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习惯性上把侵略战争做为中国近代史的开始,也是我国迈向没落的象征。但将鸦片战争的不成功视作我国没落得到的结果,而非逐渐,才算是更合逻辑性这样的说法。侵略战争以及后一系列反侵略战争的失败,《南京条约》以及后一系列马关条约的签定促使我国慢慢失去了独立自强的影响力,影响了中国社会发展的路轨,促使偌大我国深陷半殖民地化整个社会凄惨境遇,这令从此之后的每一个中国人都体会到了深深地耻辱,经历近百年也无法有一定的消散,但我们也应该见到,从源头上讲鸦片战争的失败是传统式我国没落得到的结果而非没落的主要原因,最少并不是直接原因。由于,如果中国有实力获得鸦片战争的获胜,那一切都不会产生。如同16世纪明代与葡萄牙的战事,17世纪中叶郑成功与西班牙的大战,我国全是胜者,殖民也就没有给社会造成一切创痛,以致于如今很多人不知道在第一次鸦片战争以前300年前,明朝我国就战胜了来源于西方国家的第一批殖民。但是如果在第一次鸦片战争以前,清朝统治者的里外现行政策就实施了必须的更改——好似17世纪初俄罗斯和后来日本,侵略战争也许根本不会产生,人类的历史演变也一定会是全然不同面貌。

那样,传统式我国到底从何时落伍?为什么落伍?才算是需要大家仔细研究问题。

中国经济史权威性全汉昇老先生觉得,中国经济发展逐渐落伍是以自清朝开始,由于“在16、17新世纪时,明朝的丝织品在国外市场中依然能击倒西班牙的丝织品”(见全汉昇《中国社会经济通史》,第152页)。全先生是经济发展史家,它的结辩是以手工业者出口外贸品的竞争能力视角着眼于的,已有它的大道理,可是,若只依存性这一角度,难免会得到忽略真真正正关键性的之点——就算到1840年,美国GDP不如我国,若扣减鸦片贸易,中国货在全球市场中仍然占有优势,但战场上,我国几无还手之力。显而易见,单以GDP、进出口贸易去衡量优秀与落伍是有失偏颇的。

另一个见解来源于法国的年鉴学派第二代领军人、20新世纪全球首屈一指的社会史高手布罗代尔,在他看来“最少到13新世纪,我国的科学和技术层面仍领跑西方国家,但自从13新世纪起,他们被超过和甩在后面了”(见布罗代尔著《文明史》,第205页)。布罗代尔并没论述它的原因,但是我们不会太难推断它的根据。从中国自已的发展趋势看来,13新世纪是宋元交替之时,依照大部分专家教授的建议,中国文化、经济与系统在宋朝达到古代世界的顶峰。陈寅恪先生曾言,中国传统文化“造极于赵宋之世”。文化领域,唐宋八大家有6个为宋人,诗词名句、短文、绘画书法莫不出神入化;行业领域,四大发明有三项完善于宋,并获得普遍使用;经济领域,宋代拥有全世界最先进冶金行业工业生产,钢材每年产量达12.5万吨级,比700年之后英国工业革命早期铁生产量还多;在军事方面,逐渐将炸药资金投入实战演练,并研发武器了霹雳炮、火炮等里程碑式的武器。但13个世纪之后,伴随着文化艺术上更为最原始的蒙古族部落首领灭宋,及其陆续而来,心态上日趋保守朱明、满清王朝,中国社会发展出现缓慢,甚至是在一部分行业发生后退。明清时代500多年里只有一项重大发明——种痘,就是一个显著的证实。而此外,西方在经历500年欧洲中世纪黑喑后,在公元前1000——1300年,出现农业革命,商业革命,尤其是在地中海沿岸发生了一大批朝气蓬勃的国际大都市,已经能够看到一个新文明崛起的黎明。自14新世纪起,西方国家依次经历过文艺复兴时期、新航路开辟、宗教改革、科技革命和具有确定价值的科技革命等一系列更改全球历史的大事件,期内,重要创造发明难以计数,进而设立了现代科学技术机制和现代产业体系,确立西方文化全球优点影响力。

