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夏初,在北京京都信苑商务大厦26层清幽的大堂里举办了一场特殊聚会活动。

刘少奇的妻子王光美做为毛、刘俩家唯一长辈,集结后代于北京欢聚一堂,共叙友谊,这一场聚会活动对两家人而言都意义深远。

毛泽,毛泽东,第1张

期内,刘源拽着李纳的大儿子王效芝提到:“你看他是否越久越像毛大伯戴八角帽的那张照片?”

听到,王效芝不断招手:“并不像!并不像!”坐在一旁的刘亭亭打趣道:“并不是不像,你是要说害怕像吧?”

一时间,在座的人哈哈大笑,李纳也会带着笑容看向了孩子,看见的确与毛泽主席拥有一些相近的王效芝,李讷禁不住陷入追忆...

毛泽,毛泽东,第2张

多年后,再次相逢

毛泽东主席和刘少奇都生于湖南省,故乡仅有一山之隔,自1922年两个人认识至今,就一起经历了不计其数的坎坎坷坷,密切合作,戎马一生,一起攀上最辉煌灿烂顶峰,也一起走过了最危险的危急。

最后,两个人都获得了老百姓的认可,领着我国走向获胜,在我国历史上留下无可替代的一笔。

纵使晚年时期二人的遭受并不相同,可是毛、刘两家的后代却并未受人类的历史危害,依然保持着密切的联系。

毛泽,毛泽东,第3张

早就在李讷和刘源还都是孩子的时候,毛、刘俩家都住着北京中南海,是抬头不见低头见邻居,李讷比刘源变大11岁,一直将后面一种视作自已的亲哥哥,并对分外照料。

但在随后的很多年,也就是在刘源的活跃度下,促使毛、刘俩家自始至终往来紧密。

毛泽,毛泽东,第4张

1996年10月中下旬,间距1997年11月执行三峡工程第一个阶段目标——“大江截流”也有一年多的时长,香港逻辑思维集团公司的支持下,华夏儿女杂志期刊举行了建社至今规模最大的一次笔会,包含毛泽东主席的女儿李讷等在内的56人所有参加。

笔会开幕会结束后,一行人兴致勃勃地开车去往三峡工程坝区施工工地。

毛泽,毛泽东,第5张

看见明朗的阳光下,工人师傅在有条不紊的推进项目,李讷心中感慨万千,要记住,毛泽东主席曾写出:更立西江崖壁,断开云雨之欢,高峡出平湖。

它是毛泽东主席的期冀,现如今就需要落地式成为现实,李讷无法不感动,她坚信毛泽东主席的在天之灵定能看见这一切,感到欣慰。

此外,刘少奇之子刘源已经指引着他的机械自动化水电工程之师在三峡永久性涵闸建设工地上汗流浃背,李讷当获知这一消息以后,说什么都要见上刘源一面,刘源自然也就有一样的念头。

毛泽,毛泽东,第6张

因此,刘源确定当天下午直接到到西陵长江大桥探望多年不见的姐姐,下午四点不上,刘源就很早开车来到桥底等待,不一会,李讷一行人搭乘的客车在远处慢慢驶来,最终停放在桥底。

只看见李纳下了车以后东张西望,急于寻找刘源身影,瞧见,刘源赶快小跑步迎了上去,牢牢握紧了李讷双手。

李讷望着这一衣着军服,高大威猛的士兵,一时间竟并没有回过神来,昔日那一个天天跟自己在屁股后头的小屁孩,如今居然变成一位武警部队上把。

毛泽,毛泽东,第7张

怔楞了一会儿以后,李讷高兴地笑出了声,随后,两个人便相拥在了一起。

多年后再次相见,两人的情绪都那么是兴奋,心里拥有成千上万要想述说得话,但霎时间却却不知道知面,五味杂陈。

李讷打量着面前的这一中年男性不住地提到:“是阳洋,或是儿时阳洋,小时候我最喜欢的就是阳洋。”

听到,刘源赶紧说到:“那时候我最喜欢的都是李讷姐姐,姐姐那时候就年轻貌美”,周围的人插嘴:“如今也很漂亮”,一句话惹到场的人开怀大笑。

毛泽,毛泽东,第8张


历史性的会晤

两个人见面之后,讨论最多的还是三峡大坝。

1992年6月,刘源被调派到武警水电总指挥部出任团政委,那时候年仅41岁刘源在水电部队一待便是4年时间。

虽说领命前去,但刘源早已狠狠爱上他们,做为水电部队的团政委,刘源言传身教,秉着勤俭节约的行事作风,而且每年都会在工地上待个半年多,为军队和基层克服了许多现实问题。

自三峡工程动工至今,刘源也已经依次来到29次施工工地,身体力行的刘源在水电部队备受士兵的拥戴。

毛泽,毛泽东,第9张

刘源和李纳一样,无法错误三峡工程放在心上,这也是毛泽东主席和刘少奇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革命英雄未来的希望,然而这将于她们手上完成,他们为之激动和骄傲。

