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9年的一天,毛主席在天坛公园遇到了水利部长傅作义,两人闲聊一番后,他问:“是不是我们共产党内有人怠慢你?”傅作义连忙摇头说:“哪里哪里,您不治我的罪,我已经感激不尽了。”

毛主席继续问他:“我看水利部的文件上都没有你这个部长的名字,你是不是没有实权?”傅作义说:“我工作比较忙,经常外出,由副部长批示也是一样的。”

中国,毛泽,周恩来,第1张

毛主席听了傅作义的话没作声,本以为这件事就这么结束了,没想到当周恩来得知这件事后,竟发了好大一通火。

那么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毛主席为何如此优待傅作义?傅作义在水利部为何没有实权?周恩来又是如何处理这件事的?

傅作义公开发电,叫阵毛主席

傅作义1895年出生在山西省荣河县,祖上世代务农,父亲傅庆泰曾在黄河边上当过苦工,后来小有积蓄,和朋友做起了运煤生意,生活也渐渐好转。

傅作义天生聪颖好学,记忆力过人,10岁考入县城东门外小学堂,13岁考入运城河东中学,15岁就进入太原陆军学校。在傅作义16岁那年,因为遇上了辛亥革命,他便将留了十几年的辫子剪掉,做起了起义军学生排排长,还试图谋刺袁世凯。

1915年,傅作义考入保定陆军军官学校,毕业后在阎锡山的晋军担任排长、连长等职务,还参加了第二次直奉战争。由于傅作义表现出色,作战英勇,所以他只用一年的时间就从团长升为师长,从上校升为中将,成为晋军中有名的将领。

1927年,晋军转向支持北伐军,开始向奉军进攻,傅作义率部占领奉军重镇涿州。不过最终在奉军全力反攻下,晋军被赶回了山西,而傅作义的涿州也变成了孤城。

就在傅作义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一封劝降信被送到了他的手中,面对昔日军校老师的劝降,傅作义说:“老师在教授我们学科的时候,从来没有教过投降这一门课程!”傅作义坚守涿州三月,他也因此名动全国。

中国,毛泽,周恩来,第2张

涿州之战,是我国近代军事史上城市攻防战中比较著名的一次战役。尽管最后傅作义以失败告终,但他能攻善守的军事才干得到了军事界的公认,这也是他成名的重要原因。

抗日战争爆发后,傅作义担任绥远第七军团总指挥,他提出“宁做战死鬼,不做亡国奴”的响亮口号。随后参与了长城抗战、绥远抗战、平型关战役等等,他率部转战18000里,作战290多次,立下无数战功。

其中“五原大捷”更是国民党军队在抗日战争中首次收复失地,此战也是傅作义率部攻打的。战斗结束后,蒋介石特意设置“青天白日勋章”,第一枚授予自己,第二枚授予傅作义。

众所周知国民党高级将领的派头总是非常大的,生活也极其奢侈。但傅作义却不一样,他朴素节俭,和士兵们穿着一样的棉布军衣,腰间更是扎了一根细细的皮带,大家都称他为“布衣将军”。

在抗日战争中,傅作义的驻地和陕甘宁边区接壤,他也多次和八路军干部接触,两支部队更是多次联合作战。尽管蒋介石对共产党心存不满,但却阻碍不了傅作义佩服共产党。

1938年,傅作义特意派代表去延安,请抗大毕业生到自己的部队开展整治工作。当时八路军有“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傅作义为了学习我军的良好作风,也颁布了“十项纪律”;共产党搞土改,傅作义也“整理土地”……

中国,毛泽,周恩来,第3张

由于傅作义的部队经常向八路军学习,他们也被其他国民党军队称为“七路半”,这也引起了蒋介石的警惕。蒋介石连忙派中统特务到傅作义部队担任政治部主任,随后驱逐在傅作义部的共产党员……

令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随着抗日战争的胜利,傅作义和共产党的关系也发生了改变。

1945年8月15日,日军无条件投降,而他们所占领的地盘也等待中国军队接收。八路军在前线作战,很快就扩大了控制区,而国民党部队大多都在后方,步伐自然就慢了点。

蒋介石得知这件事后连忙命令各地国民党军队迅速抢夺地盘,担任第12战区司令长官的傅作义率领6万余人,向包头、归绥等地奔去。而在此之前,担任陕甘宁晋绥5省联防军司令的贺龙早已率部包围了包头、归绥等地,正准备进城接收。

