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喜欢我的文章,请点一下右上角“关注”,持续为您奉上诚意好文。谢谢您的支持!

1959年,王耀武有幸成为第一批被特赦的国军高级将领。

特赦之后,王耀武做了一件出人意表的事:拜访解放军高级将领。

尤其是原华野系统的。

王耀武一生以名将自诩,连日本人都不怕,却败在华野手下,因此对华野将帅十分推崇。但华野将帅仿佛约好了似的,对王耀武并不感冒,都是出于礼貌地见一见。

去见许世友时,王耀武吃了闭门羹。连求了几次,许上将始终不见。周总理当时对黄埔学生挺顾旧谊,经常安排聚会,有时得空,还亲自和他们聚聚餐,叙叙旧。

听说这件事之后,专门询问过许世友,大意是请他放下历史包袱,积极地面向未来。

但没想到许世友将军居然没领周总理的情,还向总理说,他在济南干的事不容原谅。

那么到底原因是什么呢?王耀武在济南干了什么?

中国,日本,这个,第1张

一、许世友挂帅攻济南

大致介绍一下王、许二位的情况。

王耀武,生于1904年,山东泰安人,黄埔三期生。

此人是后来列为国民党军五大主力之一的整编74师的创始人。

抗战中率部与日军血战,为抗战胜利立下了汗马功劳。抗战结束前夕的湖南雪峰山战役,王耀武指挥30万大军大败日本军队,毙敌二万多人,王耀武的军事功绩升到顶峰,被选为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

王耀武性格中,混合着山东人特有的耿直,以及不知从何处修炼而来的精明市侩,这使他日后饱受争议。

王耀武在抗战胜利后,察觉到蒋介石要发动反共反人民的内战,一度称病引退,不愿意中国人打中国人。蒋介石看中其才能,一再派人劝他出山,并许以山东军政一把手的重利,王耀武这才重新出来领兵作战。

王耀武上任之后倒也能干,他利用手中几支二流部队,充分整合山东本地人力,一时间山东国军颇有新气象。王耀武制定了一个东西对进计划,从济南和青岛两路出兵,居然打通了已经断了二十年的胶济线,打穿了中共的山东解放区。

但不幸的是,王耀武似乎始终没有成为蒋介石的真正心腹。打通胶济线后,蒋介石用人又用又疑的缺点暴露出来,在青岛单独成立了一个警备区,此区与王耀武互相独立,用人和军事均不受济南干预。王耀武气愤莫名,但又无可奈何。后来莱芜战役、孟良崮战役爆发,蒋介石也均是从徐州调大兵前来会战,根本不把王耀武手下兵马放在主要位置。

两战皆墨之后,蒋介石对王耀武有所愧疚,王耀武对蒋介石气愤更剧,山东形势之危,其实从那时已经有其征兆。

1948年豫东战役之后,粟裕开始筹划济南战役,将已经被剥离成军事孤岛的济南城列入下一个攻击目标。

此时,许世友已经从胶东出发,沿着胶济线一路猛攻,切断了青岛与济南的联系,王耀武经营数年的成果几乎丧失殆尽,山东省只剩济、青两个互相无法呼应的点。

王耀武此前一直把粟裕当作主要对手,没想到华野突然蹦出来一个许世友,看其本事,也是个劲敌,心下不免惴惴。

许世友,生于1906年,河南新县人。许将军没有上过任何军校,少年时在少林寺练过功夫,使得一手好大刀,练得一身好功夫。有一次作战,他手举大刀从山上冲杀下去,顺势一刀砍向一个敌兵,将其脑袋削下,敌兵又向前跑了几步才摔倒。

许世友是红四方面军出身,抗战中隶属八路军115师麾下,曾任胶东军区司令,解放战争时出任九纵司令员。九纵是华野头等主力,能攻善守,打过不少硬仗,是国民党军望而色变的虎狼之兵。

