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话魏晋南北朝,南北朝梁武帝博学笃行佛家,好多地方大张旗鼓建造寺院,杜牧在诗中写到“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由此可见那时候寺院之众。

李家,爸爸,僧人,第1张

梁朝初期,南方地区某小镇上有户姓张的财主家。刘富翁豁达大度好善乐施,给本地寺院捐助了很多银子,备受大家尊重。

一天,刘富翁进行了一个奇怪的梦,梦境中,有一条手臂粗的白蛇冲他扑咬而成,他惊恐得瘫倒坐地上。

危急之际,一道佛光普照倏然亮相,化为一个高大威猛的僧人,他双手合十,口中念了一句佛语,那白蛇好像得到了哪些受惊,立刻凭空消失了踪迹。

逃过一劫的刘富翁,长舒一口气,擦一下额头的汗水,对僧人感激不已。

僧人笑笑:“施主,你一生扬善,无疑是大富大贵之人啊,但是,也要防备身边的小人。”讲完,僧人的身体慢慢没有了。

醒来之后,刘富翁疑惑僧人话中之义。身旁的仆人都赤胆忠心,老婆冯氏贤淑,他真是弄不懂从哪来的奸险小人。渐渐地,他把这事淡忘了。

没多久,老婆冯氏生了一个大胖小子,李家上上下下都欢喜不已。

刘富翁给儿子取名刘善,希望他能以后也能像自身多行善事,荫泽子孙后代。

年幼时的刘善,勤学好问,还很懂事,伶牙俐齿,很讨喜。

但是,冯氏的忽然大病,打破一家平静。

刘富翁很疼惜老婆,是为了给她就医,探寻许多名中医,家中存款也耗费一空,可冯氏的病况不见好转,大半个月后过世。

刘富翁痛哭流涕了一整夜,双眼都哭肿胀了,大家见到莫不感动流泪,陆续夸赞他是一个重情义的人。

老婆的忽然对刘富翁打击很大,他一天到晚神情恍惚,生意上的事也疏忽照料。

有许多热心人给他介绍年轻貌美女人,刘富翁连面也没见就回绝了。

一天,他带着孩子给庙里进香,面前走过来一妙龄少女。瞬间,刘富翁呆住了。

李家,爸爸,僧人,第2张

面前的女人,不仅美若天仙,居然与他逝去老婆冯氏打多少分相似。

他赶忙派大管家探听女人真实身份,不一会儿,大管家一脸激动讲到:“老爷子,小一点探听清晰了,那女子名字叫做柳若曦,是邻镇柳家的千金小姐,迄今为止未嫁人。”

刘富翁听完略微哀叹。本来辛家也是重庆一方的家族,如今早已衰落沦落寻常人家。

老话,这辛家与当地李家联婚。最后因为辛家衰落,李家要面子居然退婚,结论,柳老爷子一气之下卧床不起,没多久离开了人世。

柳若曦和妈妈尹氏不离不弃,最近一段时间尹氏身体不适,因此柳若曦来寺院进香给妈妈祈愿。

“老爷子,倘若您点点头,小一点立刻给我们将这事办理。”大管家是刘富翁的亲威,对李家赤胆忠心,见老爷子对刘若曦有心,他还是开心万分。

刘富翁一句话不说,默认了这事。

迅速,大管家传出喜讯,说柳若曦想要服侍刘富翁,来李家当侍妾。

刘富翁听但是眉头一皱,“不可委屈了人家姑娘。”

就是这样,刘富翁明媒正娶了柳若曦。结婚后,他像变了一个人一样,重新振作起来,对李氏疼爱有加。

李家,爸爸,僧人,第3张

一年后,宋氏给李家生了一个大胖小子,取名字刘宝,喻意会给李家招财纳福。

也许是母以子贵的原因,宋氏在刘家的影响力愈来愈高。

但是,精明的刘善却察觉到了不太对,因为他发觉后妈在暗地里收购家里丫鬟和护主。

他原本想把这事告知爸爸,可刘富翁平常忙碌于买卖,再加上对宋氏母子俩疼惜,逐渐有生疏他之义,因此刘善只能断掉想法,一心想着尽早成长起来,给母亲分摊些忧虑。

一天夜里,宋氏对刘富翁说,她去寺院进香时,庙里快手方丈说善儿悟性高,还跟他有缘分。

刘富翁听完眉梢微皱,考虑一会儿才张口道:“那夫人的含意……”

宋氏外露妩媚动人的笑意:“这事全靠相公作主。”

几天之后,刘老财把刘善送去寺院,嘱咐他一定要听快手方丈得话。

不肯离家的刘善,内心尽管不悦,但是点点头同意了。

李家,爸爸,僧人,第4张

快手方丈法名慧云,见刘善撅着小嘴儿,相貌慈爱地摸了他脑壳,笑笑,“塞翁失马,祸兮福之所倚。”

刘善自然懂快手方丈话中的意思,他龇牙咧嘴笑笑:“谢谢师傅疏导。”

