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3年2月1日,在宣武区大耳胡同内,多名公安人员十分谨慎地逮捕了一名其貌不扬的老头。

这个老头秃头圆脸,长得又矮又胖,穿着灰色中山装,腿还有点瘸,看起来十分普通,和寻常人没什么区别。

然而就是这么一个看似普通的老头,几位公安人员却全副武装,表情严肃极其谨慎,那么这个老头到底是什么人呢?

中国,这个,李家,第1张

李家琪被捕时的场景

此人叫做李家琪,而他的身份是常人想象不到的,因为他竟然是军统北平站的站长,一个在新中国隐藏多年的大特务头子。

当众人知道这个消息后全都无比震惊,尤其是李家琪的街坊邻里,在他们眼中李家琪就是一个大方和善的老头,他们是怎么也没有想到李家琪竟然是一个特务头子。

那么李家琪究竟是怎么隐藏起来的,他又做了哪些危害新中国的事情呢?

今天就让我们来讲一讲军统北平站,最后一任站长李家琪的故事。

军统特务被关几十年死不悔改

李家琪是河北丰润人,出生于1927年4月,从小就跟着父亲到达北平生活。

中国,这个,李家,第2张

北平照片

近代的北平是进步思想的集中地,从小在北平上学的李家琪自然深受这些进步思想的影响,自幼便立志报国,在那时他绝对称得上是一个爱国青年。

1941年,仅仅14岁的李家琪正在上高中,那时正值抗日战争,身怀一腔报国热情的李家琪毅然加入了“华北铁血锄奸团”行动队,任交通员,为抗日战争的胜利做出了不小的贡献。

中国,这个,李家,第3张

后来在16岁时,李家琪加入了军统,因为表现出色,没几年的时间他就升任为上校副组长,此时他才不到20岁,足可见其能力有多么出众。

这时候正值解放战争,李家琪的思想已经渐渐发生改变,他开始沦为国民党反动派,到处疯狂抓捕民主进步人士和工人。

有一次他甚至一下子就抓捕了整整20多个工人,并对他们用尽酷刑,竟将一名工人折磨致死,可见他的手段有多么的狠毒。

1947年8月,李家琪在鲁中南解放区执行特务任务时,被人民解放军成功抓住,从此开始长达几十年的监狱生活。

1953年11月,李家琪被法院依法判处15年有期徒刑,并被送往青海省服刑。

可他却不知悔改,在服刑期间仍旧坚持与人民为敌,因此在1958年李家琪因涉嫌犯罪再次被判处无期徒刑。

中国,这个,李家,第4张

可尽管如此,李家琪仍旧不愿承认自己的错误,反动思想十分严重,心中一直谋划着怎样破坏新中国。

其实他本应该一辈子都呆在监狱中的,但到了1975年时,李家琪就被宽大释放了。

中国,这个,李家,第5张

按理说,被宽容释放之后,李家琪不说感恩戴德,最起码也应该老老实实地做一个普通百姓,可他却冥顽不灵,过了这么多年仍旧不思悔改,竟还准备伺机进行反动行动。

时间到了1979年,此时新中国实行改革开放,为了发展经济,许多方面都进行了适当放松,但李家琪等反动分子却趁机兴风作浪。

这一年的某一天,陈天民很是兴奋地找到了李家琪,说自己要去荷兰看望儿子。

这个陈天民是李家琪在监狱中认识的,在解放前是国民党县警察局长,在解放后又与黑社会狼狈为奸欺压百姓,因此被抓到青海进行劳改,刚好和李家琪在一队。

两人臭味相投,很说得来,慢慢地就成为了监狱中的好友。

中国,这个,李家,第6张

当李家琪听到陈天民说要出国,立马感到十分兴奋,因为他终于可以实行心中谋划多年的阴谋了。

于是他亲自陪同陈天民办理了出国手续,并请对方帮他找一下在台湾的妹妹“李家宝”。

事实上李家琪根本没什么妹妹,这个“李家宝”其实就是如今的国民党保密局,而保密局的前身便是军统。

也就是说,他是让陈天民帮他联系上国民党保密局,而为了让保密局相信自己的身份,李家琪还特别强调道。

“你一定要记住我的化名郑辰和代号‘1078’,你把这个告诉他们,他们就知道我是谁了。”