傅作义部突然来到包头和归绥,并将其占领,这也令我军有些猝不及防。待反应过来后,我军战士奋起反攻,但非常可惜的是由于我军武器装备不足,最终不得不撤出战斗。

在国民党高级将领中,傅作义本就以擅长守城而著称,此次固守包头、归绥又大长威风。此后,傅作义又在华北和解放军展开激烈的争夺,当初和我军和平相处的局面也不复存在了。

蒋介石向来将中央军看作是嫡系部队,歧视地方军。而傅作义之前是晋军,自然不被蒋介石所器重,但随着他越来越能干,蒋介石不得不将“华北剿总司令”这一头衔交个他。

中国,毛泽,周恩来,第4张

从绥远苦寒之地进入到辽阔的华北平原,傅作义的心态也发生了变化,他很有自信能和我军对抗,力挽狂澜。而在抗战中和我军保持良好关系的傅作义,此时却成为“反共内战”的急先锋,他甚至公开点名叫阵毛主席,发表了《致毛泽东的公开电》。

傅作义在这篇文章中疯狂斥责毛主席,更是教训起了共产党。除此之外,他还在文章中替国民党招安共产党,其态度极其嚣张恶劣……

紧接着,国民党的《中央日报》全文刊登了傅作义的电报,其标题是“傅作义电劝毛泽东,结束战乱参加政府”。其实我党比国民党更加重视傅作义的电报,中共中央机关报《解放日报》还全文转载了他所写的文章。

令傅作义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为他起草这份公开电报的第12战区长官部新闻处少将副处长阎又文,竟然是我党的地下党员。阎又文在接到傅作义起草电报的任务后,连忙向周恩来汇报。周恩来当即回复:“公开电要骂得狠一点,这样才能激起解放区军民的义愤,才能令傅作义部狂妄自大!”

事实证明确实如此,傅作义部越来越嚣张,而我军则士气大涨,频频打败国民党军队。

傅作义促成北平和平解放

1948年10月,解放军在东北、中原、华东、西北等战场上节节胜利。国民党军队接连失败,局势一度发生转变。此时的傅作义不明白为何武器装备强大的国民党会失败,与此同时他也在思考自己下一步该怎么做,是否要向共产党求和?

中国,毛泽,周恩来,第5张

傅作义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为了保存实力,不得不试探性地抛出“和平谈判”的棋子。

12月12日晚上,傅作义让崔载之、李炳泉作为和谈代表与解放军谈判。傅作义提出的谈判条件是这样的:第一、军队可以不要;第二、两军向后撤,谈判的时候不能携带武器;第三、由傅作义通电缴械。

不过非常可惜的是由于双方的出发点不同,差距也比较大,所以这次谈判没能成功。

12月19日上午,双方再次举行会谈,刘亚楼向崔载之等人表明:“以放下武器为前提,决不允许保存其反动武装力量,更不允许通电全国。”除此之外刘亚楼还向代表保证,我们会保护傅作义本人及其家属的安全。

此次谈判还是没有结果,但通过这次谈判,傅作义了解到我党的底线是什么。

12月22日,解放军向新保安发起了进攻,傅作义嫡系部队全部被我军歼灭。就在傅作义疲惫之际,北平地下党组织各界群众发出了“和平解决北平问题”“保存北平千年古迹”的呼声。

最终在多方形势的逼迫下,傅作义鼓起勇气,于23日给毛主席发了一封电报。毛主席抓住这一有利时机,于1949年1月1日给林彪发去电报:“你们应该抓住时机,认真做傅作义的思想工作。”

中国,毛泽,周恩来,第6张

除此之外,毛主席还指示林彪向傅作义转达自己的六条意见:

第一、目前不要发表通电,傅作义这种做法是很不合实际,很危险的;

第二、傅作义“反共”这么久,我们不可能不将他列为战犯,但如果他能和平起义,我们就有理由特赦他的罪行,并保存其部属;

第三、傅作义的态度不实际;

第四、傅作义派来的谈判代表崔载之先生的态度很好,他可以再次作为代表传达双方的意思;

第五、傅作义去南京是不对的,有被蒋介石扣押的危险;

第六、彭泽湘是中共叛徒,希望傅作义不要信任他。

当傅作义知道毛主席的这六条意见后,内心震撼很大,虽然最终还是没有下定和平起义的决心,但他还是向和平的方向迈了一步。

1949年1月1日,北平人民政府正式成立,叶剑英担任市长,为接管北平作了充分的准备。1月5日,解放军平津前线司令部发表了《告华北国民党将领书》,并指出:

“北平、天津等地都被包围了,你们在陆上的通道已经完全断绝,从海上和空中纵然有不少人逃跑,但你们最终还是无法逃过被歼灭的命运。与其被歼灭,不如向本军投降,我们解放军一律宽大处理。如果你们同意,速速派代表来本司令部接洽,我们一律欢迎。”

中国,毛泽,周恩来,第7张

在这一通告发出后,傅作义内心十分困惑,于是他邀请各界名流学者到中南海座谈,征求他们对当前时局的看法。

在座谈会上,徐悲鸿第一个发言:“北平是一座闻名世界的历史文化古城,它在师姐建筑艺术的宝库中也是非常罕见的。如今我们唯一的出路就是和共产党谈判,不动刀枪,和平解决北平问题。”

其他人也纷纷谈了自己的看法,并将和平解决北平的希望都寄托在傅作义的身上。这次座谈会,对傅作义下定决心和我军谈判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1月6日,傅作义决定派周北峰为代表,和民主同盟代表张东荪一起和解放军重新谈判。1月10日上午,双方代表进行第二次正式会谈。当我党代表询问傅作义对之前所谈意见的时候,周北峰说:“傅将军只回答了四个字‘谈后即报’。”

1月11日,傅作义还在纠结,而中共中央和毛主席也做了最坏的打算,并明确指示解放军谈判代表:“估计天津守军13日不会按照我们所说的时间和条件出城,你们做好于14日进攻天津的准备。”

1月14日,解放军进攻天津,刘亚楼指挥东北野战军22个师,仅用40分钟就突破了国民党守军号称“固若金汤”的天津防守,经过29个小时激烈的战斗后,于15日解放了天津。

中国,毛泽,周恩来,第8张

1月15日上午,林彪、罗荣桓等和傅作义的代表邓宝珊、周北峰开始进行谈判。这次谈判的主要内容是对傅作义部的改编原则和具体方法,并讨论了北平的接收办法。经过一段时间的谈判后,双方意见基本达到一致,随后签署了《北平和平解放的初步协议》。

1月21日,傅作义在华北“剿总”机关以及军以上人员的会议上,说:“我们和共产党谈判好了,不久后我们就会出城接受改编……”

1月22日,傅作义在《关于和平解决北平问题的协议》上签字,并请示中央通讯社向国内外公开发表。与此同时,据守在北平的国民党军队从北平城内撤离,等候改编;傅作义也从中南海撤出,前往北平西郊原华北总部驻地。

1月31日,北平和平解放,这座古老文明的城市完整地保存了下来,这也成为中外战争史上的一个奇迹。

毛主席问傅作义:你这个部长是不是没有实权?

北平和平解放后,傅作义提出想拜访毛主席、周恩来等领导人。2月23日上午,周恩来接见了傅作义,并说:“傅先生能将人民放在首位,这是值得赞赏的。如果没有傅先生,相信北平和平解放也不会进展的如此顺利,人民是不会忘记你的!”

中国,毛泽,周恩来,第9张

当天下午,毛主席会见了傅作义,傅作义先是行了个军礼,然后紧紧地握住毛主席的手说:“我有罪!”毛主席摇了摇头,说:“不,我们要谢谢你,你做了一件大好事!”

在会客室内,毛主席高度评价了傅作义:“傅将军,和平解放北平你有功啊!人民是不会忘记你的!我们欢迎你,人民也欢迎你!”

傅作义想在有生之年再做一些工作,于是提出:“最好能让我回到黄河套一带做点水利建设方面的工作。”毛主席想了想说:“你对水利方面的工作感兴趣?不过黄河套水利工作面太小了,将来你可以当水利部长。”

中国成立后,傅作义被任命为第一任水利部长。然而当这个任命被公布后,却有人不服气:“老革命不如新革命,新革命不如反革命啊!”毛主席听到这一说法后十分严厉地说:“你们谁有本事,能将北平20万守军调出北平城,听从我们发落?能令人民解放军不费一枪一炮解放北平城?保护古都不受到任何损失?”

