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8年毛主席到抚顺视察时,向当地领导提出,要见一见堂弟毛泽青。毛泽青在抚顺工作,抚顺市领导赶紧派人去接毛泽青。

没过多久,抚顺市领导回来告诉毛主席:“毛泽青出差去了,现在暂时不在抚顺。”

遗憾之余,毛主席向身边的人感叹:“我这个兄弟真是个任劳任怨的硬汉”。

其实当地领导没有给毛主席说实情,毛泽青并没有出差,人就在抚顺。出差的理由也是他让市委领导这么说的。

但是此时的毛泽青没想到的是,错过了这次见面的机会,他此后便因为种种原因,再也没有见到过三哥了。这无疑是给他和毛主席,都留下了终生的遗憾。

毛泽,这个,毛泽东,第1张

毛主席视察

毛主席在毛家泽字辈的十个堂兄弟中,排行老三。由于毛主席的大哥、二哥和七弟早夭,所以毛主席在活着的泽字辈兄弟中,实际上排行老大。而毛泽青,就是毛主席的十弟。

毛家老四就是毛主席的胞弟毛泽民,1943年在新疆牺牲;

老五毛泽荣大革命时期投身农运,大革命失败后逃到外地打工,抗战时才回到韶山务农;

老六是毛主席的胞弟毛泽覃,中央红军长征后留在瑞金打游击,1935年牺牲;

老七夭折;老八毛泽华从事地下工作,1928年在上海牺牲;

老九毛泽连大革命时期也参加了农民运动,后因躲避追捕受伤,致使眼睛失明,选择在家务农。

毛泽,这个,毛泽东,第2张

1919年,毛泽东同母亲文氏、两个弟弟毛泽民、毛泽覃的合影

毛主席的胞弟和堂弟中,只有十弟毛泽青,参加革命一直持续到解放后,这是因为毛泽青年龄最小,参加革命的时间比较晚。

毛泽青比毛主席小二十三岁,他家里很穷,一星半点耕地都没有。他父亲去世早,母亲靠打零工维持一家人生计,吃不饱饭是常事。

有些时候,母亲还不得不带着孩子外出讨饭。

毛主席的母亲文七妹,很同情毛泽青一家,经常向他家施以援手。他家和毛主席一家的关系也比较亲密,他的姐姐毛泽建,还被毛主席母亲收为养女。

毛泽,这个,毛泽东,第3张

毛主席与毛泽青

1925年,毛主席和夫人杨开慧,回到韶山发动农运。毛泽青那时只有九岁,他虽然不懂什么革命道理,但他的家庭环境,让他对农运有种天然的热情。

年纪小他就去参加儿童团,担负起站岗放哨的任务。能为三哥领导的事业出点力,毛泽青感到很光荣。

大革命失败后,毛泽青的胞兄毛泽华参加了地下工作,于1928年在上海被捕,不幸牺牲。

毛泽青的姐姐毛泽建是湖南当地著名的女游击队长,1929年也在湖南被捕,与她一同牺牲的还有她的丈夫陈芬。

当初毛泽建被捕后,湘潭警察局曾到韶山抓她的家人,幸好有人通风报信,毛泽青一家才幸免于难。

毛泽,这个,毛泽东,第4张

毛泽建与陈芬

毛泽青跟随哥哥毛泽连逃到外地,靠打零工为生,尝尽颠沛流离之苦。

风头过后,毛泽青和毛泽连潜回韶山,毛泽连有次半夜为农会工作时,被敌人追捕,奋力逃脱时被树枝伤了一只眼睛,影响另一支眼睛视力也严重下降,从此失去了到外面参加革命的机会。

1930年,毛泽民的夫人王淑兰回韶山搞地下工作,住在毛泽青家里。她见毛泽青家处境比以前更艰难,就想着为毛泽青撮合一门亲事。

毛泽,这个,毛泽东,第5张

毛泽连

正好王淑兰熟识的庞月池一家,也是家里没地靠帮工度日的穷人,她就给毛泽青的母亲说:“庞月池家也很苦,他家的细妹子很懂事,就说给毛泽青做媳妇吧。”