九纵是许世友在胶东一手拉扯大的,一水的胶东子弟兵,许世友对九纵很有感情。后来许世友之所以痛恨王耀武,与九纵攻济遭受重大伤亡不无关系。

中国,日本,这个,第2张

济南战役爆发前夕,中央感到此战关系重大,亲自介入指挥,决定让华野代司令员粟裕担任总体指挥,一边攻济一边打援,重点在打援。毛主席亲自点将,让华野东兵团司令员许世友负责指挥围攻济南。

这是个相当艰巨的任务,王耀武在济南握有十一万大军,虽说其中有不少地方保安部队,但国军占据地利,济南城区地域广大,日军占据济南时期修筑了不少城防工事,王耀武是军事方面的大行家,利用日军工事又增修不少,攻济之难度,实不亚于东北的四平城。

许世友手中只有十四万人,谈不上什么兵力优势。

王耀武做梦都没想到,自己会栽在许世友手里。

许世友做梦也没想到,他竟然会在济南城付出如此大的伤亡。

二、惨烈的攻城战

许世友来到济南前线指挥部后,本来没拿王耀武当回事,而是对几位攻城搭档有很大压力。

攻城部队计有华野三纵、九纵、十纵、十三纵和渤海纵队。

攻城部队副司令是王建安,政委是谭震林,十纵司令宋时轮,这几位论资历、论战功,都和许世友不相上下。尤其是王建安,当年和许世友红过脸,吵过架,抗战中两人几乎不说话。

宋时轮也是个炮筒子性格,一言不和就敢瞪眼和你吵架。就在许世友从胶东赶赴济南前夕时,宋时轮还因为十纵没争取到主攻任务,和谭震林、王建安在电话里顶上了牛。

别看许世友也是炮筒子,但偏偏对同样是炮筒子的几位老搭档,并不好意思硬怼。

来济南的路上,许世友一边抚摸还没有好利索的腿,一边寻思如何和王建安、宋时轮、谭震林等人团结协作。

谁知一到前线指挥部,他意外地发现,这些问题竟都不是问题了。

王建安之前和许世友不对付,但现在是一百个尊敬,丝毫不露任何不服之意。原来王建安在不久之前去了趟西柏坡,当面接受毛主席的教导,不仅领会了攻济打援的战略要义,还听了一堂毛主席亲自上的团结课。

原来毛主席也知道两个人当年的疙瘩,亲自给许、王说和,要他一定要服从许世友的指挥,协助他打好济南这一仗。王建安醍醐灌顶,瞬间释然。

许世友到了后,两人尽释前嫌,喝了一顿痛快的酒,当夜两人都醉得不省人事,这一页,从此就揭过去了。

宋时轮那里更好办,十纵是个打仗的部队,他也知道自己的任务,电话里和谭王顶了一回,自己也感觉有点过意不去。趁着许司令到前线,他也到指挥部和几位兵团首长碰了面,这几位华野猛将聚到一起,都感觉平添了力量。

许世友当面许诺,要宋时轮发扬老同志的风格,主动承担起指挥三纵和十纵两个纵队的重任,从济南西面发起进攻。三纵司令是孙继先,资历较宋时轮浅得多,孙继先也甘心居于次席。面对许世友的信任,宋时轮张口结舌,自知之前怼谭王有点理亏。

宋时轮也是个糙汉子,有话说不出口那种,大家一说一笑,就不再计较什么了。

中国,日本,这个,第3张

真正出乎意料的,反倒是原来不放在眼中的国军。

1948年9月16日,华野从东西两面同时发起进攻。

东面主力是九纵,西面主力是三纵、 十纵。

打了一夜,九纵吃掉济南城东要地茂岭山和砚池山,初看似乎很顺利,但是进入城区附近,部队打得明显艰难起来。

王耀武久经战阵,虽失两山却并没有乱了阵脚,他当即枪毙了一名不战而逃的营长,严令守城部队死战。

两军在济南城东马家庄展开了殊死搏斗。

许世友看不上济南国军是有原因的。

王耀武虽然是国军一流名将,但他在济南并没有得力的部队。他到济南上任时,原本想把整编74师弄过来,无奈老蒋不同意。王耀武几次固请,他的同乡、国民党山东省党部主任庞镜塘提醒他:不要试图做韩复榘第二。