自此一段时间,刘善除开追随快手方丈修习,还研修经营之道。

五年后,他成为了风流倜傥的公子哥。某一天晚上,快手方丈慧云送他一串佛珠,说这物很珍贵,要谨慎存放。

一天,刘善去山上抬水,遇到一农民,身背一竹笼,他满面笑容,口中哼着小调:白云悠悠有飞鹤,小溪欢跃草青青。最爱今夜下酒小菜,二杯浊酒到天明……

刘善长眼,一眼就看出竹笼里有一只受伤小白兔。小白兔肥厚,少说也是有四五斤。这时,它眼巴巴的盯住刘善,好像是在求助。

刘善瞬间冒了恻隐之心,寻找农民,“大爷,这头小白兔能够出售给小僧吗?”

农民望了望刘善,见他气质不凡,迟疑一番之后才询问道:“师傅,您有银两吗?”

刘善听了一脸难堪,他取出一串佛珠,“小僧仅有快手方丈师傅给的这串佛珠。”

农民神情一动,询问道:“你师傅但是慧云?”

刘善点点头。

“早已听闻慧云师傅是大善人,既然这样,老头子就同意了。”讲完,他就把小白兔给刘善。

刘善感激万分,待农民走了之后,他就把小白兔放生了。

李家,爸爸,僧人,第5张

返回寺院,刘善细声和师傅谈起了这事,原以为师傅会生气,没想到慧云笑笑:“难能可贵您有此善意,这是好事,说不定你将来会获得厚报。”

老话宋氏,她非常有心计,这些年表面假装柔弱女子,事实上她野心很大,想把李家占为己有。

将嫡子刘善“逐出”家门口,就是她方案的第一步,现如今这一步已实现。

下面,她着手准备执行第二个方案。

刘富翁这么多年尽管忙碌于买卖,但是他平常重视维护保养,身子一向硬实。近期这一段时间,他去了一趟异地回来以后,居然逐渐无缘无故头昏,没多久病倒了。

宋氏怂了,赶忙叫大管家将周边名中医都请过来,但是,刘富翁的身体状况仍然无法得到转好。三日后,刘富翁居然一命呜呼了。

宋氏痛哭流涕晕死过去,全部李家都是哭泣声一片。

大管家赶忙去通告刘善,刘善听见父亲过世的死讯后,差点晕倒在地面。

慧云高手双手合十,面色凝重,叫刘善回家去处理后事。待刘善一走,他悄悄来到了李家。

刘富翁为内心善,人缘人品非常好,好多人到自发性前去吊丧。一时间,刘府挤满了人。还好大管家聪明能干,把丧礼申请办理得井然有序。

李家,爸爸,僧人,第6张

而沉浸于极大哀痛里的刘善,一直跪在父亲遗体前不愿站起来。

后妈宋氏千辛万苦奉劝,这才总算肯站起身来,提前准备进卧室去休息一会。

这时候,一个阴影寻找刘善,将他拉在一边,轻轻地对她低语了几句,刘善听到后大吃一惊。

大半夜,宋氏嘴边漏出一抹不容易察觉的笑意,现如今刘府来来回回早已被她收买,她提前准备执行第三个方案。

早就在前几天,他就派人们在刘善卧室的床底,放着一个小木人,上边刻有刘善的生辰八字。到了子时时候,鬼魂会吸引而成吸入它的气血。

但是,到后半夜,刘善卧室还没有动静。

李家,爸爸,僧人,第7张

宋氏内心有一种莫名其妙躁动不安,她悄悄的偷溜了刘善的卧室,提前准备将被窝里掀起。

没想到,被窝里之并不是刘善,她见到差点儿吓瘫,居然是刘富翁!

“亏老头子这般疼爱你,而你却忘恩负义,把我们父子俩置之死地!”

“你……你怎么没有死?”宋氏受惊得脸色苍白,“老爷子,你宽容妾身吧,是妾身一时财迷心窍,动过歪念,从你饭食中落了毒……”

原先,刘富翁察觉到人体不太对后,正好慧云高手找他。

慧云高手非常聪明,一眼就看出宋氏心脏追凶,那时候刘富翁不敢相信,慧云高手无可奈何,只能使他服下一粒可令人不省人事的药粒。

将刘善拖到一边的那一个阴影,恰好是慧云高手。

东窗事发,宋氏一脸惭愧。

心地善良的刘富翁哀叹好几声,终究还是将其送去官衙,孩子刘宝留在刘府。

历经此劫的刘富翁,身心疲惫,没多久离开了人世。

刘善俗家,他挑起大梁,从爸爸手上接下来了刘家的买卖。

李家在他运营下,更加昌盛。

李家,爸爸,僧人,第8张

没多久,刘善被中实(执掌对某一地域角色开展品鉴的官员)引荐为佳品,最终还做了高官,惠及了一方民众。也应了慧云高手那一句话,“你会有厚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