两家人商议后,只有八岁的庞淑谊来到毛泽青家,给他做童养媳。那一年,毛泽青也才只有十四岁,两人算是青梅竹马的玩伴。

大一点后,毛泽青很想去寻找参加革命的堂哥,可是又不知道该到哪里去找。

1937年抗战爆发,国共开始第二次合作,毛泽青终于得到机会,在四嫂王淑兰的帮助下,延安去见三哥毛主席,加入到毛主席领导的革命队伍中。

临行前,他对小妻子庞淑谊说,他要到外面做生意,让庞淑谊在家好好过活等他回来。 谁料庞淑谊这一等,就等了整整十二年。

毛泽,这个,毛泽东,第6张

王淑兰

听说最小的堂弟来了延安,毛主席非常高兴,马上让人把毛泽青带来见面。见面后毛主席迫切地向毛泽青问起家乡的情况,听说有几位长辈去世后,毛主席叹了一口气。

聊到牺牲的毛泽华和毛泽覃,年龄相差二十三岁的两兄弟,都禁不住露出伤感的神情。

谈到毛泽青未来的工作,毛主席严肃地说:“干革命不是为了升官发财,是要为劳苦大众谋幸福。”

哥哥姐姐都是烈士的毛泽青,完全能领会毛主席的意思。他郑重地向三哥表态:“三哥我懂,我来找三哥就是为了干革命,不是为了升官发财。”

毛主席听到这话,朝小堂弟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毛泽,这个,毛泽东,第7张

毛主席

毛主席在思想上对堂弟严格要求,是为了他的进步。有利于毛泽青进步的事,毛主席百忙之中也会抽出时间给小堂弟帮助。

从毛泽青入伍到入党,毛主席都亲自给他当介绍人。为提高毛泽青的革命素质,毛主席还安排他到抗大学习。

毛泽青的四哥毛泽民也很关心他 ,见他在学习中表现出财务方面的天赋,就教会他打算盘,让他帮着管理从地主家收缴来的财物。

1938年,毛泽民受中央派遣,到新疆做盛世才的工作,毛泽青随同前往。他去西北携带的手枪,是三哥毛主席送的。

毛主席送他手枪时说:“干革命不能没有武器,什么是武器,就是革命理论和枪杆子。”

毛泽,这个,毛泽东,第8张

毛泽民

毛泽青一直记住毛主席这个教诲,后来他不在部队工作的时候,就用革命理论武装自己的思想,时刻不忘思想武器对革命工作的重要性。

1943年毛泽民在新疆被盛世才杀害后,毛泽青到西安以商人的身份做了段时间地下工作。

这期间出于保密需要,他改名叫毛运才。一次他回延安见到毛主席,毛主席对他说:“干革命要有很多才干才行,名字还是叫万才吧”

此后,毛泽青就用上了毛万才这个名字。结束秘密任务后,为了不让人从他原名知道他和毛主席的关系给他照顾,他一直都没有把名字改回去。

毛泽,这个,毛泽东,第9张

盛世才

毛泽青比较安静,不太爱说话。1939年日寇动用一万多兵力,企图攻占延安时,他正好在延安,他的一只耳朵被爆炸震聋,听力从此受到影响,就更不爱说话。

毛泽青还有一大特点是身材高,他身高一米九五,比毛主席还高出了半个头。素有“罗长子”之称的罗瑞卿大将,也比他矮了近十公分。

这个沉默寡言的大个子,一直兢兢业业、默默无闻地做着自己的工作,从来不会用和毛主席的关系为自己捞好处。

由于改了名字,周围的同事基本都不知道毛泽青是毛主席血缘最近的堂弟。参加革命十二年到新中国成立,他还只是个部队后勤部门的副连职干部。

毛泽,这个,毛泽东,第10张

毛主席与毛泽青

长沙解放后,有解放军战士到韶山,给毛泽青家带去消息,说毛泽青在长沙解放军部队中,不久就会回韶山探家,还要把妻子接到长沙。

一家人听到离家十二年的毛泽青终于要回来了,都非常高兴,期待着他尽快回家。

毛泽青的小妻子庞淑谊几天都等不及了,十二年间,她天天想毛泽青,如今知道毛泽青就在长沙,她简单收拾一下,就独自跑到长沙找自己的丈夫。

见到小妻子,一向沉静的毛泽青也禁不住兴奋起来,诉说了离情别意,庞淑谊扬眉吐气地对丈夫说:“三哥现在是最大的官,可以给我们出气了。”

