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滚长江东逝水,明末农民起义领袖李自成一朝得意,建立大顺政权,但最终仍是殒命九宫山。而李自成的妻子高桂英眼见李自成功败垂成,突围无望,她毅然号召义军,报仇雪恨,在伤痕累累的情况下,依旧拼死抵抗。

然以钢铁意志难逆败军之势,高桂英屡败屡战,却愈占愈退,“闯”字大旗在茅麓山山头飞扬,看着士气低迷,多处负伤的兄弟们,高桂英心下悲怆酸楚,她决定,以最为爆烈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自焚。

四川,这个,太平,第1张

闯王撤离北京城,步步退抵九宫山

李自成引领的起义军进入北京后不久,就被胜利冲昏了头脑。其中尤以丞相牛金星为甚,他身着蟒袍,腰挂玉带,乘二十四抬大轿招摇过市。

一日,李自成的妻子高桂英在大道旁眼见着牛金星浩荡出街,气派的轿子前还有几个小童为其打着洒金扇,三步便是慕名门客,五步又是旧日门生,俨然一副天下太平,现世安好的泰然模样。

四川,这个,太平,第2张

高桂英不同于李自成之前掳掠而来的娇弱美人,她本是农家出身,自小习强身健体的功夫,自嫁给李自成以来,跟着他东征西战,眼界和胸襟也大有长益,绝非昔日那个贪图一时安乐的农家妇。

高桂英见了牛金星这副轻狂的模样很是不喜,她当夜就像李自成提起此事隐忧。又说李自成,他对高桂英的感情十分复杂,一方面,高桂英的哥哥高立功曾救他于米脂大牢,高桂英更是当他落难之际,为他洗衣做饭,采药敷伤,两兄妹都为他的起义大业出生入死。

可另一方面,李自成本身性情火爆,处事独裁,对待妻妾更是有几分“大男子主义”,尤其不喜欢妇人过多干涉政治——就算是兼妻子和战友二者于一体的高桂英也不例外。

四川,这个,太平,第3张

李自成本就注意到了牛金星整日里就是忙着发展个人势力,而朝中几员大将也都成日忙着拷打贪官、追索赃物赃款,朝廷大事竟是无一人问津。连日以来,李自成本想着借一机会敲打众人,可一直没能找到恰当的发作契机。

虽然李自成系草莽出身,但是他也明白一个糙理:直言伤谊。最好是有一个官员将领能够有忧患意识,然后自己赞而勉之,令这些乐昏了头的老兄弟们醒醒。可时至今日,满营勇武,竟然还不如自己的妻子清醒直谏?

李自成当即就劝告众人改过,但却效力甚微。在这样的拉锯之中,李自成本人也失去了对敌人的警惕,他沉浸在短暂的胜利当中,全然忘记了明朝的残余势力还没有覆灭。

四川,这个,太平,第4张

各地的反动武装势力蠢蠢欲动,其中尤以镇守山海关的大将吴三桂为最,他手握十几万大军,时刻准备着向李自成反扑。

果不其然,吴三桂日日窥伺,眼见着李自成起义军放松了警惕,他的野心也越来越大,最后,他狠了狠心,以爱妾陈圆圆被抢走作为借口,修书一封予山海关外的多尔衮,请求他发兵助自己一臂之力。

李自成听闻这个消息自然是不屑一顾,然而高桂英却劝他:“敌人故意放出这种消息,恐怕没那么简单。也许有一场大埋伏等着。”李自成看向容貌身段依旧姣好的高桂英,语气却是冷了下来:“何需费心?我亲自率军出征,残兵败将,能耍什么花招?”

