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6年9月11日,整个北京乌云密布,黑压压的天好似要砸在华夏大地上。

在悲壮的哀乐声中,数万名群众自发来到天安门广场。

他们手捧花束,迈着沉痛的步伐,排数十个小时的长队,只为去悼念伟大领袖——毛主席

引人注意的是,长长的队伍中间,有一位身着丧服的短发女子在丈夫的搀扶下缓步前行。

进入灵堂时,她望着水晶棺里身披党旗的主席,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艰难地开口,声音却沙哑得不像话:

爸爸,娇娇来看你了。”

此人是毛主席的大女儿李敏。

她与父亲朝夕相伴了十四年,从初入学堂到情窦初开,毛主席陪着她度过了人生的每一个重要节点。

可是,在毛主席的最后五年,她却没能在身边尽孝,留下终生遗憾。

毛泽,这个,毛泽东,第1张

毛泽东与李敏

今天让我们一起走进李敏的故事。

毛家有女,再次见面

1949年夏天的一个清晨,北京香山双清别墅里,毛主席站在书房的窗边,手里捏着一张信纸,眼眶微红,默默良久。

卫士长张仙朋端着早餐进来,看着主席有些心事的背影,忍不住问道:

“主席,是前线有什么事吗?”

毛主席深深呼了口气,转过身时,神色已经恢复了正常。

他笑着摇摇头,在张仙朋欲离开的时候,递过去一封亲笔信,交代道:

“你替我去趟哈尔滨,帮我把娇娇接回来。”

娇娇是李敏的乳名。

她是毛主席和贺子珍的女儿,1941年随母亲去了苏联,去年才回到国内。

毛泽,这个,毛泽东,第2张

毛泽东与贺子珍在延安

到现在为止,毛主席已经与女儿分别了八年之久。

直到他几天前惊喜地收到娇娇的来信。

只是打开一看,主席的心便纠作一团,很不是滋味。

“毛主席:

大家都说你是我的爸爸,但是我在苏联没见过您,也不清楚这回事,您到底是不是我的亲爸爸,请赶快来信告诉我。

娇娇”

毛主席一遍遍读着女儿充满稚气的话语,心中的愧疚越发浓重,对女儿的思念也如泉涌,再也克制不住。

这才嘱托张仙朋去接回娇娇。

两个月后,毛主席终于见到了日思夜想的女儿。

那天,他早早地起床,坐在院子的藤椅上,捧着一本《西京杂记》看得入迷。

读到“文君娇好,眉色如望远山,脸际常如芙蓉”这一处,他便不再翻页,想到女儿的闺名正是来源于此,不禁用手指轻轻摩擦着纸上的文字,目光也变得柔和。

毛泽,这个,毛泽东,第3张

贺子珍与贺怡

不一会儿,远处传来女孩银铃般的笑声,毛主席抬眼望去。

只见薄雾之中,一大一小两个身影正缓缓走来,正是贺子珍之妹贺怡牵着一个十多岁的小姑娘。

毛主席放下书,站身迎上前去,伸手跟贺怡握手言谢。

小女孩似乎有些害怕,他一走近,便躲到姨妈身后,不肯出来。

毛主席看着女儿,眼里的温柔几乎化成了水,他张开双臂,轻声唤道:

“娇娇,到爸爸这儿来。”

血浓于水,没有什么比充满父爱的眼神更有说服力。

这一刻,娇娇终于相信,眼前高大魁梧的人就是自己的父亲。

在姨妈的鼓励下,她鼓起勇气走上前去,怯生生地叫了一声:

“爸爸。”

话音刚落,便被搂进了一个温暖宽大的怀抱。

之后,娇娇便一直跟着父亲在北京生活。

毛泽,这个,毛泽东,第4张

毛主席

毛主席虽然极为心疼自己的女儿,但他却不会一味溺爱,而是秉持着辩证法的原则,采取“娇而不纵,宽严得当”的方针。

怕女儿受到特殊优待,他特地在毛娇娇进入八一学校就读以前,为她改名。

毛主席希望女儿能成长为一个脚踏实的人,便选了论语“君子讷于言而敏于行”中的“敏”字作为女儿的闺名,并让她改为“李姓”,称作李敏,而她同父异母的妹妹就叫李讷。

入学前,他还特地嘱咐道:

“到了学校,不能跟别人说你是毛泽东的女儿。”

除此之外,毛主席还会特地锻炼女儿独立自立的能力。

第一次放长假时,李敏想去上海看妈妈,毛主席很爽快地答应了,让她自己买火车票去。

从没有一个人出过远门的她有些害怕,忍不住跟父亲撒娇:

“可我有点怕,能找个人送我去吗?”