毛泽青听到这话满脸的柔情立刻凝成了严肃,他对妻子说:“三哥为劳苦大众出了气,我们都应该为三哥争气”。

大道理庞淑谊不懂,但不能给三哥丢脸,庞淑谊还是听懂了。

毛泽,这个,毛泽东,第11张

庞淑谊

1951年,毛泽青就被调往东北军区一家陆军医院任会计股长,妻子庞淑谊也一同前往。

到东北不久,毛主席想着堂弟带着妻子,到气候环境和南方大不相同的东北安家,需要添置不少东西,就从稿费里拨出三百万人民币旧币,寄给毛泽青。

三百万旧币相当于三百元人民币新币,在当时是一个大数目。毛泽青得到这笔汇款后,买了一床毛毯,一件大衣,还买了一只手表。

当时,毛泽青的高消费引起了群众的注意。有人怀疑他利用职务之便贪污公款,向组织检举了他。

组织上对毛泽青进行了审查,这个时候他仍然不想暴露和毛主席的关系,一口咬定反正他没有贪污。

毛泽,这个,毛泽东,第12张

毛主席

“那你买那些东西的钱是从哪儿来的?”审查人员逼问毛泽青。

“我三哥给的。”毛泽青还是不想说出毛主席的名字,他的工资收入解释不了大额消费的钱从哪儿来,他只好把话说得比较含糊。

“你三哥是谁?”审查人员怎么会轻易放过毛泽青,他一定要弄清楚每笔钱的来路,才能不放过任何一个贪官。

毛泽青知道,此时不说不行了,只好对审查人员报出了毛主席的名字。

审查人员很吃惊,刚开始还有些不相信他和毛主席会是堂兄弟关系,直到毛泽青拿出毛主席写给他的亲笔信和汇款单,审查人员才不得不信。

听了毛泽青隐瞒的理由,审查人员都对他露出了赞许的神情。

毛泽,这个,毛泽东,第13张

毛泽青

1954年,毛泽青从部队转业,调到阜新发电厂工作,后来又调到抚顺市政公司任党委副书记,从此就在抚顺定居下来。

阜新发电厂有位领导查看庞淑谊的档案,发现她丈夫毛万才原名叫毛泽青,马上就明白了什么。

这位领导知道庞淑谊不太适应东北的气候,一直想让丈夫调回温暖的南方工作,在向庞淑谊证实了毛泽青的身份后就对她说:“如果以毛主席堂弟的关系,毛泽青调到南方工作不是多大的事,让她回去给丈夫说一下。”

庞淑谊回去跟毛泽青一说,毛泽青马上跟她急了起来,说自己多年隐瞒和毛主席的关系,就是不想用毛主席的名义办事,怎么可以为工作调动去扯上和毛主席的关系的呢。

说通了妻子毛泽青还不放心,又风风火火找到那位领导,恳请他千万为自己保密。

毛泽,这个,毛泽东,第14张

毛主席

庞淑谊跟着毛泽青一直没有正式工作,刚到市政公司时,庞淑谊还能在公司幼儿园做临时工,公司改制临时工全部辞退,庞淑谊只好做起了家庭妇女。

这个时候毛泽青已经有五个孩子,全靠毛泽青一个人的工资养家。一家七口挤在一间房子里,连搭上下铺都困难。

那位知情的领导对毛泽青说,他应该让上级知道他和毛主席的关系,这样至少能给妻子安排个工作,分个大一些房子,日子也要好过得多。

毛泽青记着毛主席对他说过“亲者严,疏者宽”,他作为毛主席的堂弟,绝不会用和毛主席的关系去谋私利,给毛主席抹黑。

他对那位领导说:“现在的生活没多大困难,比起以前已经好了很多。”

