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西南政法大学的两名大三学生,分别是廖坤和王一川,他们两人坐着出租车,一路从重庆市城区来到了偏僻的山区,结果走着走着没大路了,两人只好在荒郊野外下了车。


邱少云,潜伏,高地,第1张

正当两人一筹莫展时,正好又碰上了一名路过的老大爷,经过短暂的交流后,两人坐上老大爷的摩托车继续前进,走了没多久,连摩托车走的路都没有了,眼前全是崎岖的山间小路,他们只好徒步往前走。


邱少云,潜伏,高地,第2张

走了将近1个多小时后,他们终于抵达了目的地-玉屏村,如今,这里已经改名为少云村,没错,这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家乡。


邱少云,潜伏,高地,第3张

那两名大学生是为什么事情而来呢?其实他们是带着任务来的,这一切还要从一个争议说起。


说起邱少云,其实最早对邱少云的了解是通过我们小学课本的一篇课文,在抗美援朝的一场战役中,美军燃烧弹落在邱少云潜伏点附近,火势蔓延全身,为避免暴露潜伏队伍,他放弃了自救,在烈火中纹丝不动,最后壮烈牺牲。


邱少云,潜伏,高地,第4张

但是,近些年来,有些人对邱少云的英雄事迹产生了质疑,甚至还怀疑邱少云事迹根本就不存在。


基于网络的质疑,大致有三个质疑点:


第一,邱少云的事迹是否违背生理学?


一个人在被烈火覆盖烧身的情况下,是不可能一动不动的,这种灼烧的痛苦已经超越了人类能够忍受的极限,要有多么强大的意志力,才能支撑他至死不吭一声、纹丝未动,很多人觉得邱少云这一举动,根本不符合生理学现象。


第二、火焰为何没有引爆邱少云身上的弹药?


还有人指出,作为潜伏的突击队员,邱少云身上一定有枪支弹药或者手榴弹,就算是邱少云有顽强的意志力,能在熊熊火焰中纹丝不动,那剧烈的火焰也一定会引爆他身上的弹药,这样即使他不动敌人也会发现,所以这也是最大的质疑点。


第三,三等功为何变成了一等功?


最初,邱少云被评为三等功,但因为牺牲时保持的一个动作,被上级组织破格追为特等功,这背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寻找在世的亲人和战友


网上这些质疑声,着实模糊了儿时从小学课本上认识到的英雄形象,于是,这两名大学生决定来邱少云的家乡一探究竟,寻找他在世的亲人和战友,来还原事实的真相。


邱少云,潜伏,高地,第5张

经过打听,两位大学生找到了邱少云的大嫂彭学芳,老人今年已经84岁的高龄了 ,老人告诉两位大学生,1949年3月,23岁的邱少云离开家乡时,她还没有嫁到这里。他对邱少云的了解少之又少,基本上都是来自家人的描述。


由于年代久远,村子里亲眼见过邱少云的村民已经很少了,和邱少云打过交道的人就更难找了,而邱少云的故居,如今也盖起了新房,早已没有了当年的模样。


邱少云,潜伏,高地,第6张

两名大学生历经波折来到邱少云家乡,并没有获得更多的消息,他们也是一脸失望,但是彭学芳老人却透露了一个最大的好消息。


原来邱少云家共有兄弟四人,邱少云排行老二,如今的邱家,大哥和三弟已经离世了,只有最小的四弟邱少华还健在,并且一直居住在重庆铜梁城区。也许从四弟邱少华那里,可以获得邱少云最真实的信息。


于是,这两名大学生重新启程,来到了邱少华的家中。


邱少云,潜伏,高地,第7张

当时的邱少华已经85岁了,因为年事已高,听力和记性已经变得很差。但是,对于二哥邱少云写给家人的一封信,却记得十分清楚,那是邱少云写给家人的唯一一封信。


邱少华老人说,1949年3月,23岁的邱少云被国民党抓了壮丁,从那以后,音信全无。当邱少华看到那封信的时候,二哥邱少云已经牺牲在抗美援朝战场上,所以关于二哥的信息,他知道的也并不多,后来政府建立了邱少云烈士纪念馆,他就把那一封家书,送到了纪念馆。


邱少云,潜伏,高地,第8张

这么多年以来,在邱少华的心里,一直有一个疑问,那就是二哥邱少云从没上过学,一字不识,那么,这封信是如何写成的?离家之后的邱少云到底又经历了什么呢?这一直是邱少华心里最想知道的事情。