中国,这个,李家,第7张

这个特别的化名和编号,李家琪一直隐藏了几十年,谁都没有告诉,直到现在才告诉陈天民,他的隐忍真是让人心惊。

在陈天民离开后,李家琪是日夜期盼着来信,过了一个多月后,陈天民终于给他写了一封信。

在信中,陈天民说道,“妹妹李家宝已找到,请安心等信来。”

看到信后,李家琪十分激动,他明白陈天民的意思是已经和保密局联系上了。

于是在随后的时间里,李家琪几乎天天去打听有没有自己的信件,在焦急等待了一段时间后,他终于收到了妹妹“李家宝”的信。

中国,这个,李家,第8张

在信中,这个“李家宝”不仅介绍了自己的家庭,还写到非常想念哥哥,在常人看来这就是一封再普通不过的家信,根本看不透信中藏的猫腻。

收到信后,李家琪无比激动,他的心中甚至已经在幻想自己将要大展宏图一番了。

然而或许是太过兴奋,李家琪去骑马竟然直接摔了下来,此时他已经52岁,这个年纪摔一下可不是小事,他一下子便摔成重伤,只能躺在床上休养。

中国,这个,李家,第9张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李家宝”多次来信说要派人和哥哥联系,实际上是保密局要给他派任务,但他却身受重伤根本不能行动,只能把接头时间一拖再拖。

俗话说伤筋动骨一百天,50多岁的李家琪摔这一下可以差点要了半条老命,他一直休养到1980年9月,才能勉强拄拐下地走路。

刚能走路,他便急不可耐地给“李家宝”写信,提出要在广州街头碰面。

中国,这个,李家,第10张

广州

不久后,李家琪便前往广州和保密局派出的特务见了面,这个人叫做李相才,仅仅只有26岁,身材瘦小看起来就像个普普通通的学生。

和老道的李家琪比起来,年轻的李相才显得有些紧张,他把一封信和两个手提包递给李家琪,便急忙转身离开了。

李家琪则谨慎地打开手提包,发现里面有收录机,编密码用的书,若干衣服以及1000块钱。

中国,这个,李家,第11张

保密局给李家琪提供这些东西,显然是让他秘密收集新中国的机密,其用心可谓十分险恶。

而那1000块钱,则是保密局提供的活动经费,这笔钱在当时再说可是一笔巨款,因此李家琪十分兴奋,心中更迫切想为保密局做事了。

随后,李家琪便带着保密局布置的任务前往北京,开始进行极其隐秘的特务行动。

窃取国家机密,拉“继女”下水

到达北京后,李家琪以养伤为名义,住在了自己的五叔家中,这给他窃取情报提供了很大的便利,周围人都没注意到这个其貌不扬的老头。

中国,这个,李家,第12张

1981年初,李相才来到李家琪五叔家中,自称是“李家宝”丈夫的侄子,和李家琪进行了第二次碰头。

这次李相才为李家琪带来了更多的工具,如彩色电视机、照相机、显微胶片和密写药片等等。

除此之外,李相才还给李家琪带来了整整5000元,这在当时绝对是一笔难以想象的巨款,从这笔钱我们也能想象出当时李家琪窃取了多少新中国的机密,不然保密局也不会如此大方。