毛泽,这个,毛泽东,第15张

毛主席

此时,多年没见毛主席,毛泽青也很想念三哥。1955年他给毛主席写了一封信,向毛主席汇报他的生活和工作情况。毛主席收到信很高兴,很快就回了一封信。

毛泽青看到回信中毛主席有让他到北京相见的意思,就开始盼望能够到北京和毛主席相聚。

由于毛主席事务繁忙,直到次年十一月,毛泽青总算盼到了一封来自总理办公室的信,信里明确写着,毛主席邀请他一家人到北京做客

终于能见到毛主席了,毛泽青一家都无比激动。到了北京,第一次见到毛主席的庞淑谊很紧张,称呼毛主席为“主席”,毛主席笑着对十弟媳说:“都是一家人,叫主席就见外了,要叫三哥。”

一听毛主席这样说,庞淑谊心里的紧张情绪一下就消散了。

毛泽,这个,毛泽东,第16张

毛主席

毛主席接着关心地问庞淑谊,习不习惯东北的气候。她使劲对毛主席点着头说:“习惯了,早就习惯了。”

中午毛主席留堂弟和堂弟媳在家里吃饭,家常便饭都是湖南的家乡味,腊肉、火焙鱼等,让这顿饭的亲情更加浓郁。

临别时,毛主席又给了毛泽青三百元钱,托他有时间代自己回韶山看看,祭奠一下去世的长辈。

“我现在身不由己,想回去也不行,你们就替我回去看看吧。”毛主席不无遗憾地说。

这次见面,毛泽青一家在中南海和毛主席留下了唯一一张合影,此后再到北京去见毛主席,已经是十七年后的事了。

毛泽,这个,毛泽东,第17张

毛主席和毛泽青一家人的合影

回到抚顺,毛泽青反复叮嘱妻子和孩子,不要讲到北京见毛主席的事。

这次见到毛主席,他更加坚定了不能给三哥添麻烦的信念,他要不辜负三哥的期望,默默做好一名基层干部,在平凡的岗位上,为包括韶山亲人在内的先烈们,去完成未竞的事业。

1958年,毛主席前往抚顺视察,顺便想见见堂弟毛泽青。当市委的人找到毛泽青时,他因心脏问题卧病在床,无法去见毛主席。

为了不让毛主席担心,他请求市委的同志不要告诉毛主席他的病情 ,就说自己刚好出差了。无奈之下,市委这才用他出差的理由,在毛主席面前遮掩过去。

毛泽,这个,毛泽东,第18张

毛主席视察抚顺

1972年,毛泽青心脏病加重,不得不提前退休。1974年秋天,毛泽青和妻子计划回老家探亲,想在经过北京时,和三哥见上一面。

毛主席知道小堂弟和弟媳要来北京很高兴,想着小堂弟已经退休,本来要让小堂弟夫妻在北京多住几天。

可是等毛泽青和庞淑谊到北京时,毛主席病情突然加重,毛泽青夫妇没能见到毛主席,只好给毛主席留下张“三哥,我们想你”的字条,抱憾离开了北京。

才过了两年,毛泽青就在抚顺听到三哥去世的消息,他们一家人痛哭失声,心里充满对毛主席无尽的怀念。

毛主席去世后五年,身体多病的毛泽青也离开了人世。庞淑谊没有工作,子女的收入也微薄,一家人过着比较困难的生活。

毛泽,这个,毛泽东,第19张

毛主席

这种情况下,庞淑谊仍然坚守着丈夫的心愿,没有凭着和毛主席的关系向组织提要求。

她在居委会谋了个临时清洁工的工作,每天只能挣一元钱。子女怕她累不让她干,她乐观地对子女说:“就当是在锻炼身体”。

庞淑谊干了好几年的清洁工,当人们看到这个扫地的大妈时,谁也不会相信她是毛主席的弟媳。

毛泽青和她的孩子,也没有因为和毛主席的关系,受到什么照顾。有领导得知他们的身份,主动要向他们提供帮助时,庞淑谊婉言谢绝了领导的好意。

毛主席不用权力为亲人谋私,受毛主席品格的感染,毛主席的亲人也自觉地和不良思想划清界限,甘守清贫,不寻求任何特殊待遇。

这是伟人对亲人的影响,也是亲人对伟人的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