一向宠女儿的毛主席,这次态度却十分坚决:

“那么多人坐火车,怎么会是你一个人呢?你是个大孩子了,莫要人陪,自己走。”

毛泽,这个,毛泽东,第5张

李讷、毛主席、李敏

在这种恩威并施的教育下,李敏逐渐长成了一个独立且端庄的姑娘。

1958年,她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北京师范大学化学系。

也是这个时候,李敏遇见了人生中又一个重要的男人......

情窦初开,慈父把关

在充满青春气息的大学校园里,少男少女们除了徜徉在知识的海洋里,心中的爱情之花也开始萌芽。

进入大学没多久,李敏便与一位叫孔令华的少年坠入爱河。

其实两人早在八一学校便相识了,只是所在班级相隔甚远,交流不多。

中学之后,两人分到了同一个班。

孔令华文弱理强,而李敏正好与之相反。

本着互帮互助的原则,两人时常在一起学习。

但那时年纪尚轻,不懂情爱,谁也说不清当时究竟有没有动心。

之后李敏考上了北师大,而孔令华如愿进入北航。

本以为两人会就此分道扬镳,没想到,一场联谊会将一根红线紧紧地拴在两人之间。

毛泽,这个,毛泽东,第6张

李敏与孔令华

那是中学同学毕业之后的第一次聚会,女同学们跳了一曲《采茶舞》助兴,李敏也在其中。

孔令华被台上舞步轻盈,巧笑嫣然的她深深吸引。

台上那么多人,他的眼里却只看得见李敏一个人。

感受到心脏剧烈的跳动,孔令华才恍然大悟,自己竟不知在何时已经喜欢上了这个姑娘。

此后,李敏便经常收到其托人送来的情书和礼物。

毕竟同窗多年,孔令华很清楚她不似其他同龄女子那样喜爱胭脂水粉,而是和她父亲一样,唯爱读书。

因此,一旦李敏喜爱的作家有新作发表,他一定会省吃俭用地买来送她,并与她一起探讨。

知己难觅,能碰到一个如此懂自己的人,谁能不动心呢?

确定关系那天,两个二十岁的少男少女面对面站着,双双红了脸,不敢看对方的眼睛。

都说恋爱中的人周遭的空气都是甜蜜的,这丝甜蜜的风很快就被毛主席察觉到了。

毛泽,这个,毛泽东,第7张

毛主席

有一次父女俩正吃着晚饭,李敏吃着吃着,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扑哧”一下笑了出来,眼神亮得像是住进了星星。

毛主席挑眉看过去,以眼神询问发生了何事。

谁知自家女儿竟然害羞地低下头,恨不得埋进碗里,连耳根都红透了。

少女的心事一旦被察觉,就很难继续掩饰,何况面对毛主席这样的谈判高手,不过三言两语便被套出了实情。

得知自家娇娇有了心上人,作为父亲的他必须为女儿把关,于是问李敏:

“这个小孔的父亲是哪个?在哪里工作?”

醉在爱情里的男女哪会想得到这些问题,李敏茫然地摇摇头。

毛主席不禁竖起眉毛,有些严肃地盯着女儿:

“那你怎么跟他交朋友呢?”

李敏却有些不明所以:

“我是跟他交朋友,了解他父母干吗?”

毛泽东耐心教导女儿,谈恋爱不能剃头挑子一头热,总要了解好对方的家庭人品再做长远打算。

见父亲如此认真,李敏便将此事放在心上。

毛泽,这个,毛泽东,第8张

毛主席与李敏

第二天与男友见面时,她有些难为情,扯着衣角,不发一言,毕竟两人从未聊过对方的家庭,这一开口不知道对方会不会多想。

孔令华见自家女友都快把衣服扣破了,便主动询问有什么事。

李敏犹豫再三还是问了出来。

闻言,孔令华轻松地笑了出来,宠溺地揉了揉女朋友的头发说道:

“就这点事啊,我父亲是孔从州......”