四川,这个,太平,第5张

高桂英见李自成脸色冷硬,原本想叮嘱一二,却也是欲言又止,末了只是轻轻叹气:“一切小心。”聪慧如她,自是知道,如果自己不多这句嘴,也许李自成还未必会亲自带兵证明自己,此时多说无益,不如顺着他。

李自成当即亲自率领二十万大军出征,将吴三桂的军队里三层、外三层地围困了起来,吴三桂见李自成满脸鄙夷自得,就知道他中计了。

原来,多尔衮从吴三桂口中听说了李自成的军队勇猛无比,就想让吴三桂的军队打头阵,就算情况不对,自己也有余路撤退,可眼见着这军队兵壮马肥,但却脚步虚浮,士气平平,他这才打定主意:“杀啊——”

四川,这个,太平,第6张

李自成仓皇回头,这时天色大变,天上下起了拳头大的冰雹,预先埋伏的清军从洼地山包后冲了出来,先是截断了李自成军队的中部,随后逐群击破,起义军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伤亡惨重。

1644年4月,吴三桂打开山海关,将清军放入了关内,随后李自成退守北京,而吴三桂已然成为了满清的“平西王”,率领着数万改编军队朝着北京城急攻过来。

在丞相、军师、武将等一干官员的劝谏催促之下,李自成急急登上皇位,高桂英册为皇后,可因为局势艰险,翌日便从紫禁城武英殿撤退,放弃北京,向南遁走。

四川,这个,太平,第7张

李自成倒是急速撤出了北京城,沿路抵挡了清军多次正面突袭、背后暗杀,在定州、真定的激战中,李自成中箭负伤,起义军只好改变原定路线,西越固关,退守山西平阳。

然而,1645年正月,清军破了通关,李自成只好领着三十多万起义军继续南下,最终被步步紧逼的清军逼到了湖北南部的通山县,于距县城九十里的九宫山上安营扎寨。

四月,李自成叫他的侄儿李过看守大营,自己带着二十多名轻骑兵在九宫山一带巡查,却突然遭到了地主武装势力的袭击,对方人多势众,李自成奋力反击却终究不敌,陷于泥沼之中身亡。

四川,这个,太平,第8张

闯王魂散九宫山,桂英痛极领义军

在乡下的一处庄田里,高桂英得知了李自成身死九宫山的消息。她手中的瓦罐瞬间松落跌地,直到自己的鞋履被流出的水打湿,她才从这个噩梦中清醒过来,高桂英的记忆回到了当日两人分离之时。

长安城内戒备森严,各街道路口都增设了岗哨,不时还会有骑着高头大马的巡逻队在街上往来,他们面含杀气,带队的军官怀中还揣着黄套令箭,紫禁城的四面都站立着武装兵士,城门楼、鼓楼、钟楼上都站立着火铳手和弓弩手。

坤宁宫内,站着一群装束独特的侍从女官,她们身披蓝段绣花紫羔皮斗篷,斗篷的边沿用猞猁皮镶这“出风”纹路,人人头戴灰鼠里红缎面的风帽,一共二十个姑娘,都是几个月前从阵亡将士们的妹妹和女儿中挑选出来的,大都只有十六七岁,她们是高桂英新一批女亲兵。

四川,这个,太平,第9张

原来健妇营内的女兵女官和女亲兵都到了出嫁的年纪,所以有父母的都遣散至了父母身边,由父母做主婚配,无父无母则由她为她们挑选如意的将校婚配。

坤宁宫内的规矩,当女亲兵入宫议事之时,闲杂人等一概不能入内,现如今,殿内众人静默无声。她们都知道,大顺危在旦夕,今日高皇后将她们召来,八成是……要逃亡了。

高桂英简单交代了自己将要和李自成分头逃亡的计划,引来一阵惊呼:“这是为何?娘娘竟是不与皇上一同出行?”不怪乎她惊讶,虽然她年纪尚轻,但从前时常听父兄讲述帝后感情深挚,并肩作战的故事。

四川,这个,太平,第10张

高桂英只淡淡看了一眼那娇俏的姑娘,正是十七岁,最富激情、最思春情的时候,高桂英苦笑道:“时事非常,多说再不能了。”如果走漏了消息,那就白谋划一番了。

深夜,高桂英正掩面痛哭之时,她仿佛梦见了昔日李自成催促她出逃:“桂英,该走了……”然而,梦魇缠身,她好似隐隐约约听到:“桂英,我走了……”高桂英在乡间的冷榻痛哭不止,她明白,如果不为李自成报仇,她只怕此刻就会死去。

昔日逃难之时,按照宋献策的部署,共一千多的步兵,一百多名骑兵,由十八岁的小将李来亨率领,为高桂英保驾护航。

然而,跟随出城的却是只有自己的女亲兵,坤宁宫的一部分宫女,以及紫禁城侍卫亲军中抽出来的五十名骑兵,以及李来亨带来的一百骑兵,这一干人马虽是精锐兵力,但再如何武艺精湛,莫不成能以一挡三百?