邱少云,潜伏,高地,第9张

带着这些疑问,两位大学生又来到了邱少云烈士纪念馆,在这里看到‬了‬邱少云烈士的一些遗物,还有四弟邱少华所说的那封信件。


邱少云,潜伏,高地,第10张

两位大学生找到了邱少云烈士纪念馆馆长王成金。


邱少云,潜伏,高地,第11张

王馆长说:“对于网络上质疑“邱少云事迹违背生理学常识”,这简直就是一派胡言,英雄事迹是绝对不能亵渎的,这10几年来,我一直在寻找当时幸存的战友,经过众多的目击者证实,邱少云的英雄事迹确证无疑。”


“当时邱少云被大火浓烟完全包围,他没有发出一声呻吟,没有挪动一寸土地。大火整整烧了二十多分钟,邱少云始终一动不动。这一幕,潜伏在附近战士都亲眼目睹。”


最后,王成金馆长还表示,在几年前,突然有一位老人来到了纪念馆,他看着邱少云的那封信,流下了激动的泪水,久久不愿离去,经过他询问,才得知这位老人名叫郭安民,当年这封信就是他代替邱少云写下的。


邱少云,潜伏,高地,第12张


王成金馆长告诉两位大学生,如果还想知道更详细的细节,可以去拜访一下这位名叫郭安民的老人。


根据王馆长提供的线索,两位大学生辗转来到郭安民家所在地四川省内江市。


邱少云,潜伏,高地,第13张

当郭老得知他们是来了解关于邱少云的事情的时候,他非常激动,据郭老介绍,他是邱少云生前在部队时的文化教员。虽然时间已经过去了60多年,但是对邱少云的初次印象依然记忆犹新。


邱少云,潜伏,高地,第14张

在郭老的讲述下,他含着眼泪陷入了回忆之中……


还原‬邱少云‬事迹‬的‬真相


(下文是郭老第一人称的回忆)


1950年9月,我19岁,在内江考入十军二十九师军事干部学校第二期,参军入伍。年底,二十九师奉命编入十五军赴朝作战。


1951年1月,我从军干校毕业,被分配到邱少云所在连队担任文化教员,那是在一个大雪纷飞的夜晚,连队派来一个清瘦的战士来接我,他接过了我的背包,我们并没有多说什么,赶紧朝着大部队追去。


邱少云,潜伏,高地,第15张

没错,接我的战士就是邱少云,因为邱少云比我年长几岁,所以他一直以一个哥哥的身份关心着我。


在刚到部队的日子里,邱少云对我说:“小教员,我们一直盼望一个文化人教我们识字写信,可以‬给家人‬报个平安‬,你终于来了。”


就这样,我教他识字写信,他教我怎么使用冲锋枪和手雷,也就是在那时候,邱少云,给家里写了一份家书,因为邱少云不会写字,所以这封信是邱少云口述‬,由我‬帮他写的,但是‬等这封信‬寄到‬家中‬的‬时候‬,其实‬邱少云‬已经‬牺牲‬了‬。


邱少云,潜伏,高地,第16张

当时部队连续夜行军,战友们负重80多斤,每夜要走近百华里,尽管‬邱少云脚下起了血泡,还帮助我背枪。


1951年4月20日,在第五次战役临战前夕,团里决定从九连抽10名战士,到团里作预备队,做战斗保障工作,比如运弹药、抬伤员,当连长点到邱少云名字的时候,他一脸震惊,在他心里,他想上前线杀敌,并不想做后勤工作,但是这是组织的命令,他‬只能‬接受‬命令‬。


与此同时,我也从二排调到连部做敌工员,所谓敌工员,也就是地下工作者,在战争打响后潜入敌后,搜集有利情报,送回部队,这就好比是部队隐藏在敌后的眼睛,时刻监视着敌军的一举一动。


4月25日晚上,第五次战役打响,部队向前冲锋,连队的指挥所被一发炮弹击中,卫生员葛寿明牺牲,连长大腿被炸断,鲜血直流,已经命悬一线,我也受了伤。


邱少云,潜伏,高地,第17张

这时,邱少云送弹药上来,要背连长下火线。连长却要邱少云背我,说:“战斗还没有结束,我不能下去,就算是把我背下去,我的伤太严重了,也不一定能救活我,你还是把小郭背下去吧。他伤得不轻,又是个文化人,要好好保护。”


