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钨矿甲天下,赣南钨矿甲我国。赣南钨矿占国内类似矿的70%、这个世界的60%;钨矿生产量约为全国20~30%上下,是中国乃至全球钨的主产地,被称作“全世界钨都”。世人皆知赣南被赞誉为“全世界钨都”,那赣南的钨矿是如何被发现了的啊?

中国,太平,僧人,第1张

(九十年代大余县城一瞥)

欲答此问,我们首先去了解“钨”这类矿物质罢:钨矿,以其价格比较贵,又被人称为“钨金”。1783年(清雍正四十八年),意大利初次用炭从黑钨矿中获取了金属钨,此后拉开钨矿开发设计、冶炼厂和生产历史的帷幕;因为当年的清廷闭关自守,与欧美国家过从很少,因此在中国发现钨矿,已是近一个世纪后的事情了……

1858年(清咸丰八年)春,太平天国运动翼王石达开要进攻大庾(大余古称)城的信息传播开来,城里老百姓顿开茅塞,陆续躲入坐落于县里西北部地区五公里的西华山(流传在前唐保大年里,西华山里建了一寺庙,因寺庙里存有唐玄奘西行获得的精髓佛经,而故名叫西华寺,因寺名而取山名叫西华山)的原始森林中。同一年九月,石达开带领的太平天国运动部队占据了新城区、池江及其杨眉寺部分地区,县里摇摇欲坠;到十月二十四日,顶风冒雨突击大庾福泉,三十日挖地洞埋炸药爆开老城区南大门月城,火焚县衙,攻占大庾。

中国,太平,僧人,第2张

(清代南安府地图全图)

在群众避灾西华山期内,有些人发觉峡谷、河里有乌黑发亮的石头,大小不一,轻和重各不相同,火烤不融,敲之即碎。待县里局势稳定后,用心者把它带到城中心,知是矿但不知道其名。尽管群众看到了这类矿物质,但是由于缺少对矿物质的基本知识,只不过是把它作为一般玩具而已,并没造成特别大的危害。

1860年(清咸丰十年),其实就是群众发觉不知名矿物质的2年后,清廷与英国、法国的等帝国主义国家签署的《北京条约》中,在其中条文容许外国传教士中国境内随意传教士并可租买土地修建主教堂。此后,帝国主义国家的传道士时至今日般涌进中国大陆,踪迹遍布中国城乡的每个角落。从通都大邑到僻远乡村,四处能见到传道士身影。

大余也是如此,1877年清朝光绪三年),法国传教士在梅岭下修建福音堂(称“巴陵胜会”,天主教的大教堂),后改叫忠信会。德、英、美传道士略逊一筹,接踵而至,至新城区、池江、白龙、游仙部分地区传教士。

中国,太平,僧人,第3张

(梅岭俯览大余县城)

1882年(清光绪八年)炎夏某日,城中心躁热万分,福音堂法师邬利亨(意大利人)便乘轿至西华山去玩消夏避暑,其也发现乌黑发亮的石块,把它摔坏,横断面光洁如镜,光辉灿烂,择其优者携回家了中,把它做成各种玩具及图案设计,放置花坛,做为装饰物赏析。同一年,其抽样带到法国检验,证明钨锰铁矿石(黑钨矿)。后邬利亨暗地里与西华山庆云寺妙圆僧人密议,用三百银圆(一说五百银圆)买下来西华山的山权。并且以修建庭院假山之名,在福音堂廉价(一文一斤,后涨至十文)大量收购铁矿石,不知所以的村民陆续进山拾捡钨矿石。与此同时聘请挑夫装车私运至河源(广东省南雄市,与大余县仅有大庾岭间隔),再船运到广州,从香港带回法国,从这当中价格垄断。

中国,太平,僧人,第4张

(西华山)

到时间了1905年(清光绪三十一年),大余县人丘开梅、张永嘉县到南京市两江优等品师范学校学馆(国立中央大学其前身,后分解成多个中国名校,如南京师范大学)念书,其二人假期游玩西华山,便携式西华山铁矿石待开学了请学馆校课检验评定,始知为钨。同一年暑期返乡后,二人在学术界和有风度中传扬邬利亨盗取钨矿的事,一时舆论哗然,乡人陆续规定取回宝山区。经府、县数次商谈,邬利亨仗着自己是德国法师,仍不予交还山权。

直至到1908年(清光绪三十四年)冬,南、赣、吉、宁道(即安溪、南昌、吉安县、宁都四地)道台俞明震至大,经再度强势商谈,邬利亨慑于去年义和团运动、“神打”(即神打术,清末湖北等地区一带最流行的一种时间,摸一下,指一下另一方,另一方当日便会在家里大病不了,针药失效)余威、遂让步,让府县筹钱一千银圆赎出。

中国,太平,僧人,第5张

(《梅岭三章》诗碑)

自此以后,打开了赣南钨矿采掘新的历史时期。赣南钨矿,为后来赣南红色政权造就了六百二十万元的巨额财富,换回来了很多的药物、食用盐和武器装备,为破碎对手对中央苏区的“围歼”和经济制裁也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新中国成立成立之初,百业待兴,也正是这种赣南钨矿出口的,为祖国换回来了使用价值七十五亿元人民币的粮食作物和物资供应,为整个国家渡过接着一段最艰难的岁月彰显了无可替代的功效。

可以这样说,赣南钨矿是中国“英雄人物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