王耀武悚然而惊,再不敢要原来的嫡系,安安分分地领着几支二流部队坐镇济南,如七十三军、四十六军、十二军等等。莱芜战役中,华野消灭5.6万国军,大部分都是王耀武麾下兵马。

这种草包部队,原当不得华野主力的攻击。

谁知在马家庄战斗中,九纵打得异常惨烈,好几个连动辄整连整连地打光。一方面是敌人的地堡群很难打,一方面是济南国军在王耀武调教之下确实过于凶悍。

比如在马家庄一个地堡中,国军一个加强排守在那里,死战不退。九纵司令员聂凤智直接打电话给特纵司令员陈锐霆,要他把那片地堡群直接轰掉。

陈锐霆欣然同意,当即调来一个榴弹炮营,对准地堡一顿猛轰。

炮兵打完之后,步兵再度发起冲锋,没想到国军该排隐蔽得极好,也非常会躲炮,居然毫发未损。

我冲锋兵力在路上数十数百地被击中,鲜血染满了济南大地。

聂凤智气得目䀝尽裂,严令一线部队立即想办法拿下该地。

前方指挥员观察后,感到大兵力展不开,只能派一个加强排冲上去。

这个排也是拼了,利用地形不断隐蔽接近,后来冲入地堡中,与国军这个排同归于尽,40多名同志无一生还。

战后打扫战场,现场极其惨烈,将士们身上几乎没有弹洞,大部分是死于刺刀伤……可以想见他们生命最后时刻的壮烈。

我军加强排用一命换一命的方式,才打掉这个地堡。

王耀武大肆宣扬其部下死战的情况。碰巧,这时徐州“剿总”在王耀武屡次请求之下,把孟良崮战役后重建的整编74师的一个团空运到济南,国民党守军士气大振,在东线打得更加猛烈。

九纵伤亡更大了,不少连队都打光了,有的团伤亡近半,甚至失去了战斗力……

九纵的巨大伤亡报到指挥部,许世友顿感一阵肉疼。打仗从来不可避免地伤亡,但是像这样的伤亡他见所未见,就算是去年激战孟良崮,也没有这样的死伤。

许世友不由得对王耀武产生痛恨。

三、毒气弹

国军对解放军的伤亡,可不止于九纵。其他方向的攻城部队也遭遇了重大伤亡。

三纵与十纵在城西发动进攻,在付出重大伤亡后的进抵邮电大楼,这里是国民党军第二绥靖区的司令部,打起来之后,王耀武把司令部搬到城中大明湖的北极阁,这里让新空运过来的172团坚守。