邱少云不忍心抛下连长,一直在给连长包扎伤口,但是由于伤口太大了,没一会,连长就因失血过多牺牲了。


邱少云掩埋了战友,背着我下了山坡。他的棉衣被我的鲜血染红了一大片。他一边‬走,一边‬安慰我。


后来,我在阵地医院进行了简单的治疗,但是由于伤势太重,最终我还是被送回祖国接受治疗。


直到1951年11月,经过几度申请,我才获准重新‬上前线,继续做文化教员和敌工员的工作。


1952年5月,由于表现优异,我被任命为炮排排长。而邱少云也从后勤部队重新回到了九连,从那时起,我和邱少云都成为了一线并肩作战‬的‬冲锋战士。


1952年10月上旬,上甘岭战役一触即发,当时上甘岭是志愿军的防御阵地,而391高地是在美军手中,距离上甘岭主峰约3公里,391高地矗立在平原之中,易守难攻,是上甘岭战役的战略制高点。


邱少云,潜伏,高地,第18张

但是我军要想攻打391高地,必须要经过高地下方那3000米的开阔地,敌人从高地上可以俯视下方的一切,这将是阻碍我军进攻的一块绊脚石。


夺取391高地最困难的一步,就是如何通过高地下方那3000米的开阔地?


如果我军发起冲锋通过这3000米,一来长距离冲锋,战士体力跟不上,即使是抵达了391高低,战士们作战的体力也大打折扣;二来在敌人密集的火力打击下,即使取得阵地,也会付出巨大的伤亡代价。


邱少云,潜伏,高地,第19张

那么,如何才能拿下391阵地呢?


于是,上级指挥部经过‬几天的讨论决定:为了缩短冲锋时间,减少不必要的伤亡,而且还能保存战士们的体力,在发起攻击的前一天夜里,让部队潜伏到高地四周半人多高的乱草丛里,待到次日黄昏,出敌不意,突然发起进攻,一举拿下391高地。


而这项艰巨的潜伏任务,交给了邱少云所在的九连。


战前,九连还进行了一次实地潜伏的演习。张显扬师长、孟建明团长和赵建忠营长站在山头上,等九连战士潜伏好后,只能看见高高的蒿草,用望远镜反复仔细搜索,也没有把潜伏在山坡上的战士们辨认出来。


邱少云,潜伏,高地,第20张

这次演习,让首长很满意,于是,指挥部做了详细的作战计划。


按照计划,在10月11日晚上,九连出发进入潜伏阵地,然后要在这里潜伏20多个小时,在10月12日的晚上18时半,我军炮兵连将对敌方高地,进行30分钟左右的猛烈炮火轰击,19时整,潜伏部队看到3发红色信号弹时就出敌不意发起进攻。

1952年10月11日19时,九连已经整装待发,每个人心里都非常清楚,进入潜伏阵地以后,只要一人暴露,几百人就将在敌人万炮齐轰之下全军覆没,所以大家都知道这次任务的有多么严峻。


战士们做好伪装,在夜幕下从悄悄‬出发,神不知鬼不觉地越过3000米的开阔地,爬行到高地下面,潜伏了下来。


邱少云所在的突击一排,潜伏在高地东侧‬一条杂草丛生的土坎下面。他们的后方,是一条小水沟,距离敌人只有60米,也就是说,邱少云所在的第一梯队,属于在‬尖刀上‬的行走,极其的危险。


邱少云,潜伏,高地,第21张

10月12日凌晨,太阳慢慢地升起来了,391高地近在眼前,此刻潜伏的500多名志愿军,已经在草丛里潜伏了七八个小时,大家不能发出任何一丁点儿声音,甚至连咳嗽和打哈欠都要硬憋回去。


在草丛中免不了有很多的蚊虫,有的钻进了战士们的裤管,有的爬到了战士们的脸上,咬的战士们又痛又痒,尽管这样,在大敌当前,谁也没有动一下。


12日中午时分,两名敌人突然从阵地走出来,向邱少云潜伏区域走了过来,眼看就要走到邱少云和李元兴、李四虎的面前,一旦发现他们,敌人就会意识到还有其余的潜伏队伍。


就在这危机时刻,我军后方的炮兵不得不临时做出了行动,朝着敌人的方向发射了一枚炮弹,那两个敌人落荒而逃。


虽然解除了眼下的危机,但是这也让敌人意识到了情况不妙,没过‬多久,敌军派出了一架轰炸机进行侦查,并在刚才士兵经过‬的地方,扔下了几枚燃烧弹,企图把391高地用烟幕遮盖起来,让我军无法对它进行观察。


邱少云,潜伏,高地,第22张

就是这几发燃烧弹,引燃了潜伏区的茅草,其中一发碰巧落在邱少云身边爆炸,没几分钟的时间,火苗就蔓延到了邱少云的身上,由于他身穿棉衣,一下子就燃烧了起来,整个人被火焰包围了起来。