毛主席此话一出,各方的怨气都少了不少。尽管如此,但当傅作义上任的时候,水利部还是有不少人认为他是非党人士,有意刁难他。甚至在傅作义批示的文件中,有不少人表示不同意。

因此,在刚开始的一段时间里,傅作义看过所有文件后不再亲自批示,而是由水利部副部长批示,并逐渐形成一种习惯。傅作义对此并不在意,但当毛主席发现水利部文件批文中没有傅作义的名字后,他立刻察觉里面有问题。

中国,毛泽,周恩来,第10张

没过多久,毛主席在天坛公园遇到了傅作义,他先是和对方聊了一些其他问题,随后问道:“是不是我们共产党你有人怠慢你了?”傅作义没想到毛主席会这么说,连忙摇摇手说:“没有没有,您不治我的罪我已经很感谢了。更何况我是水利问题的‘门外汉’,恐怕难以胜任部长的工作。”

毛主席深知傅作义的意思,他鼓励道:“不懂你可以学嘛!谁是一出生就会的?有问题可以请教同事,也可以请教群众,一边学一边干!”毛主席顿了顿继续问:“我前几天收到一份水利文件,怎么没在上面看到你批示的名字啊?你在水利部当部长是不是没有实权?”

傅作义摇了摇头,说:“是我工作太忙,经常出差,所以没时间批示文件,副部长批示也是一样的。”毛主席听完看了傅作义一眼,然后没有再说话。

本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没想到毛主席向周恩来通报了这一情况。周恩来知道后十分生气,当即严肃批评这种不正常的现象:“此后,不管大小事情,没有傅部长的批示,一律无效!要让傅部长列席党组会议,并发表意见!”

后来,傅作义没有辜负毛主席对他的期望,他每年都会用四分之一或者三分之一的时间跋山涉水,到全国各大中型水利电力工地进行调查研究。

中国,毛泽,周恩来,第11张

傅作义在毛主席“要把黄河的事办好”的号召下,做了大量的工作,他多次前往黄河中下游查看,研究治理方案。

1950年6月下旬,傅作义和有关工作人员查勘黄河中游,他们先到开封了解了黄河防汛工作,随后来到河堤勘察黄河北岩引黄工程。当傅作义等人抵达陕县的时候,气温高达40度,房间里的家具都热的烫手,坐着不动也能出一身汗。尽管气温高,但年仅花甲的傅作义仍不愿意在房间休息,而是顶着高温在外面视察。

傅作义每到水利工地,不但了解此地的工程情况,还会就地解决问题,看看工人们居住的工棚、伙食等。傅作义有胃病,需要少吃多餐,但他在出差的时候只带了一些馒头干,饿了就啃两口。

1952年5月,傅作义代表毛主席到分洪工地进行慰问,在前往太平口的时候,突然遇上暴雨,道路泥泞难走。尽管如此,他还是冒雨前行。整个荆江分洪工程工地30万军民在短短两个月的时间内,抢在雨季赶来之前全部完成任务。

1954年7月,59岁的傅作义和水利部有关工作人员来到石河子、阿克苏等地视察了几十处水利工程。在视察过程中,有时候还要在大戈壁滩坐汽车日行500多公里,这对59岁的傅作义来说是非常辛苦的,但他还是坚持了下来。

中国,毛泽,周恩来,第12张

周恩来(左二)、傅作义(右二)

1957年4月13日,傅作义在参加了黄河三门峡水利枢纽开工典礼后,不顾身体不舒服,急忙赶到晋南地区考察。后来因为太过劳累,心脏病突发。周恩来知道这件事后连忙从北京派心脏病专家坐飞机去太原强扭,待傅作义病情稍微好转后,他又继续要求考察,后来被山西省委和护理人员劝阻,他只好放弃。

三年困难时期,陶铸按照中央的指示邀请傅作义全家去广州休养。但他却表示:“如果只是去休养,我是不想去的;如果让我去那里做点工作,看看水利,我是可以去的。”

因此,当傅作义抵达广州后,他先视察了花县、新会、佛山等县市的水库工程,又视察了不少小水电站等水利工程。值得一提的是,傅作义每到一个水库,他都会先服用一片硝酸甘油药片,然后自行登上坝顶……

1963年,河北发生了十分罕见的洪水,当傅作义从报纸上得知这一消息后,他顾不上刚痊愈的病体,连忙给防汛指挥部发电报,了解治洪救灾的情况,他还多次请求亲临抗洪第一线。

1974年4月19日,傅作义在北京逝世。4月23日下午,八宝山革命公墓礼堂举行了他的追悼会,周恩来亲自主持,叶剑英致悼词,毛主席和其他国家领导人都送了花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