常言道相遇只恨岁月少,纵使两个人也是有着说不完的话,各自的时间早已悄悄的到来。

李讷诚挚的说到:“我要送我”,刘源也不甘示弱:“姐姐,是我先送你啊”,看见两个人依依不舍的界面,到场的大伙禁不住凸起掌来。

在武警官兵的整队送别中,李讷再一次拥抱了刘源,才进入车内离去。

毛泽,毛泽东,第10张


过后,有人把此次历史性的会晤界定为“相遇一笑泯恩仇”,但其实不是,通过了岁月长河,大家再回头看此次二人的相逢,难以耗尽弃前嫌来一言以蔽之

做为共合国创造者的后代,他们对新中国的基本建设本也是有着一同理想的,从他们对于旧事的温暖记忆中,也可以清楚的知道,他们之间的感情或许从来没被那些历史影响,从没有过芥蒂,也不该有。

李讷和刘源之所以选择欢聚,除开叙叙旧以外,更为重要,她们做为华夏儿女,三峡工程就是他们共同的梦想,她们在这点上达成了共识和一致,而这样就会引领着两个人不断进步看。

毛泽,毛泽东,第11张

不仅两个人这般,毛、刘两家的后代皆是如此,在一起重任、共同信仰的驱动下,俩家一直保持着友好关系。

毛、刘俩家后代齐聚一堂

2004年,这时的王光美早已83岁,晚年时期她很少再参加交际了,更是没有在饭店中请匆匆过客,但是这次,王光美拽着刘源的手说到:“我年龄大了,跑不动了,把李讷姐妹俩喊来吃顿饭吧。”

因此,在王光美的准备下、毛、刘两家的后代齐聚一堂。

毛泽,毛泽东,第12张

期内,大伙如火如荼地述说着旧事,非常热闹,在过去那一段悠长日里头,两家的运势自始至终交织在一起,这令大伙拥有说不完的共同语言。

毛泽东主席去世之后,李讷身患疾病,日常生活陷入困境,王光美获知该状况以后,第一时间向李讷伸出了援手,协助李讷美食一切。李讷肯定也是将这份情谊记到了心里,日之后在王光美上年纪以后,常常去往家里探望她老人家。

毛泽,毛泽东,第13张

宴上,两家人不断举杯祝福王光美健康平安,做为晚辈的几个人都那么是关注王光美身体状况,对于此事,王光美反而是看的很开,终究年纪不小了,李讷几个人都上年纪,不服老是不行。

听到,身处在古稀之年的李讷也随之一同感叹:“一生易老天爷难老”,目前在北京中南海的一群孩子,目前纷纷开始迈入了中老年人。

但在这段时间,不管怎样岁月匆匆,俩家后人的情感仍然犹在,这不禁让人感慨

毛泽,毛泽东,第14张

宴席还在开展,几人话题讨论就是从天南转为地北,涉略极广,在其中应属刘源和王效芝两个人更为话多的人,杯觥交错间,两个人都有一些上边,从高科技武器性能到台海问题,相互交换着自己的见解和观点,而且越讲越热情,只是三十分钟不上,两个人都已是半醉情况,就连吐字都有点不清晰了,这就促使两个人变成到场别人的吐槽目标。

三代人的欢歌笑语整整经历了两个半小时,摄录机都是把这一幕幕充满着温情的界面展示了出来,宴上,每一个人发言多多少少,但无一例外是指,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毛泽,毛泽东,第15张

这也是2个特殊的家庭,每个人的命运基本上都能够体现了中国命运的盛衰,在一定程度上也代表着我国时代的发展,因而,这一场聚会活动真是难能可贵。

而此外,历史时间便是历史时间,既无法磨灭,都是无法更改的客观事实,局外人对待总是会伴随着境况变化带上个人色彩,具备片面化。

毛泽,毛泽东,第16张

毛、刘俩家后代即然可以在聚会中保证这般轻松自在,形影不离,想来早已抛开了大伙的焦虑,压根没将所谓“恩仇”放在心上,她们早已回到2个名人的携手并进与一同盛衰中,拥有彼此之间相似的了解、怜悯。

如同王光美老年人所期望的,毛、刘两家的后代在此之后都一直保持着来往,设立了深厚的友谊。

毛泽,毛泽东,第17张

二位名人为新中国的工作可谓付出过一切,她们做为后代当然清晰分清是非,她们自知这也是成千上万老前辈经历千辛万险得来的和平统一,定一般不会辜负希望,为同创更加美好的明天携手同行。

在自己的、大家族运势以上,也是有着更高中华民族、国家主权,做为名人的后代,她们始终将报效祖国、发展趋势中华民族做为自己的第一重担,因此,这些人在任何其他层面都能做到退而妥协,这是他们以及很多改革老一辈的信念。

而他们的这种精神,即便在今日,也仍然值得称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