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到了出门的时候,孙国华将老婆用铁链子锁在家里,回头看了她一眼,微一咬唇,终于转头出门。

他并不是一个虐待狂,可是老婆得了疯病,他只有将老婆锁在家里,才能放心出门做活。

实际上,孙国华非常疼爱自己的老婆。在家里的时候,他每次先把饭吃完,便小心翼翼地喂媳妇吃饭,而且媳妇的口味他也一直记在心里,媳妇喜欢吃辣,孙国华便常常给做媳妇吃辣豆腐乳。

对此,他身边的邻居朋友都为他很不值,说:“她疯疯癫癫,你怎么会娶她?”

可是孙国华却丝毫不觉得不值,反而回答道:“她都不嫌我老,我还能嫌她疯?”

没错,孙国华的老婆小他三十七岁,两人结婚的时候,孙国华已经是个年过花甲的老翁了。

作为一个49年被抓到台湾的福建籍台湾老兵,孙国华一直过着清苦孤寡的日子。

他日日思乡,却不得而归,又因为军务等原因,直到两鬓生出白发,也没有机会脱离单身。

所以当一个女人不嫌弃他的老,哪怕孙国华大他37岁也不嫌弃他的时候,又怎能不让他心中感动呢?

那么,这位台湾老兵是个什么样的人,又与这个姑娘有着什么样的故事呢?

这个,第1张

虽然这位小自己三十七岁的女孩得了疯病,六十岁的老兵最终还是接纳了她,与她相依为命


我们不妨一起回到1949年那个硝烟弥漫的时代。

一.还在打着光棍,却被抓往台湾

故事的主人公,名字叫孙国华,是一名福建籍的“台湾老兵”。

什么是“台湾老兵”呢?这是个比较特殊的称谓,不能单用“台湾这个地方的老兵”来理解。

他们是那些1949年前后,随着蒋介石退居台湾、并在台湾服役多年的大陆籍退伍军人。

他们由离开大陆的家乡,不得不在台湾长期与亲人相隔,是因为特定的历史原因而产生的悲剧性群体。

而孙国华,也是这个群体的一份子。

十三岁的时候,孙国华的母亲就去世了。他的父亲觉得这个家里不能没有个女人,一直想要给他张罗一个媳妇。

可是婚事张罗了两年,还是没有什么结果。毕竟那时孙国华年纪还小,婚事不是那么好张罗的。

直到十七岁的时候,父亲终于从隔壁村给孙国华寻了一门亲事,对方的名字叫芸妹。

这个,第2张

那时的社会观念还比较老旧,“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还很管用,孙国华自然不会拒绝这门婚事。

只是那时的孙国华总觉得自己还小,没到成家的时候,便暂时没有娶芸妹,先跑到县城上学了。

可是到县城上了两年学一回来,孙国华正要娶芸妹时,父亲却告诉他一个消息:娶不了了,芸妹已经病死了。

得,光棍还得继续打着。

不过对于孙国华而言,这倒也不是什么太坏的事情。

毕竟他到城里上了两年学,眼界开阔了,乡下的姑娘反而不太能看得上,所以选择在县城工作。

可是尴尬的是,他看不上乡下的姑娘,城里的姑娘也看不上他。

这个,第3张

在那些城里的姑娘眼里,孙国华虽然也在城里上了两年学,但也无异于一个“土包子”


这种尴尬的局面已经持续到了1949年,也就是孙国华二十九岁的时候。这个年纪还没娶上老婆,可把孙国华的老父亲憋坏了,当即把孙国华从城里叫了过来,严正对他下达了“指示”:

今年必须结婚,否则别想回这个家了。

对于那个年代的人而言,二十九岁的确是个大大的剩男了,孙国华也可以理解,可是他干着急也没有办法,毕竟能和他互相看得上的姑娘实在难觅。

这个时候,孙国华的小姨子站了出来。他从小没有了娘,所以小姨对他而言,和亲娘也没有太大区别,所以对他的婚事也格外关心。

那时是四月,小姨让孙国华隔日到她家一趟,说是给他介绍一个对象。

当时别说是孙国华的父亲和小姨急,连他自己其实也有点火烧眉毛,所以毫无犹豫便答应了。

可是到了小姨家,还没到第二天,孙国华却遇到一个变故——一队陌生人忽然闯进了小姨的家里。

这群人看起来是军官模样,一进来便把小姨家翻了个遍,最终瞄上了孙国华,并不由分说把他给带走了。

后来孙国华才知道,他原来被国民党抓了壮丁。

二.被迫服役,退役时仍是光棍

1949年,蒋介石的国民党遭遇了大溃败,于是蒋介石计划在大陆的统治彻底崩溃前撤至台湾,并强行抓了大量的壮丁作为拱卫台湾的屏障。

这个,第4张

蒋介石计划在大陆的统治彻底崩溃前撤至台湾,并强行抓了大量的壮丁作为拱卫台湾的屏障


而孙国华也是被抓的壮丁之一,他被捆上双手,和一群同样被抓的人被赶到了一个叫三都澳的码头。

他被勒令与其他人一起往码头上的军舰上搬东西,东西刚搬完,却忽然发现船竟然开动了。所有人惊慌失措地奔往出口,却早已经晚了——出口已经上了锁。

从此,孙国华便被这艘军舰运往了台湾东北部的宜兰县,从此难以回家。

他们的长官说得好听,他们去的地方不愁吃不愁穿,过的是好日子。可是实际上到了台湾以后,生活却比他们想象得煎熬得多。

最令人难熬的地方,其实就是想家。

据许多曾经的台湾老兵回忆,他们被强行抓到台湾后,就要轮流驻守金门、马祖等所谓的“前沿阵地”。

这个,第5张

据许多曾经的台湾老兵回忆,他们被强行抓到台湾后,就要轮流驻守金门、马祖等所谓的“前沿阵地”


当了兵,没有人身自由,回家的日子遥遥无期。可是军营里非但不准提“抓壮丁”一事,甚至不允许传播想家的想法,否则便是思想犯了“罪”。

白天的时候,他们的日子还好过一些,忙的都是训练以及军务。

可是一到晚上,思乡的情绪便抑制不住地上涌,大家只好偷偷抱在一起哭,相互安慰说,他们总能回家的,一年、两年、三年,总可以的。

这个,第6张

国民党对抓过来的壮丁喊了画大饼式的口号,“一年准备、两年反攻、三年扫荡、五年成功”


可是一年以后,两年以后,他们连所谓的“一年准备”都没有实现。

回家梦更是遥不可及,他们没有料到,他们中的绝大部分人到了台湾之后,与家人的离别便是永别。

而孙国华,也逃脱不了这个厄运。他哪知道,自己只是去小姨家谈谈婚事,竟会把自己就这么永远地搁进了台湾。

自从被抓到台湾后,孙国华先整训了二十多天,然后很快便辗转于汕头、潮安等地,后来又参加了金门战役。

打仗期间,长官所谓的“不愁吃不愁穿”,其实不过是四五十颗花生米,而且不是一个人,是大家七八个人分着吃。

除此之外,不过是一点豌豆渣,和几片完全不够塞牙缝的萝卜叶,这点东西普通老百姓都不一定吃得饱,何况是辛苦打仗的士兵呢?

这之后,孙国华一直都没闲着,被上级各处调动,不知不觉间,已经跟着部队奔波了二十年。

十三岁的时候,孙国华因为年幼,父亲寻不到亲事,十七八岁的时候,他不着急结婚,二十九岁之前,他的婚姻高不成低不就。

而被抓到台湾之后,他却因为跟随部队奔波,把光棍打到了四十九岁。

1969年这一年,孙国华终于熬到了退役。

三.年过花甲,终于脱离单身

如上文所说,像他这样熬到退役的老兵,叫做“台湾老兵”。

而在台湾,他便有了一种相对“光荣”的称号——老“荣民”,即对台湾具有贡献、有光荣事迹的“国民”。

虽然被称为“荣民”,但因为军阶、所属部队、退伍的方式等不同,他们受到的待遇往往是截然不同的。

这种不同主要体现在高阶职位和低阶职位上,那些退伍的低阶“荣民”,退伍后的日子往往非常一般。

这个,第7张

台湾老兵在台湾也被称为“荣民”但荣民的待遇未必很高,由他们的身份背景等因素所决定


而孙国华的日子,过得也如同一个老农民一般。他拿退役的钱,在台湾东北的鼻头角盖了几间石头房,并买了些狗、鸡羊等,还把家具也置办齐了。

这日子虽然不算很好,倒也说得过去,该有的都有了。可是这个家依然显得空落落的——没错,他都四十九岁了,家里却连个女主人都没有。

其实台湾老兵在婚姻方面,情况往往都不太乐观,他们当中大概有三种人:

第一种,在大陆有妻子,却被抓到台湾,与妻子不能相见的老荣民;

第二种,在大陆有妻子,被抓到台湾与妻子不能相见,只好另娶妻子,重新组成家庭的老荣民;

第三种,便是像孙国华这种,到台湾前是光棍,退伍后依旧是光棍的老荣民。

根据“退辅会 ”统计,台湾有5万以上的老荣民始终未婚。

他们以光棍的身份入伍,又因为各种原因,在服役期间及至退伍之后,都只能忍耐着单身的生活,而其中主要的原因,便是收入不够娶台湾本地的女性等。

这个,第8张

台湾老兵的婚姻情况,往往并不那么乐观,当中有许多人始终未婚


可是就这么孤独终老,孙国华自然难以忍受。

因此他还是找了些门路替他找寻人家,可是大陆老兵的身份加上如此高龄,实在不好找对象,而媒人那边也没有音信。

一年又一年过去了,孙国华又单身了五年。此时的孙国华已经五十四岁,真正是一个年近花甲的老翁了,想要结婚更是形同做梦。

那能怎么办呢?放弃吧,反正也没戏了。

可是正当孙国华心灰意冷之时,媒人却在1979年找到了他——媒人说,她给孙国华找了个二十来岁的小姑娘。

开玩笑吧?怎么可能有二十岁的小姑娘嫁给他这么个老翁?孙国华瞬间生气了,并正告媒人,别再拿他开涮。

媒人见他生气,便严肃告诉他这事没有假,而且人姑娘的确不是那种普通的妙龄少女——她是个疯子。

经媒人一番解释,孙国华才知道,原来这姑娘也是个苦命人。

这姑娘叫陈文婷,家里三个兄弟姐妹,她排行老大。

而她父亲的工作是在海上跑船,陈文婷懂事很早,而且作为家里的大女儿,她很早便担起了大姐姐的职业,一边替母亲分担家务,一边帮助母亲照顾弟弟妹妹。

可是十三岁的时候,一件事却如晴天霹雳一般打击了她——父亲在出海打渔的时候,意外被渔网缠住腿,掉进海里淹死了。

这个,第9张

这对于只有十三岁、心灵还很脆弱的陈文婷而言,不亚于是天塌下来了。

可是在她好不容易缓过这沉痛的事实时,她却看到母亲往家里带来一个陌生的男人。

当她听到母亲让他们兄弟姐妹三人叫他叔叔时,陈文婷便知道,这个所谓的“叔叔”很快就会变成自己的继父的。

果然很快的,这位“叔叔”便住进了家里,成为了这个家庭的一员。

陈文婷本身很懂事,也理解母亲找一个继父回来。

真正对她造成不可磨灭的伤害的是,这个继父经常打人,把整个家搞得鸡犬不宁——陈文婷这才知道,继父是个酒鬼。

这个继父经常强迫陈文婷去买酒,陈文婷哪肯替他买呢?于是继父便毫不留情地打她,还把她的脑袋重重往墙上撞。

十三岁的陈文婷刚刚失去父亲不久,心灵的缺洞不仅没有得到继父的弥补,反而遭到了更严重的打击,最终不堪折磨,还是疯掉了。

听完这个故事,孙国华唏嘘不已,对这个小姑娘不禁有些同情。

饶是如此,他还是对媒人表示,自己还是很介意对方是个疯子,他打了半辈子的光棍,连自己的幸福都顾不过来,哪有余心再娶一个疯子呢?

媒人对孙国华的反应似乎并不诧异,便告诉了孙国华一件事消除他的顾虑,那就是这姑娘其实平时也挺正常的,只是不能受刺激,他好好对待人姑娘不就完了吗?

这个,第10张

伶牙俐齿的媒人最终把孙国华说动了,最终决定看一看这个陈文婷


这媒人伶牙俐齿,倒真把孙国华给说动了,左右寻思,不见白不见,大不了到时候再拒绝就是了,于是决定见一见陈文婷。

第一次见,孙国华到了陈文婷家,和女孩见了一面,这姑娘倒也没什么明显的异常,只是不肯让母亲给她换衣服。

对方毕竟是二十岁的年轻小姑娘,孙国华一见还算正常,倒也没什么可挑眼的,所以决定再见她一面看看。

这一次,孙国华特意留了个心眼,趁着陈文婷在他家东瞅西看时,便指着家里的羊问她:“你喜欢这些小羊羔么?”