然后,他将自己家里的情况仔仔细细地介绍了一遍。

几日之后,李敏将孔家的情况报告给父亲。

毛主席一听,没想到竟是故人之子,笑着对女儿说:

“噢!原来是孔从洲将军的儿子,我知道他。”

李敏见父亲眉目舒展,想他对孔令华的家世应该很是满意,顿时松了一口气。

然而孔家人的反应却截然相反。

孔从州听说儿子与毛泽东的女儿谈起了恋爱,着实吓了一大跳,直呼:

“为降将者且能与一代天骄毛泽东攀亲家。”

原来,孔从州曾是国民党38军中将副军长,于1946年在河南巩县宣布起义,之后毛主席亲自批准其加入中国共产党,依旧任改编后38军的军长。

虽然得此厚待,但在他认为自己出身始终是敏感的,如何能与毛主席作亲家。

于是,孔从州勒令儿子,不得再与李敏来往。

毛泽,这个,毛泽东,第9张

孔从州

父亲坚决反对,孔令华不敢公然违逆,但又无法割舍这段感情,只得将实情告知女友。

这个消息无疑是给热恋中的李敏浇了一盆冷水,整日愁容满面。

看着女儿闷闷不乐,毛泽东心疼极了,便主动找她谈心:

“娇娇,怎么不高兴啦,和爸爸说说。”

不问还好,这一问李敏的脸彻底皱作一团,踌躇了半天,不知该不该说。

但她又转念一想,解铃还须系铃人,也许父亲能化解孔叔叔的顾虑,便将事情的来龙去脉悉数告知。

听完之后,毛主席愣了好一会儿。

他一向主张自由恋爱,确认对方的人品无碍后,便没再过问,没成想,自己的身份竟成了女儿爱情路上的绊脚石。

沉思许久后,他有了主意。

周末那天,毛主席让身边的警卫亲自上门,以他的名义将孔令华一家请到家里来吃饭。

席间,他主动向孔从州举杯,用眼神示意他看向桌上的一对璧人,笑容满面地说:

“孔将军,你瞧,我家娇娇与令郎还算相配吧,儿女的婚事就由他们自己做主,我们这些长辈就别去干涉了。”

这一番话说得直白又真诚,孔从州也就没再多说什么了。

毛泽,这个,毛泽东,第10张

李敏、毛主席、孔令华

两家家长成功会晤,李敏和孔令华的关系更上一层楼,婚礼也被提上了日程。

由于两人都在上大学,婚期就定在暑期。

不巧的是,1959年7月2日至8月16日,毛主席要前往庐山参加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和八届八中全会。

他生怕错过女儿的婚礼,特地打了两次电话,一再交代:

“娇娇,你一定要等我回来亲自主持你的婚礼。”

八月下旬,结束公务的毛主席匆匆赶回到中南海,亲自操持女儿的婚礼,与李敏一起商讨宾客的名单和婚宴的筹办。

1959年8月29日,李敏与孔令华的婚礼如期举行,毛主席在丰泽园摆了三桌酒席,婚礼办得简朴而热闹。

他们只邀请了邓颖超、蔡畅、和少数亲友,客人不多,但都是最亲近的人,不必刻意应酬,气氛轻松而愉快。

毛主席亲手将女儿交到孔令华手上,嘱咐道:

“你们要互敬互爱,白头到老。”

他恋恋不舍地看着身着嫁衣的女儿,忍不住红了眼眶。

毛泽,这个,毛泽东,第11张

李敏婚礼上的合影

见此情景,众座宾客也不禁为之动容,原本欢乐的气氛也变得有些沉重。

察觉到客人们的目光,毛主席这才反应过来失态,转而又恢复了笑容,领着爱女佳婿举杯,酬谢众宾。

卫士长张仙朋配合着打趣道:

“哎哟,只可惜新郎不是我哦。”

毛主席闻言,挑眉看向他,佯装嗔怒道:

“你还很遗憾嘛。”

张仙朋忙作投降状,连声道:

“不敢不敢。”

众人被逗得哈哈大笑,气氛又立即热烈起来。

父女惜别,生死相隔

婚后,孔令华夫妇同毛主席一起在中南海住了一段时间。

李敏的房间就成了新婚夫妻的新房,孔令华的日常衣物的书籍搬了进来,原就小巧的屋子显得更加逼仄。

可是他们并未觉得不便,有毛主席的菊香书屋在,两个酷爱读书的人已经拥有了最宽广的世界。

一家人在一起,白天各自忙碌,晚上便一起吃饭、散步、话家常。

毛泽,这个,毛泽东,第12张

中南海毛主席故居

1962年,李敏的第一个儿子孔继宁出生,这一年毛主席正好虚岁七十。

女儿生产那天,他杵着拐杖等在产房外,见一旁的女婿急得来回踱步,沉声说道:

“令华,不要慌。”

毛主席沉稳的嗓音让人莫名的心安,有他在,就像有了定海神针,孔令华也跟着冷静下来。

没过一会儿,洪亮的哭啼声传来,两人赶紧走上前去。

毛主席小心翼翼地摸了摸小外孙粉嘟嘟的肉脸,笑容满面地说:

“我70岁官升一级!”