收到这笔工具和钱后,李家琪干得更加卖力,他先是利用有彩电的优势,常常招呼邻里在家中做客一起看电视。

中国,这个,李家,第13张

要知道在那个时候,一台彩色电视的吸引力可是非常巨大的,而且他还常常买好吃的招待大家,因此街坊邻里都很喜欢这个大方好客的小老头,他的身份就这样得到了伪装。

不过此时李家琪的五叔却开始怀疑起他了,这是因为他发现每次海外来信,李家琪在看完信后,总会第一时间烧掉,显得十分奇怪。

除此之外,当他询问李家琪所谓的妹妹‘李家宝’时,李家琪也是吞吞吐吐,解释不清楚,这让他对李家琪越来越怀疑。

到了后来,变得有钱的李家琪甚至开始对家中的女眷动手动脚,还被五叔多次撞见,这让五叔十分恼怒。

中国,这个,李家,第14张

他先是向派出所反映李家琪身上奇奇怪怪的地方,然后又直接把李家琪赶出了家门。

没了住的地方,李家琪只能搬到姑妈家,继续窃取新中国的机密,但过了一段时间后,李家琪觉得在姑妈家还是太不安全。

于是经过再三思考后,李家琪决定通过结婚来掩护自己的身份,他把这个想法告知特务机关后,对方很快回信表示同意,并派人给他送来了整整1万元。

随后,李家琪开始托人介绍对象,很快他便认识了一个比他大6岁的寡妇王某。

中国,这个,李家,第15张

这个王某非常善良,李家琪觉得这一点可以更好地掩护自己,便在1981年6月在大耳胡同买了一间房,然后和王某结婚了。

王某有一个养女叫做仇云妹,在银行任重要职位,可以了解到常人不知道的国家机密。

李家琪产生了很无耻的想法,他想要通过仇云妹来窃取国家的机密文件。

不过在最初的时候,仇云妹对于李家琪是非常警惕的,甚至感到方案,几乎不会和李家琪交流。

中国,这个,李家,第16张

但李家琪却没有放弃,反而是开始使用各种手段,他先是打听到仇云妹患有胃病,就托人花重金请知名大夫给她看病,甚至还对仇云妹说,“你放心,不管花多少钱,我都一定要把你的病治好。”

除此之外,当仇云妹表示想学英语,他就联系特务机关专门从香港邮来昂贵的英语书和非常少见的英语磁带,这些都让仇云妹减少了对李家琪的戒心。

而之后李家琪做的另一件事,则让仇云妹彻底相信了他,对他几乎言听计从。

那是有一次仇云妹发高烧独自一人在家休息,李家琪得知后竟拄着拐杖,一瘸一拐地走了很久很久到她的家中给她送药,这令仇云妹无比感动,此后她便完全放下了对李家琪的戒心。

中国,这个,李家,第17张

在这之后,李家琪更是给仇云妹这个所谓的继女买了电视,洗衣机等等在当时十分昂贵的家具,仇云妹便自然而然的把李家琪当成了父亲,对他几乎知无不言。

在后来的某一天,仇云妹在银行里发现了一份机密文件,在回家后她便提到了这件事。

李家琪心中十分激动,直接对仇云妹说道,“我想看看这份文件,你把他拿回家吧。”

仇云妹没有任何犹豫,竟点头答应了,而且在第二天就把文件拿回家给了李家琪。

中国,这个,李家,第18张

从此之后,在银行机关中但凡发生了什么事情,仇云妹都会告诉李家琪,她也经常把机密文件带回家给李家琪看。

李家琪便会趁机把内容拍下来,窃取了不知多少国家机密,仇云妹就这样被他拉下了水,帮他做了许多危害国家的事情。

被捕后判处无期徒刑

到了1981年底,李相才再次来到北京,与李家琪进行了第三次碰面,这次他和之前几次一样带了大量的特务经费,并在离开前警告李家琪。

“你以后工作的时候一定要小心一点,我来的时候好像发现有人在观察你。”