我们应该认可布罗代尔做为大史学家捕获历史时间关节独特与出众,但我不了解布罗代尔如何看待明朝我国郑和七下西洋的创举,虽然这种启航没有给全球产生长久的危害,甚至都没有在我国自身留有深入印记,启航官方的纪录都凭空消失,以致于开展这般大规模国家行动的主要原因全是猜想性,那如果我们将要我国的启航与15新世纪后期欧洲地区找寻新世界的冒险比照就能发现,直至15新世纪上半叶我国仍然有着远高于西方专业能力、组织协调能力和深厚自然资源。

一个文化从昌盛到衰落是一个循序渐进的,尤其是大中型文明行为,发展成一个新的阶段后会有一个相对稳定的瓶颈期,除非是发生重大自然灾难而长期的大规模战争,一般不会忽然掉落。可是,我们应该认可,从15新世纪下半叶逐渐,我国从技术上逐渐落伍。这一点在反映一个国家最大技术实力军事行业最开始显现出来。15世纪,明成祖征安南(即今日的越南地区),突然发现安南制造出来的神重机枪比明军点火器出色,接着,明成祖便以安南的点火器权威专家为基础,仿造安南点火器,并成立了全世界第一支以点火器为基本武器装备军队——“神机营”。1517年,西班牙初次进到长江口,明朝人就发现西班牙大炮比明军火铳强大,用3年的时间仿造出新式火铳;16世纪初,荷兰人闯进我国海域,他的重型火炮杀伤力更高,明朝人耗时数十年,在明代天启年间(大概1622年)仿造取得成功,取名“红夷大炮”。也就说,自15个世纪逐渐,尤其进到16个世纪后,我国就已从技术引导者位置滑掉了。

但更可怕的是,在那些技术性更复杂的行业,例如侧舷炮舰,连仿造都很难办得到了。1646年刊印《经国雄略》提到,“红夷之造战舰大责重,而固如铁,无坚不摧——终情者当议者,横纵国外不更换损坏”。但更靠的是,这种西方国家船舰使用了为了适应重型火炮上舰所需的一系列改善,包含重新设计滚动炮座、助退索,既可以消化吸收后座力,又有利于再次填装火炮,并把火炮再次拉到发送阵位;在船壳两边水位周边设定炮位,既防止了上重下轻的现象,优化了船舶的稳定,又立即增强了运载大炮的总数,提升了火力点;也有繁杂的吊索系统软件,促使船舶能够逆风翻盘出航,巨大提升了控制特性。这种足够确定海上战争成败的专业技术就是我们所不具备的。如一位明朝高官所说,红蛮战舰“望之如峰峦”,我国军船则陋如蚁窟。这类被称作“侧舷炮舰”的新式武器集“高精密技术以及繁杂技术性”之大德,使远洋船舶融入15新世纪火炮无产阶级革命每日任务获胜进行。“从今以后,欧洲地区船舰在地球上各大洋和设计不同类型的船舰产生军事冲突时总是成功”。(参照[美]皇甫泰著《从丹药到枪炮-世界史上的中国军事格局》,2019年版,中信出版社,第162页;[美]斯伯里·麦尼尔纪元著《竞逐富强-公元1000年以来技术、军事与社会》上海辞书出版社2013年版,第89页)

1663年,清代与西班牙联合严厉打击郑成功,西班牙有15艘舰船,郑成功有近百艘,但宣战以前,郑成功写信给荷兰人,他信上说:“我们的船抵不过你的……我请你和你舰队不必适用明军,请往其他地方出航”。我国最优秀这是最强劲海上力量的统领也承认在海面早已无法超出西方人——最小西班牙军船也乘载36门自行火炮,这也是无法靠胆量对抗的能量。的战斗结论,也证明了这一点,15艘西班牙舰船战胜上有着百艘舰船的中国舰队。(参照[美]皇甫泰著《从丹药到枪炮-世界史上的中国军事格局》,2019年版,中信出版社)。

实际上,如全汉昇老先生所说,16、17新世纪,大家在绸缎、瓷器等其他手工业者依旧保持技术领先。但国防行业,实际是钢材、冶金工业、造船业等事关我国硬实力,涉及到大量繁杂加工工艺、高精密科技的重要行业大家也处于落伍、追逐状态,过去那类一骑绝尘、名列前茅的情况没再出现。然而这将于200年之后给国家产生毁灭性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