这个时候,邱少云身后就是小水沟,只要他翻滚到水沟里,就可以熄灭身上的火苗,可这样一来,就会暴露自己的行踪,势必会惊动敌人对整个‬潜伏区狂轰滥炸,那样,整个潜伏部队将全军覆没。


邱少云,潜伏,高地,第23张

为了保全大局,邱少云在烈火中纹丝不动,燃烧了整整20多分钟,他都没有动一下,没有吭一声,依然保持着潜伏的姿势,直到整个身体和茅草的灰烬融为了一体。


等到大火熄灭后,阵地上依旧一片寂静,好像什么也未发生。几百名志愿军战士,继续潜伏在敌人的眼皮‬底下。


就这样,邱少云壮烈地牺牲了,正因为他的纹丝不动,换来了整个潜伏队伍的安全。


18时半,我所在炮兵连,准时对敌人高地‬发起了猛烈的轰击,漆黑的‬夜晚中‬炮火连天‬。


邱少云,潜伏,高地,第24张

19时整,3发红色的信号弹划破夜空,所有潜伏的战士一跃而起,朝着敌人发起了猛烈的冲锋,那一刻,每个战友心里都有一个信念,那就是为邱少云报仇啊。


几十分钟后,我军终于攻下了391高地,敌人全部被歼灭。


战斗结束后,战士们一窝蜂的跑向了邱少云潜伏的位置,但是眼前的那一幕,震惊了所有人。


邱少云,潜伏,高地,第25张

邱少云整个人都烧成了黑炭的颜色,身体却还保持着潜伏的姿势,他的牙齿处于紧闭的状态,十个手指头深深地插进了泥土之中,很难想象,在被火烧身的那段时间里,邱少云有多么的痛苦,有多么的煎熬。


邱少云,潜伏,高地,第26张

这一幕,每个战士无不动容,都流下了眼泪,几名战士脱下了衣服,将邱少云的遗体残骸包裹起来,抬回了阵地指挥部。


特等功之谜

起初,邱少云被评定为三等功,理由是,邱少云虽然牺牲的很壮烈,但根据志愿军立功条例规定,对于未放一枪一弹,没打死一个敌人,没炸掉一个碉堡的邱少云,立三等功已是顶格评定。


但是,邱少云牺牲的那一幕,很多战友都亲眼看到了,他为了保全500多人的潜伏队伍,放弃了自己唯一存活希望,对夺取391高地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所以,战士们一直认为,邱少云的功劳不止三等功。


邱少云,潜伏,高地,第27张

为了和上级组织请功,连长把邱少云牺牲的那一幕,双手深深插到了泥土中这一个动作,也写进了申请材料中,以此来证明邱少云并不是被炸牺牲的,而是被火烧身,忍受着烈火焚身的痛苦,直至牺牲。


不仅如此,参加这次潜伏任务的战士,都在申请材料中签了字,证明邱少云的英勇牺牲。


最终,上级经过讨论,首长‬亲自‬破格为邱少云追为特等功。


邱少云,潜伏,高地,第28张

邱少云,潜伏,高地,第29张

当得知这个消息后,战友们都得到了些许欣慰,在他们心里,也许这是为邱少云争取的最后一件事情了。


战友‬回应‬质疑‬

讲到这里,郭安民老人已经是泪流满面,那两名大学生也听得浑身震撼,激动不已,此刻郭老已经讲了接近3个小时了。


邱少云,潜伏,高地,第30张

对于坊间的质疑,郭安民也做出了解释。


火焰为何没有引爆邱少云身上的弹药?


其实战友们搬动邱少云的遗体的时候,发现子弹手榴弹被身体死死压在泥草地上,而当时大火烧到烈士身体两侧就没能再烧下去了,当时邱少云胸前残留的棉衣碎片,就能证明这一切,所以弹药也就没有爆炸。

邱少云,潜伏,高地,第31张


邱少云的事迹是否违背生理学?


郭老说,没有亲身打过仗的人,根本无法体会战士们的意志力有多强,邱少云的牺牲,真真切切的发生在了我眼前,那些口口声声用什么“生理学”来质疑革命英烈的人,并不是真正想讲科学,而是打着“科学”的幌子诋毁英烈形象和英雄精神,英雄就是英雄,绝对不可以被抹黑。


邱少云,潜伏,高地,第32张

最后,郭安民老人也对这两名大学生表示了感谢,面对有些人的质疑,他们能来寻找事情的真相,真的实属不易。


邱少云,潜伏,高地,第33张

直到两名大学生离开后,郭安民老人还是久久无法从回忆中缓过来,他静静的坐在了沙发上,盯着手中‬‬抗美援朝‬的‬书‬,再次陷入了回忆中……


#真知新坐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