加上李过、高一功两府的亲眷,另一些将领的亲属、各府的家兵都乔装部署在这附近,合起来不到三百人,高桂英盘算了他们手中还剩下的粮食和财物,她明白,如果要反攻,当务之急就是要接管李自成那一头现时群龙无首的三十多万大军。

四川,这个,太平,第11张

来亨战死茅麓山,桂英燃旗焚恩仇

高桂英当即联系了弟弟高一功和李自成的侄子李过,三人同心,势必要接管三十万余部,反扑多尔衮和吴三桂。在艰难的掩护之下,高桂英、高一功、李过终于和残部势力汇合,三十万大军浩浩荡荡地进驻湖南。

四川,这个,太平,第12张

随后,高桂英又力主掀动其余散落各地的残部势力,昭告天下:李自成虽死,大顺却未亡。尽管多数人觑她乃一介女流,不愿意归营,甚至萌生了转投清营的念头,但是深知高桂英胸怀本领的中级将领都一一响应。

李自成起义军的另一支队伍,在田见秀、郝摇旗、刘芳亮、刘体纯、袁宗第、蔺养成等人的率领下,打着十三家七十二营的大旗,一路摇旗呐喊,甚至和晚明时期的湖广总督何腾蛟汇合,在西南地区进行抗清斗争。

高桂英每日都要听各地的抗清斗争情况,这一日,高桂英在茅麓山悬岩之上的小龙洞内,她正在思量,如何吸引更多的人马加入起义军,同时获得成倍的物资。

四川,这个,太平,第13张

想着想着,竟是入了神,她原本在绣旗子,布面的三角大旗,一个“闯”字已经绣出了模子,一个没留心,刺伤了左手的中指,眼见着血珠越涌越大,高桂英连忙用嘴吮了两下。

她抚摸着一点殷红的旗面,不禁想起了自己的嫁衣。高桂英通过哥哥高立功认识李自成之时,她已经嫁了人,但是因为成婚后不久,丈夫就突发急症暴毙而亡,高桂英就索性搬回了娘家,给哥哥弟弟做点饭食针线活。

那正是一日晴空万里,高桂英正准备拆了自己的红嫁衣,为高立功和高一功两兄弟做条红裤带,谁知哥哥高立功这日早早归家,还搀回来一个喘息不止,满身伤痕的大汉。这是李自成和高桂英的初识。

后来,李自成对体贴美丽的高桂英动心,高桂英亦是对李自成的武功才貌所折倒,在高立功的撮合下,两人顺理成章地成了亲,高桂英改了改旧婚服,便嫁给了李自成。

后来,她率领一批以米脂婆姨为骨干的女兵组成了娘子军,和李自成驰骋疆场,和李自成一起推翻了明朝,建立了大顺政权,谁不称她一声女中豪杰?想到这里,高桂英更坚定了自己扩充娘子军规模的念头。

四川,这个,太平,第14张

高桂英打算徐徐图之,清军却不是这么想的,多尔衮不似李自成等起义军,一朝占据上风就洋洋得意,关内毕竟不是自己的地盘,人生地不熟,只有彻底清扫了反动势力,他才能安心睡大觉。

1649年的春天,清军收到了起义军的行踪密报,再度进军湖南,围剿起义军。这一年,高桂英和高一功陪着清军打了一年躲躲藏藏、拉来扯去的消耗战,诚然消耗清军耐性,可对于补给困难,人员日益折损的起义军,又何尝不是一种消耗呢?

