感觉这位女同志很面熟,仿佛在哪里见过。她哪里知道,眼前的这位女同志,就是毛泽东的另一位女儿李敏!

中国,毛泽,这个,第19张

关于这次见面,李敏在《贺子珍与毛泽东》一书中是这样描述的:“当时虽然很想认这个‘姐姐’,但这并不是我个人的愿望所能决定的。”

后来贺敏学听说了这件事后,叹了口气道:“为什么娇娇不叫姐姐呢!”

1979年8月,在参加纪念古田会议50周年大会时,贺敏学曾邀杨月花来到自己下榻的闽西宾馆,并把杨月花介绍给了傅连璋的夫人:“她就是我妹妹贺子珍的长女杨月花!”

傅夫人也很兴奋,便问贺敏学:“哪你什么时候带月花去看她妈妈呢?”

贺敏学笑着说:“她妈妈身体不好,以后会带她去的,就定在南昌或福州这两个地方!”

中国,毛泽,这个,第20张

贺敏学期待的这一天,并没有到来。1984 年4月19日,75岁的贺子珍因病逝世。

得知贺子珍逝世的消息后,杨月花大哭了一场。在她的心里,早把自己看成是贺子珍的女儿了。作为一个女儿,母亲去世自己没有能够去送别,怎么不让她悲恸万分!

杨月花可能不知道,虽然晚年的贺子珍身体不好,但为了她这个女儿,贺子珍不知道哭过多少次。只不过是阴差阳错之下,两人一直没有见面的机会。

贺子珍的去世,对杨月花的打击很大。在贺子珍去世一个月后,年仅54岁的杨月花生了一场大病,不得不办理了提前退休手续,在龙岩市电影公司党支部书记兼副经理的岗位上提前退休。

中国,毛泽,这个,第21张

贺子珍去世后,贺敏学对杨月花更加惦念。1986年春节后不久,身患癌症的贺敏学再一次来到龙岩,见了杨月花最后一面。两年后,贺敏学在上海病逝。

虽然贺敏学认定杨月花就是毛金花,但由于种种原因,杨月花的身份始终没有得到官方的权威确定。

究其原因,李敏的女儿孔东梅在《外婆贺子珍失去的五个子女》一书中写道:“一生豪侠的舅外公贺敏学认下了这个被他看准的外甥女,而1976年去世的外公和1984年去世的外婆都始终未与此人相见,此事因此也无法确认。”

中国,毛泽,这个,第22张

“贺家人中,你是最幸福的”

杨月花从小离开亲生父母,童年过得比较艰辛。但新中国成立后,杨月花工作积极,入了党,提了干,组成了自己的家庭,生了三儿三女,一生过得平静而又幸福。

正如贺敏学的夫人李立英对她说的那样:“你丈夫郑焕章脾气好,很体谅你,三男三女又全在身边,贺家人中,你一家是最幸福的!”

中国,毛泽,这个,第23张

虽然由于历史的原因,杨月花一直没有得到亲生父母的承认,但她却一点也不抱怨。她感谢那些让她知道了自己身世的前辈们,但更要感谢党和政府给了她如今的幸福生活。

如今已经92岁的她,虽然年事已高,但有宽敞的住宅,有美满的家庭,有愉快的晚年,她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近年来,也有一些记者慕名找到杨月花,想从她这里得到一些吸引读者眼球的材料。对于这些记者,杨月花一律给予婉拒。她告诉记者们,毛泽东一家为中国革命献出了那么多亲人,自己能活下来,有现在的美好生活,已经很满足了。

杨月花一直记得,当年在寻找毛泽东失散的另一个孩子毛岸红未果时,毛泽东就曾说过:“不管是谁的孩子,都是革命的后代,就把他交给人民,交给组织吧!”这句话,她会记住一辈子。

中国,毛泽,这个,第24张

参考资料:

孔东梅:《贺子珍失去的5个子女》

郑学秋:《贺子珍长女杨月花辛苦遭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