在得到陈文婷肯定的回答后,孙国华又让她与羊圈里的羊接触,结果反应还算正常,起码一起生活还算可以,于是孙国华最终决定与陈文婷结婚了。

二人结婚那一年,孙国华已是花瓜之年,而对方才二十三,两人足足差了三十七岁。

四.同病相怜,相濡以沫

结婚之初,两人算是度过了一段蜜月,陈文婷倒真的像个贴心主妇一样,洗衣做饭等家务不能说样样精通,起码还做得来。

两个人分工很明确,孙国华在外面放放羊,媳妇在家里料理家务,二人过了一段舒服安逸的日子。

可是这日子,不过持续了一个多月。

原来夫妻俩有天睡觉的时候,孙国华只是翻个身碰到了妻子,不知怎么竟把对方给吓到了,一时间变得歇斯底里,口中莫名其妙地大喊:“你打死我好了!”

这个,第11张

孙国华非常疼爱自己的媳妇,媳妇特别喜欢吃辣,孙国华便常常给媳妇吃辣豆腐


很显然,陈文婷犯病了,而且从此便没有好转,一天到晚要么发呆疯语,要么就情绪激烈,骂人摔碗。

于是孙国华马上带着妻子找到了陈文婷的母亲,问她怎么回事。不料她的母亲却一脸嫌弃,埋怨孙国华又把女儿带了回来。

孙国华又问她女儿到底怎么回事,她妈妈却闪烁其词,也不敢正眼看他。孙国华发觉蹊跷,便向周遭一打听,这才知道陈文婷继父何止是打她骂她,甚至还侵犯过她。

得知了背后的隐情后,孙国华非但没有产生放弃她的想法,反而对她有点心疼了。

当初自己被迫离开大陆,来到台湾,再也回不了家了。而陈文婷遭到如此的凌辱,生了疯病,却有家不能回,与他又有什么区别呢?

这个,第12张

当初孙国华被迫被抓来台湾服役,有家却回不了,与陈文婷有家回不了,有某种相同之处


于是孙国华不仅主动担负起照顾她的责任,还带着她求医问药,找了各家医院。

面对陈文婷的病情,医生的建议都是住院,可是孙国华家里有这么多家畜需要照料,哪有那么多精力分出来呢?

孙国华起初也不是没试过,而且尽可能耐起心来去做。

可是久而久之,他要来回奔波于医院和家里,而且一断药病就会复发,孙国华实在经不起这个折腾,没法两面兼顾。

左右为难之下,孙国华只好用了一个迫不得已的办法——一出门就将媳妇锁在家里,避免媳妇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而只要孙国华回了家,一定会悉心照顾媳妇,媳妇喜欢吃什么,他都会满足,吃饭时也会温柔地喂媳妇吃饭。

这个,第13张

要孙国华回了家,一定会悉心照顾媳妇,媳妇喜欢吃什么,他都会满足,吃饭时也会温柔地喂媳妇吃饭


这么对待一个疯子,不免引起了身边人的一些非议。大家经常问他,这么做到底图什么呢?陈文婷已经疯了,徒然是个累赘,没必要做这冤大头。

可是孙国华却丝毫不认为媳妇是冤大头。其实两人初次见面的时候,陈文婷意识还是清醒的,然而她并没有嫌孙国华老,孙国华对此一直心怀感恩。

“我们中国人,夫妻间讲的是情义。 当初人家没嫌我老,我现在怎么能嫌她疯呢?”

而时间久了之后,孙国华也逐渐将这里当做了自己真正的家。后来台湾开放探亲的时候,孙国华曾给家里寄信,等了很久却没有回音,他第一反应却不是失落,而是欣慰。

这个,第14张

台湾放开探亲后,许多台湾老兵都完成了自己心心念念的寻亲梦,心中激动万分


这在当时的台湾老兵中,可是不多见的,毕竟这当中相当一部分的老兵,等了这么久,心心念念的就是那海峡对面的亲人啊。

但孙国华心里想的却是:“不回信也好,回信了,我是回去还是不回去呢?我回去了,陈文婷怎么办?”

而1990年的孙国华,已经是古稀之年了。

这时的他,已经提前想到了自己的身后之事,买好了自己的坟地。可是这时候的他心里,却有一个唯一的担心:自己死后,媳妇却时日还长,到那时候,究竟谁来照顾文婷呢?