听到李相才的话,李家琪心中一惊,其实他也有同样的想法,而且他还发现自己在工作的时候常常有干扰音,像是被安装了窃听器,这让他心中愈发不安。

中国,这个,李家,第19张

尽管如此,他还是继续进行工作,为特务机关传递了大量新中国的机密情报,对新中国的发展造成了很不好的影响。

到了1982年9月,李相才再次来到北京和李家琪进行第四次见面,这也是两人的最后一次见面。

这次见面,李相才宣布对李家琪记大功一次,每月生活补贴从500元升到1000元。

每个月1000元的生活补贴,这在当时的新中国恐怕没什么人能有这样的待遇吧,足可见李家琪损害了多少国家利益。

在这段时间里,仇云妹再次拿出了一份中央绝密文件,这令李家琪十分兴奋,他急忙在晚上偷偷用相机照了下来。

中国,这个,李家,第20张

9月底,在李相才离开北京前,李家琪将拍下来的国家绝密文件照片交给了李相才,让他带回去给自己邀功。

不过这次他们的阴谋并没有得逞,李相才在到达机场后就被公安人员直接扣留,对他进行了审查。

过了一段时间后,李家琪发现特务机关一直没给他回电,他凭借多年的特务经验判断出应该是李相才出了问题,便立马向特务机关回信表示自己这里很危险,请求再派一个交通员。

为了对自己进行伪装,李相才甚至还表示,最好派一个女特务来,这样他的身份就不容易暴露,从这我们便能看出李家琪的狡猾和奸诈。

特务机关在收到李家琪的请求后,便开始为他物色“女交通员”,很快找到了一个合适的人选。

中国,这个,李家,第21张

这个人就是45岁妇女蔡苹,此人是江苏人,48年跟随叔叔前往台湾,一直没有正当职业。

1979年,蔡苹与一名鲜花店老板张伟田结婚,之后便在香港定居,但因为没有什么正式工作,生活一直非常拮据。

1982年12月初,蔡苹准备回乡探亲,一个从台湾来的人找到她,这人自称老王,请她帮忙在回乡的时候,去北京给自己的朋友带点钱。

蔡苹听后并没有同意,她能隐约猜测到老王的目的绝不是带钱那么简单,因此便说她要再考虑一下。

到了12月底,老王再一次找到了她,蔡苹则十分犹豫的回答道,“我从没受过什么训练,这恐怕不行吧。”

老王则直接回道,“不用担心,我们只是让你去送点钱。”

随后两人进行了一个多小时的交谈,蔡苹才勉强同意,但还是十分犹豫。

1983年1月,老王再次找到蔡苹,并提出事成后每个月给她一笔钱,蔡苹这才真正同意帮老王做这件事情。

1983年1月16日,蔡苹带着老王给的9352.6元港币以及一封信和密写药等物品,从香港出发前往北京,她自己则得到了4000港元的报酬。

中国,这个,李家,第22张

18日,蔡苹找到了李家琪家中,然后将所有东西交给了他,两人交谈了二十多分钟,蔡苹便匆匆离开了。

拿到信后,李家琪则立马用显影药看密信,发现自己被任命为特务机关北平站站长,代号为25607。

看到这个任命,李家琪显得十分高兴,他仔细看了好几遍后才用火烧掉。

1月22日,蔡苹买了机票准备返回香港,在离开前她准备向李家琪告别,在路上被公安人员直接抓捕。

中国,这个,李家,第23张

被捕后,蔡苹便直接交代了一切,公安人员立马锁定了李家琪和仇云妹等人。

1983年2月1日,众多公安人员迅速包围了李家琪的家,将他依法逮捕,工作人员还在他的家中发现了众多进行特务活动的工具。

至此李家琪这个隐藏多年,窃取国家众多机密的特务终于被逮捕了,最后经过审判李家琪被判无期徒刑,仇云妹被判五年,蔡苹则被判三年。

这些窃取国家机密,损害国家利益的不法分子终于得到了应有的惩罚。

参考文献:

法制日报:26年前一起轰动京城的潜伏特务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