王耀武一再给172团打气,要他们效法唐朝名将张巡死守睢阳,一定要守到底。王耀武的参谋长罗辛理建议给172团团长刘炳昆升官,王耀武当场下令:升刘团长为少将旅长。

并把蒋介石赠给自己的一柄中正剑转送给刘炳昆。

刘炳昆当着全团人的面宣布,宁可战死也不后退。

三纵司令员孙继先下令强攻邮电大楼,楼中只有一个团兵力,原以为打得会比较轻松,谁知道一交上火才知道,这个重建的172团居然颇有战斗力。

三纵打得胶着,战士们前赴后继地冲上去,一批又一批地倒在邮电大楼下。

三纵八师师长王吉文急得亲自赶到楼下,当面指挥战斗。在一线指挥的团长赶紧劝师长往后退一退,这里距离敌人太近,不是他该在的地方。

王吉文急得把团长推开,亲自察看情况。就在这时,楼内国民党守军掷弹筒发射的一发榴弹正好打中他,在他左胸上炸了一个洞……

当天下午五时,王吉文不治身亡。

这是济南战役中我军牺牲最高级别的干部。

邮电大楼最终也没顶住三纵的围攻,国军172团也兑现了他们给王耀武许下的诺言,无一人逃生,全部被歼灭。

刘炳昆最后在指挥所内自杀,解放军冲进去后,发现他端坐在椅子上,左胸心脏位置插着那把王耀武送给他的中正剑……

多路攻城部队陆续接近内城,王耀武仍然不肯放弃。他把残余兵力收缩至内城,依托老城墙死守。

许世友怕部队伤亡太大,逐一给纵队司令们打电话,打到九纵时,香火之情令许世友声音都发颤了,要求聂凤智一定要好好指挥,少死人。

聂凤智命令部队用挖堑壕战术迫近内城,减少了伤亡。而后用老办法,在城下挖洞,放置炸药包炸墙。

只听轰地一声,终于把内城炸开了一个大口子。

九纵从永固们突破口冲进去,再次遭到敌人的围攻,一个营的突击队被敌人一个旅死死咬住,战至最后一人……

十三纵再次派两个营攻上城头,又全部战死……

然而国军也已经战到最后时刻,无力把突破口彻底封死,面对城下跃跃欲试的解放军,他们只能干瞪眼,无法趁机反击。

这时,王耀武已经使尽浑身解数。

其参谋长罗辛理建议说,要不就施发毒气弹吧。

王耀武沉默半天,没有回答。

按他的计划,没有援兵他是无法固守济南的。

他曾亲自飞赴南京,向蒋介石求援,蒋介石说一定要像四平那样坚持到最后。

王耀武说兵力不足,可否把整编74师调到济南。

蒋介石答应了。可是等到调兵的命令经过层层程序——从国防部到徐州剿总,再到兵团,再到整编74师,再到负责空运的空军部队,时间已经过去半月有余。

国军刚把172团的7个连运过去,宋时轮率十纵已经向济南城的飞机场发动猛攻,一发又一发炮弹落在机场跑道上。运完这7个连,后面的飞机不敢降落,全都跑了。

指望不上空军运救兵,王耀武又寄希望于从徐州方面过来救援的十七万大军。这些部队由杜聿明指挥,王耀武亲自给杜聿明打电报,两人竟吵了起来。

王耀武认为不增兵则无以固守,杜聿明则说济南城防工事坚固,多兵无益。

吵了半天,王耀武气得无话可说。

杜聿明其实也是明白人,并非不想尽快增兵,然而粟裕指挥十八万人在济宁至菏泽一线沿运河和津浦路严阵以待,国军过去就是个死。因此一直在谨慎地观望,不敢断然北上。

各种希望断绝之后,王耀武颓然下令:那就用毒气弹吧。

中国,日本,这个,第4张

那时的毒气弹比二战时更厉害了,大多是从美国进口的,杀伤性极大。毒气弹一炸,我军立即有大批将士中毒倒下。

许世友听说此信,气得怒不可遏,戟指大骂王耀武是个丧心病狂的混蛋……

不过毒气弹的威力终究有限,无法阻挡源源不断的解放军的进攻。

战至第八天,华野诸纵队攻至内城,王耀武仓皇而逃。

许世友下令,全城大索,一定要找到王耀武这个混蛋,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找了几天没找到,正当许世友拍案浩叹之际,潍县方面突然报告,抓到了王耀武。

原来王耀武口口声声宣布要与济南城共存亡,最后关头,却化装逃出。不料天网恢恢,往青岛方面逃亡时,逃到潍县被抓获之。

王耀武被捕后,先送入华野的高级军官团改造,后来统一转到北京功德林战犯管理所。

王耀武百般忏悔,说不该与人民作对,尤其在济南战役中,给华野造成了两万多人的伤亡。

但就是毒气弹这一节,他始终不肯承认,而是把战争罪责推给他的参谋长罗辛理……

许世友并不是小气之人,战争总是要死人的。他恼就恼在王耀武做了事不敢认,尤其是毒气弹事件,造成华野将士那么多损伤,这始终是无法原谅的。

所以才出现了文首一幕,尽管周总理对黄埔同学多有关照,还亲自给许世友打电话关照,也最终没有促成许世友与其和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