毛泽,这个,毛泽东,第13张

孔继宁

有了这个小生命,丰泽园整日热闹非凡。

小继宁长得虎头虎脑的,笑起来眉眼弯弯,十分可爱。

毛主席一得空就到女儿房中,将小外孙抱膝上,偶尔得到小家伙的香吻,他便会高兴的合不拢嘴。

一家人享受着天伦之乐,在中南海度过了一段快乐的时光。

只是好景不长,由于一些原因,李敏一家不得不交出出入证,搬出了中南海。

从此以后,父女相见须得按程序申请、报告、请示、审核、批准。

李敏想见父亲,简直比登天还难,从1972年毛泽东得病到去世间的5年里,他们只见了不到三面。

毛泽,这个,毛泽东,第14张

毛主席与李敏

1976年9月8日,一辆红旗牌轿车在中南海门口还没停稳,李敏就急匆匆地下了车,慌慌张张地奔上台阶,差点栽了个跟头。

毛主席的警卫陈长江急忙迎上前扶住,将她带到毛主席卧房门口。

看着病榻上的父亲面容憔悴,毫无血色,李敏鼻头忍不住一酸,泪再度模糊了眼眶。

可她不想让父亲看到自己哭哭啼啼的样子,连做了好几个深呼吸,狠狠掐住手臂,才将眼泪逼了回去。

李敏强行挤出一个灿烂的微笑,缓缓走到毛主席床前,执起他布满针孔的手,柔声唤道:

“爸爸,娇娇来了。”

昏睡中的毛主席听到女儿的呼唤,吃力地睁开眼,虚弱地笑了笑,用含混不清的话语,沙哑地开口问道:

“娇娇,你来啦,你怎么好久都没来看我了?”

李敏惭愧地低下头,大滴大滴的眼泪不受控地落在两人交握着的双手上。

她无法将自己这些年的艰难悉数告知,只能像小时候那样将脸埋在父亲的臂弯里闷声抽泣。

毛主席很想抱一抱女儿,可已然是力不从心,颤颤巍巍举到半空中的手又无力地滑下。

李敏直起身体,抹干眼泪,重新捧起父亲捧起父亲衰弱又有些发凉的大手,放到自己的脸颊上,撒娇地蹭了蹭,承诺道:

“爸爸,我以后一定常来看您。”

但这一诺终究无法兑现,没想到只隔了不到一天,父女俩便阴阳相隔,不得再见。

毛泽,这个,毛泽东,第15张

毛主席追悼会

1976年9月9日零时十分,毛主席的心脏停止跳动,中国人民的伟大领袖与世长辞,华夏大地哀鸿一片。

李敏接到消息,吓得差点昏厥过去,再次赶到中南海,只见身穿“毛氏服装”的父亲平静地躺在床上,一条洁白的毯子盖到他的胸口。

她浑身颤抖着走过去,脚下似乎有千斤重,每一步都迈得格外艰难。

好不容易走到床前,看着毛主席平静的面容,如同熟睡了一般,李敏伸手去握父亲的手,想要唤醒他,几近绝望地开口:

“爸爸,娇娇来了,您睁眼看看我啊。”

可是没有任何回应,再也没有人宠溺的唤她“娇娇”,她的满腹心酸与思念再也无人诉说。

李敏终于不得不相信她已经永远失去了心爱的父亲。

毛泽,这个,毛泽东,第16张

毛主席葬礼上的李敏

毛主席去世之后,母亲贺子珍也因忧思过度病倒,已经痛失父亲的她再也经受不住打击,整日守在母亲身边,悉心照料。

在女儿的陪伴下,贺子珍度过了人生的最后几年,于1984年4月病逝。

失去双亲之后,李敏原就柔弱的身体也大不如前,极少出门,与丈夫一起在北京兵马司胡同的一所民居里,过着平凡的生活。

后记

从李敏的故事里,我们认识到了毛主席不一样的一面。

他不只是能号令千军万马的领袖,也是会为儿女心中伟岸的父亲。

高尔基说“父爱是水”,毛主席对女儿的爱就像娟娟细流,温暖着李敏,也引导着李敏。

他的一生既无愧于国,也无愧于人。

我们会永远怀念伟大的领袖,传承其不朽的精神。

参考文献

刊授党校:《毛泽东家书钩沉》

炎黄春秋:《伟人之女李敏的尽情往事》

党史天地:《痛苦与烦恼相伴的李敏》

湖南党史月刊:《毛泽东与他的亲家孔从州》

来源:世界名迹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