翌年,清军放松了对湖南一地的攻势,高桂英稍稍松了一口气,她加紧征召当地婆姨姑娘加入自己的娘子军,日日操练,另一头,清军分散了一部人马前去攻打给桂林、广州等地。在绝对的人马优势下,广州、桂林两地很快沦陷。

四川,这个,太平,第15张

农民起义军却现越挫越勇的态势,在郝摇旗、袁宗第、李来亨和刘体纯等将领的带领之下,转移到了丞山地区,继续进行抗清活动。令多尔衮未曾想到的是,两三年的对峙交锋下,农民起义军不仅没有元气大伤,反而人数增长了数十万人。

他心下纳罕,召人去细细调查,谁知身旁的小博尔济吉特氏却悠悠地来了一声:“不用调查了。你难不成不识李自成的高皇后?那可真是位女英雄。”说着,便向多尔衮讲述了高桂英矢志为夫报仇,征召扩充娘子军的事迹。

多尔衮听着小博尔济吉特氏言语间对这位汉族的妇人甚是钦佩,双眼一眯,却是冷笑道:“哪来的高皇后?李自成一死,就没什么高皇后矮皇后了。”脑海中倒是搜寻起了传闻中的女英雄高桂英。

四川,这个,太平,第16张

渐渐的,一个身材苗条而矫健,大眼睛、长睫毛、椭圆鹅蛋脸的美人活脱现出。只听见小博尔济吉特氏在一旁皱眉不满道:“不过是觉得,她实是可用之材,如果她投降,倒是很有用处。”

多尔衮哈哈大笑道:“她如此年轻标致,若是投降,定然是要重重用她!”小博尔济吉特氏横眉冷眼相看,知道他心中都是些什么腌臜东西,冷哼道:“那你就吩咐下边人,务必追查到她的下落好了。”

多尔衮当即下令追查高桂英的下落,并特地强调:“要活捉。”另一头,高桂英并不知晓清营内的密谋,她在烈日之下,操练着新兵:“把式拿出来!这样软绵绵的,想想你被清军踩死的汉子!”说着,毫不留情地给了那单薄的脊背一下。

那女子虽是惊痛地颤抖,也不敢回嘴,只好紧紧咬住下唇,低下头,不让高桂英看到自己泫然欲泣的模样,届时一定会被骂的更惨。

高桂英回到洞内,同高一功担忧地抱怨:“这样下去不行,上了战场,她们也是去丢命的。她们的父兄、丈夫死在清军手中,她们怎么还如此不争气?”高一功看了看肤色暗黄的姐姐,欲言又止,他自想说:并非人人都似姐姐这般血性啊。

1662年,清王朝召集了陕甘、四川、湖广三省共二十万精兵,向着李来亨所建立的传动二十家义军根据地发起了进攻,起初,战况向好,李来亨镇守湖北房县七里坪无脍,几次打退了敌人。

四川,这个,太平,第17张

然而,清王朝的军队打走一波又来一波,援军甚至绕小路偷袭,李来亨只好退守竹山、多守山等地。不久过后,袁宗第等人就战死,李来亨孤军被围困于兴山西北七十里的茅麓山根据地。

在这两年时间内,李来亨死守该地,原本负责操练征兵的高桂英不得不一边御敌,一边向外征召。1664年8月,高桂英、李来亨明白,他们大限已至,这一个月月底,他们就会因为弹尽粮绝,援军悉数被切断而被清军俘虏。

此时,多尔衮已经不想见四五十多岁的将军美人是何等姿容了,他下了死命令,一定要攻破这敌军大本营。是日,清军兵临山脚,眼看着茅麓山清峻茂荣之地霎那间血雨淋漓,漫山遍野都是惨叫声和血腥味。

四川,这个,太平,第18张

高桂英在山顶,满面淌泪,李来亨看向了这位自己少时就追随的娘娘,不知何时起,她的鬓角已有斑斑白发。

高桂英意味不明地望了一眼李来亨,进入洞口,李来亨不解,随行进入,却见高桂英用火把点燃了衣物和松油,见他跟进来,也不慌忙,只是突然苍老了一般:“这么多年,辛苦你了,来亨。”

他明白,她不愿意被清军俘虏受辱,他又何尝甘心呢?洞内无人再说话,只是在滔天烈焰之中,两滴泪水落土茅麓山。

四川,这个,太平,第19张

参考文献:

  1. 政协兴山县文史资料委员会,兴山县档案局编.《李来亨抗清在兴山 兴山县文史资料》第30辑[M].2015
  2. 马彦层.《李自成大顺政权崩溃之谜》[M].北京:九州出版社,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